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海南解放六十年了,不知大家有无感想。

楼主:Sijidehuiyin 时间:2010-04-25 13:36:06 点击:2911 回复:3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今天去风门岭缅怀为解放海南而牺牲的先烈。转眼间海南解放六十年了,六十年前的四月……
  很久以前就听说过风门岭的故事,但从来没有去过,很不应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楼主Sijidehuiyin 时间:2010-04-25 13:52:00
  天色有点阴,我们伫立在墓前,阵阵东北风从墓前掠过,墓前墓后的那几棵木棉树,叶子长得很翠绿了。布谷在“布谷”着,斑鸠和毛鸡在周围的山间草丛和灌木丛中大声地呼叫着。
  向在风门岭战役中牺牲的英雄们默哀三分钟。
  心里在想,为什么要在这儿打仗呢?这儿的地势确实是这一带最高的,但这儿到北面的海边还要很远的,为什么就打起来了呢?
作者:金江居士 时间:2010-04-25 14:58:00
  我常常在想,先烈们看到他们用鲜血换来的今天的样子会是什么感想。
楼主Sijidehuiyin 时间:2010-04-25 16:20:00
  后来查了资料,才略知一二。原来,风门岭是解放前海(口)澄(迈)公路上的要冲。那么解放前从金江(打铁)到海口是怎么走的呢?我也不知道。先上图。









楼主Sijidehuiyin 时间:2010-04-25 20:20:00
  偶老家在干岭,现属瑞溪北洋大队。父亲十二岁的时候,偶爷爷就叫他挑两只黑猪仔到白莲墟上卖。从干岭到白莲墟要“三铺路”,早上早早就起来了,跟着村里赶集的人一块去。先到三内坡,然后到老美亭墟。歇一回儿,继续赶路。到了黄竹村,继续,经过美亭村,山肚岭,到群吴,然后到潭城,接着就到了风门岭。穿过一个田洋,直接到罗驿村,最后就到了白莲墟。解放前的白莲墟一星期大约有两大集日,一集日三天,第一天和第三天是小集日,第二天是大集日。中间只隔着一天没人赶集。那时的集日是非常热闹的。父亲挑猪仔去的那天,满墟都是卖猪仔的,直到很晚才把猪仔卖掉。半夜回到家,直睡到第二天下午才起床。
楼主Sijidehuiyin 时间:2010-04-25 20:25:00
  解放前从干岭(第二幅地图可以找到)步行到海口大约要一天一夜的时间。在老城过夜。到老城后,基本上就沿着老西线公路走到海口了。
作者:家在福山 时间:2010-04-25 20:36:00
  我无聊的时候也会打开电子地图研究村名,感觉特别有意思。
楼主Sijidehuiyin 时间:2010-04-25 20:43:00
  讲清了这个道理,就会明白战斗为什么会在风门岭发生了,就是因为,解放前海澄公路从风门岭经过,而风门岭是那一带的制高点。海拔105-107米。那么,从老美亭墟到金江怎么走,我就不清楚了。我只知道,从我们村到金江是很好走的。那时,日本鬼子从金江修了一条公路到金安。路很直,听父亲说,大概是这样走的,从金江老墟中山路出来,过雷宅,蔡宅,经京岭,走大坡村北面的山坡,有一条山沟,叫三墩沟,沟虽小,但水很急,日本鬼子修了一座桥,后来被水冲垮了。过了三墩沟,上坡,一直沿现在的北排山砖厂那条路走就到了北排山。向右拐顺着现在的基永路可心到金安和永发。向左拐,直奔龙腰下村,再到加岑村,就到了老美亭墟。以后到海口的路就是前面说过的了。
楼主Sijidehuiyin 时间:2010-04-25 20:52:00
  回福山妹子,我也十分喜欢研究村名的,发现有些村名取得还是十分有趣的。比如上面地图中就有一个叫“岸头郑”和“岸头黄”的地方。村子怎么会取名“岸头郑”和“岸头黄”呢,干脆叫郑村和黄村不就得了。觉得很有趣。
楼主Sijidehuiyin 时间:2010-04-25 21:23:00
  听父亲说,爷爷是一个死要面子的人,在琼山的一所好象叫“琼崖中学”的学校初中毕业,算是念过书的人。诸如挑猪仔到墟上卖的活是从不干的。解放前时兴穿一种叫“陈嘉庚”的胶底布鞋,与六七十年代的解放牌胶底布鞋相似。爷爷每回到“打铁”赶集的时候,总是将“陈嘉庚”提在手里,舍不得穿,光着脚丫子走到三墩沟的时候,就停下来,将脚洗干净凉干后,穿上“陈嘉庚”后才上市的。
楼主Sijidehuiyin 时间:2010-04-25 21:25:00
  风门岭革命烈士纪念碑
  风门岭革命烈士纪念碑是海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位于澄迈县白莲镇潭城村北约1500米处的风门岭东南坡上。管理单位是海南省军区。
  风门岭革命烈士纪念碑是为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海登陆部队在风门岭阻击战中牺牲的革命烈士而建造,始建于1970年11月,1998年6月21日海南军区重修竣工。其占地面积0.32亩,建筑面积79平方米。纪念碑坐西北朝东南,碑高7.1米,底座宽2.8米,碑座高0.95米。为长方形钢筋混凝土结构,碑基平台高0.95米,平台四周置有护栏。碑身正面刻有“风门岭革命烈士纪念碑”,背面刻有风门岭阻击战的简况。
  在解放海南战役的美亭决战中,为保证我军主力聚歼美亭地区的国民党军队,解放军1 个连在风门岭顽强地阻击国民党的增援部队。风门岭是海(口)澄(迈)公路上的咽喉,控制住风门岭,海澄公路便被封死,就能阻挡敌军援兵增援美亭。一O五高地是风门岭上的制高点,我四十三军三八一团一连坚守一O五高地,死死挡住国民党军六个团的援兵。一连指战员顶住国民党军大炮、飞机的狂烈轰炸,接连打退敌人十三次进攻,其中有九次是敌人整营的进攻。指战员们喊出响亮的战斗口号:“生在红旗下,死在阵地前,为人民而战,死了也光荣!”子弹打光了,他们就爬到阵地前沿,把敌兵尸体上的子弹拿来,用敌人的子弹消灭敌人。连长、副连长先后牺牲,指导员负重伤,是迎着硝烟炮火飘扬在阵地上的鲜红的战旗鼓舞着战士们的斗志,他们有的一只胳膊被炸断,仍蹲在阵地上,用另一只胳膊投弹;有的头部负伤,不能站,也不能坐,就躺在地上为身边的战友压弹,他们用血肉之躯筑起了一道钢铁闸门,始终没让敌人前进一步。当我军增援部队赶到时,一O五高地上仅存十三名勇士。一连在风门岭顽强的阻击战斗为我军美亭决战赢得了时间,使我军主力部队迅速集结,围歼了美亭地区的国民党军主力,消灭了敌人的有生力量。
  
