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拉仔

楼主:酸粉邦 时间:2014-02-17 22:12:03 点击:684 回复:1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越狱

  高耸的陵水中学围墙,在下午的阳光中静静的沉睡着。
  围墙壁中间一层被涂满白色的地方,闪耀着几个大大方方的红色标语:少生,优生,幸福一生!
  黑青的青苔如同寄生虫一般,爬满了石头墙的任何一处“投胎点”。
  “噗”的一声,一个书包从围墙内侧扔了出来。
  紧接着又是噼哩啪啦的几声,两双“双鹅牌”拖鞋也扔到了围墙外边。
  几只正在拱地的广西黑白(猪)被这一声响,惊得四处逃窜。
  石墙上面,突然探出了一个曲卷着头发的小脑袋。
  此时他正用稚嫩的双手抓住墙顶的凹陷处,使劲的往上攀越这围墙翘课。
  可能是老手,这两米高的围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他蹬了下脚力,往上一抓,便轻轻松松的跨坐在围墙顶上。他透了口气,望着蓝天下的白云朵朵,只觉的围墙里边就像是一座监狱,而外面则是犯人向往的自由天堂。
  他渴望快高长大,因为那样可以不用再像和尚念经般背、读、看那些“白白是纸,黑黑是字”,可以随意去肚腩的街机店里玩游戏,还可以不用午睡,更可以像大人一样去赚很多钱去买好吃的好玩的。
  他笑了,笑的是如此的灿烂。
  他对墙内一凹嘴男孩说:“快点,骂嘴!要不然一会又被教导主任抓住了!”
  骂嘴往后退了几步,瞄准了围墙上方,那几个被“历代高人”弄出来的高低凹陷处,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前奔跑。跃起时他舍矮求高,脚踩两个凹陷处的石砖突出处,妄图一举手便跨上围墙顶。奈何围墙有两米多高,如此瘦小的身躯怎么可能够的着。那石头围墙常年受雨水冲刷本就光滑,他一跃不着墙顶,脚又没踩在着力点,眼看着就要摔下去,来个“狗吃屎”。
  多亏此时墙上一头曲卷头发的男孩及时伸手抓住,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阳光下,石墙上。卷毛咬着牙一支手撑着墙面,另一只手死死的拉着骂嘴的手。骂嘴满脑门汗,使出吃奶的劲抓住卷毛的手,拼命的向上攀爬。两手相握的地方,被阳光辉映的通红有力,仿似天地之间任何利器都无法割断这友情的左右手。
  费了半天劲,骂嘴才被拉上,不过两人均被蹭破了点手皮。
  卷发看着被蹭破的手皮,指着墙体埋怨骂嘴:“真是笨啊!不是跟你讲了吗?一只脚踩那里,然后右手往上抓那里,在脚蹬力继续往上爬就对了!你非得要一步登天,迟早摔死你!”
  骂嘴不好意思的说:“八,哪知道那么滑啊!卷毛,瓦们(我们)快下去吧。”
  铃!铃。。。。。。
  当陵水中学的第二节上课铃声响起,卷毛与骂嘴已经在校围墙之外。
  他们穿上“双鹅牌”拖鞋,拿起书包,到旁边抓了几片飞机草,捏烂了涂在蹭破皮的患处止血。
  卷毛看了下蹭破皮的地方,对骂嘴说:“现在的体育课真真无味(无聊),来来去去就是教那些广播体操,真真是无味。”
  骂嘴附和的说:“嗯,确实无味。毛哥,去哪里?去肚腩那里打啾啾(玩街机)?”
  “你有钱?”卷毛问。
  “你没有?”骂嘴反问。
  “八,我以为你说打啾啾,你有钱。没钱还打什么啾啾。难道去肚腩那里抢币?”卷毛无奈的说。
  “抢币?想找死啊。肚腩一肚皮压死你。”骂嘴想起他的肚皮,不由的一阵哆嗦。
  兰趴大(嚣张)的卷毛不屑的说:“怕依做密(怕他干什么)!改天就去怕依(打他)。”突觉鞋子有点重,便翻转左边的鞋子过来一瞧,但见鞋子上沾满了很多猪屎。骂嘴一见卷毛踩到了猪粪,便“情不自禁”的翻转自己的鞋子查看,还好没有。
  “嗯”一股浓浓的猪屎味悠悠然然的飘了过来,卷毛捏着鼻子,使劲的拖着鞋子,想把它涂踩在路上。
  奈何总也不能涂踩干净,便抓起左边的“双鹅牌”鞋大板拿到校围墙上涂刷。
  但见墙壁上的红色宣传标语“少生,优生,幸福一生”中的“少”字,被他调皮的涂刷成一个模糊类似的“多”字。
  望着墙壁上的杰作,卷毛得意洋洋的对骂嘴说:“走,去大兴村摘腰果!”
