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溪,被遗忘的7.7

楼主:zghncyl 时间:2014-07-27 06:05:23 点击:3284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如今之少年,宅家有电视看,有电脑、手机上网,出门有车搭,饿有肯德基啃。本人70后,懵懂少年时,没啥娱乐,到了晚上,哪个村有戏追到那个村,无戏只好在村头巷尾听父辈们讲古。每当某天有关于日本鬼子题材的黑白电影看,第二天村头巷尾的故事会里就会有人说起日本鬼子在瑞溪墟的血腥屠杀,当时听了还没觉得啥,后来到瑞溪墟上小学,还住进了父亲在瑞溪中学日本楼中的宿舍,有时白天和小伙伴们在瑞溪中学后山上的日本鬼子工事遗址那串来串去躲猫猫,晚上在日本鬼子住过的日本楼里独自一人面对昏黄的煤油灯时,胡思乱想起儿时听到的故事,心头狂蹦乱跳,门窗都不敢开。
  据说,当日本鬼子侵略海南时,一开始就对瑞溪墟进行了轰炸,炸弹的落点集中在水井路那口井处。那算是当时瑞溪墟的郊区,所以死伤的人不多,要是再上个几十一百米,那就灭了半个瑞溪墟了。是不是日本鬼子早在侵略之前就打算进驻瑞溪墟,所以手下留情,就不得而知了。水井路那口井就是轰炸后人们把炸弹坑挖深而成的。当时还有一颗假冒伪劣炸弹没炸响,变成了如今那要一个大人才抱得过那般粗的响彻全墟的瑞溪中学报时钟。在那不知还有电铃的年代,每学期中的每天准时的被敲得哐哐响。儿时碰上假期没人上课,我有时还拿石头丢它玩过。
  约一个班的日本鬼子进驻瑞溪墟后,强掳劳工,在现在瑞溪中学运动场北侧那建起了一栋两层楼,还在后山山顶上大修防御工事。据说在后山陡峭的北侧还挖有一条直通南渡江,专门用来丢弃尸体的壕沟,日本鬼子要是看那个劳工不顺眼,就带到这壕沟边杀掉,尸体推到沟里溜进南渡江。小时候在后山上玩,的确有条沟从山顶直通山脚,被日本鬼子故事整得毛骨悚然的我一直认为那就是传说中的日本鬼子杀人沟,从那经过时,一般都是我的最好百米成绩。
  在老人们的嘴里,我了解到日本鬼子驻守瑞溪墟期间,莫名其妙的制造了三次大屠杀,其中两次都是在赶墟人最多时,堵住瑞溪墟那十字型的四个出口,先一处用机关枪往墟里狂扫,当惊慌失措的人们往其他三个出口狂奔时,正好又撞上了他们的枪口。我老家里加村的陈连转在一次大屠杀中身上挨了一枪,幸亏没中要害,一头栽在出墟回家的路边水田里装死,捱到日本鬼子杀完人散去,才敢爬出来,捡回一条命。有次在我家喝酒,说到大屠杀这事,还撩起衣服让我见识了他身上那无法取出弹头的伤疤。
  还有一次,日本鬼子说是换发良民证什么的,从墟上把人们诱骗到现在位于瑞溪中学运动场西南侧的山沟那。等人们集中好后,突然往第一排的人们脚下开枪,一些人吓得四处逃窜,他们就开枪射杀那些逃窜的人们,那些被吓傻了站在原地动不了的人反而得以幸存了下来。丧心病狂这顶帽子戴在日本鬼子的头上,只能盖住几条毛。后来瑞溪中学在那山沟入口处建有一WC,我小时候无论内急到啥情况,都不敢跑到那解决问题,舍近求远的跑到农信社旁的WC或是粮所旁那WC才能安心解决。
  父辈的故事中还有些日本鬼子的零碎杀人事件,其中有在瑞溪墟上当众把人用五寸钉钉在门板上,丢到南渡江里漂走的;有把给日本鬼子修工事的人杀死后,从瑞溪中学后山上丢进南渡江的。
  除了杀人,日本鬼子还有其他劣迹可循。小时候去西文村后面的山里摘野果吃,发现山里孤零零的住着一户人家,人们就会告诉我那是“日本妓”的家,那时的我就会很正义凛然的鄙视那位“日本妓”,现在才知道海南话里的“日本妓”就是网上那命如黄连般苦的慰安妇。可见日本鬼子到哪,哪就会出现慰安妇。童年的我曾经多次和一位孤零零的慰安妇擦肩而过,当我一个几岁的小屁孩盯住五十多岁的她看时,她都从不敢正视我。国内一些有幸屈辱的活到现在,为数不多的慰安妇终于不再躲避,起诉日本政府,我真为她老人家高兴,尽管胜诉遥遥无期,尽管她老人家也像大多数慰安妇一样已经默默的带着屈辱化为尘土,毕竟,从“日本妓”到“慰安妇”,已是她老人家的一大胜利。
