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雨说海南之 桐乡故里透滩村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8-09-13 19:51:33 点击:4575 回复:1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2次 发图:14张 | 更多 |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8-09-13 19:54:20
  桐乡,不是一个地理概念,是一个人的“号”。士人雅趣,“号为尊其名更美称焉”。这里说的桐乡是明代海南以诗扬名的临高人王佐的自号,作为公认的海南地方志的先行者,以诗文创作见长的“海南四绝”之“吟绝”,时人敬称“王桐乡”。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8-09-13 20:02:37
  桐乡,也是一个地理概念,不止是一个人的号。“桐墩遥望在天涯,西顾桐乡是我家”,诗人王佐因故里遍布刺桐而自号桐乡。家乡的山山水水成就了他诗中的“桐乡八小景”,而一首“桐乡夏景”更令王佐以宦海浮沉几十年用心收集,精心营造的透滩“聚景园”名列临高古八景之一。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8-09-13 20:08:06
  琼无桐,是乡之以桐名者,刺桐也。(摘自王佐《桐乡记》)刺桐,先花后叶,花红似火,古泉州因遍植刺桐而成为蕃舶客聚之地最明显的标记,宋元时代被称为“桐港”、“刺桐城”。透滩刺桐是否为宋代南下迁琼始祖为怀念故土而植?或者说可从另一角度验证部分临高人先祖自古泉州而来?似已无籍可考,唯一可确定的是王佐的先祖,在南宋开禧年间曾任广西郁林司户参军的王良选为乡人出行便利而建的透滩石桥,在历经八百年风雨后依然造福后世沿用至今,是目前临高大地上现存最完整的古石桥,没有之一。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8-09-13 20:13:06
  古石桥为西,林荫地为东,中有土路直通透滩,入村土路旁是被走读老夫子古水先生称为“临高凯旋门”的透滩古村门,据说与二十而冠,冠而为“礼魁”的王佐载誉回乡有关。透滩村中与此相对应的还有明景泰六年为彰显王佐,激励后学而矗立的“礼魁坊”、王佐公祠、王氏宗祠礼魁堂和抗战期间王氏后人冒着炮火从城东那鹊地迁回透滩的王佐墓等。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8-09-13 20:20:04
  “吟绝”王佐的诗中不只有桐乡,也有桐乡流传至今的地名透滩,“渊源出东皋,经蘋洲之南,流而西下即透滩”。这是一个很特别的地名,是从澄迈桥头头才到临高新盈头咀,以“头”字头为主的V字型分布村落的中间点。潔心一直认为透滩即头滩,和头神、头榔、头南、头星、头文、头龙、头泗等一样是古壮侗语系齐头式地名的一部分。为此我曾专门请教“皇桐头国尚书郎”和“临高土特产形象代言人二宝儿”,他们认为临高地名中的“头”作为助词可能有借助汉义表达前头旁边之意,比如头南就是水的上游或水的源头之意,还有就是在临高俗语中对旧的不要的东西发音也是近似汉字“头”在占海南主流的闽南话里的发音。(实际读音其实可以写作好、浩,也有写作土,取的也是土的闽南音。)至于将贴近汉字发音的“头”改写成近音的“透”,大概是有了学识的后人不解此地命名的初衷,但又不好数典忘祖,取一个近音的“透”字,即深刻不凡又灵动充分。单从字面上看,透滩似乎要比头滩更具美感。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8-09-13 20:27:41
  透滩,明清时代属临高新化乡蚕村都。蚕村都五图大致范围包括环今天调俗田洋的透滩、龙昆、调俗一带的广泛区域。奇怪的是在这么大的范围内如今却找不到蚕村都最早的命名之地,方志中一鳞半爪的指向好像说的都是今天的透滩。《康熙临高县志》里说:“田畴错壤,桑麻蓊蔚。。。所谓临高丝者,其货可居也”。蚕,临高话读音sam。滩,临高话读音ham。如不是因此处水网密布、桑蚕阡陌,或许临高话中的近音也有可能是官府命名此处蚕村都的原因之一,最后也有可能也是因为近音的原因,和官方书面语言表达相反的蚕村,也就是村蚕最终恢复了它原本的被修饰过的名字—透滩。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8-09-13 20:35:20
