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临高]临高历史两次“土客之争”(原创,转载请注明)

楼主:临高小Z 时间:2006-05-08 18:28:21 点击:2211 回复:4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临高历史上的两次“土客之争”
  
   所谓“土客之争”,是指因故从外地迁移而到某地方居住的外来移民,与当地土著住民之间因为人口、土地等利益扩张不均而产生的纠纷与争斗。在海南临高,“客”也特指清朝间从广东、广西等地因“战乱”、“逐客”等社会动荡因素,南迁渡琼而来的高明、肇庆、台山、梅州等地方的移民,由于他们之间有共同的祖先地缘及语言,相对当地原住民户籍来说又是“客”籍,所以也叫做“客家人”,其所用方言叫做“客家话”。在临高的历史上,曾分别发生过两次较大规模的“土客之争”,现把其经过编辑整理简记如下。
   一、 “土客之争” 发生的社会历史背景
   要知道为何会发生“土客之争”,还得从当时的社会历史背景说起。
   清咸丰(1854年)至同治年间(1867年),在广东的开平、恩平一带等发生了一起在“客家人”与当地住民间的大规模“土客大械斗”事件,惊动一时,破坏程度极大,死者达数十万人,田屋财产等毁坏更是无计。清政府在平定械斗,镇压了当地起事的“客家人”后,为防后患,决定将当地的“客家人”没收财产并西迁遣散(即“逐客”)。其中部分南迁渡海来琼后(前后约有一万人左右),居住于儋县、崖县、澄迈、临高、万宁、陵水、琼中等八县的山区一带。
   由于南迁来的这些“客家人”,原先在开平、恩平等地已经居住了一百三十余年,他们在原地有祖宗坟墓、田园房舍,本不愿意迁移。但是清政府的“逐客”命令一下,不走又不行。客家人迁走后,清政府还将他们在当地所原拥有的田地、房产通通变卖,作为赔偿给了当地住民财主武装。这样就使被镇压一方的客家人心中愤恨不平,埋下了复仇的种子,为日后聚众作乱种下了根源。
   南迁的“客家人”来琼,在儋、临、澄边界住下后,表面上平静了十余年与当地的土人相安无事,但心中仇恨不平的念头,却并没有消除掉。一方面,他们与当地的人民因语言不通,习俗各异,自通婚姻,不通戚属,水土难服;另一方面,在开平、恩平那边的祖宗基业,已经化为乌有,心中怀念不已;迁移来琼后清政府又把他们当作罪人一般安置,生活不好。由于客家人聚集居住在一起,大家互相埋怨,春去秋来,日复一日,他们那心中潜在的反抗意识,便与日俱增起来。
   二、临高的第一次“土客之争”
   这种情绪酝酿到了清光绪四年(1878年)夏,终于由客家人谢彤封、符世扬、许中发的带头聚众作乱而爆发①,对此儋县人称之为“新客之乱”②,临高称为第一次“土客之争”③,持续时长九年有余。他们纠集了数千客家武装(很多都是从高、廉诸州逃亡而来),肆扰于兰洋、南丰、博文、加来、多文及儋县的那大、田表、洛基等地,与当地人相斗,互相残杀,死人甚多。当他们率队攻到临高县波莲乡冰廉村附近,遭到了乡民的抵抗,他们才退回儋县。儋县绅士卓凤举、临高绅士王士魁等禀请雷琼道刘镇楚、琼州知府余培轩、转禀两广总督刘坤一,刘坤一便派遣郑镇军绍忠、何镇军ⅹⅹ,带领大队官兵来围剿;临高县的富户们还捐款招募民勇九百名,分守临高各区。在官兵与民勇的配合下,为首的谢彤封等数人,都被捕获斩首。余众则分别安插归农,或派兵送回高州、廉州安置。清政府为了防范客家人再度作乱,在临高县设了两个团局:由绅士林承茂、郑国光、黄流光、薛扬勋、王正枢等在县城设总局;李恒春、杨元珍、王士经、符兆炳、钱大观等在和舍市设“土客永安局”,盘查来往客人。这样平安无事过了六、七年。
