加来,有个已消失的万头猪场

楼主:故乡的万头猪场 时间:2017-01-12 15:41:27 点击:1231 回复:6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加来,有个已消失的万头猪场
  作者:王 雄
  说起加来万头猪场,在加来出生和生活工作过的50后60后,也许有印象,70后80后出生的和后生的加来人,知道的就廖寥无几了。
  万头猪场实际是徒有虚名。因为没有猪场,只有零星职工家养一二头猪以补生计用。
  五十年代末,“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的口号响遍中国大地,海南岛似是一艘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驻扎了准备攻打台湾的大批部队。为了储备粮食和食品供应部队打仗而又不易被敌人发现,就在离加来墟十五公里西南方的荒山野岭建仓储粮和计划养一万头猪供应部队。万头猪场的名称因此而来。
  1960年春,父母亲派往万头猪场工作。1963年秋,我就出生在那里。母亲说,我命苦,临产前没有任何产前征兆。凌晨三点母亲腹部剧痛,万头猪场离加来医院三十里路,那年代自行车都很少看到,本来可以人抬母亲去加来医院分娩,但时不待人来不及了,因此我就地降临到这个世界上。我出生没能享受到医院医生与护士接生的“优厚待遇”,心里有点不“平衡”,但还是要永远感谢母亲,还有父亲,是他们给了我生命的权利。
  我的童年是快乐的,那时玩耍取乐的野性,那里山清水秀原始生态的环境和那段荒唐岁月的情景,仍历历在目......
  万头猪场东面是一片野草丛生的沼泽地;南面是尧龙水库排出的一条水质清澈见底的水利灌溉渠;西面有一条美丽的“红阳”小河,河里有形状怪异大小不一的石头;北面是两座米黄色外墙砖木结构的储粮大仓库和一座香茅加工厂,还有一条弯弯曲曲通行外界的小路。那时,万头猪场仅有三排低矮瓦房的职工宿舍,原生态的树木随处可见,满山遍野的野花随手可采。到了晚上,漆黑一片,父母就不给出门玩了,因场里野兽经常出没抢食,怕被野兽叼走。还有,进入午夜,树上的猫头鹰“嗷-嗷-嗷”的尖叫声、地上野猫交配发出非常痛苦的尖叫声,弄得人经常无法入眠。
  我家门前有一棵高大的榕树,从咿呀学语到活蹦乱跳,我在这棵大树的树荫下茁壮成长。场里同龄的小孩特别多,我就和小伙伴们跑到山林里摘野果吃,还到河里游泳,玩到天黑才回家,常被父母教训。我小时候唯一的“玩具”就是那支“竹筒枪”(临高话叫松骂囊)。自从有了“枪”,我们常用“枪”来玩“打仗”,玩抓特务的游戏。童年时天真快乐,野趣无穷。
  我在万头猪场第一次看的电影是《地道战》。电影里挖地道的场面,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看完电影的第二天早上,我们八位小伙伴偷偷跑到河边斜坡的沙地里挖地道。地道挖了很深,可容纳五个人进去玩耍。但当第五个进入时,斜坡河沙滑冲,地道洞突然倒塌,埋着二个人。我们救不了,只好喊叫在附近干活的大人来。救出人后。我们被排队罚站,而且头一回光着屁股排队罚站。自家的父母教训体罚起自家的小孩,那喊天叫地的哭声,响彻了整个万头猪场。
  我第二次看的电影是《地雷战》。放映之前父母就训话,不要再学电影去搞调皮捣蛋的事,不然还要挨打。看完《地雷战》,虽然父母教训的话语还在耳边,挨打的疼痛还在屁股上,但按捺不住我们好动好玩调皮捣蛋的习性。我们又行动了,每人拿着两个电光炮,先寻找路上有牛粪的地方,然后在牛粪上插上电光炮,让过往的人尝试我们的“地雷战”。有一回,一个女孩路过,我们点燃电光炮快速跑开,“叭”的一声巨响,过路的那个女孩不留意,被爆炸的“地雷”喷得满身都是黑绿色的牛粪。
  万头猪场太偏僻,很少有外人来。一有个陌生人出现,一群小孩就跟着,人到哪就跟到哪。万头猪场太宁静,五里开外都能听到拖拉机的响声。每当听到拖拉机的响声,一群伙伴就沿着弯曲的公路,飞也似的奔跑过去迎接拖拉机,然后就跟随拖拉机一路回跑,甚至爬上拖拉机后挂车箱上“示威”逞能争强,这场景就像非洲部落小孩一样原始的野欢。
  我六岁那年,第一次跟母亲从万头猪场步行去加来墟,弯曲的羊肠小道,走走停停,接近中午才到达了梦寐已久的加来墟。第一次看到了街道上密集的人群和来来往往的单车和牛车,那“车水马龙”的热闹场景让我异常兴奋,真想不到外面的世界还有那么多人。在墟上我第一次吃到了香到肚子里的“海南粉”,尝到了甜到骨头里的“南糖糕”。当天回万头猪场,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了。
  六十年代中期,随着“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的口号搁浅后,万头猪场后来成为加来公社的一个种胡椒和种油茶树的集体生产队,并入农垦系统后称为国营加来农场兰联区六队。1971年我随父母调到了兵团的五师七团团部,也就是现在的加来农场场部。
  万头猪场曾来过几批特殊的人,其中有一批“支援边疆建设”而来的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当中有位姓梅的,后来调到加来中学当英语教师,再后来听说移民去了美国。当年这些大学生,在万头猪场奉献了宝贵的青春才华。另一批是朝气蓬勃的潮汕籍男女知青响应毛主席“上山下乡”号召,来到了加来万头猪场插队。当时物资紧缺,就连点灯用的煤油都无法供应,偌大的仓库只有一盏煤油灯,供二十几个人晚上照明。环境落差极大使他们无法适应,但是他们还是把青春和热情洒在这块“热土”,同时留下了不少爱情的故事。兰联六队搬迁到新点六队后,剩下两座废弃的大仓库,不知是时代的要求,还是某位领导的神经错乱,把加来中学76届至80届的高中生,安排去万头猪场种甘蔗。两座大仓库成了加来中学的“农校”和学生宿舍,学校分批分年级安排学生每个学期约一个月的时间在“农校”种甘蔗。美丽的“红阳”小河却成了学生们的天然“浴场”。当时校方规定男生在上游,女生在下游分开洗澡。可是,青春期的男女同学,共用一个天然“浴场”,无法遮挡青春萌动的眼睛,免不了会偷偷看“美丽的山水”,因此让“早熟”的学生想入非非地“篮瘦”,有的还由此耽误了宝贵的学习时间,甚至有的学生,学了亚当和夏娃偷吃了“禁果”,荒废了学业。
  见证了历史变革的万头猪场,集体单位从未养过猪的万头猪场,有名无实的万头猪场。在和平年代,在时代发展人类进步的七十年代末,已无影无踪了。剩下那两座坚固储粮大仓库,完成了它的那段历史使命,年久失修,九十年代末,也就从那段荒山历史的视野中消失了......
  现万头猪场的旧址附近,建立了一个胡椒队。万头猪场原旧址已变成了一片绿色的胡椒园和橡胶园。勤劳致富的加来人民又在那块神秘的地方,用辛劳的汗水,创建着美丽的家园。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作者:凑个祺数 时间:2017-01-12 17:54:00
  孩时的回忆,也闻到了那个时代的味道,欣赏了。
  留到以后,慢慢摇!
作者:西流波波 时间:2017-01-19 22:41:00
  万头场有个叫张燕珠,张燕华的汕头人不知道还在不在哪里?
  