  一听摘腰果,骂嘴凹下去的嘴巴,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
  卷毛此时嘻嘻哈哈的搭着骂嘴的肩膀,边向大兴村腰果园走去,边唱着陵水的童谣:
  逃学精,摘噶叮。噶叮嘎,叫阿巴。阿巴讲,滴了吧。。。。。。


  2.大兴村腰果园

  大兴村右侧有一片茂密的腰果园。
  园子中间,一条黄土路把腰果园一分为二。这条路上通沟仔农场、陵水飞机场,下出五七,左出大兴村。此路中一棵大腰果树下,有一间破烂的守园棚。这草棚里住的守园人个个凶神恶煞,面目狰狞,是远近闻名的“大固,固头”(大哥)。
  腰果涩苦,吃了容易使人“钠”(过敏的一种反应),所以腰果都没什么市场,倒是那腰果仁很是值钱。那腰果仁初烤时汁液溢出,香味飘散,未吃到嘴里却早以被勾起的馋虫猛咽口水。弄熟之后的干果,乃是陵水婚宴喜庆必备的桌上佳品。常听人说这腰果仁可以精炼提油,用做飞机燃料加油。但实情与否,却无从得知。
  路人若是看着眼馋,想摘几个尝尝,须得守园的固头点头。若擅自采摘被那些固头抓住,轻则打一顿了事,重则让你脱裤子捡起地上的一百个腰果仁等等精神摧残的奇葩怪刑。
  兰趴再怎么大(再怎么嚣张)的卷毛,到了这里都得毕恭毕敬的给守园的固递了根香烟,点头哈腰的说:“阿哥喂,我兄弟俩人想摘些腰果来凯凯(吃吃)。”
  那满脸横肉的彪悍固头拿了个黑袋子给他们,霸气的说:“一会捡五十个腰果仁放在袋子里面拿过来!”旋又警告道:“要是被我发现你们敢偷拿腰果仁。。。。。。哼!”余下的话哪还需要明讲,铁定是吃不了兜着走。卷毛连连推手言不敢,扯着骂嘴的衣角走向离此远远的腰果树采摘腰果。
  腰果树一般不是很高大,很容易采摘。骂嘴摘掉一个腰果仁放进黑袋子,旋又一口吞掉一个黄色的腰果,满嘴咀嚼声问:“毛哥,你说他们为什么不要腰果,却如此看重腰果仁?哎,你说腰果仁有什么用?”
  “八,鬼他娘的知道,好像说是要炸飞机油什么的,反正很值钱。哎,你头顶那边那个熟了,摘下来。”卷毛边说边指手划脚。
  骂嘴瞄了眼袋子中的十多个腰果仁,皱眉的问卷毛:“毛哥,你说我们真的要摘够五十个腰果仁?那得到什么时候啊?”
  “你傻啊?你真以为那些固吃饱了没事干,跟你一个个的数啊?随便弄个二三十个,重手就行了。”
  骂嘴站在腰果树上还要继续说时,突然指着左侧一片掉落发灰的腰果树叶旁说:“毛哥,头浑!”
  “哪?在哪?”卷毛如猫见耗子般,兴奋的问。
  “那,那,就在那,你左边。”骂嘴一边说一边从树上快速的滑溜下来。
  “好像是刚出生不久的。”卷毛一边兴奋的说,一边快速的向那头浑跑去。
  那头浑虽明知自身飞了多高,但眼看卷毛如一阵风的扑过来,哪敢迟疑,头也不回的扇着翅膀猛往荆棘草丛里钻。
  “这笨鸟不会飞,快!骂嘴你往左绕过去,我们前后围攻。”想起烤鸟起来吃的滋味,卷毛只觉每根曲卷的头发都给兴奋得竖直起来般。
  两人忘情追捕头浑,也不知被多少枝叶划伤。骂嘴腿长先绕了过去,突然“咦”的一声,只觉得那死死盯住的头浑竟莫名其妙的凭空消失。对着那堆杂草大嚷道:“哎,那鸟呢?刚才还看到,妈的怎么不见了。”
  卷毛也是奇了怪,这鸟明明看到是钻到这里的,怎么不见了。这笨鸟死哪去了?猛的用脚踩了踩周边的草丛,希望打草惊“鸟”。
  “毛哥,这里有坐坟。”骂嘴指了指旁边一片杂草丛中露出的旧坟说。
  卷毛瞄了眼骂嘴所指,踢了一脚眼前的草丛,叹气道:“室姐,真衰!”