   至光绪九年(1883年),零星的客家武装,又死灰复燃,他们行动飘忽,出没无常,时常骚扰乡村。而此时,正逢光绪中法战争暴发,沿海海防军事吃紧,清政府派遣主力巡视海防地区,无力顾及之际。因此,客家武装趁势在儋县四方山、田表、洛基、临高的兰洋、九紫坡等地活动,骚乱变得愈来愈大。白天,他们伪装成农户在田头干农活,晚上即出来四处骚乱、抢劫。光绪十一年七月,客家人黄招保、林乾华领头作乱,他俩带领武装数十人,公然冲入和舍的“土客永安局”,并对驻守官兵们进行威胁;八月中秋夜,他们又到那白市(今临高博厚)、龙波市骚扰、抢劫,后来转到澄临交界土村等地方活动。
   清政府雷琼道王之春派右营管带提督张拔萃,左营管带王礼等带队进剿,官兵一到,他们即化整为零,潜伏下来不敢妄动。如此平静了一个多月。九月间,因雷琼道王之春暂时外调,琼州知府谦贵代理职务。黄招保等趁官府接防的机会,又在临、澄交界地方大肆活动。知府谦贵派遣毅字左营右哨周副将ⅹⅹ,别驾邱仁洵带领官兵,计划在儋、临、澄三县交界地方会合,准备进剿。是年十月二十六日,官兵开到临高县城。二十九日,临高知县佛光随同官兵开到和舍市,当地绅士符明筠,客家籍绅士蓝成茂等,密约澄迈县绅士王敬修,各带民勇五百名,定于十一月初三日,一同到和舍集齐。由于澄迈知县杨某没有来,临高知县佛光沿途被乡民纷纷拦路控诉黄招保等残害地方的情况,心中烦恼,顾虑重重,认为队伍人多心杂,没有一个统一指挥,进剿没有把握,就在十一月初四日,借故跑回临高县城,周副将、邱别驾也带领官兵撤退,那些被临时招来的民勇,都是乌合之众,也同样各自散去了。黄招保、林乾芳见到官兵畏缩不战自退,胆子更加的大起来。十一月二十三日,他俩召集了客家武装三千余人,在九紫坡联盟、拜会,祭旗起事;二十四日,他们把队伍开到澄临交界的西峰地方。居住在儋县的温河清也带客家武装二千余人来会合。一时间客家武装声势喧赫,震动一方。十二月初一他们攻陷了金江市,初四到达瑞溪;澄迈全境一时风声鹤泪,人人皆危。
   消息惊动了两广总督张之洞,他连忙电饬陈参将荣辉,率队协同雷琼道王之春的部属毅字右营管带张拔萃,左营管带王礼等督队进发;驻扎琼州的刘镇军ⅹⅹ,知府谦贵派营务处蒋金生、饶志等在澄迈的金江、瑞溪、西峰、岭仑、临高的和舍、九紫坡等处,大队官兵分数路围攻,客家武装死伤很多。总督张之洞又委派候补道方观察长华,统领琼军开到临高,参加中法战役的冯子材也派官兵来协助作战,并命令临高绅士黄光等在县城扩大总局,大办团练,捐输接济兵饷,开通黎境十字大道,临高划分十五处分局,守卫要害地区,不准客家武装逃窜。光绪十二年二月,黄招保、林乾华等看到大兵压境,寡不敌众,便率领党羽数百人投诚。经雷琼道王之春在石城(今广东廉江)行辕提讯,将魁首林乾华、柯锦生、吴秀、江九、刘亚申、岑亚善等就地处决,其余分别在高州分散安置;至于黄招保及温河清,因在大军未渡海之前已经畏罪潜逃,不久,也被方观察派人捕获,解送冯子材大营斩首示众。至此,一时轰动数县的客家武装暴动土崩瓦解。至于地方上不时的一些客家武装余党小规模骚扰,一直到了光绪十三年(1887年)的时候,在临高知县聂缉庆、协同西路营务处徐庚陛等官军的日夜追剿下,也渐渐地平息了下来。
   三、临高的第二次“土客之争”
