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元宵,我去陵水过!

楼主:花为叶落 时间:2013-02-24 14:48:52 点击:3693 回复:2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今天从海口出发,去陵水。此刻的海口,阴冷的小雨,淅淅沥沥,飘在冷风中,落在人心里。不知道陵水此刻是否有暖阳高照呢?
  
  我们的车,出发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0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花为叶落 时间:2013-02-24 17:11:00
  到达陵水县城。天边漂移着一片片青云,二十几度的气温没有海口那么清冷,单衣加外套足矣。这样乍暖还寒的感觉,仿佛是春意盎然时分。小城干净整齐清丽,恰如想象中的小家碧玉,道路两旁的大红灯笼在这略显阴沉的天气里,分外醒目,这色彩,沾染了年的喜庆和红火,把这座城装扮成如出阁的新娘。

  
作者:终于吃上肉了 时间:2013-02-24 17:28:00
  陵水欢迎您!
  
楼主花为叶落 时间:2013-02-24 17:30:00
  如今的春节、元宵里,人们的物质越来越丰富,生活越来越富足,可是传统的年味似乎淡了一些。有时候我们甚至会怀念儿时那些穿新衣、吃年饭的简单快乐,而今是很难再找到那些时代里的新鲜和期盼、热烈和喜悦。

  

  据朋友说,在陵水,还保留着比较传统热闹的元宵节事,值得来看看。而我对这里的感觉也因为一篇文章而清晰和温暖了起来。
楼主花为叶落 时间:2013-02-24 17:40:00
  陵水文协的作家邓小宁在《春节:一个时代的符号》里,回顾了从解放初到现在六十多年,陵水春节习俗的演变和变化,从中我们依稀可以找寻到一些旧日的“年”的印象,尤其是特殊年代的一些社会风貌和习俗,在今天的我们看来甚至是不可思议的。但却是我们老一辈人亲身经历的。

  50年代的春节,作者总结为“无奈与企盼”,“那时物质是贫乏的,但是精神是富有的,美好的明天触手可及。”

  “50年代初的过年风俗几乎完全延续老传统,刚解放没多久,对于吃惯了苦的陵水人来说,一年之中,春节这段时间是最重要,也是最有意义的。大家都盼着过年,把最好的粮食也攒到过年吃。人们利用有限的资源过物资有限的春节,大部分习俗都从简,繁锁的礼节减少了,移风易俗蔚然成风。

  大年三十,吃完年夜饭后,便是陵水传统的年俗——“送穷”,即把家里不要的废弃物品,一些不能再使用的簸箕和旧的扫帚,搬到一些比较偏僻的地方,点燃香烛后,放一把火烧掉,然后口中念念有词:那些瞎眼凸肚的、头塞目鼓的、拐脚断手的、鳏公寡婆的……都统统坐上这簸箕船,飘扬过海去呼!当火把这些东西烧掉后,表示把贫穷的不好的送走了,来年便会过得更好。

  大年初一,小孩们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拿槟榔给家里悬挂的毛 画像拜早年,然后再给父母长辈捧上槟榔,双膝跪地,说:恭喜发财。长辈一般双手接到槟榔后会回一句“钱银刨刨来!”(按照我的理解,“刨”在这里是形容词,木匠使用刨子刨木时,木屑一片一片的翻滚出来,陵水话“刨”形容赚钱跟刨木一样又多又快)然后全家人吃斋菜。陵水的人们管大年初一吃斋菜叫作“搬年货”,意即把各种丰富的“年货”全“搬”进肚子里面,老人们给孩子添菜时每添一勺都会念:这是上海的货;这是北京的货。这样念的寓意是把富足地方的“年货”“搬”进肚子内,这一年都会财源广进、生活富足。

  随着50年代末的自由集市开放,虽然流通的货物单调匮缺,但市场上仍能凭票买得到各种简单朴素的年货,如红纸、牲口以及水果等,货物都以农村土特产、农副产品集散为主。当时人们过春节最大的乐趣就是看戏班唱戏,从大年初一晚上开始,县内的草台班子春节时都会下乡去演出,戏班在村里选个空阔地方搭台子,通宵达旦咿呀咿呀的唱琼剧,一连唱七天,不仅仅是本地的草台班子,有时候还从其他市县请其他的班子来联合演唱。那时候《张文秀》、《狗衔金钗》等都是人们喜爱的曲目。

