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逸辉恩师精神永存 作者:黄 文

楼主:十所秦武 时间:2016-07-17 11:17:59 点击:194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朱逸辉恩师精神永存
  黄文

  2016年1月19日,这是一个黑色的日子,一个令我撕心裂肺的日子,也是一个令海南900万父老乡亲永远不能忘记的日子。原因是一位在海内外,尤其是在东南亚一带都享有崇高威望的琼籍学界泰斗殒落了。他就是享年92岁的我的恩师朱逸辉先生。
  自从听到朱逸辉恩师驾鹤西归的消息后,几天来,我的思绪一直翻滚,夜不能寐,脑子里总是想起与他交往的一幕幕情景。1月23日下午时分,我怀着万分沉重和悲痛的心情与东方市民间歌舞协会副会长陈家雄以及东方市孔子学会副秘书长钟腾三人,从东方市人民政府驻地八所一起前往海口。因为1月24日上午十一点钟,恩师的遗体将与所有的亲朋好友在海口市殡仪馆告别。当天是海口市近30年来天气最寒冷的一天,气温下降到6度,但是寒冷的天气也阻挡不住亲朋好友前来对恩师的沉痛哀悼。当天,时钟走到上午十一点整,在一阵阵的哀乐声中,我透过朦胧的泪光,环视四周,发现共有100多人出席恩师的遗体告别仪式,所有的亲朋好友缓缓地绕着他的遗体做最后的告别。
  在恩师的遗体告别仪式上,海南省文联派来了三位要员,他们是:海南省文联办公室主任王芳宁、省文联专职副书记吉家培、省文联调研员苏鹏程。其中,王芳宁主任代表省文联做了发言。王芳宁在讲话中回顾了恩师一生的功绩,充分肯定了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奋斗的一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生,是一位在海内外都声名赫赫的文坛巨星。他的离去,是海南文坛的重大损失。恩师的孩子在告别仪式上也做了答谢。这时,我细细观察,发现恩师是躺在花丛中的,仅送来的花圈就有一百多个,既有单位送来的,又有亲朋好友个人送来的。其中,海南省文联作协党组书记、省文联 张萍,海南省作家协会也送来了花圈。恩师的挽联是:“从戎谱写报国志,秉笔挥洒爱琼情。”横幅是:“沉痛悼念朱逸辉同志”。作为恩师的得意门生,我也送了一个花圈,挽联是:“沉痛悼念朱逸辉老师”,落款是“东方市文联 黄文敬挽”,以此来表达学生的沉痛心情。
  朱逸辉恩师1925年农历7月22日出生于今海南省万宁市万城镇溪口村一个木工世家的家庭。他3岁时,父亲去世,9岁时,母亲病亡。他一生可分为二个时期:第一个时期是从戎报国参加琼崖纵队时期,他曾在琼崖纵队担任过营级党支部书记,亲身经历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为海南的解放做出过自己的贡献。海南解放初期,曾被评为人民功臣,并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三级解放勋章,这是第一个时期;第二个时期是海南解放后至今,在这个时期的初期,他转业到海南的文化系统工作,担任报刊的编辑、记者类的职务。由于勤奋笔耕,1959年时,他与琼籍的吴之同时加入了广东省作协,成为海南岛内最早的两个琼籍省级作家之一。由于他的成绩突出,1974年经海南行政区党委书记冯镜桥的提名,海南行政区党委提拔他任海南行政区文化局副局长,海南行政区文联恢复和海南行政区作家协会成立后,他被选为海南行政区文联副 兼秘书长、海南行政区作协副 ,并主持海南行政区文联、海南行政区作协的日常工作。这时,他感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1988年,海南建省前夕,他又加入了中国作协,成为了一名国家级作家。1991年,恩师66岁办理离职休养手续。2008年,经海南省委组织部批准,他享受地专级待遇。据不完全统计,他一生撰写、合著、译注作品1100万字,是琼籍作家学者中,作品量最多的作家学者。
  时光回放到1999年7月,当时恩师创办海南革命史研究会,该研究会当时创办一个刊物,名叫《海南革命史研究》,时在东方市史志办工作的我。因为投稿的原因,我与朱逸辉先生一来二往后竟发展成为师生关系。自此,我在他的鞭策和鼓励下,创作更加勤奋了,也渐渐地写出了一些上乘之作。从那时起,我与他的来往十分密切,只要我到海口,第一个就到他家,恩师不但教我写作技巧,而且教了我不少做人的道理。他说,不成名之前,要耐得住寂寞,成名之后,要顶得住诱惑。至今,我仍牢记他的教诲,拒绝金钱和美色的诱惑,全力振兴海南文化。十多个春秋以来,我一直过着苦行僧般的生活,全力读书和写作,我今日在文化上有点成绩,与他的教诲是分不开的。恩师生前曾经亲口对我说,做人在世三恩不能忘:其一是父母的养育之恩不能忘,其二是救命之恩不能忘,其三是提携之恩不能忘。至今,时间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多个寒暑,但我一刻都没有忘记过他对我的谆谆教诲,而且必将永远铭记在心,感念在心。
  记得,2005年春节期间,恩师给我打来电话。电话中,他说,他已被评为海南省50个杰出人才之一,要求我给他撰写一篇反映他的报告文学,而且必须在一个月里撰写出来。当时,我是在老家乐东县利国镇接到电话的,通电话后,我来不及多想,就马上从乐东县利国镇赶回八所,当晚就进入写作状态。为了撰写这篇时间紧,任务重的报告文学,家住在二楼的我竟有三天从来不下楼,专心致志地在书房里撰写,好在当时正年轻,血气方刚,有的是精力,经过一个月的勤奋笔耕,这篇3万多字名叫《待到山花烂漫时》的报告文学终于出炉了。后经几次的修改和润色,终于完成了恩师交给我的这项既光荣又艰巨的任务,总算没有辜负他对我的期望。不久,恩师就正儿八经地吸收我为他的弟子了。
  总之,我只要到海口,必去探望他,而且一次都不落,不去探望恩师,我心里本身就不舒服。自从2007年年初起,时年已82岁高龄的恩师就不再动笔了。因而,他从那时起有的是时间,自然,我一到海口,我们就在一起谈天说地了。记得,2007年初冬时节,时任海口市地方志办主任的林明。有一天,我因到海口出差的原因,林明主任获悉我到海口后,竟主动提出邀请我共进晚餐,地点是海口市国府大酒店,出于对恩师的敬重,经林明主任的同意,我也邀请恩师一起出席了宴会,当时正在海口的东方市文学家协会会员汤中花和吉安敏也一起参加了晚宴。2008年初,海南省史志办秘书处处长许达民荣升海南省史志办副主任。有一天,我因到省会海口公干,也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原因,许达民副主任竟提出宴请我,经许达民副主任的同意,我邀请了恩师一起出席宴会,地点是位于海口国兴大道的海鲜第一家酒店。晚宴结束后,许达民副主任还主动用自己的车子送他回家。2008年下半年,有一天,我因到海口出差,经电话联系后,时在海南省交通厅任处长的我在大学时的老师蔡诗明提出邀请我共进晚餐,地点是位于海口市蓝天路的和友酒家。记得当时,我也邀请恩师一起参加了宴会。2010年初,有一天,我因到海南省史志办办事的缘故,晚饭后,我与我的同事一起去探望家住在海口府城的恩师。记得,他见到我后,顿时激动和兴奋起来,主动提出跟随我们到海口市蓝天路4号省工商局办公大楼住宿区一起过夜。经恩师家人的同意,当晚,我也同意了,与他同住一房。当时担任东方市史志办司机的林明雄还责怪我好带时年已85岁高龄的恩师一起出来过夜。这事至今,我仍记忆犹新,如同历历在目,以至于难以忘怀。
  岁月悠悠,时至2014年晚秋时节,我因到海南省文联开会的缘故,当时,正在海口府城疗养院住院的恩师。有一天,在他大媳妇的带路下,我还亲临疗养院探望他,其时,专门护理他的是一位海南定安籍男子。当天,这位定安籍男子推着坐在轮椅上的恩师前来与我见面,遗憾的是他当时已不能说话,但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他是认出了我,这令我兴奋异常。总之,我与他的交往是十分频繁的,而且十分热络,我在这里列举出来的仅是冰山一角。
  抚今追昔,恩师虽然乘风而去了,但他传授知识给我和教我做人的道理,我永世不忘。而今我能告慰他的是,我将永远铭记他的教诲,全力读书和写作,力争写出广大读者喜爱的作品,以此来报答他对我的厚爱和教诲!
  安息吧!朱逸辉恩师。