   民国十四年(1925年),在度过了三十八年相安无事的平静生活后,在临高境内的客家人和当地本土的临高人再次发生了大规划的械斗事件,即发生在临高的第二次“土客之争”④,此次械斗长达八、九个月,后在各方的努力下,一直到民国十五年(1926年)春天才平息。
   此次“土客之争”再起,是因军阀邓本殷刻意煽动一些客家绅士而挑起的。邓本殷是广东军阀陈炯明的一位旅长,当时邓本殷被封为南路的“高、雷、罗、阳、钦、廉、琼、崖”八属总指挥。为了达到长期统治,盘踞一方的企图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临高小Z 时间:2006-05-08 18:30:00
  (接上页)
邓本殷打算在临高兰洋、和祥、和庆等客家人聚居的地区建立一个所谓“南殷县”,作为自己的老根据地。他的策划,迎合了一些具有野心的客家绅士的心理,他们认为既然临高人有临高县,客家人也就应该有一个客家县,建立“南殷县”后,就可以立南丰墟为县城,不再受临高县的管理。在邓本殷的支持下,客家人被其精良的正规部队枪械武装了起来。当时客家武装的领导分别有儋县菜园村的温良玉,临高县五福村的邓廷昌,降来村的温冠丰,高洋村的黄献章,荔枝山的李如兰等。
   客家人要建立“南殷县”的消息传出后,招致临高全县人民的一致反对,特别是毗连客家人居住的村庄,如临高的谭乐村林庆显,美扶村的卓浩然(卓志悟),供教村的江庆文、王庆蛟,美洋村的徐明魁(徐俊纪)等也都自发组织了村民武装起来与客家人武装对抗。王庆文、王庆蛟还亲自到东英昌拱村请求民军司令王贻坤派调民军来助斗。于是客家武装以南丰墟为据点,临高人武装以美扶村为据点,划地为界。由于两据点间相距仅十余公里,彼此出入就常有摩擦冲突发生,尤其以美扶公路(现海榆西线公路的美扶地段)发生的摩擦冲突最严重,客家武装一遇到临高小商贩,就立即洗劫一空,无一幸免;同样的是,临高人一遇到客家人的商贩,也以牙还牙,照之办理。双方的争闹愈来愈大,以致再没有行人敢走这条路段,外地的商贩要往那大经商办事,也必须要绕道而行。
   这年四月中旬,邓廷昌突然率领客家武装几百人包围了美扶村进行攻打,并于激战两天两夜后攻下了美扶村,直至第三天因客家武装弹药用完,才退返南丰。这也是双方规模最大、伤亡最惨重的一次械斗。而在其他土客接壤的地方,小规模的互相厮杀,械斗事件也经常发生。
   经统计,双方所波及卷入械斗的村庄有五十多个,其中临高人居住的村庄三十多个,客家人居住的村庄二十四个。这些村庄,有土客互相杂居在一起的,械斗发生后双方都各自逃回自己一方的村庄去了。从三月到六月间,双方住民携老带幼,肩担手提各种生活用具,奔波逃亡于路上,景象悲凉可观,一时社会大乱,鸡飞狗跳不得安宁。除因械斗而造成了数千人的死伤以外,房宅、财产、庄稼被毁者无以计数。
   民国十五年(1926年)一月,国民革命军第四军陈慎荣团渡琼,驱逐了军阀邓本殷的盘踞势力⑤。美扶村的卓浩然于是上书琼崖国民革命政府,请求从海口派来军队镇压和调解双方的争斗,并发布安民告示。这年五月上旬,由国民革命军出面召集土客双方武装,各派代表到那大谈判。双方代表都从械斗所造成的惨重伤亡,社会动乱,破坏生产等血的教训中清醒过来,一致同意着眼于现状,言归于好,平息争端,由革命政府作善后处理,永不再争斗。
   至此,临高的第二次“土客之争”械斗事件终于划上了完满的句号,得以平息。此后“土”、“客”之间一直相安共处,迈入了民族融合、相互团结共进齐发展的道路。
  
