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 亲——城市笔记之103

楼主:莫晓鸣 时间:2017-04-20 17:59:00 点击:100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清明刚过,海口的夜晚已像夏夜。街上的行人已穿起短袖薄衫和招摇的裙子,尤其是年轻的女人都过份将街道当成舞台。这些以各自的特征装点着夜色的女人,纷纷成为我们今晚喝茶聊天的话题,在座的五人时不时哈哈大笑,彼此心照神会,过足嘴瘾者的表情都格外舒坦。
  转眼已是午夜,我们意犹未尽地走出茶馆,门外却是不大不小的淅沥雨声。另外四人与我拍肩告别,用手挡头摇摇晃晃冲进雨里,分别钻进两辆车走了。我独自一人站在街边走廊,满眼雨水,雨夜将一座湿淋淋的城市呈现在我的眼前,繁华尽失,连路灯都有种气息恹恹的模样。我抬头看黑暗里的夜空,雨丝纷纷斜斜,忽东忽西。我正犹豫着是否在走廊避雨,不远处一个看守单车的中年女人看着我,她静候着收停车费,随时准备用毛巾将我电单车坐垫上的水珠抹干净。
  见我暂时没有走的意思,她便又重新坐回椅子上。她正玩着手机,里面应该播放着什么热闹的视频,不断传出吵吵嚷嚷的声音,她目光痴迷很享受的样子,面带淡淡的微笑。
  “大姐,你一般晚上看车到多少点钟?”我迟疑了一会,边问边走近她,职业习惯使我对她的工作产生好奇。
  她抬头看看我,立即将架在一只矮凳上的双脚放了下来,轻声回答说:“我不像你们上下班那样有个准时,一般一两点吧。”
  “那你每天回家都是凌晨了。”
  “是啊,不能早回家也是没办法。我家远,住在秀英区,每夜回家洗完澡都三四点钟了。”她满口海南腔普通话,连语调也是海南式。
  “还有人和你轮班吗?”
  “一个人看车一个月都挣不到两三千块,哪能两个人轮班。我每天早上八点多就到这里了,看完白天就接着看夜里。”
  听后我默然,算算她一天都睡不了几个小时。她座椅旁的一只红色袋子很惹眼,借着灰蒙的灯光,从敞口能看到两只静卧的饭盒。我明白了,她一早就带来了午饭和晚饭。
  夜更深了,有点冷,我抬头望望深不见底的夜空,雨丝似乎更粗了,如乱箭纷纷从天而降,密密麻麻。断断续续有大车小车湿淋淋地穿雨而过,溅起的水珠不管不顾,肆无忌惮。这时夜困让我连打哈欠,我交了两元停车费,骑上自己的电单车,在蒙头盖脸的雨水里一门心思回家。
  大约十天后的一个夜晚,我又来这家茶馆喝茶,只是与我喝茶的人换了面孔。这是一个写诗的朋友,披着长发和蓄着胡须,着装随意而夸张。他在抑扬顿挫里比划着白皙细长的手指,毫不客气地批评我活得太世俗,市井味太浓,然后和盘托出他自己的诗意人生,说得我连连点头,满怀惭愧。他整理衣装目光凌厉地与我走出茶馆时,又是一个深宵。我们在夜色里握手作别,他还意味深长地拍了拍我的肩膀,似乎暗示我好自为之,前路迢遥,他已尽了一个朋友的告诫责任。
  夜气浓重的城市,喧嚣渐息,被露水湿润和微风吹拂,显得格外清新。我从包里掏出锁匙,正要去打开我的电单车,忽然听到不远处的一根廊柱旁爆出一声呵斥:“谁让你在这里陪我了?明天早上你还要不要上学?两个人一起熬夜看这几辆车,你不觉得亏么!”
  我顺着声音望去,是那个看单车的女人。她正在教训一个初中生模样的男孩,后者大概是她的儿子。
  “你不让我干这份工,我这样水平又能找什么工作?是去当经理还是去当处长?如果我不做了,以后谁来供你读书?你那个酒鬼父亲能指望得上?他除了喝酒打麻将,还会什么!”女人的咆哮仍在继续,高分贝的音量大概要将深夜震出几道裂痕。
  “他好吃懒做,又不管你,你怎么不跟他离婚?”这时坐在一团暗影里,身子正靠着廊柱的男孩怯怯地发声。比起母亲,他应该性格温和。
  或许是触碰到了女人的痛点,只见她低头沉默了一会,然后伸手指戳了一下儿子的脑袋,声音降低但略带沙哑地说:“你的书都读到哪里去了?这是做儿子该说的话吗!现在累日累夜我不怕,最怕你长大后,也跟你父亲一个样!”
  夜色一如既往地安祥,一阵阵流动的微风里几乎能闻到海水的气息。在夜风的吹拂下,这座喧闹了一天的城市疲惫入眠了。我径直走过去,掏出两块钱递到女人的手里。这对母子在沉默,似乎在无声对峙,朦胧的淡光里我看不清俩人的表情。

  2017年4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十所秦武 时间:2017-04-20 21:28:00
  母爱、、、、、、、、、、、、、、
楼主莫晓鸣 时间:2017-04-29 01:02:00
  握手。
作者:南方的忧郁2016 时间:2017-05-02 08:47:00
  拜读。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