楼主Sijidehuiyin 时间:2010-04-25 21:34:00
  在澄迈,纪念六十年前那场解放海南的战役,除了风门岭革命烈士纪念碑外,还有两个地方值得一去,一个是“玉包港登陆作战纪念碑”,另一个是位于美亭军路岭的“解放海南战役决战胜利纪念碑”,转载一段回忆录,可能更有利于我们认识那段历史。
楼主Sijidehuiyin 时间:2010-04-25 21:39:00
  跨海之战
  (2010-01-15 09:43:21)
   转载
  千万只帆船。
  千万把尖刀!
  千万个英雄,
  怒火在燃烧;
  千万挺机枪,
  千万门大炮!
  千万条火龙,
  直奔海南岛;
  千万个功劳奖章,
  在海南岛上光辉照耀;
  千万面红旗,
  迎着海风飘!
  
  射中第一支利箭!
  1950年3月5日,40军118师352团1营的14只帆船,在黑漆漆的大海上乘风破浪,这是攻琼部队组织的第一次偷渡。
  第一次,谁心里也没底,以40军带队师参谋长苟在松为首的800壮士,每个人都是以一种赴死的决心登船的。
  主要领导也分乘多船,为的是一旦哪一只船毁人亡,还有人指挥作战。
  偷渡部队从灯楼角起渡,预计拂晓前在海南岛西岸儋县的白马井、排埠附近登陆。午夜时已行进200余里,快拂晓时没风了,而距登陆点还有100多里。摇橹划桨,铁锹、木板、枪托都伸进水里划起来,船队仍以每小时6海里多的速度前进。
  天亮了,船队暴露在海面上。9点多钟,从新盈港方向驶出11只敌船,向船队迎来。同时,空中出现4架敌机,盘旋一阵子后开始投弹,岸上敌炮也开火了。
  战士们按照预定计划伪装成渔船,全力划船向敌船靠去。突见敌船上挂起红旗,战士们立即挂起红旗,敌船换上白旗,战士们就换上白旗。敌机不明真相,飞走了。
  下午两点左右,船队到达排埠附近海面。岸上一个营敌人,轻重火力一起扫来。8架敌机飞临上空,轮番扫射、轰炸。两艘敌舰也从后边赶来。陆海空火力向船队倾泻。基准船一马当先向岸上冲去,机炮连60炮手赵连有,54发炮弹53发在敌群中开花。
  1营教导员张仲先下令跳船,抢占滩头阵地。就在这时,身穿蓝衣蓝裤的琼纵接应部队,在敌人背后打响了!
  
  43军加强营是团长徐芳春带队,因海上没风,比40军偷渡晚4天,于七星岛附近登陆。徐春芳说:
  原定全团偷渡,因为40军一个营已经过去了,军里认为一个团目标太大,改为一个加强营,加上团警卫连和侦察连,由我和政治处主任刘庆祥带队。
  最挠头的是等风。我们找来几个老渔民让他们早看东南,晚看西北。每天第一件事和最后一件事,都是问有没有风,他们不是摇头,就是叹气。军里定的3月5日偷渡,他们还是摇头。那也得执行命令呀,3个营都上船了,船上小旗一动不动,急人啊。
  10日早晨,几个老渔民说,团长,行了,风要来了。我说大不大呀,他们说能把你们送过去。
  下午1点钟船队出发,风好水好队形好。5点钟,下雨了,风急浪大。风雨飘摇中,突然左边两声枪响,出事了!是1连副连长李相山带的7号船落在后边了。原来那船头有块木板被浪打掉了,海水怎么舀也舀不干,后来李相山几次潜进舱底才搞明白,用棉被把洞堵住了。
  天黑后,风浪越来越大。10点钟左右,船到主流,暴雨倾盆,浪像小山似的,那船像个葫芦瓢般漂浮。
  我本来是不晕船的,这回胆汁儿都吐出来了,脑袋迷迷懵懵。人站不住,坐不稳。
  那时,我参军已经12年了。要说害怕,第一次参加战斗怕过,再就是这次了。新兵打仗有老兵、班长,跟着他们就行了。这次1007个人,可全都瞅着我呀,而我也是第一次呀。
  那一夜,就靠那些船工了。
  下半夜风浪小些,天快亮时风停了,看见七星岭了!1营抢先登陆!琼纵派了一个独立团接应。
  第一次,40军和43军各出一个加强营偷渡,成功登陆后,和琼崖纵队会和。第一支利箭射中了!
  
