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澜文苑]指冷玉笙寒 [一]

楼主:邻亭秀 时间:2005-06-01 16:08:58 点击:396 回复:2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那些情怀那些爱恋,早已在岁月里耗光,在风中散尽,只在午夜梦回是拂动心悸,他曾说“我会是他的浣纱皇后” ——题记
  
   是的,我叫浣纱,一个很美丽的名字。自从那个浣纱皇后西施的故事之后,浣纱就成了美丽的代言词。比之于美丽,更多一份优雅与神秘。
   我穿的是白纱的裙子,长长的头发高高的挽起,轻轻撩起水中的白纱,我在水里的倩影让自己都心动。
  没有人知道这是多么荒唐可笑。你见过吗?浣纱女穿白纱裙。呵!只怕纱未浣好裙已脏吧。可是父亲说,今天,我的君主,将从这条浣纱河边走过。
   我看向四周,是的,四周椰油好多的浣纱女,她们也穿着最素雅最高贵的衣裙,以求得君主的垂怜。
   谁会那样幸运?谁会成为下一个浣纱皇后?在蓝越如邪,我们的国家,君主的皇后,是从那成群的浣纱女中挑选出来的。我们需要一个勤劳而优雅的皇后。每一家的女儿,在经过宫婆们的验身,御师们的重重考验之后,才被许可在王经过的那天,在这条浣纱河边浣纱。
   我是个例外。
   我原本是父亲那不受宠的小妾所生的一个女儿,在家中的职务就是替姐姐们浣纱。可是有一天,父亲发现了我的美貌,在花了一大笔银子之后,让我成为了这些个个国色天香,多才多艺的“浣纱女”中的一员。
   王的马车从东方行来,黄金的柱梁,翡翠的装饰,我们开始浣纱。据说,那马车里,有我们英俊如天神的王。
   我也想要成为王的新娘。从此,再不用看着姐姐们的眼神过我落魄的日子。
   我的王啊,他轻轻从马车上跃了下来,那般的威武不凡。他朝着我们这群浣纱女走来。我们盈盈拜倒,祈求着他的目光。
   我何曾有过如此高贵的打扮?曳地的长裙让我拌了一跤。我狼狈无比,慌慌张张的看向我底王。轻轻一退,却退到了河水之中。
   浣纱女们失去了原本的优雅,她们齐齐的看向我,不知道是不是在高兴又少了一个对手。
   溪水慢过我的腰,冲撞着我的肌肤。我知道,我失去机会了,王可会要一个如此不优雅的皇后?回家,恐怕只能接受姐姐们的嘲讽。我绝望,泪从眼眶滑落,却没有半点呼喊,让我就此死亡吧,我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恍恍然有一双有力的大手把我从水中抱了起来,我觉得自己*在一个温暖的胸膛之中,安全无比,“你就那么想当浣纱皇后?”醇厚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我睁开我的眼睛,看见我倚在一个男人的怀里。他穿着银质的盔甲,英俊的面容让我不敢直视。我又急急的低下我的头。“可怜的小东西!”他叹息着再我耳畔轻笑,陌生的气息吹乱了我的发丝,让我的心也酥酥软软。
   他抱着我跃出了水面,轻轻把我放到了地面。转身朝着王的马车走去。我伸出我得手,怯怯的拉住了他的盔甲。是他把我从水中捞了出来。
   “怎么?”他略略微笑着看向我拽住他盔甲的手,我急急的撒了手,满脸通红的站在那儿。
   “你不想当浣纱皇后了吗”他饶有趣味的盯着我看,目光那般的放肆。
   我愣了一愣,转头看向我的王。在夕阳的余晖里,他看起来沉静而威武。然而,那般的的高高再上,不是我所能祈及的。黄金的马车,威武的军队,都那样的遥远。
  
