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

楼主:不喜欢吃鱼的老猫 时间:2018-05-15 18:36:02 点击:103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纪实散文

  《燕子》

  燕子是一种自由的精灵,也是一种家庭生物,在这个家里,有爸爸和妈妈、几个小宝贝。

  自小就随父母离开了故乡,在邻县的农场干了几十年,建省前便出到海口,一直做到退休,算是个久居他乡的游子。

  前些年,依着父亲的意愿,在老家的旧址翻盖了新房,让他有了浓浓的落叶归根的归属感。

  家,在父亲的心目中是唯一性的,无论走到哪不变的就是家,尽管祖父早已去世,但那个残破不堪旧房子依然是他心中的圣地。

  这一点与我没多少共同点,而在我的心目里父母在哪,家就在哪!我们四个兄弟姐妹分散居住在琼粤两地,谁都想父母过来和自己生活。

  事实上父母也随性的在好几个地方生活,退休多年来,他们的退休工资最初的75%,到现在足额的几千元,可谓是够他们花销。

  我们做子女的不会要他们的钱,他们的钱除了给孙辈封红包外,应该也略有剩余。

  父母在哪,哪就是我们的家,我们也因此常常在兄弟姐妹们家走动,既能够看看父母,又能够串串门,长期以来已成传统。

  近期,母亲新逝,处理完母亲后事,姐妹们为了分散父亲的注意力,带着父亲离开海南,其实在哪个孩子家他都熟悉,以前是母亲煮饭父亲做卫生,如今父亲还是那样,在哪都负责拖地板刷马桶扫庭院,还没完没了的往体育中心参加慢跑,父亲还是那样,一成不变的在他的轨道上运行。双子座成了孤星,但父亲永远都是我们的太阳!

  由于翻建了老房子,特别是退休后,我回澄迈乡下的时间也越来越多,在一次不经意的发现中,屋檐底下多了一个燕子窝,一个新的燕子窝,也不知道是啥时候修建的。

  那次在老家暂住几天,天天都在细心观察,但就是没发现燕子在飞,更没有燕子回窝的现象,难道是一个空窝?

  可这次回到乡下,还没开门,就听到了燕子的呢喃声,抬眼看去,燕窝里有了三个小脑袋,探出头静静的睁着眼看着我这个陌生来客,我感到非常高兴,扬了扬手:

  “大家好,我回来了!”

  进门后才放下行囊,又听到了呢喃声,那可是一种噪叫声,蹑脚蹑手出来,有两只体型差不多大小的燕子出现了,一只在喂食,一只站在窗口不锈钢的窗棂上,显然它也喂过食。

  这就是小燕子的爸爸妈妈!

  小燕子个头已经和爸爸妈妈差不多大小,但没有爸爸妈妈那样的黑白鲜明的毛色,小家伙的羽毛还没有父母那样靓丽,色泽较哑,很容易区分。

  母亲节那天,清晨,我被燕子的叫声唤醒了,这天天气很好,晨曦中,朝阳里,我出到庭院,有很多只燕子在庭院里低飞,或在空中盘旋,一会站在志福叔家的屋顶,一会站在窗棂。在原本有三只小燕子的燕窝里才见到一只小燕子。

  很快,就看到两只毛色艳丽的燕子就飞到燕窝旁,冲着燕窝扑着翅膀,不停地叫着唤着,不停地一左一右变换位置,显然它们就是燕子的爸爸妈妈。

  果然,在父母的鼓励下,窝里的小燕子离开了窝,来个极其漂亮的下坠,再一举飘起,姿势漂亮极了!在它身边,有父母在伴飞,时而在前,时而在后,在村子的上空疾驰而过,犹如一道黑色的幽光在闪动。

  也不知啥时候,那两只现在屋顶上的小燕子又回窝了,父母回来后,轮流把孩子们一一带出窝,不停地伴飞带飞,还不忘在外捕捉昆虫回来喂食。

  最恋家的是孩子,小燕子也如此。只要父母外出觅食,它们就回从屋顶或窗棂飞回窝里。父母喂食有时候是在窝里,有时候是在窗棂上,每次喂食都忘不了催促孩子飞翔,一只老燕有时带着一只小燕子,有时也带两只。

  燕子,把窝修建在农家屋檐底下,所以不怕人类去伤害它们和它们的孩子,所以我就可以从容的在庭院里观察它们的出出入入,观察它们的举动,它们竟然对我的存在不加以理会。

  我连续三天,都在细细的观察屋檐下的燕子,给我的感触很深,直到我离开故乡的老家,窗棂上还停着两只小燕子,屋顶上也有,窝里没有了,它们在父母的带飞下,时而单飞,时而群飞。

  它们现在还需要父母喂食,需要父母带飞伴飞,但总有一天,它们会加入电线上聚满燕子的燕群里,总有一天要学会独立生活。

  所有的新生命都是建造在父母的关爱之上,生命如此,燕子如此,人类也如此。

  —不吃鱼的老猫

  18年丁巳月书于·海口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泄思悦脑 时间:2018-05-16 17:53:26
  散文写得好。燕子家居,农村里常客,城市尤其大城市看不到了。燕子让人想到家乡,想到父母,它们是思念鸟。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