  2016年4月8日



  黄文简介:
  黄文, 作家、学者。1965年12月生,1984年从中国名校黄流中学考入大学。在大学读书期间,曾任校学生会生活部部长,1987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7年7月今琼州学院中文系毕业。1990年9月至1992年12月,就读中央党校函授学院党政管理本科班毕业。2001年7月1日,被海南电视台在“人物专访”节目中称为“海南革命史琼西部权威”。  2005年6月加入海南省作家协会,2006年3月,获海南省杰出人才专家评审委员会颁发的优秀报告文学奖。2006年6月被海南省作家协会评为全省报告文学创作成就比较突出的作家之一(报告文学全省排名第3位)。至今已在《报告文学》(北京)、《中国史志与档案》(北京)、《人才之歌》(北京)、《历史文化》(河南)、《延安精神》(河南)、《党史天地》(湖北)、《中州今古》(河南)、《今日海南》、《海南日报》、《蓝色的风》等42家刊物上发表文学作品304篇,合100万字。其中,散文随笔160篇,传记文学92篇,纪实文学48篇,小说2篇,序言2篇。另者,还出版、发表学术作品30万字。曾经主持编撰出版166万字的《东方县志》(新华出版社出版)。  现任海南省文联委员、东方市文联 、东方市文学家协会会长和《东方大地》杂志主编。因此,多次获得省主要领导的接见并合影留念。   2015年12月30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假古大王 时间:2016-07-17 17:05:00
  好久没有拜读黄 的大作了, 还是一如既往的延续着他那独特的风格与价值观。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