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二贤列传之三——忠孝节义 刚正勇猛的子路

楼主:十所秦武 时间:2017-02-20 23:16:45 点击:474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七十二贤列传(续)
  秦 武

  第三篇 忠孝节义 刚正勇猛的子路
  子路(公元前542年—公元前480年),姓仲名由,字子路,又字季路。为春秋末期鲁国卞(即今山东泗水县)人。子路小孔子9岁,其入孔门学习时年纪已大,是孔子众多弟子中年龄最大的。但其好学,好学成就了他的功名,因其功名,其最终被后人确认为孔门“十哲之一”与“七十二贤之一”。子路拜孔子为师时年龄已大,但自从他入孔门学习后,就一生恭恭敬敬地追随与保护孔子。他追随着孔子周游列国,即使在颠沛流离中受尽饥寒也无怨无愧。
  打开子路一生的画卷就会知道,子路的一生是轰轰烈烈、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生。从《论语》中收录的孔子对子路的评论和《史记》、《孔子家语》等各种史料对子路的记述可以知道,子路是一个性格刚正勇猛,敢说敢干,忠孝节义,重友信诺,敢于表达不同意见,闻过则喜的人。他事亲至孝,扶弱济贫,藐视权贵,政绩突出。他即是个政才,又是个勇将,在治国理政与带兵作战上都有着很杰出的成就。这些,都获得了孔子的肯定。可惜,他最后是死于卫国的一场君位争夺的内乱中。然而令后人无比尊崇的是,他以63岁高龄之躯,仍为捍卫忠义而英勇赴难。那场战争在史册上的描述异常壮烈,从他在那场战争中的言行举止表现,可以看到中华民族本有的精忠义勇和贵族气质。因此,他虽死犹荣,并彪炳千古。

  一、事亲至孝
  子路出身贫寒,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由于生下他时双亲已老,这样在他还没成人时,年老体弱的父母就没有了劳动能力,因此家庭的生活重担早早地就交给了年纪尚小的子路。年纪尚小的孩子能种得什么好庄稼?因此小子路是常年地上山采来野菜混着粗粮吃,就这样过着穷日子的。然而这样不行,子路自己能过穷日子,可是他有孝心,他的孝心让他觉得不能让双亲跟着他吃这些粗粮野菜度日。于是在双亲想吃米饭时,小子路就徙步翻越几座大山行走了百几里的山路,去跟亲戚借回一袋米,然后又背着一袋米翻山越岭地回家煮给双亲吃。看着双亲美滋滋地吃上这香喷喷的米饭,小子路把这一路上的辛苦都忘记了。
  子路的这孝行还表现在双亲过世后仍常常怀念。据《孔子家语·致思篇》中记载,子路的双亲去世后,他就出仕了,并且还做了大官。做了官后的他有一次奉命出使楚国,当时他的随从有车马百乘,一路上吃的可是钟鼎玉食。那场面非常豪华。当时的子路虽然坐在重叠的锦被上吃着丰盛可口的食物,可他却非常难过地想念起双亲来,并感叹地说:“即使我想再吃野菜,为父母去背米,也不能再得了。”子路在这里的意思是他现在虽然过着这种前呼后应锦衣玉食的生活,然而他还是很想念很辛苦但有父母在的日子,虽然觉得以前的日子非常辛苦,现在的日子非常富足,但他还是觉得这种生活比不上以前虽然很辛苦但是有父母在的日子好。这就是一种孝心。所以当孔子听到他的这句感叹话时就赞扬他说:“父母在世时你能尽力地侍奉,死后能常思念,这就是很好的孝了!” 