  
  海南琼崖纵队司令部旧址
  位于海南省五指山毛阳镇。公园围绕“革命根据地”、“黎苗民族风情”两个文化背景,弘扬革命精神、推介黎、苗民族传统文化,是全国六大革命根据地旅游景点之一。
  
  冯白驹故居
  冯白驹是琼崖革命武装和根据地创建人。解放海南岛,琼崖纵队接应部队功不可没,时任琼崖纵队司令员兼政委的冯白驹,领导的队伍发展到1.5万多人。
  故居位于海口市琼山区云龙镇南约5公里的长泰村,处于村庄最高处,屋后古木成林,屋前花圃艳丽,草地如锦。正屋陈列着冯白驹家世、生活、革命活动等物件和图片。
  
  悬念瓦解,前进前进!
  16天后,担任40军118师登岛先遣团总指挥的刘振华,又率一个加强团从灯楼角起渡了。
  仍被称为“偷渡”的这次登陆点,选在敌人防御正面的临高角一带。这种带有强攻性质的偷渡,就是要碰碰硬,试探一下敌人重点防御地域的虚实、力度。
  上半夜顺风顺流,下半夜风向突变,海上又起大雾,43只船分散漂流。指挥船和部分船只在玉包港登陆,几条船被击毁,353团6连3条船百余人,只剩下11人。
  28日凌晨,经过一夜穿林越岭,刘振华率部进入文生村, 3月30日,到达预定地美厚村,与琼崖纵队及先锋营胜利会师,组成海南岛西线指挥部。
  
  43军的第二次偷渡,也是一个加强团,登陆点是敌防御正面的强点。
  原定3月24日21时起渡,因风力不足停止行动,但有4条船200余人已经出发了,返回时遭敌海空袭击,损失达3/4。
  几经周折,31日22时40分,船队终于起渡,次日3时至6时在预定地区登陆。有两个连错登上白沙门孤岛,苦战两昼夜,弹尽粮绝,大部分伤亡,少数被俘。
  4月1日5时,船队突破了海南岛敌军的海上封锁,在海口市以东至北创港和塔市之间的一带海岸线陆续登陆,并连续攻克10余座堡垒,歼敌两个连,俘虏100多人,守敌受到前后夹攻,很快土崩瓦解。
  这两次登陆,使海南岛战役的又一个重要悬念被化解了:即使在“伯陵防线”的强点,也是可以强攻抢渡的。
  
  4月7日,40军120师358团乘船由安铺向灯楼角转移,准备参加主力渡海作战。天黑时狂风大作,小山样的浪头一排排扑来,8连的一条船漂散了。
  连长杨海德和指导员颜承喜让大家镇定,让大家“同舟共济”,只要船不翻不沉,一船50多人就要生死与共,战斗到底。
  拂晓时分风停了,远处出现陆地的轮廓,连晕船折磨得半死的人,也挣扎着欢呼起来。猛听得船老大一声喊“海南岛”,一船人顿时大吃一惊。
  连长和指导员立即决定登陆!
  岸上敌人开枪了,炮弹也打过来。连长第一个跳下船,挥着匣子枪率领大家向岸上冲去,一鼓作气攻占敌人前沿阵地,潜入树林,与敌周旋4昼夜,终于上了五指山,未损失一个人。
  两个军4次偷渡,一个重要经验就是,船在海上只要不翻不沉,那就必须:向前!向前!
  
  玉包港登陆作战纪念碑
  位于澄迈县桥头镇玉包港附近,是为纪念人民解放军渡海部队在玉包港登陆作战中英勇牺牲的烈士而修建。碑座正面刻有人民解放军渡海部队在玉包港登陆作战的情况。马白山为纪念碑题写碑名。
  
  临高角解放公园
  位于临高县西北,分成解放海南热血丰碑瞻仰区、解放海南陈列馆和纪念馆区、解放海南集会广场、观海亭、会议中心、休闲度假中心等6大区域。陈列馆和纪念馆配备多媒体影视机,再现当年解放军千帆竞发渡海作战解放海南的情景。
  
  
  
楼主Sijidehuiyin 时间:2010-04-25 21:41:00
  土炮艇激战琼州海峡
  4月16日,宽阔的海面上,东北风鼓荡着帆篷呼呼作响,船尾的马灯在波涛中起伏闪烁,犹如不夜城的万家灯火。
  以雷州半岛的顶端为界,左侧为东路43军两个团,右侧为西路40军6个团,近400只战船顺风顺流,浩荡南下,两路军登陆点以临高县马袅港为分界线。
  半夜时分,航程过半,空中突然亮起一串串照明弹,船队立刻暴露在大海上。敌机在空中俯冲扫射、投弹,敌舰发射的大口径炮弹,在船队中间溅起一股股水柱。各船上的轻重火器,立即向就近的空中、海上目标射击。在两翼护航的土炮艇(临时加装武器的机帆船)大队,则开足马力向敌舰冲去。
  这是一场真正的海战,一场堪称海战奇观的壮烈的海战。
  40军炮兵主任黄宇,指挥几只土炮艇,用交叉火力将敌先头舰打得冒起浓烟。另一艘大型军舰仗着速度快、火力强,闯进左翼船队,企图搅乱我军队形。黄宇的指挥船立刻抢上前去,战防炮、步兵炮和轻重机枪一齐开火,只见夜空中弹如飞蝗,水柱冲天,火光映红了海面。
  陆战讲“人在阵地在”,这会儿是有土炮艇在,就要保证主力渡过琼州海峡。128师383团2营副教导员刘元安,指挥5只土炮艇全力进攻,绝不让敌舰靠近主力船队。6连副指导员刘长存胸部中弹,捂住伤口坚持指挥战斗。3艘船被打坏了,另两只也程度不同地损伤了,右后方又出现两艘敌舰。土炮艇大队副大队长、6连连长石怀文,对血人似的刘长存大喊:你去对付那两个,这3个我包了!
  提起土炮艇大队,老人们都说,那是海上“敢死队”呀!
  参战老人回忆说,有的敌舰像小山似的,若是近点,掀起那浪,就能把咱们那船打翻。咱们船进去了,好半天才能漂上来。敌人要是还有点胆气,那几百吨、上千吨的铁甲舰,不用打,就闯进那木帆船队中横冲直撞,那会是一副什么样的情形?国民党不敢打,保命要紧。
  40军刚到雷州半岛,就打下一架飞机,连飞行员也活捉了。
  