  那时物质是贫乏的,但是精神是富有的,美好的明天触手可及。幸福完全是发自于内心的快乐和富足,精神的力量驱使着一切,幸福与快乐简单又淳朴。”

  
  注:图片来自网络。
楼主花为叶落 时间:2013-02-24 17:43:00
  感谢版主的厚爱和关注!我虽不是陵水人,但也热爱这座城。
楼主花为叶落 时间:2013-02-24 17:46:00
  继续邓小宁的文章,我相信不管事陵水人还是外地人看了都会很有感触。60年代的春节,打上了明显的政治烙印,恐怕不只是陵水,而是中国历史上一段特殊的历史印记。

  “1958年到60年代初,浮夸的“大跃进”运动开展,“人民公社化”风暴骤起,全国普遍建起了以村为单位的集体食堂。

  据老一辈的人口述:当时的人们为了证明自己真的过得好了,给自己强加一种高调的表象化的意念——我很好,我家的土地富足,只要努力劳作,能吃几辈子,等等诸如此类的精神意念凌驾于身体之上,强制性地自我催眠。家里有两个满载的谷仓的,往上报亩产时却说成是二十个满载的谷仓,于是,公社食堂就号召大家放开肚皮,拼命地吃,想将常年来亏空的油水,都一下子吃回来。但粮食产量毕竟有限,渐渐地,原本就已经稀缺的物资几近殆尽。国家又提倡过“革命化的春节”, 当时所有的粮食和年货都要凭票去集体食堂有限量的领取。饥饿、身体的疲累和因炼钢而缩短的闲暇时间,使大多数人没有过春节的心思,集体化的生活也使他们无法积累过春节的多余物资。

  60年代传统的春节习俗遭受到强烈的政治与意识形态的冲击,各生产队的大街小巷都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家家户户贴上新春联,挂起毛 像,大街上吊挂着五颜六色的标语。当时对联年画的内容多数是称颂人民公社、大跃进的。大人们无论穿什么样的衣服,胸前照例是缀着像章的,被太阳一照,明晃晃的煞是刺眼。

  这一时期最大的特征是政治气氛非常紧张,人人自危。祭祖和敬神受到禁止,很多人放弃了祭祖敬神的活动。但尚未严格禁止的地区仍有村民偷偷进行一些仪式。据县烟草专卖局旁稀饭店的老丰叔回忆说,那时候祭祖的香烛都没得卖了,他便买来一圈圈的蚊香用小木棍撑着当香点,当时好多人都这么做。

  大年初一“搬年货”后,按照以前,换上新衣服挨家挨户拜年走访亲戚的时候,可是在60年代,人都吃不饱,什么串门拜年大部分都免除了,生怕从哪里沾回点不是,或给别家带去不便。孩子们吃完父母平时藏着掖着留作过年用的一点斋菜后,就到山上找些野果填腹,就是过年的快乐了。

  当时的年乐,《张文秀》不唱了,戏班改唱“琼花”改唱“红色娘子军”,反复地唱红色旋律的戏,跳“脖子冲南脸冲北”的“忠字舞”……反反复复强往人们眼里、耳朵里、脑子里灌输,人们也紧跟形式,开口则是“语录”,登台便是“革命样板戏”,到处是一片又一片的红色。新中国成立时,电影业蓬勃发展,春节时乡下都会有游动电影车拉开布幕,连续放几个晚上的放电影,什么《冰上姐妹》、《五朵金花》、《青春之歌》都是当时的经典,孩子们第一次看见布幕上能走路能说话的人们,甭提多兴奋,都希望自己长大了能当一个检票员。”

  
  注:图片来自网络
楼主花为叶落 时间:2013-02-24 17:49:00
  那些都是我们这一辈人不敢想象的,但历史也这样走过来了。

  “70年代初,粮食缺乏的困境已经逐渐好转,但仍属于文化大革命时期,那时的春节免不了打上时代的烙印。70年代初的拜年,不需要下跪磕头,在给完槟榔后,敬个礼,说:爸爸同志新年好,妈妈同志新年好。当时,拜年还要看家庭出身、社会成分,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过于冷漠,这种状况一直到70年代末才得到改观。

  打倒“四人帮”是70年代春节习俗发生变化的一个重要转折,在打倒“四人帮”的第一个春节,人们着魔似的喜欢放鞭炮。文娱活动除了传统的琼剧七日唱、题材更为广泛的电影外,一些传统活动如拔河、珍珠球等再次出现,各种游园活动也盛行起来。县政府开始在春节期间组织一些游园节目供万民同乐,大人小孩们怀着好奇又兴奋的心情去猜谜语、看灯会,人们如饥似渴地汲取着生活的喜悦。