  注 解:
  ①见聂版《临高县志》卷三•前事。
  ②见1934年版《儋县志》198页 地舆志十五•习俗《客俗》。
  ③、④、⑤见1990年版《临高县志》大事记13、14页。
  

楼主临高小Z 时间:2006-05-08 18:36:00
  (对不起,漏了一段,此段应放在中间,承上启下)
   劳请管理斑竹编辑更正一下!!
  
  邓本殷打算在临高兰洋、和祥、和庆等客家人聚居的地区建立一个所谓“南殷县”,作为自己的老根据地。他的策划,迎合了一些具有野心的客家绅士的心理,他们认为既然临高人有临高县,客家人也就应该有一个客家县,建立“南殷县”后,就可以立南丰墟为县城,不再受临高县的管理。在邓本殷的支持下,客家人被其精良的正规部队枪械武装了起来。当时客家武装的领导分别有儋县菜园村的温良玉,临高县五福村的邓廷昌,降来村的温冠丰,高洋村的黄献章,荔枝山的李如兰等。
   客家人要建立“南殷县”的消息传出后,招致临高全县人民的一致反对,特别是毗连客家人居住的村庄,如临高的谭乐村林庆显,美扶村的卓浩然(卓志悟),供教村的江庆文、王庆蛟,美洋村的徐明魁(徐俊纪)等也都自发组织了村民武装起来与客家人武装对抗。王庆文、王庆蛟还亲自到东英昌拱村请求民军司令王贻坤派调民军来助斗。于是客家武装以南丰墟为据点,临高人武装以美扶村为据点,划地为界。由于两据点间相距仅十余公里,彼此出入就常有摩擦冲突发生,尤其以美扶公路(现海榆西线公路的美扶地段)发生的摩擦冲突最严重,客家武装一
作者:星雨水淼 时间:2006-05-08 19:45:00
  谢谢 不过没有听说过

 

------------------------------拿着菜刀砍电线,一路火花带闪电~~~~~

作者:yueren 时间:2006-05-08 20:19:00
  楼主辛苦了,这样的好文章要多发呀!整理国故是一件好事,如果能以古论今,对传统文化加以真正客观的评判与利用的话就更实在了。所以克罗齐说“一切真历史都是当代史”,胡适讲“研究问题、输入学理、整理国故、再造文明”表达的也是这个意思。
作者:隔岸观景 时间:2006-05-08 21:28:00
  小Z辛苦了!
作者:淡泊与执著 时间:2006-05-08 21:50:00
  好久不见小Z了
  
作者:汉武2大帝3 时间:2006-05-08 21:58:00
  好,难得有这样的资料,谢谢楼主。
作者:少年老夫 时间:2006-05-08 22:49:00
  小z为何此时要抖出土客争斗的往事?
作者:芳草缘 时间:2006-05-08 22:52:00
  男人的事
楼主临高小Z 时间:2006-05-09 12:55:00
  作者:少年老夫 回复日期:2006-5-8 22:49:00
  
    小z为何此时要抖出土客争斗的往事?
  
  
  ------历史事实如此,何来抖出之说?!
  
  ------历史面前,仁者见智,各有各看法,角度.
  
  谢谢!
  
作者:心舞晚秋 时间:2006-05-09 22:07:00
  怎么到现在才传上来,不过楼主也辛苦了,谢谢
作者:心舞晚秋 时间:2006-05-09 22:10:00
  楼主说“第一次土客之争‘好象和临高文史上说的不一样!不信去看看临高文史
作者:汉武2大帝3 时间:2006-05-09 22:14:00
  你看,连同属一个种族的都有可能互相屠杀啊.人口,民族,这些政策更不是闹着玩的,处理不当,政策不当,都可能是导火线啊.
作者:caofeng_123 时间:2010-12-04 20:09:00
  楼主,我PS你。你对客家人的历史一点都不尊重,你一点也不知道历史。
作者:caofeng_123 时间:2010-12-04 20:11:00
  红巾军起义失败之后,广东清政府大规模地捕杀起义农民。于是地主阶级为了本身利益,又挑拨起土人与客家人之间的械斗。这场械斗从咸丰四年(公元一八五四年)起于鹤山,延及开平、恩平、高明、新宁、阳江等县。
  