  临高角风景名胜区
  位于临高县北端,与雷州半岛隔海相望。1950年4月1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从这里全线登陆,解放海南岛。
  临高角是琼州海峡突出中的一岬角,三面环海,有7公里长的海岸线。岬角顶端有250米长的天然拦潮礁石堤直伸大海,古有“仙人指路”之说。登临堤上,可观海上日出奇景。岸上有古烽火台和清光绪年间建造的一座铁灯塔,灯光可照数十里,指引船只夜间航行的铁灯塔,是著名的国际航标。
   
  “上了岸,就什么也不怕了”
  在衡宝战役中立下殊勋的40军119师,是这次渡海主力中唯一完整的建制师。副师长黄长轩在战役中牺牲,只有34岁。师长徐国夫与118师师长邓岳、120师师长宁贤文号称“40军三大金刚”,敌军则称他们是“40军的三大活阎王”。
  徐国夫说:
  我们师在船队右翼,海战首先在左翼打响,很快,我们这边也出现了敌机、敌舰。
  激战中,不时有船中弹。355团3营指挥船3根桅杆被打断,见一艘敌舰迎面驶来,营长杨立明大喊:火箭筒!火箭筒!那只火箭筒从北平扛到雷州半岛,一发实弹没打过——火箭弹少,宝贝呀,不到关键时刻哪舍得放呀!第一发从敌舰后尾飞过,第二发还未来得及发射,敌舰已经跑远了。
  这场海战也就半小时左右,却是惊心动魄,有种“参军后第一次打仗”的感觉。
  透过薄雾,晨光中看得见海南岛的轮廓了。海滩深处亮着3堆篝火,传来激烈的枪炮声,那是先期偷渡和琼纵接应部队,已与敌人交战了。
  
  40军118师353团副团长赵兴元说:
  船过中流,风就停了,全靠摇橹划桨前进,我们那只船把能伸进水的东西,都当桨划了起来。枪炮声中,大家一边划着,一边“嘿”、“嘿”地喊着,听到的都是“快呀”、“快呀”——那时就是一个念头:只要你不打沉我,我就要划上岸去!
  快靠岸时水浅,船慢,就跳船。顾不得海水一下子没过头顶,所有人都拼命向岸上游去。突然脚下够着底了,手也抓上岸了,就觉得老子天下第一,什么也不怕了。
  “陆军海战队”,怎么说也是陆军呀!
  
  43军128师384团2营在副团长张建忠和营长刘鑫率领下,天未亮就抵达琼西北理善港的海岸前。在琼西北理善港登陆后,即遇到敌人的火力猛烈射击,封锁住去路。
  指战员们匍匐在沙滩上,仔细观察一下,看清敌人的火力是从岸上的地堡群里打出来的,发现地堡群前边还有两道带刺的鹿砦。
  4连4班长李公范带个爆破组,上去接连炸开两道鹿砦。快接近地堡了,一颗手榴弹甩出来,李公范身上多处负伤。这时,他已经没有爆破筒了,手榴弹也投光了。只见他从侧面爬到枪眼旁,站起来,一翻身,用脊背堵住了枪眼,两条腿死死地撑顶在那里。
  
  攻坚老虎美亭决战
  17日4时左右,43军128师382团、383团两个营、384团一个营,在副军长龙书金和师长黄荣海、政委相炜率领下,在林诗湾的雷公岛、玉包港、才芳岭一带登陆,第二天攻占福山市,并与先期偷渡部队和琼纵两个团会师。
  20日晨,128师赶至黄竹,与敌一个多团遭遇,经过激战,将敌包围,同时分兵包围美亭之敌,随即发起了强攻。先期偷渡的127师加强团,则进至风门岭地区,阻击白莲、海口方向敌人。
  43军登陆点距海口近,威胁大,而敌主力和机动部队又大都在海口附近。薛岳一边命令黄竹、美亭之敌死守,一边急电已插至黄竹、美亭地区的62军152师,对128师实施反包围。同时命令其机动部队63军153师、步兵教导师和暂13师,分东西两路,迅速增援黄竹、美亭。
  美亭地区成了海南岛战役陆战的焦点,史称“美亭决战”。
  时任43军128师382团团长的张实杰说:
  那一仗,我们团伤亡500多人。头一天抓个营长,我咬牙切齿,把枪都掏出来了,真想毙了他。从松花江打到海南岛,最后一战了,伤亡那么多人,真受不了呀!
  师里让我们撤到公路西边去,我说不行,这工夫不能有一点儿松动。就这样敌人还不断反击,一退它更猖狂了,两面夹击,没了空间,那就完蛋了。再说伤员都堆在那儿,怎么撤?要摆脱两面受敌的局面,必须咬牙挺住,首先拿下黄竹——我们是“攻坚老虎”,我就不信拿不下这个黄竹市!
  用炸药开路,从民房向里打、拱,打下一间巩固一间,一点点向里打压、进逼。就这么轰隆、轰隆地向前推进,傍晚时终于把黄竹轰隆下来了。
  
  解放海南战役决战胜利纪念碑
  位于澄迈县金江镇美亭工作站军路村。纪念碑正面刻着“解放海南战役决战胜利纪念碑”13个大字,背面则详细记录了当年战斗的背景及经过:“1950年4月19日至4月22日在福山美亭黄竹白莲一带发生了海南历史上规模最大最残酷的一次大决战……”
  
