崖州民歌的艺术魅力

楼主:聚宝金银岛 时间:2015-04-29 10:37:21 点击:24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崖州民歌的艺术魅力

  在海南岛的古崖州地区,主要是在三亚、乐东等地沿海一带,流行着一种以当地乡土方言咏唱的民间歌谣,人们将它称为崖州民歌。崖州民歌千百年来为人们所喜闻乐见,历久弥新,究其原因是因为这种民歌自身蕴藏着不可小视的艺术魅力。
  呈现在世人面前的崖州民歌,一般有四种模式,即短歌、长歌、长篇叙事歌、对唱歌等,其中,短歌是崖州民歌的基本样式。正因为此,短歌在民间流传很广,精品佳句极多。短歌一般一首四句,一句七言,很像唐代七言律诗,种种迹象表明,崖州民歌中的短歌深受唐诗的影响,烙有唐诗宋词的印记。故有观点认为,崖州民歌即俗化的诗歌。它的产生应是当地百姓丰富、深刻的生产、生活体验及岛外文化介入共同作用的结果。“不是哥愿侬也愿,定定做成线与针,哥且做针侬做线,针过千层线都跟”。这是一首咏唱爱情的崖州民歌, 歌颂男女爱情的纯洁美好,最具特色的是该歌采用了形象生动的比喻——哥做针,侬做线 ,针过千层线都跟。那种至死不俞生死相随的意境跃然歌中。针与线以及用针线缝衣制衣,这是民间老百姓再熟悉不过的事情,作者运用这些通俗的意象来表达高深莫测的爱情,让男女老少一听就懂,心灵产生共鸣,从而赋予这首民歌历久不衰的艺术生命。“观音担土填沧海,娜引嘴提扁担败,担到半路扁担折,两粪箕土山两个。”崖州民歌中的这首短歌,流传久远,说的是现在海边的两座山是怎样形成的——观音担土填海,是谁说了些不吉利的话,因此挑土的扁担从中间折断,扁担两边的两粪箕土就形成了现在的这两座山。该歌想象大胆,颇有传统文学中寓言作品的意味。歌中大量的名词动词数词量词的高密度使用,使该歌充满了跃动的质感,让人百读不厌。如果说这些都是前人创作的作品,那么让我们来看看生活在今天的人们创作的作品。“今晖来得阿伯见,锦上今夜定花添,愿阿伯自路下去,返老还童回青年”。这是创作于现在的崖州民歌,作者为一位盲人农民,歌作者有一天在一镇上的小酒店里遇到了歌中的“阿伯”,他看不见但听得出,当他知道站在面前的是“阿伯”时,随口而出,即兴成歌,令在场的人拍手叫好。这首歌条理清楚,一气呵成,歌中成功使用锦上添花,返老还童两个现代汉语成语,为了押韵,作者将“锦上添花”拆开重组,收到良好的表达效果。作者运用朴素的语言,真挚的感情,表达了但愿阿伯身体健康返老顽童“回青年”的美好祝愿,让人称道喊好。
  在古崖州民间,民歌的听者和作者都是广泛的群体。这成为当地文化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正因为此,在当地民间,事事、人人、物物均可入歌成歌。翻开歌册,放天灯、建新房有歌,寻人问事有歌,骂人轻浮高傲有歌,谈婚论嫁、调情逗笑、教子做人有歌,如此种种,不胜枚举。因此,因歌生成许多民间故事。而对最广泛的崖州百姓来说,崖州民歌带给人们的最大作用是民歌道出了一个理,说出了一个情,让人感悟,让人受启迪,同时,有时民歌能幽生活一默,让人开怀一笑。“远远移来到近近,近近移到妹身边,刘备过江不因乜,只因东吴孙夫人”。这是一首男女逗笑调情的民歌,男子由远移到近,再由近挪到姑娘的身边,为的是什么呢?不为什么,就如刘备过江去是因为心中思念着自己在东吴的孙夫人一样。说白了,就是想跟你拉关系,发展感情,找老婆。试想,在一个男女聚集的场合,来这样一首文情并茂、情理相融的歌,还会有那些尴尬,冷场吗?应该是不会的。相反,它将可能给人们带来快乐,拉近人们之间的距离,让人感受到交往的乐趣。这也许就是人们喜欢民歌的一个原因。由歌而生成的民间故事俯拾皆是,有故事说有一老伯自幼风流,爱说爱闹,虽已八十但性格依然,一日,老伯又以言语挑逗一年青姑娘,姑娘作歌批评他。“伯你今年八十岁,尚欲与人学风花,已见土香与米臭,剩付骨头包番皮。”但老伯爹不愧是老伯爹,那八十年的饭不是白吃的,老伯作歌应和——“人老但是春不满,不死百年都风花,不死百年都拉屎,不死百年都吃饭。”为了证明 “人老但是春不满”的观点,歌者连用三个“不死百年都……”的排比句,以排山倒海之势推出自己的观点。以传统的目光审视,老伯的行为有些不规范,但就在这些歪歪斜斜之中却道出了一个正理——老人也有七情六欲,不能漠视老年人的情感世界。这正是今天的生理学家、社会学家常说的。正因为此,使这歌这故事具有了长青的生命,时至今日,仍为人们津津乐道,给繁忙之余的人们带来一丝半缕的快乐。

  崖州民歌,有时也称土歌,但是有时土歌却不土。我们从著名的《梁生歌》中可看到这样的句子:“山青青,鸟结群飞山难禁;水绿绿,鱼相引游水恶(难,笔者注)拦” ——倘若两心相印,险山恶水又能奈其何。这是多么优美的诗句!这是多么高尚的爱情!这与名著名篇中的名句又有什么两样?抗日战争时期,民间歌手孙恢尧先生创作了一首《抗日救国歌》,整篇洋洋洒洒数千言,现录片段于下——“各位同胞听我告,听我告明国难歌;日本攻打东三省,纵是铁人都断肠。” “ ……杀死同胞多无数,半是姐姨半弟哥……杀死同胞多无数,机关民房放火烧;身尸堆如高山岭,鲜血流成深江河。”一幅日本侵略者屠杀我同胞的惨状呈现在我们的眼前,犹如电影《南京大屠杀》中的画面,为以下号召人们奋起抗日做好铺垫。“大国怎受小国苦,口都不提心早姑;各位欠(应,笔者注)知抚心思,谁肯作人亡国奴。各位同胞赶快起,救国是如救担机(自己,笔者注);团结一致杀倭鬼,召伴起行不可迟。”“……不让敌人占我国,同心起来报此仇。”“追还血债要奋斗,不奋斗没有出路;同仇敌忾杀日寇,收复我神圣领土。”该歌脍炙人口,流传极广,气势恢宏如大江出谷大河入海。在这里这首土歌已变成战斗的号角,决斗的匕首,抗日救国的宣言书——土歌不土! 我们再看下面两首言情崖州民歌:“住在西厢下看月,一心想娘室技花;救得机关有通透,好拆江南一枝梅。” ;“雪中没有人送炭,伤心看黄叶残花;琴不知音弹作乜,候知音人琴才弹。”这哪是什么土歌,分明是优美的诗篇!那气势,那才情,让我仿佛看到在故乡广阔的田野上,生活着一个又一个李白杜甫。
  这就是崖州民歌。它源起于民众之中,连接地气,用心写出来,用口唱或说出去,最后流进人们的心里去。它犹如一枝独特、美丽的鲜花,开放在祖国文艺的百花园,溢彩流芳。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