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方黎村过“山栏节”

楼主:莫晓鸣 时间:2015-12-21 12:04:13 点击:305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在东方黎村过“山栏节”
  莫晓鸣

  我的身影隐现在三十多人的浩荡队伍里。十二月十四日上午,踩着遍地金黄的阳光,采访团来到东方市江边乡白查村,参加黎族同胞一年一度的“山栏节”。同来的大多是海南各家媒体的记者,他们年轻惹目,往往装束出奇制胜。这些落落大方登场的年轻人,手里的摄相机频频闪出光芒,无疑为这座古朴村庄的节日增添了热闹和风采。
  据介绍,“山栏节”是江边乡黎族同胞从古到今一直沿袭的节日,具有浓厚的民族传统,也是江边一带黎村最为隆重的节日。关于“山栏节”的由来,世代相传黎民为了纪念祖先,感激他们的教诲和感念鸡鸣报晓的功德,以表达黎家祈求丰收及对美满生活的向往。江边乡黎族女书记对我说,在黎民的心里,“山栏节”的地位,不亚于汉族的春节。只是我对“鸡鸣报晓的功德”这一句想不通透,转头问旁边一个衣袋上插着钢笔的黎族乡干部,他皱眉想了一会,说因为雄鸡报晓,让黎民们闻鸡鸣而早起劳动,每年才会有好收成,所以雄鸡也便有了功德。听后我一怔,原以为这句话还有更悠久的故事更深刻的内涵。在我们的意念里,雄鸡报晓,鱼翔江河,本是天性。如此说来,这个民族没有疏忽一丝一毫的恩典。
  黎族是一个崇尚歌舞、以手舞足蹈抒发胸臆的民族,这一天当然要载歌载舞。歌舞还没开演,舞台前的广场上早就聚满了从邻近村庄赶来的黎家村民,阳光下,他们每张脸都洋溢着明亮的喜悦。热闹之中,我暗暗打量着许多黝黑的面孔,他们淳朴、简单、善良,与我常遇的城市面孔天壤之别。这时我暗暗想,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些栖居乡野的人们,往往欲念少,高兴多,他们有他们的幸福。
  我座位旁是一位年轻的黎族父亲,一个三四岁的男孩正依偎着他的大腿。他伸手从衣袋里掏出一颗糖果,剥开,递到孩子的口里;一会又剥开一颗,递到孩子的口里。大概是察觉到我正侧目看他,他表情有些羞涩,动作也变得有些僵硬。今天是个阳光炽烈的日子,一大早我就感应天时穿了短袖出门,此时我发觉这位父亲里层穿了旧衬衣,外层是一件崭新的棉质外套,汗珠正从他的脑门上沁出来。我有点纳闷,他为什么不将让自己不断冒汗的外套脱掉呢?后来我隐约明白了,他穿着最新的衣服,来度过这个世代相传的节日,大概也要让自己一年隆重一回吧。
  木质舞台很崭新,很气派,顶端覆盖着修剪整齐的芦草。表演者有舞姿翩翩的东方市艺术团的姑娘小伙,也有身形和动作参差的黎族村民。引我倾心的节目有黎族原生态舞蹈《王者之路》、广场舞《新阿哥阿妹》和《花开的时候你就来看我》,这些节目都是以每个自然村为单位参演。尽管他们的表演粗糙、拘谨,举手投足都带有摘槟榔的动作,挑担和爬山的动作,但看得出他们的舞姿很真诚,很卖力,不专业但力求一丝不苟。在炎炎阳光投射的舞台上,每一个穿着黎族传统服饰的表演者,都被一层裹一层的粗布蓄出一身汗水。多少次我曾在豪华的大剧院观看过惊艳四座的表演,今天,在这座青山环绕的村庄,我被这群率真、热忱的舞者感动得泪水盈眶。
  文艺演出结束后,接着是黎村的传统体育比赛,项目有拔河、拉乌龟、背新娘、双人三腿竞速、挑山栏稻接力赛。尽管这些项目简单、原始,绝对没有什么高难度动作挑战眼球,但赛场还是被喜气洋洋的黎家男女围得人头攒动。这些远离都市的村民好不容易热闹一回,他们当然争先恐后,他们以自己的方式在这块土地上生活,有自己的烦恼,也有自己的兴奋,一辈又一辈。
  我没有挤进人群观看体育比赛,广场四周摆置的黎家特色食品和手工织锦倒是吸引了我,有糍粑、山栏酒,有花纹生动的锦包,还有许多我叫不出名的东西。看管山栏酒摊的是一个年轻漂亮的黎族女孩,神态不妖不媚,许多外来人情不自禁用手机对着她拍照,她始终不躲闪,不愠怒,面带微笑。见状我也动心,连忙掏出手机也对着她拍摄,以存照黎乡美景美酒和美人。拍完后我故意问她,这么多人对着你拍照,你脾气真好,不恼不怒。她仍然微笑着看了我一眼,说你们都是来我们村的客人,我凭什么对你们生气呢?
  临近中午,我们离开了这座村庄。坐在颠簸驶离的中巴车上,我想,这座偏远的村落,如果我再来,可能遥遥无期。好在我手机里存有它的众多相片,脑海里存有黎胞的善良、坚韧、淳朴和真诚。他们的生活尚属落后,但他们的身上却保存了人类最好的品性。

  2015年12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