  
楼主Sijidehuiyin 时间:2010-04-25 21:42:00
  风门岭阻击战
  风门岭位于海口南30华里处,军用地图上标高只有105米,却是那一带鹤立鸡群的制高点,又是扼住海(口)澄(迈)公路的咽喉,增援美亭、黄竹的敌人都要从这里经过。
  21日拂晓,127师警卫连一个冲锋,将风门岭上一连守敌击溃。43军副军长龙书金、师长王东保和政委宋维栻,上得山来一看,英雄所见皆同:这个地方不守住不得了呀。
  他们当即决定,调381团1连守风门岭,6连为预备队。
  离休前为深圳警备区政委的沈士义老人,当时是6连指导员。他说:
  我们连在岭后半山腰隐蔽待命,听得见黄竹、美亭的炮声。128师在南边能不能顶住,顶到40军主力赶到,就看风门岭这边能不能堵住敌人的援军了。
  9点多钟,敌人从海口过来了。先上来两个排,试探进攻,进至阵地前百八十米,不到两分钟就被收拾干净了。
  接下来一波又一波,都是成营地有规模地攻击。敌人越来越多,62军和32军的6个团被堵在岭下,也急了眼,先是炮击,两个炮兵团,还有团属山炮连、迫击炮连,百余门各式火炮向风门岭轰击。飞机也来轰炸,少时两架,多时8架,一排炮弹下来,地动山摇。战后随便抓把土,里面都有弹片。
  连长朱国胜右腿中弹,卫生员要把他背下去。这个人高马大的苏北汉子厉声道:战前怎么说的?人在阵地在!腿断了,我还能射击、投弹、指挥战斗。下午,他胸部又负重伤。临牺牲前,他还让把他抬到高处,看着战友们战斗。
  全体指战员一边喊着为连长报仇,一边疯狂地向敌人扔掷手榴弹。
  弹药用完了,他们就冲出壕沟,和敌人刺刀拼杀,白刃战折弯了刺刀,砸断了枪托,经过反复拉锯战,再一次把敌人赶出了阵地。下午2时后,面对这个钢铁铸就的防线,敌人撇下500多具尸体,胆颤心惊地溃逃而去。
  
  风门岭革命烈士纪念碑
  位于澄迈县白莲潭城村北约1500米处的风门岭东南坡。1970年,海南军区为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海登陆部队在风门岭阻击战中牺牲的革命烈士而建造。
  纪念碑高7.1米,为长方形钢筋混凝土结构。碑身正面刻着“风门岭革命烈士纪念碑”,背面刻有风门岭阻击战悲壮惨烈的简况。
  
  “旋风部队”给敌致命一击
  3纵号称野战军的“旋风部队”,如今它又在海南岛卷起了疾风。时任3纵7师20团1营营长的赵兴元说:
  我们营的任务是歼灭白莲市西南山的敌人。团里下达命令时强调,敌我双方主力都集中到这里了,这次会战很可能决定海南岛的命运。
  西南山位于临高县通往海口的公路边上,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山上还有日伪时期修筑的工事,易守难攻,不然敌主力62军也不会把指挥所设在那里。我们从望远镜里影影绰绰见到山顶围寨里的一根根电台天线,就判断此处至少是个师以上指挥机关。
  天蒙蒙亮,我们一动,敌人就射击,火力很猛,轻重机枪打得像刮风似的。我命令2连副连长段金信带领1排从侧翼突上去,冲上去就死缠硬打,许进不许退,坚决黏住敌人,以掩护主力插到敌人背后发起攻击。
  在猛烈火力支援下,段金信和1排长窦永成率领部队从隐蔽地一跃而起,一口气冲到了敌人围寨的墙根下。敌人从正面和两翼反击,加强排打光了弹药就和敌人肉搏,10多分钟的工夫,55个人就剩下了5个。在这段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时间里,主力部队从后边杀上山去,一会儿就把敌指挥所端掉了。
  这个打击对敌人是致命的。
  敌人向海口方向突围,这时,算上炊事班和卫生所,我身边就剩20多人了,都和敌人打上了。周围那么多武器,随手就能抓一支,医生手里竟是把血糊糊的手术刀。后来大家跟他开玩笑说:“你那手术刀是救人的,还是杀人的呀?”
  副教导员牺牲了,我和副营长负了重伤,就教导员是个好人,也打得血人似的。
  顶住一阵子猛攻,接下来就不是“三猛”,而是“四猛”了——猛打、猛冲、猛追、猛抓。
  光一个机枪连就俘敌800多。
  
  解放海口势如破竹
  兵败如山倒,海南防卫总司令部撤退命令一下,残兵败将争相逃命。特别是从美亭、白莲地区幸运拣了一条命的敌军,更是拥挤着向海口、府城方向逃命。
  至此,解放军全面转入追击。
  22日,我40军、43军接到迅速攻占海口市的电报后,40军挥师直下海口,43军则迂回插向府城,一路所向披靡。
  海口是敌人长期占领的老巢,因此两军都想抢先让战旗飘在海口的上空,一场快速攻击战在比赛中来开帷幕。
  43军127师向海口加速前进时,40军118师已抢先一步奔向海口。作为美亭、黄竹决战的外围主力,时间上118师就领了先。127师指挥员们模范带头,战士们不顾一切,连续几天的作战疲劳与伤亡减员,都没能阻止他们小跑前进的步伐。
  这一下,可把敌人给追惨了,一路上尽是被丢弃的枪械辎重。敌人就不明白,自己的车轮子咋就抵不过解放军的脚板子。
  4月23日上午8时,海口市枪声大作。118师一部和127师379团分别从海口正面和一侧发起攻击,一时间,滚滚硝烟成片地弥漫在晴朗的海口上空,40军主力118师首先攻进了海口市,一路直奔秀英码头,迅速消灭了码头的残敌,进入得胜沙路;另一路直指大英山(今海口公园)、海口机场,进入新华路。一路上,他们俘敌600余,缴获汽车40余辆。同时,43军127师部队也从府城突入海口,占领了南门大街和中山路,于拂晓前进占琼山。
  几个小时后,解放军将士攻进国民党反动派统治海南的巢穴和指挥中枢,即海南岛防卫总司令部所在地五公祠,一把扯掉了国民党的青天白日旗,插上了一面鲜红的五星红旗,海口市宣告解放。
  至此,敌人全线溃退,40军、43军和琼崖纵队全体指战员全面转入追击。
  