  子路的孝心感动了世人,后来被记录在《二十四孝》的第四位。

  二、子路从师
  从《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中可知,子路在父母去世后,是过着游侠式的生活的。《史记》中这样描述:“子路性鄙,好勇力,志伉直,冠雄鸡,佩豭豚,凌暴孔子。孔子设礼稍诱子路,子路后儒服委质,因门人请为弟子。”
  “冠雄鸡,佩豭豚”,头戴着雄鸡式的帽子,腰上挂着公猪装饰的宝剑。从这些描述中可以看出,子路在入孔门之前是个崇尚勇力性格刚直每天佩带着武器横行街头的鲁莽的“野人”,而且还瞧不起搞文化的孔子并常常欺负孔子。不过子路是个知过就改的人,在《孟子·公孙丑上章》中孟子这样形容子路:“子路,人告之以有过则喜。”既然闻过则喜,说明他肯定是珍上知过就改的人了。就因为他拥有的知过能改的这种性格,所以当孔子稍微用礼乐来引导他时,他就很快地提着礼物通过孔子门生的引荐请求成为孔子的弟子。
  子路去拜孔子为师,他们的第一次交谈也很有戏剧趣味。据《孔子家语》是这样记载的:“子路见孔子,孔子问曰:‘何好?’对曰:‘好长剑。’子曰:‘吾非此之问也,徒谓以子之所能,而加之以学问,岂可及乎?’子路曰:‘学岂有益哉。’子曰:‘夫人君而无谏臣则失正,士而无教友则失听。御狂马不释策,操弓不反檠,木受绳则直,人受谏则圣,受学重问,孰不顺哉?毁仁恶仕,必近于刑。君子不可不学。’子路曰:‘南山有竹,不柔自直,斩而用之,达于犀革。以此言之,何学之有?’子曰:‘栝而羽之,镞而砺之,其入之不亦深乎?’子路拜曰:‘敬而受教。’”从孔子与子路的这段对话中可以看出,这时候的子路虽然拜了孔子为师对孔子的礼乐有一种向往,但对文化学问这种东西他还是不服气的,直到听了孔子的这一翻话,他才“敬而受教。”
  成为孔子学生的子路勤学好问,《论语》中记载有许多他在学习的过程中求问孔子的对话,如《论语·子路篇》载:“子路问政。子曰:‘先之,劳之。’请益。曰:‘无倦。’”也是在本篇中记载着子路到季氏(当时鲁国的权臣)家当总管时,他又问孔子如何执政的问题,孔子教育他说:“先有司,赦小过,举贤才。”得到这些回答他还不满意,还继续追问孔子说:“焉知贤才而举之?”孔子继续教育他说:“举尔所知,尔所不知,人其舍诸?”可见子路非常勤学且好问。也许正因为这样,所以在《论语》中记载着有关他的句子就有41处之多。子路的好学,也使他从一个“野人”转变为一个饱含诗书的文化人,就因为这,孔子夸奖他说:“衣(衣,动词,穿之意)敝緼袍,与衣狐貉者立,而不耻者,其由也与?”(《论语·子罕篇》)孔子这是在夸子路,说他穿着破烂的衣服,站在那些穿着名贵皮大衣者的面前,都不会感到羞耻。子路为什么能有这种境界这种心态?其实孔子这句话中的意思也告诉我们了,孔子的意思就是说,子路当时的学识水平,已经达到了一种境界,子路的这种境界给孔子一种玉树临风鹤立鸡群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只有读书涵养才能出来,即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也。这是子路勤学好问的结果。
  子路从凌辱孔子到拜孔子为师,可见他是佩服孔子的学问的。但他崇拜孔子而不迷信孔子,他向孔子学习是带着批判的思想态度去学习。如也是在《论语·子路篇》中有一段这样的对话:“子路曰:‘卫君待子而为政,子将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正?’”看,在这一段师生对话里,子路反对孔子“为政先正名”的观点,他甚至骂孔子的这种思想“迂”。在《论语·先进篇》中也有这样一段对话:“子路使子羔为费宰。子曰:‘贼夫人之子。’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读书,然后为学?’子曰:‘是故恶夫佞者。’”从这段对话里可以看出,可能是孔子看到子路让一个没有经过学习的小毛头子羔同学去当费地的主政官(费宰就是费地的主政官),于是孔子就骂子路说他这样做会害了费地的百姓的,这时子路就反驳孔子说,那地方有人民又有社稷,难道只有读书了才算得上是学习了吗?从这些对话可以看出,子路对老师的教育是带着批判的思想态度去学习的。