   他会要一个如此不优雅的皇后吗?
   成为皇后,我就真的是我自己了吗?
   我看向我面前的这个男人,他的盔甲在夕阳里闪闪发光,像一尊神砥。他望着我笑着。
   于是我摇了摇头,跪倒在他的面前。那高高在上的浣纱皇后不是我所能得到的。
   所有人都看向我。
   我把我的脸低低的垂着,跪在他的面前。
   “你要跟我走?”他惊讶极了。
   “你挽救了我的生命,按照古老的族规,从此,我是你的。”这是我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我的心忐忑的跳动着。我就这样轻易决定了把自己给了这个陌生也唯一抱过我的男人。
   你确定你不后悔?他蹲下身来,用手夺起我的脸,逼着我与他对视。
   他的眼睛带着审视、好奇、与玩味,还有一种令人想要闪躲却又无从闪躲的光芒。这是个邪魅的男人,我几乎在一瞬间就断定了。然而,我已无从后悔。
   我垂下我的眸子,轻轻的说是的,我不后悔。
   他又是轻笑:“那么,记住你的话!”然后把我拦腰抱了起来。我看见自己长长的裙摆在风中摇曳,像是盛开的栀子,美丽无比。
   他把我抱到王的面前,美丽的王朝着我微笑:“你确定了么 ?”
   我点点头,*在那个我连名字也不知道的男人怀里,平平静静的打量王,再不奢望成为他的新娘。
  “我们走吧,”王对他说。
   王跃上他黄金的马车,把同样的失望给了所有的浣纱女---他没有选择任何一个浣纱女。据说,这已经是第七次了,从他15岁开始,已经第七次从浣纱河边走过,一年一次。
   他抱着我跨上他的战马,雪白的皮毛,神俊无匹,就向他一般的令人瞩目。他把我安置在他的胸前,紧随着王的马车向前奔去。
   风驰电掣的感觉,我生平第一次体验。而我的命运就转换在这个马背上。
   他把我带回了将军府,告诉我他叫如邪。
   如邪,跟我的国家一般的名字。我看着他,低头轻轻的说:“如邪,我叫浣纱!”我知道其实,我不该这么称呼他的名字。事实上,我只是他身边的一个奴婢,从此任他予取予求。
   浣纱他望着我,别忘了你说过的话。他又用他大大的手掌托起我的脸:“看着我,要跟着我,就得有勇气看我。” 我看向他的眼睛,再没低下我的头,我轻轻的喊;“如邪。”我的声音颤颤的,像是惊慌的小兔,一如我心的慌乱。他满意的笑了 ,松开了他的手。
   “收拾一下,过两天,我带你去告别你的家人!”他用低低的嗓音吩咐我。我点了点头,长明天开始,他就是我的主人。 只是我没有想到我会得到这样的礼遇,我住竟的是贵族人家千金小姐才能住的闺房,豪华的装饰,绮罗的被褥软软滑滑,淡淡的熏香。而我满脑子所想的却是那个叫如邪的男人,他的气息让我的脸发烫。
   天亮的时候,有侍女来为我梳妆。轻抹胭脂,略点朱红,我方欲推辞,却发现如邪就站在我的背后,他半眯着眼睛打量着我。
   于是,我又安安静静的坐了下来。水蓝色的苏州织锦上绣着淡淡开放的紫色兰花的衣裙,步步生辉的金步摇,亮人眼睛的蓝色宝石。
   这根本不是一个奴婢该有的打扮,就连大娘所生的姐姐也未有过如此打扮。
   我疑惑着,也顺从的接受着。
   我看向镜中的人儿,怯怯弱弱依旧,却平添了几分尊贵,双腮略红,眼如星,发如云,绝艳。
   我愣愣的,这是我吗?
   他望着我笑着:“不错不错,回去告别你的家人把!马车已经在门外为你准备好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另一个王八蛋 时间:2005-06-01 16:16:00
  ●文笔优美,不过,因太忙,没时间看完。呵呵~
楼主邻亭秀 时间:2005-06-01 16:16:00
  回去?让我一个人?如何解释?我思考着,姐姐的嘲讽,父亲的训斥?我幽幽的收回我的眸子,垂下我的脸。
   “要跟着我,就得有独当一面的能力!”他似乎已经习惯了托起我的脸跟我说话,他的眼睛清亮,却不容许我拒绝。
   我咬紧了我的唇:“知道了。”
   金镂银雕的马车停在宅院的门口,我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父亲看着我:“听说你放弃了竞选皇后?”
   我点点头:“是的 ”
   姐姐正好从厢房过来:“哟,听说你攀了高枝嘛!”她的语气尖刻无比。