  “文革”结束后,春节的传统色彩加强了,送灶神、守夜恢复了。年三十夜守夜,人们都会点上一串长长的鞭炮,三十夜晚跨大年初一的那段时间里,各家各户的鞭炮声彻夜噼啪噼啪脆响,煞是热闹。

  大年初一早晨,小孩子们早早穿上新衣服(衣服都是在年前拿布票去百货店买布料回家剪裁,或者拿去缝纫社做成的。)“搬货”,一“搬货”好就急着穿上新衣服手里捏着一包槟榔很神气地出门到处走,碰到长辈们,便可以用槟榔换取压岁钱。一般都是两毛、五毛,一块钱是极少有的了,一个春节大概也能收到五六块钱,但最后压岁钱仍然会交回到父母的手中。

  70年代末的年货年饭由贫乏走向丰富。春节前几天,家家户户都会自己做一些“红糖年糕”(海南话叫“甜粑”),红糖和糯米粉合在一起,在锅里不停地煮,边煮边搅绊直至红糖水变成粘稠的糖胶,接着用煮好的糖胶和糯米粉一起搅拌均匀,最后倒入圆形蒸盆里放入锅中蒸约半小时,一个香甜四溢的“红糖年糕”便可出炉了。而“红糖年糕”出炉后那些残余的锅巴,则是孩子们最喜爱的零食。此外年货还有京果和花生糖、芝麻糖等。另外元宵时还会制作“米纸”(陵水话音,一种油炸膨胀糯米饼),嘴角粑(三角形的粑,有馅,用椰子或者冬瓜糖为馅)猪肠粑(像春卷,但比春卷大的一种粑,内馅为椰子丝)等。

  这一阶段,人们感受到的最大喜悦是:终于有了安全、自由、温暖、热闹、团圆感觉的中国人的传统节日。”
楼主花为叶落 时间:2013-02-24 17:52:00
  80年代的春节,我们开始有了一些印象。对我们来说,这时候的年是最有年味的年。

  “80年代初期,社会经济有所起色,意识形态的控制放松了,春节祭祖敬神的活动恢复起来,人们愿意也有能力向祖宗和神灵供奉更丰富的祭品。手头较为宽松的家庭大方地给孩子压岁钱。市场上也开始出现印制的对联,内容以歌颂改革开放、党的政策和美好生活为主。

  陵水人称年前的集市为“发市”,各乡镇的市场,在年前那几天的各种吆喝声中一下子爆发了。卖三鸟(指鸡、鸭、鹅)的、金银香烛的、京果糖糕的、“公仔幅”(年画)的、手写对联的……活跃的市场供人们进行交易买卖,各种百货店、副食店、衣裤店开始出现,粮票、菜票逐渐淡出菜市场,各种食材在市面上均可以买到。人们除了可以花上二十多块钱买个猪头炖着吃,花十几块钱买上几尺布给孩子们做上一身衣服外,还往往花上几块钱买上几挂鞭炮,甚至几个烟花,让孩子们开心开心。人们把辛苦一年的积蓄都掏了出来!把一年的消费能量在这几天内都迸发了出来。

  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后,过春节既有传统习俗又有创新。送“灶君”时可以从市场上买来印有马匹的张贴画,俗称“灶公马”,一共两张,一张红马,一张黄马,红马的马头向右,表示回来,黄马的马头向左,表示出去。黄马是给“灶君”启程用的,在祭供时,摆上京果、花生、槟榔等小吃,烧上几炷香,然后把红色的马贴在土灶上,黄色的烧掉。等到“灶君”回来时,再把红色的揭下来烧掉,因为红马已经把“灶君”接回来了。

  大年初一的“搬年货”,除了自家栽种了一年的“大薯”外,针菇、粉丝、茄子、腐竹等各种素食也都逐渐上桌。吃的东西还须有吉祥寓意,比如茄子(茄,陵水话音里有比别人好的意思,大人们都会不停的给孩子夹茄子,一边夹一边念念有词:多吃茄,茄过人),清炒水芹(“芹”与“勤”谐音,祈望全家在新的一年勤勤劳劳)、长粉丝(寓意过日子细水长流)……