  在日本鬼子的嘴里,琼崖纵队的蔑称是“黑脚鬼”。连鬼子也得称鬼的人,估计是当时最令日本鬼子寝食难安的抗日队伍了。有一天,不知道是不是吃到“黑脚鬼”什么苦头的日本鬼子,气急败坏的冲到里加村。当时我的外曾祖母正带着母亲等几个孙辈在村口外,看到日本鬼子要进村,裹着小脚、走路不便的外祖母赶紧叫孙辈们躲进山里,她老人家不幸落入日本鬼子的魔爪里,被日本鬼子反吊在树上,拿着刺刀在她脖子上划来划去,逼着她说出“黑脚鬼”的下落。老人家被吓得昏了过去,醒来时已是家里床上。估计要不是昏了过去,身上不知要被捅几刀了。
  1945年8月15日,小日本宣布投降,第二天瑞溪人民才得晓此消息。被日本鬼子欺凌了六年多的人们拿起任何可做为武器的东西,冲到日本楼找日本鬼子算账,到了那里却找不到一个日本鬼子,原来深知罪孽深重的日本鬼子早就在15日连夜逃走了!愤怒的人们把复仇的怒火烧在了那些无处可逃的“黑狗兵”(日伪军)等汉奸身上,这些丧家之犬被人们四处追杀。为了验证这些人“黑心肝”,人们把抓到的“黑狗兵”当场开膛剖腹,挖出心肝示众。要是当时瑞溪墟上有一台收音机,让人们当天及时得知小日本投降的消息,那些日本鬼子恐怕连跳南渡江的机会都没有。
  公元2014年7月7日,已过二十来天。那天的瑞溪墟和平日的瑞溪墟应该没啥两样,该赶墟的赶墟,该喝老爸茶的喝老爸茶,日复一日的某日。
  再过几天,农历7月初7,瑞溪墟的人们又要像往年一样,一掷千金,以公期(庙会)的形式欢天喜地的庆祝建墟多少百年了。在南渡江边,募捐了数百万建设资金的新公庙工地也一派如火如荼的景象。公庙落成日,必定是如农历7月初7般热闹非凡,连演几天大戏庆祝。
  再过十几天,公元2014年8月15日,如果没有什么情况,那天也会和公元2014年7月7日没啥两样,该墟的赶墟,该喝老爸茶的喝老爸茶,日复一日的某日,不如农历7月初7那天般精彩,为人们所津津乐道。
  像母亲一样有幸被日本鬼子追赶过的人,至少都70好几岁了。他们有些人,如那已被荡为平地的日本楼,踪迹全无,有些人,如那瑞溪中学里的炸弹钟,顽强的还在那挂着,但岁月的风雨无情的锈蚀,锈迹斑斑,不知哪天再也响不了,日本鬼子在瑞溪的历史,便如那奔流不息的南渡江水,消弭在南海中,了然无痕。
  夕阳如血的某个黄昏,曾经漫步于宛平城城墙下,看到一块块黑色的石头上,刻着日本鬼子某年某日在某地屠杀了多少人,我找寻了好久,没看到一块是和海南有关的。漂泊异乡,早成故乡过客的我,但愿某天客过故乡,可有幸瞥见和宛平城城墙下那石头一样的一块石头。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1990HTTP 时间:2014-07-27 11:53:00
  写得不错!!赞!!


  日本鬼子进村的故事最好听了。
  
作者:天天想你哪 时间:2014-07-27 15:52:00
  如果有中国军队进日本村的故事那才是真的好听!这种事情会有吗?看了看中国政府,一声叹息!这种美梦和中国足球队夺得世界杯冠军的机率一样吧?
  
作者:飘流69 时间:2014-07-28 20:44:00
  楼主70后的,在日本鬼子工事遗址那串来串去躲猫猫,太神奇了吧,怎么我60后的都看不到这些遗址,不过瑞溪中学运动场北侧一栋两层楼倒是有的,
作者:WP612 时间:2014-07-31 21:56:00
  我87届,住日本子楼。
作者:雪真0898 时间:2020-09-18 13:52:26
  你好,你写的瑞溪日本鬼子的故事挺好,可以收录入《瑞溪镇志》,可以联系下我吗?手机微信同号:13807528565,
作者:Emperorpooh 时间:2020-10-18 19:51:04
  @天天想你哪 2014-07-27 15:52:00
  如果有中国军队进日本村的故事那才是真的好听!这种事情会有吗?看了看中国政府,一声叹息!这种美梦和中国足球队夺得世界杯冠军的机率一样吧?
  -----------------------------
  好的不学学坏的?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