  子路这种学习态度与他的性格,造成了他在许多事上常常顶撞孔子,反对孔子,使得孔子有时候都感到很窘。如在《论语·雍也篇》中记载:“子见南子,子路不悦。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孔子只是去见当时的大美女即卫灵公的那位名声很不好的夫人南子一下,子路就表示他的不高兴,他只是表示一下不高兴,就让孔子感到很窘,马上向天发誓说自己只是去见一下,并没做什么不合礼节的事,如果做了什么不合礼节的事,就遭到老天爷的谴责。子路还有两次阻挡孔子行动的事,都记载在《论语·阳货篇》中。一次是反对与阻挡孔子到占据费地而造反的鲁国大夫公山弗扰那里去当官;一次是反对与阻挡孔子到占据着中牟而造反的赵国贵族赵简子家臣佛肸那里当官。不过他的这两次反对,当时不得志而郁郁寡欢的孔子都听从了。
  子路虽然常常与孔子抬杠,顶撞孔子,然而对孔子却是死心踏地地追随着,并时时保护着孔子,以至孔子曾跟别人说过这样的两句话,第一句:“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与。”(《论语·公冶长篇》)第二句:“自吾得由(子路),恶言不闻于耳。”(《史记·仲尼弟子列传》)
  三、政治杰出的子路
  前面说到子路既是政才,又是勇将。先来看看子路的政才,他曾几次当过大官员,如:鲁国实际掌权者季氏家族的宰(总管),鲁国费宰,卫国蒲邑大夫,卫国大夫孔悝的邑宰等。在官任上他还做出了很好的政绩,对此,孔子曾经多次地肯定与赞扬他的政治才干。下面来看看记载在《论语》中孔子对子路的评价就知道他那杰出的政才了。
  据《论语·公冶长篇》载:“孟武伯问:‘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问。子曰:‘由也,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也,不知其仁也。’”赋,军政事务也;千乘之国,在当时是个中等诸侯国了。孔子在这里充分肯定了子路的治军才能,是可以治理好一个中等诸侯国的军事事务的。当然了,这种才干用在处理这样国家的政治事务上,当然也是绰绰有余的。又《论语·雍也篇》载:“季康子问:‘仲由(子路)可使从政也与?’子曰:‘由也果,于从政乎何有?’”这里,孔子很肯定地对鲁国权臣季康子说,子路做事果断,他搞政治有什么难的?又据《韩诗外传·卷六》载:“子路治蒲三年,孔子过之,入境而善之。曰:‘由恭敬以信矣。’入邑,曰:‘善哉!由忠信以宽矣。’至庭,曰:‘善哉!由明察以断矣。’子贡执辔而问曰:‘夫子未见由而三称善,可得闻乎?’孔子曰:‘入其境,田畴甚易,草莱甚辟,此恭敬以信,故民尽力。入其邑,墉屋甚尊,树木甚茂,此忠信以宽,其民不偷。入其庭,甚闲,此明察以断,故民不扰也。’”这段史料讲的是子路在卫国当蒲邑大夫治理蒲邑时,只用三年时间就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孔子经过那里看到了这些成绩就对子路连连称善。可以说,子路在政治上的成功,是儒家“学而优则仕”(《论语·子张篇》)的典范。
  子路杰出的政治才能除了跟前面说到的他的好学有关之外,还跟他重诺守信有关。信,是立政根本,孔子对信是非常重视的,他曾在回答子贡问他如何执政时说:“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论语·颜渊篇》)又曾教育他的儿子鲤说:“不学礼,无以立。”(《论语·尧曰篇》)可见这礼是安身立命之本,也是立政之基。能取得人民的信任从而服从于你的领导,首先要讲信。子路正是做到了这一点,孔子曾经赞扬他说:“子路无宿诺。”(《论语·颜渊篇》)“子路有闻,未之能行,唯恐有闻。”(《论语·公冶长篇》)