  东湖公园
  也称海口人民公园,位于市中心新华南路南端的大英山,始建于1954年。
  公园正门入口处,有1954年4月建成的海南解放纪念碑,碑上有朱德同志的亲笔题词。是为纪念长期坚持琼岛革命斗争和英勇渡海作战而牺牲的烈士们而建造的。
  沿着纪念碑后面的石阶直上大英山顶开阔地,便是冯白驹将军雕像和纪念亭。
  
  解放海南岛战役烈士陵园
  原名金牛岭烈士陵园,2007年1月更名为“解放海南岛战役烈士陵园”,位于海口市中心城区海秀大道中段南侧的金牛岭公园内。
  烈士陵园位于公园中部绿树环抱之中,安葬着1950年为解放海南岛首批渡海登陆作战中光荣捐躯的人民解放军渡海先锋营官兵,建有烈士纪念堂、烈士事迹陈列室等。
  
  
楼主Sijidehuiyin 时间:2010-04-25 21:46:00
  “东北虎”插上了翅膀
  国民党全线大溃退,共产党三路大追击。东路经加积、乐会、万宁、陵水,向榆林追击;中路由美亭一线向北黎追击;西路沿环岛公路,向北黎、八所追击。
  海南岛马拉松——看谁跑得快。
  40军在海口缴获20多辆卡车,那么多人看着,也没想到坐车追击。突然不知谁喊了一声:“这现成的10个轱辘多快呀!”大家立刻醒悟,没有司机就去俘虏堆里找,还顺便动员了几辆民用汽车。官兵们爬上汽车,都乐坏了:嘿!咱“东北虎”插上翅膀了!
  22日晚10点左右,一支由30多辆汽车组成的“快速纵队”,风驰电掣般驶上东路环岛公路。
  凌晨3点多钟,车灯光柱里冒出一群敌人在路边喊着让停车,都以为是自己的汽车来了。一身敌军官打扮的侦察股长马辛卯,下车高喊:“排队上车!”队伍排列好了,车上官兵突然从车厢板后边站起来,枪口齐刷刷指向敌人,大喊“缴枪不杀”。马股长命令俘虏们把枪机卸下来扔到车上,然后自己去收容所报到。
  随后一路,都照此办理。
  快中午时,在乐会追上了敌人主力。汽车赶上去像犁地似的,人群向两边闪开,刚过去又挤满了。有敌人觉出不对劲儿,一梭子子弹打在车挡板上,车上轻重机枪和冲锋枪马上开火!前面一支“琼纵”部队也顺势从山上压了下来。乱哄哄的敌人没怎么抵抗,几千人齐刷刷举起了双手,壮观得像一片森林。一清点,其中有几百军官,连同200多官太太。
  4月30日,119师拿下三亚港,128师也占领三亚,歼灭了鹿回头的敌人,四十军和四十三军在榆林港胜利会师。红旗插上了敌榆林海军要塞大楼。海南全岛解放,战斗英雄刘梅村第一个把五星红旗插到了天涯海角。
  43军128师383团团长徐芳春说:
  我们在东线追击,从文昌、加积追到榆林,山炮4个人抬着跑,跑了一个星期。敌人带的椰子,逃跑扔路上不少,那东西水能喝,肉能吃,解饥解渴。咱们哪明白呀?头两天嗓子都冒烟了,也不知道捡一个吃喝。
  43军128师382团团长张实杰说:
  追到三亚,天黑了。三亚那时就是400来户人家的渔村,几乎都是茅草房。侦察员报告,港外有许多敌舰,其实都是些商船。我抓个3连,就往那儿跑,不能让敌人跑台湾去了呀。跑到鹿回头那儿,机枪架上,喊叫让敌人投降,船上没动静。调上两门山炮,打了两炮,敌人下船上来了,1000多。
  3纵侦察科长郑需凡说:
  我们从海口一路追到三亚。过了三亚,我说不管前边还有没有敌人,也不能在这儿歇脚,得去看看天涯海角。
  老远就看到一堆巨石,先看到“天涯”,后看到“海角”。看着看着,脑袋就沉了,眼皮就黏了,那人就瘫了,倒在沙滩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有人硬把我拖起来,说参谋长找你。
  我说:“你不把我弄醒,这一觉能睡到共产主义。”
  
作者:家在福山 时间:2010-04-25 21:49:00
  四季叔的故事比俺老爸的还长,不过蛮有意思的,看完再睡。
楼主Sijidehuiyin 时间:2010-04-25 21:55:00
  刘振华将军玉包港凭吊革命先烈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3月28日07:51 南海网-海南日报
    本报金江3月27日电 (记者林书宣 特约记者宋祥达 通讯员周序克)今天上午,澄迈县桥头镇玉包港迎来了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他就是原四十军一一八师政治部主任、北京军区政委、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刘振华。今年已86岁高龄的刘振华将军不远千里从北京来到玉包港,以一名老战士的身份凭吊57年前在此登陆作战而英勇牺牲的战友们,缅怀他们的丰功伟绩。
    在有关人员的陪同下,刘振华来到了当年指挥作战的地方,并向“玉包港登陆作战纪念碑”敬献了花篮,向渡海先烈三鞠躬,缅怀在此长眠的战友们。
    1950年3月27日,时任四十军一一八师政治部主任的刘振华与琼崖纵队副司令马白山率领一个加强团2937名指战员,分乘81只大小帆船从雷州半岛灯楼起航渡海,在玉包港强行登陆,在当地党政军民的配合下,以牺牲212名战士的代价,赢得登陆作战的胜利,为主力军渡海登陆解放海南提供有利条件。
  