    原来,广东的土人和客家人都由中原迁来,只因迁来的时间有先有后,先入为主,后至为客,故有土客之分。自雍正年间,惠州、潮州客家人迁到新宁、开平垦殖以后,土人与客家人和平相处,达百余年之久。咸丰四年,广东红巾军起义。这时,鹤山县许多农民参加红巾军,无分土客,同心戮力打击阶级敌人。他们很快就攻下鹤山城。当时,客家地主高三的幼子被杀,他不惜倾家泄愤,与秀才张宝铭推出武举马从龙为领袖,募集客家壮丁与红巾军为敌。这支地主武装,后来协助清兵收复了县城,并在江门、长沙等战斗中得胜,擒杀了鹤山红巾军领袖大鲤鱼、何困仔等。由是省清政府嘉奖客勇勇敢,并令鹤山知县统率客勇清除红巾军余党。当时,清兵和客勇进入各村搜捕红巾军,乘机洗劫财物,伤害及土人中的地主阶级的利益。因此,鹤山土人中的地主阶级扬言“客民挟官剷土”,发动土人起来报复。于是开始。同时(咸丰四年十月),恩平客勇也因协助官军平定红巾军而掌握了部分地方实权,使聚居鸡啼营、尖石、夹水等地的客家人,凡佃耕土人的田,都抗拒不交田租。这一来,直接影响了土人中的地主阶级的利益。土方地主为了维护自己利益,并进一步霸占客家人的村居和田产,就煽动土人“逐客”。因此,在咸丰五年,土客械斗迅速发展到开平、恩平、高明;六年,又波及新宁。
  
    新宁的土客械斗始于那扶。原来,在咸丰四五年,新宁的土人与客家人见到鹤、开、恩、高等县械斗惨剧,触目惊心,已互相协约和好。到五年二月,开平土客械斗在邻近新宁的赤水惨烈地进行着。而新宁县邻近赤水地区的三合——大隆洞——深井——那扶一带,正是客家人聚居最多的地方。这时,新宁县的土客双方,互相疑忌。土人在地主当权派李维屏、陈郁良的挑拨下,于上泽设立均和局,于冲蒌设立升平局,于海晏设立捷胜局,编练壮丁备斗——后来又成立了指挥全局的宁阳局。客方地主当权派钟大镛(武举)和郑容等,也在深井圩设局,编练壮丁备斗。到三月,双方终于在那扶一带打了起来。嗣后,互立营寨,互相报复,互相烧村抢财物,互相杀人掳人,很快就波及全县,并与开、恩、高、鹤等县的械斗连结起来。那时以知县洪德芳为首的新宁县政府,倒向土人一边,并没有进行积极的调解,反在火上添油。
  
    新宁的土客械斗,一开始就非常惨烈。从咸丰六年三月至七年二月这一年间,死人数十名以上的械斗有二十多次;其中咸丰六年五月的恩平松柏山械斗(附近三县土客会斗),六月的大门(深井地区)械斗,七年正月的大隆洞械斗和丰江——白石械斗,每次死者达千多人以至四千人。经过这一年的械斗之后,在土人多客人少的四九地区,客家人站不住脚了,纷纷西迁三合、深井等地,或先迁都斛的莲花山、员山头地区,后来又西迁深井地区;而原住在田头、杨梅地区的土人,也不堪客家人的攻击,北迁都斛。
  
  
作者:caofeng_123 时间:2010-12-04 20:12:00
  土客械斗是断断续续地进行的。咸丰七年三月至八年六月的一年多的时间内,双方只有小接触,情势已经缓和了。可是,在地主买办阶级的组织下,不久又把械斗的火焰鼓吹起来。咸丰八年七月,开平籍香港富商谭三才阴谋占据恩、开、新边区客家人的田产,从香港买回一批红毛快枪,联合这个地区的绅士设立“万全局”。他们招募来外县流氓数千人,配合土人二万余人,分队出击,打破了恩开边境和新宁的那扶、深井、大门、三合以及赤水、东山等地的许多客村。这时,客家人又起来抵抗和报复,击破土村二百余条。至十月,谭三才又与都斛绅士成立“伟烈堂”,招募外县流氓几百人,配合土人三千余人,进攻客家人聚居的曹冲。于是,东面又起火了。
  