  不料这一块草丛中竟然串出一个爬行动物,快速疾飞向前亡命奔跑。
  “佬呆!”两人异口同声大叫。
  佬呆是一种四脚爬行动物,属蜥类。雄性佬呆全身绿色,雌佬呆则腹部有红斑。雌佬呆要比雄性佬呆体型大。这条佬呆约莫有达鼠屎(三指宽。本地估量大小算法,看物体最大宽度比对手指)腹有红斑,应是佬呆买(母)。它们平时吃嫩草与昆虫,传说它们也吃死人尸体,这大多与它们经常打地洞建巢穴于坟墓附近有关。这类东西一旦抓到,拿来直接烤熟吃,又或者熬粥那都是美味佳肴。
  俩人就像发现了黄金大宝藏般,不由分说,均以饿虎擒羊的速度,迅速狂奔追捕。要么说,两条腿的就是永远干不过四条腿的。在加上刚才追赶头浑早已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这会自然是“干(追)不过”佬呆。
  远看那佬呆就要跑远,卷毛边跑边提起双鹅牌拖鞋,砸了过去。心想阻它一阻,或者有机可乘。那佬呆被这鞋一惊,偏离了直行目的轨道,慌不择路的扑进一处凹陷土坑洞中。
  后面追上来的卷毛看到这一幕笑了,笑的是如此的猥亵,仿似那佬呆就好比孙猴子一样逃不出他如来佛祖的手掌心般。
  卷毛慢条斯理的把双鹅牌拖鞋穿好,指着那佬呆跑进去的洞,对着后面跑上来的骂嘴说:“你看着,看下有没有口气坑(呼气口)。”言罢便去附近的低矮椰子树旁,削了根椰子叶的树枝过来。
  骂嘴左看右看了洞口,确定这附近没有其他可疑的洞口后,懒懒的说:“毛哥没有口气坑,应该是刚打出来的洞不久。”看着他手里的椰子叶枝,不解的问:“毛哥,又没牛头(锄头),怎么抓啊?”
  “你看着吧!”说完卷毛扑下身子,趴在洞口上,把椰子枝往洞里面伸。那椰子枝约莫60厘米左右,纤细弹韧。除非遇上桥型弯道,否则可直接没根直入。卷毛边伸着椰子枝,边晃动试手感,仿似老中医摸穴(搭脉)一样。
  骂嘴看着有趣,蹲下来笑道:“毛哥,你行不行啊?”
  卷毛边感觉边对他翻白眼说:“哥抓佬呆时,你还不知道在哪混呢!别废话,鞋达板(拖鞋)准备它冲出。”
  骂嘴知他本事大,赶紧两手拿起鞋达板,神情贯注的盯住洞口。其实卷毛赌的是它这是新穴,应该不会打洞太深,稍微椰子枝这么一搅扰,那货肯定狗急跳墙钻出来,那时堵在洞口外还不手到擒来。
  可是如此搅扰半天,手上的椰子枝倒是传来那么些错觉,就是不见那佬呆上钩。只急的卷毛满头大汗,内心暗自嘟囔“室姐,以前看那些王八蛋很好搞的,洞里搅一搅,那货就跑出来了。怎么回事?难道今天手气真的很差?室姐。”
  八。
  卷毛骂了一声,失去了耐性,猛的往里猛戳了一下,站起来瞪着蹲在地上抓着鞋达板的骂嘴说:“走,去水利沟洗澡去,今天真衰。八。”
  骂嘴无奈的站了起来,眼看卷毛都走出两步了,突然又见他折了回来。
  卷毛一声不吭,一脸不爽的拉开裤链,对着洞口一阵哆嗦,使劲来回左右尿射那洞口。
  “八,我让你不出来。用尿浇死你!”