   我呆立在一旁,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你还知道回来?你知道昨天没有选皇后,说不定就是你,你浪费了我的银子!”父亲的暴躁脾气又来了。
   “是啊,生性低*的东西,以为穿上这身衣裳就没事了?”姐姐走过来,轻蔑的笑着,扯过了我脖子上的项链。“凭你,也配戴这东西。”
   我突然想起了如邪,想起我的承诺。我抬头,抢回了姐姐手中的项链;“这是我的!”
   显然,她没有料到我会反抗,她带着哭腔看向父亲:“爹,你看......”
   父亲也火了。母亲闻讯赶来。
   我跪下来,向他们磕了三个头,他们愣了。我抬起我的头:“从此,我再不属于柳家!”
   我跟他们讲了我的经历,我的决定。母亲默默看着我,而那个一向把我视为他的所有物的父亲,走过来,扬起了他的手掌,狠狠的给了我一巴掌。
   我没有闪躲。我感觉到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然后我说:“这一巴掌,把我欠你的都还光了!从此,你没有资格打我。”我的父亲再一次火了,他吩咐仆人拿来了棍子,想要狠狠的教训我。母亲哭着扑过去拦住了他。
   “我打,我就打这*货!”他推开了母亲,抡着棍子想要打我。
   我的腿软软的,说那些话,反抗父亲,已经是我所能做到的极限了。
   “住手!”我听见了那个熟悉的声音。我看见如邪,他穿着他的盔甲站在门口,像是天神。
   “如邪!”我叫着,觉得安全极了,藏在眼里的泪珠不争气的落了出来。
   他走过来,揽住我的腰,“她的新的生命是我给予的,按照族规,她是我的,任何人都没有权力打她。”
   父亲看见了如邪,也被他威武而豪华的打扮惊了一惊。
   “我不管,总之,送她去浣纱河边花了我一大笔银子!”这个被我称之为父亲的人贪婪的看着如邪。
   我抬起头,看向如邪,我看见他掏出了一大把银票,“这够了吧?”
   我的姐姐叫起来:“你以为她是什么?你以为她是那些多才多艺的才女吗?她不过是一个小妾的女儿,一个低*的奴婢!”
   我看向如邪,如果,如果他也不要我,我将何去何从。“你听清楚了,就算她是奴婢,现在也只是我的奴婢!”他将了姐姐一军。“其实我会弹琴、下棋、吟诗、作画!”我盯着如邪,轻轻的说,我的眼睛亮亮的。
   我已经开始不怕如邪的眼睛了,他的气息总让我的心暖暖的。我还记得他在我耳畔轻叹“可怜的小东西!”让我的整个心像小陆一样。从此,为奴为婢。我亦无悔。
   我看向母亲,母亲转身走出了大厅,为我抱来了一把古色古香的琴。我知道,这是母亲唯一的宝贝。没有人知道当年的琴女是如何的风华绝代。更没有人知道,落魄后的琴女又如何因为她的冷傲清高而从小妾沦为连奴婢也不如的地位。
   我调好弦,轻轻弹了起来,一曲琴女当年闻名天下的《素手玉冷》便在大厅回旋。我抬起头,看向如邪,我的主人。
   “一曲已是销魂肝肠断,浣纱,你比谁都不逊色。”如邪看着我,“我们走!”
   我看向母亲,她轻轻的朝我点了点头。
   我看见如邪的白马就在门口。
   “我不想坐车。”我说,我发现我已经变的胆大。
   他拉着我坐上了他的白马,“浣纱,你真的不想当皇后么?”他又问我这句话。
   我说:“我是你的,只是你的,再不会去当浣纱皇后。”我的声音轻轻的,从我跪在他面前的那一刻起,便已决定。
   “如果我不娶你?”他低低的问。
   “那我就做奴婢,我的命是你的。”我的声音轻轻的。
   “可怜的小东西!”他又是轻叹,叹息着弯下腰吻了我。
   他带我去了王宫,我看见所有的大臣都朝着他高呼:王,我们伟大的王。
   我惶恐的抬起头,他轻笑着看我,我才恍恍然认知到,他才是我的王。
   他没有向我解释他为何会从将军变成了王,也没有解释原本的王怎么会是将军。我没有问,我只知道,他是我的王,我愿意相信。而我不知道的是,如邪和邻国的战争如何的激烈,王的生命,又如何汲汲可危到需要替身。
   那一夜,我住进了他的房间,他说,要我做他的浣纱皇后。几乎鼓足了我的所有勇气,我点头。我想要成为他的新娘。
   后来,江湖中出现了一个风华绝代的琴女,她把长长的头发高高的挽起,穿着长长裙摆的白纱裙,以一曲令人千转回肠的《素手玉冷》名动天下。她倚窗凭栏,临水而立,眉间总有散不去的淡淡轻愁,像是在等那相思之人。而浣纱皇后,也从那一年开始取消,如邪的君王,娶了邻国的公主,平息了连年的战乱
  