    咸丰九年(1859年)正月,香港英兵(大部分是汉人或印度人)驾驶汽船到赤溪,上曹冲勘测地形,侵犯了我国的领土主权。当时,曹冲居民突然见到大队的外国兵登陆,纷纷走避。这件事传到洋买办谭三才耳里,以为客家人害怕洋人,可以借助洋人来压倒他们,就以失窃案件(未详)为借口,引狼入室。他与香港英当局约定于五月二日联合行动,从南北两面夹攻曹冲。谁知急不及待的英兵,竟于五月一日预期乘舰到达赤溪,由角咀登陆,迳自向曹冲攻击。驻在曹冲南营的客家壮丁奋勇迎击,于深湾海边打败敌人;另一队壮丁又乘泥板滑行,取海滩捷径直奔角咀,截断敌人退路。这一战,打死英兵三十余人,又生擒了十余人,缴获洋枪四十多支,来犯的敌人无一漏网。第二天,谭三才指挥伟烈堂人马分水陆两路杀来,又被客家人设伏打败,遗弃洋枪百余支而退。于是,赤溪人大获全胜。他们把俘虏的英兵狠狠地教训一顿,才让他们驾舰回去。后来,伟烈堂于七月和十一月,又派大队人乘船向曹冲和田头发动两次进攻,但都以失败告终。
   械斗中,土客双方人民都蒙祸,唯有官僚地主坐收渔人之利。寨门地区的械斗结果就是这样:土客械斗最初的几年,寨门地区客家人势大,绝大部份土人逃亡阳江。八年十二月,土人绅士容休光等,在阳江与阳江局(土人械斗机构)联系起来,招募阳江壮丁万人打回寨门。到九年二月,把客家人全部赶到那扶、赤水等地去了。按新宁与阳江土人绅士的预约,应把全部客家人田地交给阳江局作酬劳(新宁知县批准)。可是,广东省清政府这时又下令将客家人田产充公,迫使寨门土人出钱六千贯和交出田地四百六十六亩给阳江局。清政府官吏把一纸命令得来的大量客田投充了,就捞了一大笔钱。
   械斗中,许多地方的客家人寡不敌众,连年被迫迁居曹冲的甚多,逐渐把曹冲的荒地开垦了。咸丰十年冬,宝安县客方绅士李道昌等,率领壮丁千余人到曹冲支援,巩固了曹冲。十一年,客方绅士扬梓楠和吴福堂等又率领大队壮丁连同眷属移驻赤溪、田头,筑寨护耕。从此,客家人控制了整个赤溪半岛。这一年三、四月,鹤山、高明、恩平、开平、阳江各县土客讲和,新宁县西路土客停止了械斗,东路土客也获得了协议:“划界西自冲金咀直抵海滨,东自鼠山咀直抵海滨,凡界内属潮居、矬峒两都土产悉归客民;其冲蒌、四九、五十等处客产属归土民。”到十一月,赤水、深井等地客方富裕户四千多人,闻赤溪可以安居,集中大门乘船东迁。出海,突遇海盗陈列仔(海晏人)打劫,被杀及封闭舱内死者达二千余人。
   同治元年春天,土客恢复械斗。八月至十月,新、开两县土人万人联合攻占了那扶一带的客村。客家携男带女,向深井、大门逃去。十一月,客方绅士汤恩长(秀才)等设立福同团,以统一西路客家人武装的指挥,汤恩长为团长。十二月,他带领壮丁三千余人,护送难民东迁曹冲。他们在广海城郊的西村一带,与土人开展剧烈的械斗。明年年初二,汤恩长指挥客勇攻占了广海城。这一役,单是土人就死了四千余人。于是省清政府以客家人攻城略地为大逆不道,于三月间派兵五、六千名到广海,分水陆两路驻扎,围困广海城。至七月,城内客家人缺乏粮食,开城出走,遭到官兵及土人的截击,死者千余人;其余逃回深井大湖山,或渡海至赤溪。于是,福同团解散了。八月,官兵班师。
  