  好学、守信与正直,成就子路在政治上的杰出才能,正因此,孔子在他的众多弟子中,把子路列在政事科第二名,这根据出在《论语·先进篇》中,其中孔子说:“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政事:冉有,季路(即子路也)。”孔子办学开设德行、言语、政事、文学四科,而孔子认为子路是政事科中的佼佼者。

  四、勇将子路
  子路除了是政才,还是个勇将。有他在,没人敢侮慢孔子。孔子的“堕三都”活动,他参与谋划与指挥战斗,连打了几个胜仗。从《史记》中描述子路“好勇力,志伉直,冠雄鸡,佩豭豚,凌暴孔子”这段话可知,子路本来就是一个崇尚勇力之人。但他又不是那种欺软凌弱、逞勇好斗之徒。他“志伉直”,说明他是个刚直正义、见义勇为、为民请命、扶危济困之士。史料里提到他未入孔门之前“凌暴孔子”,有人由此或许就认为他是个欺负弱者之暴徒,其实不然,孔子并非弱者。史料里称孔子是个“长人”即大汉也,并且他教的“六艺”中的“射”艺,那可是属功夫类专业的。孔子的功夫可是得家传的,想想他父亲的战斗故事就知道了。因此说,他不可能是人们想想的那种弱者。只不过因为他对人谦恭,所以有些“文绉绉”的样子。“赳赳武夫”的子路,在没有接触到文化,不知道文化的重要性,不知道文人是外软内刚的时候,他是看不贯书生们这种“文绉绉”的样子的,所以才会常常地戏弄一下“文绉绉”的孔子。就好像汉高祖刘帮,刚开始时总是爱拿叔孙通的博士帽来当尿壶用一样,这是因为他们看不贯文人“文绉绉”的样子,而不是他们有欺负弱者之意。
  再从子路未入门之前“凌暴孔子”,到后来死地踏地地追随与保护孔子这一历史转变过程来看,可以知道他们师生俩真的是不打不相识的一对。与孔子相识,又因孔子出名,这也可以说子路是因勇力出名。可惜,他也是因勇力而死,因为他的是刚勇,这刚勇里缺少了一点阴谋。孔子早就预见他会死于他的刚勇,如在《论语·先进篇》中有这样一句话:“闵子侍侧,訚訚如也;子路,行行如也;冉有、子贡,侃侃如也。子乐。‘若由也,不得其死然。’”“行行,即刚强亢直的样子”,在这种师生们悠闲的时刻,子路还表现得那样刚强亢直,孔子看到这样子,就肯定子路一定会不得好死。
  孔子对子路的这种刚勇很担心,认为这种刚勇会给他自己带来杀身之祸,因此常常教育他要有阴(谋)勇,如他曾教育子路说:“暴虎冯河,死而无悔者,吾不与也。必也临事而惧,好谋而成者也。”(《论语·述而篇》)暴虎冯河,指做事鲁莽冒险,有勇无谋。孔子教育子路临大事要“好谋”,因为事先谋方可成功。可惜,子路虽然受到了孔子文化思想的洗礼,但仍无法完全洗去这与生俱来的野性之勇,这就决定他无法避免孔子所预见的“不得其死然”。
  果然,周敬王四十年(公元前480年),卫国发生父子争王位的内乱,子路为救其主卫出公姬辄,明知道国内已大乱很危险,可年已63岁的他偏要为了维护大义而英勇地赶赴内乱现场。战斗中因为还要遵守“君子死,冠不免”的贵族精神,在系结被敌人打断的冠缨的过程中,被敌人偷袭砍成肉泥,上演了一出悲壮的精忠卫主、舍生取义之故事。
  子路死后,其忠孝节义、重友信诺、刚直勇为、扶危济困的精神得到了世人的颂扬,因此得到了历史统治者的追封,唐玄宗时尊封为“卫侯”,宋真宗时又加封为“河内公”,到宋度宗时又尊为“卫公”,到明时,改称为“先贤仲子”。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甜甜圈唤 时间:2017-02-22 15:06:00
  孔子批子路
楼主十所秦武 时间:2017-02-22 17:49:00
  @甜甜圈唤 2017-02-22 15:06:00
  孔子批子路
  -----------------------------
  子路常常跟老师抬扛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