作者:兰心惠子 时间:2005-06-01 16:25:00
  文笔确实优美,象是古装戏的剧本。
   临高版好热闹啊,好贴不断。人气再旺些就好。看客多,跟贴少。原来自己也是这样,只看,不贴。当自己融了进来,才发现此中乐趣。
  
作者:依丝凉意 时间:2005-06-01 16:34:00
  顶
作者:木头一族 时间:2005-06-01 16:38:00
  好!
  
作者:yunyunsnoopywu 时间:2005-06-01 16:52:00
  好久没有看到楼主的文章了~~~~
  
  认真拜读中~~~~~~~~~~~~~~~
作者:天涯一家 时间:2005-06-01 16:57:00
  感觉很好
  临高版这段时间的文章真是棒
  有看头
  好象出了一批新人
  小荷才露尖尖头
  可喜可贺
作者:天涯一家 时间:2005-06-01 17:00:00
  这是楼主写的小说吗
  小心被人盗版哦
  
  另想说的是:yunyunsnoopywu妹妹的文章也是一流的
  
  为临高版有这样的人才而骄傲
  
作者:淡泊与执著 时间:2005-06-01 17:06:00
  嗯,灰姑娘的故事。不错,支持!楼主好久没见了
作者:淡泊与执著 时间:2005-06-01 17:20:00
  兰心MM,其实伸个头出水面,下过雨的空气,真的很好
作者:兰心惠子 时间:2005-06-01 17:29:00
  惭愧哦,淡泊GG,我写的文章不吸引人啊,复贴少少。担心大家无趣啊。
作者:文澜江之夜 时间:2005-06-01 17:44:00
  我除了五体投地外!!再也无话可说、、
作者:指尖清舞 时间:2005-06-01 19:44:00
  还说的过去。
  
作者:淡泊与执著 时间:2005-06-01 20:37:00
  兰心MM,不管别人怎想,说自己的故事,看客亦很多,正如像你一样潜水的总会有冒泡的时候呀
作者:再往北 时间:2005-06-01 21:40:00
  好
  顶
  也
作者:浪子文 时间:2005-06-01 22:16:00
  看客是我~~
作者:yunyunsnoopywu 时间:2005-06-01 23:15:00
  作者:天涯一家 回复日期:2005-6-1 17:00:00
  
    这是楼主写的小说吗
    小心被人盗版哦
    
    另想说的是:yunyunsnoopywu妹妹的文章也是一流的
    
    为临高版有这样的人才而骄傲
  ---------------------------
  是楼主写的!如果您看过楼主以前的文章和回复您会发现这就是楼主写的!
  
  芸芸才疏学浅,写的文章很口头化的拉!呵呵!谢谢天涯一家的抬举!
  
  
  
  
作者:淼淼秋水 时间:2005-06-02 00:02:00
  写得实在是好啊。。。自愧不如。。。呵呵。。。 :)
作者:云文西浪 时间:2005-06-02 09:06:00
  希望你能如愿。
作者:折腰的花蕾 时间:2005-06-05 18:00:00
  作者:淡泊与执著 回复日期:2005-6-1 17:06:00
  
    嗯,灰姑娘的故事。不错,支持!楼主好久没见了
  
  哈哈~~灰姑娘的故事结局是王子与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而邻亭秀 的故事结局是
  淡淡轻愁,像是在等那相思之人
作者:限象4第 时间:2005-06-06 16:53:00
  to:邻亭秀
  楼主真是征服了临高版的所有人呀!
  
  为什么用“可怜的小东西”呢?
  听起来好象有点不屑的味道在里面。把她从水中抱起来的时候说“可怜的小东西”可以理解,而后面,特别是扶她上马的时候再用“可怜的小东西”就有点费解了。
  
  个人疑问,麻烦楼主才女讲解开导一番~~
作者:小西77 时间:2005-06-07 07:59:00
  写的好好哦,继续看。。。
作者:Elysium97 时间:2005-06-10 15:43:00
  
   小女孩
  
   :)
作者:淼淼秋水 时间:2005-06-20 19:01:00
  呵呵。。喜欢看长篇。。。偶一篇一篇看下去。。那样感觉很好。。:)
作者:木婉青 时间:2018-01-21 10:55:03
  端起茶杯,再次细细品味邻才女的小说《指冷玉笙寒》系列:)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