    械斗中,土客双方人民都蒙祸,唯有官僚地主坐收渔人之利。寨门地区的械斗结果就是这样:土客械斗最初的几年,寨门地区客家人势大,绝大部份土人逃亡阳江。八年十二月,土人绅士容休光等,在阳江与阳江局(土人械斗机构)联系起来,招募阳江壮丁万人打回寨门。到九年二月,把客家人全部赶到那扶、赤水等地去了。按新宁与阳江土人绅士的预约,应把全部客家人田地交给阳江局作酬劳(新宁知县批准)。可是,广东省清政府这时又下令将客家人田产充公,迫使寨门土人出钱六千贯和交出田地四百六十六亩给阳江局。清政府官吏把一纸命令得来的大量客田投充了,就捞了一大笔钱。
  
    械斗中,许多地方的客家人寡不敌众,连年被迫迁居曹冲的甚多,逐渐把曹冲的荒地开垦了。咸丰十年冬,宝安县客方绅士李道昌等,率领壮丁千余人到曹冲支援,巩固了曹冲。十一年,客方绅士扬梓楠和吴福堂等又率领大队壮丁连同眷属移驻赤溪、田头,筑寨护耕。从此,客家人控制了整个赤溪半岛。这一年三、四月,鹤山、高明、恩平、开平、阳江各县土客讲和,新宁县西路土客停止了械斗,东路土客也获得了协议:“划界西自冲金咀直抵海滨,东自鼠山咀直抵海滨,凡界内属潮居、矬峒两都土产悉归客民;其冲蒌、四九、五十等处客产属归土民。”到十一月,赤水、深井等地客方富裕户四千多人,闻赤溪可以安居,集中大门乘船东迁。出海,突遇海盗陈列仔(海晏人)打劫,被杀及封闭舱内死者达二千余人。
  
  
作者:caofeng_123 时间:2010-12-04 20:13:00
  同治元年春天,土客恢复械斗。八月至十月,新、开两县土人万人联合攻占了那扶一带的客村。客家携男带女,向深井、大门逃去。十一月,客方绅士汤恩长(秀才)等设立福同团,以统一西路客家人武装的指挥,汤恩长为团长。十二月,他带领壮丁三千余人,护送难民东迁曹冲。他们在广海城郊的西村一带,与土人开展剧烈的械斗。明年年初二,汤恩长指挥客勇攻占了广海城。这一役,单是土人就死了四千余人。于是省清政府以客家人攻城略地为大逆不道,于三月间派兵五、六千名到广海,分水陆两路驻扎,围困广海城。至七月,城内客家人缺乏粮食,开城出走,遭到官兵及土人的截击,死者千余人;其余逃回深井大湖山,或渡海至赤溪。于是,福同团解散了。八月,官兵班师。
  
    当广海客家人被围的时候,宁阳局取得了开平元胜局数千人的支援,乘机占据了大隆洞和深井、大门一带的客村;在广海城收复以后,又占据了客家人在深井地区的主要据点大湖山。客家人四处逃亡——有钱人家多数迁出广州、佛山、然后回归惠州、潮州、嘉应原籍,或迁居别县;大量贫民逃入大隆洞。这时,大隆洞客村尽毁,客方难民就在野外架帐棚居住,疫病流行,死亡甚多。后来粮尽,又分路潜往赤水及赤溪;其中不少被土人截获,有的遭杀害,有的被截出澳门卖往南美洲和古巴等地做苦工,称为“卖猪仔”。同时,赤溪客家人也把从都斛东坑一带掳掠来的妇女,卖到澳门做妓女。
  
    从同治四年到五年,广东省清政府出兵干涉新、开、恩三县边区的土客械斗,决定把各处客家人安插于赤水、金鸡和那扶等处。因为遭到当地土人的抗拒,至五年,才又把大量客家人安插到高州、廉州、雷州、琼州等地及广西的贺县、贵县、容县、武宣、平南、柳城等地。从此,新、开、恩边区没有客家人居住。
  