楼主Sijidehuiyin 时间:2010-04-25 21:58:00
  解放海南玉包港分散登陆 百名壮士雷公岛丧生
  
  文化中国-中国网 culture.china.com.cn  时间: 2010-04-19 13:55  责任编辑: 钟明
  
  
  我军在火力掩护下,向玉包港登陆。 苏晓杰 翻拍
  4月17日上午,斜风细雨,春寒料峭。海南日报和南海网记者一行6 人,在澄迈县党史研究室副主任邓日光的带领下,驱车来到该县桥头镇玉包港北段的林诗湾,那里的最高处立着一座由马白山将军题写的“玉包港登陆作战纪念碑 ”,纪念碑的正前方便是波涛汹涌的大海,记者想看看海岸线,于是穿过荆棘丛向下俯视,只见六七米高的崖岸垂直指向泛起白沫的水岸,顿时觉得心惊胆跳。邓日光说:“当年40军的渡海加强团,主要就是从玉包港的这一带登陆,包括这段陡峭的海岸线,此后展开了长达3天之久的激烈血战。”
  木帆船打跑了大兵舰
  让我们再次将时间往后推到60年前。继40军和43军的2个渡海加强营先后在儋州白马井和文昌赤水港成功登陆之后,由40军118师352团的2个营和 353团的1个营组成的加强团,在118师政治部主任刘振华、琼崖纵队副司令员马白山的率领下,于1950年3月26日晚7时,分乘81艘帆船从雷州半岛的灯楼角扬帆起航,计划在临高角以东的海岸线登陆。
  然而,此番渡海并不顺利。据军事科学出版社2007年出版的《海南登陆战》一书记述,加强团的船队行驶1小时后,原先的东北风忽然变成了南风,潮流则自西向东,风和海很快就要平静下来了。刘振华等人被迫降下船帆,摇橹划桨,为了加快速度,战士们甚至用木板和枪托划水前进。
  不久,受大雾天气影响,船队还偏离了原先的航向。27日凌晨3时许,惊险的场面出现了:一艘敌炮艇迎面驶来,加强团九二炮连先行开火,很快海上炮声隆隆,结果敌舰艇被木帆船打跑了。这次短暂的海战,加强团仅有2只木船被击沉。
  临时改向玉包港登陆
  在“玉包港登陆作战纪念碑”旁边,玉包村65岁的放羊老人符朝香告诉记者:“那年我5岁,刚刚开始记事。我记得那天早上,大人们听到海边枪声和炮声响起后,都不让我们这些小孩出门。后来,我还听说之前海边早就埋伏了国民党的士兵,等着登陆的解放军。”
  1950年3月27日早晨,天色慢慢放亮,加强团船队行到玉包港附近海面,此时他们已经偏离预定的登陆点临高角约30海里,刘振华对照地图后,果断做出决定:就近登陆玉包港!
  早上8时,加强团在玉包港正面地段分散登陆,其中352团3营8连2排最勇猛,他们由营长冷利华带领,在林诗湾登陆后,毫不迟疑地攀上六七米高的悬崖,然后猛打猛冲,迫击炮手朱歧芳更是连发24发炮弹,摧毁了那里的敌人碉堡群,使得后来的登陆战友顺利前进和歼敌。
  352团政委邹平光身先士卒,跃身下海,涉水向滩头进攻,大大地鼓舞了士气,很快就占领滩头阵地,向陆地纵深之处挺进。
  百名壮士雷公岛丧生
  玉包港以南,有座雷公岛。玉包村的村民介绍说,那里涨潮时是一个小岛,退潮时就变成一个半岛。60年前,加强团有3艘船在拂晓时在雷公岛登陆,与岛上1 个营的守敌血战了2个昼夜,击毙击伤敌人200多人,但我军也损失惨重,有100多人在战斗中壮烈牺牲,最后只有11人夺船突围。
  40军加强团在远离接应部队的情况下,顽强作战了3天,击溃了国民党琼西守军2个团的阻击,最后于3月29日在美厚地区跟琼崖纵队第一总队和3月6日渡海的40军加强营会师,顺利到达琼西根据地。
  其实,就在加强团在玉包港与敌军开战的时候,琼崖纵队第一总队的3个团和渡海加强营,也在临高角与国民党守军展开了激战,牢牢地牵制住敌人2个师的兵力。否则,加强团的登陆压力恐怕更大,损失也许更重。
  惊涛拍岸,卷起浪花飞溅。历史在人们的记忆中慢慢地被冲刷,被淡忘,因此,常常回顾过去,温习往事,以期铭记前辈付出的血与汗,似乎就显得非常必要。
  
楼主Sijidehuiyin 时间:2010-04-25 22:13:00
  六十年后,我们闲逛在去桥头林诗港的路上。

有一支部队,在海南岛解放六十年后重新在林诗角登陆。





路边的南瓜。





作者:么老 时间:2010-04-25 22:25:00
  好贴!
  