  1983年,春节联欢晚会开始了现场直播,县城上少数买得起电视的家庭可以通过电视观看春节晚会,全家人聚集在一起守着电视看春晚度过年三十。而住在乡下的人们,仍然徜徉在戏班七天唱,以及游动电影车的欢乐中。

  80年代的孩子们过春节最大的乐趣就是自己动手,那时的鞭炮大约是一块钱两三挂,普通农民一般买两三块钱的,烟花较贵很少买。小孩子的零花钱毕竟有限,发市上卖的价廉物美的土炮,糖果炮等就是他们的最爱,孩子们总是聚集在一起,拿自己手头有的炮仗烟花来比拼。或者是在大年初一的早上,早早起来,拣在除夕夜放的“炮车”里的那些没响的“炮仗”,最好是能拣到“炮仗公”,然后边拣边装在裤兜里,等两裤兜装满后,就开始各种玩法。他们把“炮仗”插到石缝内点燃,然后远远跑开等待那声轰鸣;或者把“炮仗”插到还没干透的牛粪中,点燃后赶紧跑,“炮仗”炸响了,牛粪向四周迸射,逃得慢些的就只能穿着沾有牛屎的新衣服一路哭回家。”
楼主花为叶落 时间:2013-02-24 17:53:00
  20世纪末90年代,改革开放使得中国经济有了长足的发展,老百姓得到了更多的实惠。各种生活必需品凭票供给已经成为了历史,人们收入提高了,过年风俗保留的更好,年味更浓。外出务工的和现在一样,也是要赶回老家,欢欢喜喜一起过大年。这个时期人们的腰包也逐渐鼓了起来,“忙年”的内容和形式也都大大丰富了。

  90年代,只要有钱,不怕买不到东西。市场上的鸡鸭鱼肉、蔬菜水果等应有尽有,包括各种礼花、电光炮等高档鞭炮在内的鞭炮市场也成了年货市场上的主角,大人小孩都喜欢。人们在备年货的时候,食品除了瓜子、糖果、花生之外,还会给小孩子买泡泡糖、果冻、膨化食品、话梅蜜饯等零食。人们过年送礼开始选择档次稍高的烟酒,各式点心、饼干、营养品等为主。从90年代开始,金桔开始在陵水的市场上崭露头角,“桔”是南方过年的吉祥物,因“桔”与“吉”同音,无论城乡,发市时选盆金桔抱回家,在桔树上挂上累累的的红包及五彩缤纷的小彩色,每家每户门前两盆小金桔树是过年必不可少的,这是讨大吉大利的口彩。

  大年三十除了张贴对联灯笼之外,还会贴‘利是’(红纸),包括贴在灶台、牛栏、猪圈、鸡舍、槟榔树上以图吉祥。从年三十晚上开始到小年初五,家家户户晚上都亮着灯,晚上到处一片灯火通明,各家各户门口悬挂着灯笼,红红火火的,煞是热闹。

  按照陵水的习俗,大年初一不能扫地(即使爆竹纸、果壳纸屑洒遍地,也不能扫,说是把“财神”给扫掉了)、不能相骂、不能打架、不能打碎器皿(意为“和气生财”),见面须说贺年吉利话,大家都想在一年中的第一天讨个好开头。初二是出嫁的女儿带丈夫孩子回娘家拜年,如是新婚第一年回娘家拜年,则自备鞭炮,进门前放一串鞭炮以表告知。女儿女婿给老丈人、丈母娘拜年是最隆重的拜年,女婿每年回去都要提“阉鸡”回去。这一天,家中其他人(特别是长辈)齐聚一堂,相互拜贺。岳父岳母得准备丰盛的筵席宴之,下午女儿女婿走时,还得给用红纸包的糖果、年糕等给女儿做“迎路”。初三初四很多人家都会做陵水酸粉(陵水最有名的特产小吃)给来访拜年的客人吃,吃完酸粉全家人聚集在一起打麻将,打牌。初五是陵水春节的“小年”,杀只鸡,鸣放鞭炮,全家人祭完祖再聚一起吃一顿,吃完后清扫一下过年时放鞭炮留下来的红色的鞭炮渣,表示春节已过去。

  在元宵节进行“游公”是陵水人的传统习俗。每年农历正月十三到十六,是陵水特有的“游公日”。这四天的晚上,陵城附近的四个宗庙所奉供的“公”将分别出游。四个公分别是旧城区东门村供奉的“东门公”,老城区城内的“龙王公”,解放路的“后山公”,解放路中段和平居委的“北关公”,从农历正月十三到十六的四个晚上,各庙“公”的贤子贤孙们肩抬用木头雕成的“公”,手执多彩多姿的灯笼,穿街串巷游行。同时,政府还组织的灯展和彩车巡游活动,形态各异、风采独特的灯车游动在县城的大街小巷,整个县城灯火辉煌,万人空巷,热闹非凡,场景十分壮观。
作者:终于吃上肉了 时间:2013-02-24 18:07:00
  写得好细,顶一个!
  