    在新宁东南部,同治四年三月及五年二月发生了两次械斗,一次在坦塘,一次在丰江,每次土人死者都在千人以上。至同治五年九月,浮石土人绅士赵树藩等,以赤溪客家人多系红巾军余党为词,请求广东清政府派兵镇压。当年冬天,省清政府派遣湘军数万进攻赤溪。客家人顽强阻击,十一月二十五日于磅礴斩了湘军副将翁桂秋,第二年正月二十二日又杀死湘军付将王东林、贺国辉。六年二月,广东巡抚蒋益澧亲自带兵来增援;四月,布政使郭祥瑞又到浮石军营与蒋会商。他们了解到客家人武装并非红巾军之后,才决定采取调解的办法,于二十日召集土客双方绅士议和。议决双方以产换产,凡赤溪、曹冲、田头、磅礴、铜鼓五堡以内田庐,均割归客民耕管,客民旧有之冲蒌、四九、五十、那扶、深井、大门、三合、大隆洞等处田庐,亦悉归土民耕管;另在赤溪设官分治。这场悲惨的械斗,于是才结束了。
  
    总之,新宁土客械斗,是一部由地主阶级编成的血泪史。它从咸丰五年(1855年)三月起,至同治六年(1867年)二月止,共十二年多,互相杀死二万三千人以上(赤溪县志中有数可计的共为二万三千多人;新宁县志中有数可计的二万一千多余,另杀虏万余人);乱离中因疫病流行以致死亡的二万人以上;大量居民流落他乡——单计客家人被土人虏卖及自卖往南美洲的就有二、三万人。
  
作者:caofeng_123 时间:2010-12-04 20:19:00
  客家人是善良、勇敢、正直的,综观客家人的历史都是苦难的,俗话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清朝政府对客家人的不公正就是因为太平天国是客家人的起义。
作者:caofeng_123 时间:2010-12-04 21:49:00
  清代光绪年(1875-1908年),儋州、临高一带的本地人和客家人发生争端,纷扰到附近百余个村落。当时南丰深田村客家人钟鹰扬任职琼州镇标,正在广东阳江征匪,闻讯便回家乡举办保卫团局,会同乡人除暴安良,朝廷对其大加褒奖。现在,钟鹰扬的孙子77岁的钟振超还保存着“力卫乡闾”、“诰封昭武都尉”和“赏戴蓝翎”等牌匾。
  
作者:南音 时间:2010-12-04 22:38:00
  好文
  顶一个
作者:临昌礁 时间:2010-12-04 23:36:00
  看了caofeng_123 的文字,我有一个困惑:为什么客家人每迁到一地,过不了几年就会和当地的土人大打出手?难道每个地方的土人都是严重排外?
作者:shenzhenjet 时间:2010-12-05 01:02:00
  我觉得客家人应该是一个勤劳、智慧的族群。
作者:吴双玉 时间:2010-12-05 16:40:00
  说白了,所谓的“土客之争”是当时清政府血洗华南后为了防止南方的反清活动再度兴起而暗中挑拨了广府人和客家人的矛盾,终于引发了广府人和客家人之间大规模的流血冲突。为了“制衡”,清兵适时加入血杀客家人,无奈之下,客家人只好发挥了“只要有咸水就有客家人”的优良传统,流落江湖。而“宁丢祖宗田,不丢祖宗言”组训又让散落各地的客家人团结到一起,这又容易和“土著民”引发新的冲突,因而在海南也发生了“土客之争”。
作者:吴双玉 时间:2010-12-05 16:43:00
  21#作者:临昌礁 回复日期:2010-12-4 23:36:00
    看了caofeng_123 的文字,我有一个困惑:为什么客家人每迁到一地,过不了几年就会和当地的土人大打出手?难道每个地方的土人都是严重排外?
  =============================================================
  海外也有很多客家人,为什么就能跟“红毛”和谐相处?
作者:吴双玉 时间:2010-12-05 16:54:00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汉人最突出的特点就是自相残杀。扬州三日、嘉定屠城、武汉大屠杀、广州大屠杀,都是汉人扛着满人的旗帜,喊着满人的口号残杀同胞的。还有……
作者:caofeng_123 时间:2010-12-05 18:31:00
  客家人的历史是悲惨史。也是中国人的悲惨史。我非常赞同老吴的观点。
作者:吴双玉 时间:2010-12-06 09:08:00
  勤劳勇敢的客家人的迁移史不仅是悲惨史、血泪史,更是拓荒史、创业史!
作者:死蛇烂烈好文章 时间:2012-06-06 00:43:00
  历史教人聪明,海南不分宗不分派最好。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