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雨说海南之 永发赛玉村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9-08-13 09:43:57 点击:14769 回复: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9次 发图:19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9-08-13 09:45:06
  “弘治十一年七月十一初昏,有星自东南流于西北,声响如雷。”

  ——明·正德《琼台志》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9-08-13 09:47:11
  这只是方志里一段普通的天象纪异,但忠诚和他所在的赛玉村村民们却对此兴致盎然。虽未经地质专家鉴定,但那些散落在赛玉沟壑与湿地边的黑色的有着特殊金属光泽的石头被他们称为“雷公屎”(雷公石),据传是陨石撞击后产生的一种天然玻璃熔融物。不少人确信这些“天外来客”能治病防灾,于是很多的雷公石被打磨加工成项链和各种吊坠随身佩戴。忠诚还利用他朋友圈的优势组织了几批户外亲子团队到村里专门捡拾和科普这种玻璃陨石及周边的生态植被系统。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9-08-13 09:48:55
  赛玉村地处澄、定两县的界河龙州河畔,大片的耕地、低矮的山丘和几片漂亮的湿地散落于辖下的七个村庄,还有一条美丽的赛玉河环村而过。在龙州河上游来水少时,村外的河道中会显露出一片沙洲。踏沙、戏水、挖螺(薄壳蚬)或徒步赛玉河与村民一起采摘、用餐等,也是近来忠诚和他的赛玉团队为探索美丽乡村游,代销贫困户农产品而组织的颇受户外青睐的游玩项目。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9-08-13 09:52:04
  牛羊牧于野,鸡鸭栖于园,这原本再平常不过的田园风光,随着城镇一体化的进程,却有如系着红绳倒挂在水果店头的“胶菜”般珍贵。在经年不变的传统耕作和“无所适从”的市场经济间,赛玉最大程度地保证了农副产品的原生态。但人口外流、农业式微、乡村空心化这些农业农村发展的短板也开始显现(或许我去的不是时候,见到的都是老人和孩子),而这也是扶贫攻坚与美丽乡村建设中,作为肩负乡村振兴的驻村工作队的“忠诚们”重点也是急需解决的问题。所幸,我从这位我认识了八、九年的“第一书记”身上已看到他迈出的坚实的第一步。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9-08-13 09:54:05
  在赛玉村村委会办公室的墙上我又看到了熟悉的“令德维垂佑”的字名派序,想着经过长岭赛玉时的曾氏宗祠和那些友善的村民,不由得在历史和地缘文化里的那些巧合中浮想翩翩。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9-08-13 09:58:28
  据《嘉庆澄迈县志》秩官志中记述,“曾传,福建莆田人。官居千户。于琼被贼乱,率义兵攻之,用立籍于琼。”曾传的儿子丘林世袭千户,落籍(永发)岭头村,后裔瓜瓞绵延不断的繁衍生息于历史上曾为曾口县故地的博罗博汆、后坡、南文、参军、赛玉、长福、加乐岭等地。曾口,唐贞观十三年琼州府析琼山、澄迈地域建置,两立两废,历时115年最终并入澄迈。史料中言语不详的曾口或为交通隘口之意(大致在海仔河、南渡江、龙州河三合之地),但到明清两代随着永发(含瑞溪)十数个曾姓村庄的不断崛起,人财兴旺,历史上的不审其义的曾口和显赫一时的曾家终究还是在永发“名副其实”了一回,于是官府在编图造册时有曾家东都、曾家西都、曾家东西都这样能充分体现澄迈曾姓这一名门望族的地名也便不奇怪了。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9-08-13 10:01:37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9-08-13 10:02:28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