作者:西流波波 时间:2017-01-28 22:01:00
  万头猪场有对两姐妹大的叫张燕珠,小的叫张燕华不知她们的家人还在不在那里。
  
作者:小名不二 时间:2017-02-03 12:29:00
  万头养猪场的过去已经成为了历史!

  被忽悠成了实实在在的“猪”,思想教育已经变成了根深蒂固的“猪思维”

  还在甘心做“猪”还以为当猪有的是“民主平等尊严自由”而不愿醒来,才是当代中国人的悲哀!

作者:语如ABC 时间:2017-02-05 23:57:00
  文字呢,其实和菜一样,什么味道的都有;有人喜欢辣的,有人喜欢甜的。我个人很喜欢这篇文章,朴实,真诚,栩栩如生。带人看到海南岛上真实的生活,一种非常......的生活。我的词汇量不是非常丰富,所以说不出来,感觉不错就是啦。

  天涯弄个表情也收费的吗??????????
作者:xinglinggaoren 时间:2017-02-08 11:27:00
  喜欢楼主文字,记录历史,感叹人生。让尘封的往事,再次历历在目。谢谢!
作者:我是yzwx116 时间:2017-02-19 21:02:00
  好文,顶!
作者:咸鱼能翻身吗 时间:2017-02-20 23:39:00
  松骂囊,小时候的最爱,而且是自己制造的。真好玩!!
作者:不波 时间:2017-03-12 21:57:00
  怎么让不相干的回帖在这个帖子里乱来呢?临高的版主太不负责任了。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