  说时迟,那时快,一条黑蛇猛的从洞口里扑窜了出来。卷毛也不是怕蛇之人,只是这太意外,太莫名其妙了。吓的他把尿硬生生逼了回去,往后啷当胆颤逃跑。直到两米开外才回过神,失禁尿到脚上。
  哈哈哈。。。。。。
  骂嘴的笑声从后面传来,只笑的差点满地打滚。
  “笑什么笑?八”卷毛提拉着裤链头怒瞪着他喝道。
  骂嘴摸了眼笑到泪水挤出来的眼,马后炮般道:“笨,我早说了嘛,圆口洞是蛇洞,扁口洞才是佬呆洞。我第一眼看那洞口是圆的,我就知道一定是蛇洞,只是一直都没跟你说,还抓佬呆高手,哈哈。”
  “八,室姐搭狗铁。骂嘴莫志,黑铁黑铁,尿记尿记,生仔不豆蒂,去单彩怕狗铁。”卷毛恶狠狠的怒骂。


  3.儿童水上乐园

  大兴村腰果园下面是一条水利沟。九几年县里为了农业生产灌溉,才搞了这条冬修水利。它看不到源头,也看不到结尾。说是从海那边过来,又说流到山那边去。反正有了这条水利沟,农民伯伯乐坏了,小朋友同学们更是玩坏了。
  摘完腰果满身黏黏痒痒,极不舒服。能在此时洗个澡,那简直就是比神仙过的日子还爽。俩人到得沟前脱了个清洁溜溜,以自认为很帅并且最拿手的姿势跳进沟里洗澡玩耍。至于为什么要脱掉内裤光溜溜的洗澡,倒不是因为年少无知,童真无邪,实在是害怕粘淋着水回去怕父母看到挨打,这是“血”一般的教训后的终极领悟技能啊。
  摆倒黑(背后游)、水中弯之鸡斗(水里翻滚)、闭水长(水里闭气长)、钻洞(过水沟洞)等嬉戏泼水那都是小儿科,来这里游泳不玩个“滑沟”你都不好意思说你曾经在这游泳过。所谓“滑沟”,便是利用水利沟的落差造成的激流,极速滑游。
  五七水利沟这块有一段几十米的落差,在加上上游口弄成八字形闸口,水流湍急,滑沟极度刺激。在下游热身后,卷毛扯着骂嘴,指了指上游那头说:“走,滑沟去。”
  一听滑沟,骂嘴先是兴奋,旋又犹豫说:“我上次来这滑沟,皮都不知擦破了多少。好玩是好玩,但那水泥壁容易蹭破皮。”
  卷毛听完一拍胸脯说:“公爹囊(男孩子)怕什么!摔咯就爬起,唠血就生阿痞(摔倒就爬起来,流血自然会结疤)。有哥在,你怕什么?你也不看看跟谁玩。走!”
  骂嘴也不想他看不起自己,自然是跟着卷毛走。
  此时的太阳正成垂落之势,在天边形成一片美丽的红霞云海。鸟儿嗷嗷归巢,沟水湍流淙淙 。俩人光着屁股走在水利沟的水泥路上,他们无心观看左右两边碧绿的稻田,只是低着头认真的看着脚下的路,生怕一不留神从上面掉了下来。
  到得上游滑流口,俩人自是要寻找滑沟工具,否则这般赤身裸体滑流过去,那跟360度全身无死角整容没什么两样。记不清那是什么年月开始,反正有了这条沟便有人再此中倒垃圾。什么死猪啊、死狗啊、病鸡死猫、老鼠大便啊,只有你想不到的垃圾,没有这条沟里看不到的。所以很多人再这里找到了滑沟工具,最好的滑沟工具当然是泡沫箱(有人还不惜专门从家里或者卸货的地方带着泡沫箱上这玩),其他诸如椰子枝也能凑合着玩。
  很不凑巧,卷毛与骂嘴到此没看到什么泡沫箱,又或者破木板,甚至连块树根都没有。但这难不倒卷毛,他找来三根短芭蕉树绑在一起,制成了一个小木筏。为防止受伤,他还捡了两枝槟榔树枝叶来挡护周身。
  这会连站在旁边的骂嘴都不得不佩服卷毛的心思与动手能力,赞道:“毛哥,你怎么这么厉害!”
  卷毛闻声摸了把曲卷的头发,神情自豪的说:“别这样,哥会骄傲的。”
  骂嘴啪了一下卷毛的肩膀问:“哎,毛哥,常听人说拿蜻蜓咬肚脐眼,人就会碧水(水中闭气长且擅游),怎么我被咬那么久还是不大会游泳啊?”
  卷毛哈哈大笑,指着肚脐眼笑着说:“那是因为你被咬的还不够重。你那么笨,别人要被一只蜻蜓咬,你要同时被三只蜻蜓咬才会碧水。”
  看着他一脸狡黠的笑容,骂嘴知他在逗自己,怒说:“你才笨!”
