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 场——城市笔记之106

楼主:莫晓鸣 时间:2017-09-18 19:00:20 点击:131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早起来,我惺忪的睡眼还没有得到舒展,窗帘也没有及时打开,手机里便收到一条信息:莫兄弟,求赞助,我要给猫动手术。我笑笑,并不打算理会,以为这是发信息者在开玩笑。现代生活使人变异,太多人活出支离破碎的性格,为了排解压力而派生出的种种无聊言行,已成见多不怪,我不想带着偏见去回应。
  临近中午,这条信息又发过来,我不得不重视起信息的主人。这位仁兄姓周,父母出于常情,希望他堂堂正正做人,名取单个“正”字。周正是多年的朋友了,他父亲原是海口一位实权在握的处长,子借父荫,我早期的印象里他一直养尊处优。五年前,他父亲因车祸亡故,从此一蹶不振的情绪渐渐地缠上他,导致他脸上的自命不凡换成了一种遥想远方的神情——双眉紧蹙、嘴唇微张、眼神空茫。
  我忙打电话问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的回答简单明了:养了一只母猫,刚生了四只猫崽,这只功不可没的母猫如今生病了,不吃不喝,预备给母猫动手术。家里的钱早就归妻子管,那是个将钱袋捂得滴水不漏的女人,实在指望不上。而他的大笔资金别人正欠着,一时手头周转不灵。我对他的话半信半疑。这些年他染上赌博的恶习,鏖战不分昼夜,父亲在世的时候,麻将桌上他十赌九赢;父亲离世后,他几乎逢赌必输。父亲的离场,使附在他身上的许多东西也纷纷离场。
  彼此交往过的人都知道,周正原是个骄傲的人,我不想驳他的面子,立即从手机上给他转去五百元,并附去祝他的爱猫早日康复的话语。窗外是晌午炽烈的阳光,时序已进入九月,看来海南的炎热并不为立秋的莅临所动。
  这时我陷入往事的深渊,白晃晃的阳光里竟浮动着他的面孔,不是一张,而是不同时期的许多张。许多张面孔拼出了一张人生无常图,镌刻着岁月的痕迹和命运的暗示。他是比我高一届的中文系师兄,傍晚的夕辉里,我和他常在宽阔的大学操场散步,夕阳将两个血性少年的身影缩短又拉长。他张口略萨,闭口卡尔维诺,常常骇得我小心翼翼谨言慎语。那时我们都狂热爱着文学,读写不懈,他的阅读量大,视野宽,时不时说出一些我陌生的名字和文学流派。大学毕业那年夏天,他从西藏挎着旅行包回到家里,父亲马上让他在海口有一份好工作和过上舒适的生活。当我骑着单车灰头土脸在海口穿街串巷的时候,他已开上了小汽车,喜欢时不时按响嘹亮的喇叭,一身名牌的装扮非常扎眼。
  大学刚毕业那几年,他曾开车接我去吃了好几次饭,但每次都是他大声大气抢着买单,后来我便不再赴他的饭局。那时我们仍谈论着文学,在冷漠而喧闹的尘世,我人微言轻,文学是一抹足以让我追逐之光,即便遥远而微弱。但后来有一天他说正在专心致志读炒股的书,听后我便羞于自己的顽固不化,无法与时俱进。从那天起,我们再不将文学作为话题,但是一旦失去文学这条纽带,我发觉与他竟是两个不同境域的人,这也是我往后的日子与他渐行渐远的原因。
  三个月前,在海口的一个“人与动物共享世界”的动物保护大会上,我与周正不期而遇。他的鼻梁上刻意多了一副墨镜,仍是让我看出他的惊讶表情——他当然想不到会在这种场合碰见我。我与他握手时稍稍使了劲,表达我的激动,我与他快两年不见了。会后已是中午,他为主办方没有安排午餐而忿忿不平,我忙说可以请他吃午饭,附近就有一家不错的饭店。大概因为没有预备午餐,一路上他竟对这个群情激昂的大会喋喋不休。
  这是一家普通的海南鸡饭店,但味道正,他喜欢吃鸡肉,我这种选择完全出于投其所好。即便我不明说,他鼻梁上的墨镜一直让我很不自在。
  我俩碰杯,再碰杯,哪怕他低头手口并用扯着一只鸡腿,他还是没有将一抖一抖的墨镜摘下来,似乎不愿意让我看到现在的真面目。我劝他以后少打麻将,一旦将娱乐变成赌博,便是将生活和日子押在牌桌上了。他顺手抽出一张纸巾擦擦油腻的嘴唇,摇了摇头说早就不打了,妻子管财政,国家的银根紧缩政策早就被她淋漓尽致地应用到他的身上。说完,他不禁为自己的幽默先笑了起来。
  时代的日新月异令人目眩,快两年不见了,我与他都不清楚彼此身上究竟发生了哪些变化。正当我寻思着找话题的时候,他却一脸严肃地对我说,自己不愿一直做个游手好闲的人,想重拾文学梦,不知是否来得及?此话颇令我惊讶,虽然我看不见他的眼睛,猜得出这时他正眼巴巴地望着我,等待我雪中送炭的答案。但是我以切身经历直言相告,写作从来都是一项漫长的苦役,在当今这个享乐至上的时代,黄卷青灯,长夜孤坐,这种苦役就显得更加清苦,你既然离场了就不必要再回头。他大概是对我的回答很失望,竟怔怔地坐在饭桌前一言不发,脸上的肌肉也倏时变得僵硬,即便回应我的举杯,已变成一种随意抬手的敷衍。
  接下来的日子,我和他又是好长时间没有联系。因为看多了人生沉浮,我的生活越来越不需要太多的人声参与,如今我学会对人对事做减法了,热热闹闹粉墨登场成了别人的事。我竟然发觉自己是以另一种恣态,不断地让自己一一离场,以期少一些生活在别处的感觉,少一些与长夜相峙的时刻。

  2017年9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