楼主花为叶落 时间:2013-02-24 19:52:00
  我在元宵喜乐会现场了。这里张灯结彩,人山人海。
  

  
  摄影/海口小鱼儿

 
作者:春雨江南岸 时间:2013-02-25 12:09:00
  与春节相关的陵水风俗大多点到了。感谢关注陵水。
作者:十日冬水 时间:2013-02-25 17:01:00
  哈哈,写年三十的那段,把姐姐我看乐了,谢谢楼主让我忆起了小时候过年的气氛。
作者:椰林女 时间:2013-02-25 18:07:00
  四个公分别是旧城区东门村供奉的“东门公”,老城区城内的“龙王公”,解放路的“后山公”,解放路中段和平居委的“北关公”,从农历正月十三到十六的四个晚上,各庙“公”的贤子贤孙们肩抬用木头雕成的“公”,手执多彩多姿的灯笼,穿街串巷游行
  -------------------------------------------------------------------------
  呵呵,我喜欢这一段。喜欢这样的风俗,游公到家里那敲锣打鼓的阵式很隆重。
作者:海口小鱼儿 时间:2013-02-25 21:08:00
  我的陵水,我的城!
作者:飞扬工艺2011 时间:2013-02-25 23:09:00
  看着看着,想起儿时过年的景象,有点激动,眼角竞湿润了。咱是不是老了…
作者:敏心心 时间:2013-02-26 13:09:00
  哈哈,写很入人心啊。陵水欢迎你。。。
作者:港湾人家A 时间:2013-02-26 17:31:00
  值得回忆、回味。
作者:海口小鱼儿 时间:2013-02-26 18:05:00
  再次拜读,感慨颇深!确实,陵水经历了水深火热,时代的变迁,风雨的变换,终于迎来飞跃式的突破,震撼人心,已经不能完全能形容。
作者:平侬 时间:2013-02-26 18:32:00
  陵水真的很美。
作者:灵芝仙子 时间:2013-02-26 19:18:00
  物以稀为贵吧,越是艰苦困难的岁月,幸福的沸点越低、指数越高!
作者:口口囗 时间:2013-02-26 19:41:00
  热闹的陵水元宵,流金的旧年往事……
作者:baby 时间:2013-02-28 20:52:00
  怀念
作者:钓狂 时间:2013-03-01 01:11:00
  混个脸熟
  
作者:小小七6656 时间:2013-03-07 17:48:00
  陵水,我的家乡!越来越美好了。。。。望吃槟榔的不要随地吐汁,有损市容!!!
作者:槟榔祖 时间:2013-03-07 19:17:00
  “恰如想象中的小家碧玉,道路两旁的大红灯笼在这略显阴沉的天气里,分外醒目,这色彩,沾染了年的喜庆和红火,把这座城装扮成如出阁的新娘。”楼主这个比喻非常恰当,准确,提醒了我。

作者:呀喏哒嘀2011 时间:2013-03-17 22:34:00
  写的可以啊。
作者:游穗坡人 时间:2014-05-16 13:30:00
  勾起了我儿时的记忆,写得太好了,看得我热泪盈眶。十多年没有回陵水过过年了,正月十五更是从98年后便没在陵水过过。记得小时候陵水闹元宵,十里八乡的人都涌向县城,城里真是人山人海,道路两边用水泄不通来形容也不为过,经常有小孩跟着花车走,散场时找不到父母。当年父亲正当壮年,每年都用我们叫铁牛的大自行车从乡下驮着我和表兄赶十几公里路去县城看游公。有几年开手扶拖拉机的姑丈拉着几大家子人一起去,一路欢声笑语,非常热闹。好多年没有亲历这些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再回去看看。有机会回去时我会和小孩讲,当年你没见过的爷爷是怎么带爸爸过来的,当年过年和过元宵会有什么样的礼节仪式。希望小孩会像我一样热爱陵水这座城,热爱这里的人。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