  请问以上地图从哪找到的?想了解了解家乡地图。
楼主Sijidehuiyin 时间:2010-04-25 22:27:00
  回么老,澄迈县地图,机关各单位都有悬挂的。
楼主Sijidehuiyin 时间:2010-04-25 22:40:00
  再去林诗港的路上,这个村子的风景紧紧地吸引了我,一片红色的日本南瓜地前,一头水牛,几棵椰子,几栋瓦屋。笼罩在烟雾和毛毛细雨中,有如梦中江南。



仙人掌花,海边常见的植物花朵。







楼主Sijidehuiyin 时间:2010-04-25 22:47:00
  林诗角一瞥。









楼主Sijidehuiyin 时间:2010-04-25 22:57:00
  ……









楼主Sijidehuiyin 时间:2010-04-25 23:16:00
  在林诗角登陆的南方电网。





有雾或小雨的天气,电线上发出骇人的噼噼啪啪声。





楼主Sijidehuiyin 时间:2010-04-25 23:25:00
  自从这条海底电缆在林诗岛登陆成功,南方电网在海南的收入首次突破100亿元。而且,海南全省的电压稳定了,用不完的电可以通过这里输往大陆。



回金江的路上,遇见这位兄弟正把收购上来的鱼货运往临高。



问这条鱼叫什么鱼,答:不知,多少钱一斤?答:十块。





作者:KK爷爷 时间:2010-04-26 00:49:00
  那个我买了,,
作者:家在福山 时间:2010-04-26 08:28:00
  好贴!
    
    请问以上地图从哪找到的?想了解了解家乡地图。
  ——————
  百度地图上输入任何一个村名都可以搜索得到的。
作者:小小指点 时间:2010-04-26 11:09:00
  不错!
作者:么九 时间:2010-04-26 11:12:00
  红色之旅
作者:蓝汗 时间:2010-04-27 07:31:00
  杨思涛到桥头玉包港登陆作战纪念碑进行调研
  [来源:本站 | 作者:王咸瑜 陈帅 | 日期:2010年4月20日 | 浏览28 次] 字体:[大 中 小]
  4月19日下午,县委书记杨思涛在县委常委、人武部县委易正超,县委常委、公安局长王雷,县政府办、建设局、民政局、桥头镇政府等相关部门领导的陪同下,到桥头镇玉包港登陆作战纪念碑调研。
  据了解,1949年12月,毛泽东发起解放海南岛战役命令“四野及四十军以及四十三军准备攻琼崖”继两个先遣营潜渡胜利之后,1950年3月27日,四十军一一八师政治部主任刘振华,琼崖纵队副司令马白山率领一个加强团2973名指战员,分乘81只大小帆船,从雷州半岛灯楼角起航渡琼,在玉包港强行登陆,在当地党政军民配合下,以牺牲212名战士的代价,赢得登陆作战的胜利,为主力渡海登陆解放海南岛提供有利条件。
  杨思涛在调研中指出:澄迈具有悠久的红色革命历史,解放海南最大的战役是在澄迈打的。我县红色旅游资源丰富,盈滨、雷公岛、美合、玉包都是革命根据地,我们要开发成红色旅游资源,相关部门要抓紧时间研究规划建设,玉包港登陆作战纪念碑要征地扩建,从玉包村通往纪念碑的道路要修建水泥,力争在龙水节前完成;其它革命根据地也要调查研究规划建设,把我县红色旅游文化推向新台阶。
  
  
  
  杨思涛的想法与九哥的思路不谋而合。看来,九哥有为官的才。
  
  
作者:u_101899662 时间:2015-05-22 15:28:00
  那个写着毛主席万岁的是什么建筑啊
作者:未来DE星星 时间:2015-05-23 12:20:00
  上了一堂历史课
作者:1990HTTP 时间:2015-05-24 04:43:00
  解放战争胜利了,由于当时很多人都不认识字,所以都回到自己家乡,默默从走农民的日子,尽管过着艰苦的生活,但他们并未向国家索取过什么。而留下来的,后来都当官了,过着很好的日子。


  后来,认识人的,有关系的老兵,都通过关系,弄到了一些生活补助,每个月,每个节日都有些慰问品慰问金。而那些没识人没关系的,没法证明当过兵打过仗的,依然过着艰苦的日子。

  他们用鲜血书写历史
  历史却用墨水涂掉了他们
  他们从卫国的战场归来
  却终生未获凯旋
  他们的卑
  是我们的耻
  他们的一无所有
  是因为我们欠债太多…


  据初步统计,全国约有两万名抗战老兵,因为历史的原因,还有很多隐匿乡间,找到他们,给他们送去最后的安慰,已经刻不容缓。关怀的抗战老兵关乎于国家,更关乎于我们每一个人。
  让我们一起出发,别让中华的“脊梁”在漠视中绝望离世!唤醒我们整个民族的血性,并再次喷涌,生生不息!
  我们的活动不关乎政治,也无谓党派,我们只是作为一个中国人,给曾经在祖国危难之际抛头颅、洒热血的英雄们的晚年带去些许安慰,让他们知道我们没有忘记他们!



  
作者:wowowodot 时间:2018-06-18 10:39:22
  今天想对薛岳在海南岛战役中的表现做一总结!第一薛岳在国民党中确实属较能战的一员悍将!他知道在风门岭以及美亭村假如拿不下来国民党有可能全面溃败的可能!在此一关键时刻他指示所有的粤军将领必须全力以赴,但可惜的是此时的粤军将领都有一种厌战的情绪,不是厌战是怕战!最后被击溃!就拿62军说吧,实际上就整体说62军不在韩先楚的下面,另外薛岳明跟军长说他将另派四个团增援,还有空军支援,哪知62军在共军118师的冲击下顿时乱了手脚,此时的粤军一没以往的酣战的本领,都是一些杂牌军货,高级将领想打那些中下级军官都想着投降。这怎么打?一接触就溃败!弄的一接触军部就先期处于前线。成了想打就得先死的境地!不败真是天理不容!
作者:wowowodot 时间:2018-06-18 11:23:59
  薛岳命令62军死守白莲!因为白莲是通往海口的必经之地,一旦白莲失手那整个国民党军队将毫无疑问的处于溃败之地,但62军长刚下了命令死守,前面的部队就一溃败之境地,军部成了前线!哈哈哈。。。就算李宏达有赴死的决心也没了决战胜利的可能!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