  桐乡透滩,肇基立村近千年,除王佐外不乏史迹人文可写可观。潔心今天说的也只是一个新海南人对以透滩为代表的古老地名的个人解读。其实很多时候好好想想,在文昌、在海口、在澄迈、在临高,这样古老的地名何其多也。奈何地方语言知识贫乏,好在有陈开杰、二宝儿、尚书郎、小棋居士这样讲临高话的朋友随时答疑解惑,如此也不失为探寻验证一个族群曾经拥有千年辉煌的最好方法。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8-09-13 20:39:14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8-09-13 20:39:42

  
作者:多文岭下 时间:2018-09-14 08:46:32
  消灭零回复,楼主多拍些照片啊。
作者:自由批评 时间:2018-09-17 09:51:29
  楼主的每一篇游记或者杂记我几乎拜读,都是匠心独运,用心写作。楼主每到一处不是简单记录美景或者美食,而是对当地历史遗留下的建筑、地名的由来和出处等认真细致的考据,将景、情和历史文化交融在一起,且逻辑线非常清晰。读者品读起来不仅能获取一些知识,更是一种心灵上的享受,无奈小生才学疏浅,不能一一回复。
作者:度阴山草狗贼 时间:2018-09-17 23:24:32
  楼主一个新海南人,能有这样的解读,已经是非常不错了,海南北部沿海一系列的古村落的名称,是一种历史密码。你说到的“透滩村”,这个透字是修饰过的,非常准确,因为只有懂临高话的人,甚至对临高话有所用心研究的人,才会发现这个规律。临高话里“透滩村”,实际上用的是“头滩村”,因为临高话没有文字,在音译的时候就把字译漂亮了。“美兰机场”也是一样的道理,一系列“美”开头的村子,临高话里读的是“mai”,结婚生孩子后的女人,或者单指母亲的。新盈调楼一带的渔民,今天还是用“mai”这个音来单指母亲。临高陆上包括不是捕鱼为生的海边的人,这个读音指的是结婚生过孩子的女人,也就是妇女吧!
作者:度阴山草狗贼 时间:2018-09-17 23:40:10
  临高话里,我父亲这一辈,称呼母亲为“朵”。在临高的大部分地区,称呼母亲为“朵”的,直到近代,不知道是不是古代也是这么叫过来的。应该是到了七十年代出生的孩子,才普遍改称母亲为妈的。不过,新盈调楼这两个渔业为生的镇,直到今天还是会叫母亲为“mai”,要称为妈爸这样的称呼,必须是干部家庭。我一直到今天,都不知道这个“朵”的来历是什么。
我要评论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8-09-27 09:36:38
  @度阴山草狗贼 2018-09-17 23:40:10
  临高话里,我父亲这一辈,称呼母亲为“朵”。在临高的大部分地区,称呼母亲为“朵”的,直到近代,不知道是不是古代也是这么叫过来的。应该是到了七十年代出生的孩子,才普遍改称母亲为妈的。不过,新盈调楼这两个渔业为生的镇,直到今天还是会叫母亲为“mai”,要称为妈爸这样的称呼,必须是干部家庭。我一直到今天,都不知道这个“朵”的来历是什么。
  -----------------------------
  学习了。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8-10-08 11:04:44
  @自由批评 2018-09-17 09:51:29
  楼主的每一篇游记或者杂记我几乎拜读,都是匠心独运,用心写作。楼主每到一处不是简单记录美景或者美食,而是对当地历史遗留下的建筑、地名的由来和出处等认真细致的考据,将景、情和历史文化交融在一起,且逻辑线非常清晰。读者品读起来不仅能获取一些知识,更是一种心灵上的享受,无奈小生才学疏浅,不能一一回复。
  -----------------------------
  一起学习!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