  淙淙水流声,两人一前一后推着芭蕉树做的筏子,手拿槟榔树枝慢慢的靠近八字形的水道口。霎时,八字形的水道口因为两人与芭蕉树的拥堵,骤然激烈湍急。只要一抬脚不使力顶住,便可顺其自然滑下去。站在后面的卷毛还怕骂嘴受伤,急速提醒道:“你先上去,一会注意左右两边的水泥道。小心。”
  骂嘴闻言赶紧趴了上去,卷毛一看到他已经爬上去,赶忙顺脚抬起扑上芭蕉树罚。毫无阻力的芭蕉树罚,在急速的水流冲击下,像飞机一样滑向下流。
  哟呵。
  呜。
  啾。
  顺流而下的两人,呼啸连连。无法掩饰的开心快乐,让此中漂流的他们不断的模拟飞机跑车的声音,大声呐喊。
  在这几十米的水道中,水花四溅。芭蕉树筏前后倾仰,左右摇摆,人趴在上面如舟行狂风霸海,好不惊险刺激。两人哈哈大笑,好不过瘾!虽然这过程中难免会被水泥壁擦破点皮,但比起享受那急速的水中滑翔,飞起来一样的快感,那就是微微一笑。
  下游口,两人看着散开的芭蕉树远远飘去,突然有种淡淡的忧伤,只觉那东西好像只能玩一次。
  单车铃响,骂嘴第一个回过头去。但见从上游斜坡处来了两女,很像读初中的女学生。
  啸。
  一看到是女的,骂嘴马上嘬口成啸,对她们偷风(吹口哨)。
  那两女的看着沟里年幼的他们,也不理睬。只是这下游口的斜坡,她们得下单车推上去才能骑。
  骂嘴满脸嘻嘻的游到水利沟岸边说:“喂,姐姐,一起来游泳咯!”
  当中一女撇了他们一眼,一脸鄙夷的说:“志仔志余,雅必来嘎啦(鸟小鸟嫩,也来捣乱)。去叫你们高年级的来。”说完与另外一女骑着单车走远。
  水利沟中,卷毛与骂嘴互相对望了一眼,然后两人各自看了下对方的下半身。
  啵。
  卷毛打了下水,他怒了。
  卷毛站在水中指着她们的去向,怒骂道:“八,三八,说我鸟小,嫌我鸟小,有没有搞错!”在一指自己的下半身,怒挺道:“你见过这么大的鸟嘛?没见过就别乱说,说小,他的鸟才志仔志余。”
  “什么,你说我的鸟小,我看她刚才说的是你吧。”骂嘴也挺道。
  “你才小,你全家都小。”卷毛笑嘻嘻的泼水向骂嘴。
  “八,你才小呢,你全家都小。”骂嘴也笑嘻嘻的泼水向卷毛。
  水花四溅,水沟中两人泼着水嬉戏耍乐,无忧无虑。
  “喂,吓啦仔!(臭小子)”一股霸气的呵斥声从前面传来。两人停止泼水,回望声音处。但见三个凶神恶煞的青年仔,远远的走向他们。一看到是固头,两人呆在水中不敢乱动,噤若寒蝉。
  还是刚才那个发话的固说道:“有没有钱?”
  水利沟中的俩人内心不由得响起一个声音“抢钱”,卷毛赶紧说:“没有咯,啊哥。”
  “没有?被我找到你们就死定了。”那固恶狠狠的说完,伙同其他俩人掏卷毛与骂嘴的衣裤,连书包中的作业本都不放过(小时候经常有人抢劫,有些人被抢怕了,都聪明的把钱夹在书本里)。可惜那年头的卷毛与骂嘴,穷的掉渣,哪有钱。
  三人摸不到一毛钱,气愤的竟然把作业本撕了个七八烂。站在沟中的卷毛与骂嘴,即恼火又无奈。
  还是前面说话的那青年仔,这时突然一脸严肃的教训道:“吓拉,不好好上课,逃学来这里游泳,难道你们想以后做贼嘛?这样浪费你们父母的血汗钱你们知道羞耻吗?说,你对的起你们父母吗?跪下,给你们父母认错。”
  这番话说完,那固的两个小伙伴惊呆了!
  两伙伴总以为这人只会打家劫舍,顶多是个占山为寇的山贼家,没想到他还是个教育家。先抢钱,后教别人做人的道理,人才啊!
  卷毛与骂嘴面面相觑,那王八蛋抢不到钱还拿我们撒气。在地上跪倒也没什么,这在水里跪那可是要呛水的。无奈我小敌大,在这里固的话就是权威。又生怕那固不高兴,琢磨出什么奇葩怪刑折磨他们,俩人赶紧跪了下去。
  这处处于水利沟滑沟下游口,水流经落差夹道突然向八字形出口喷涌,水深而湍急。俩人一跪下去,立马没口遭水流冲击。多亏沟底常年冲刷,地基不牢,沙土遍地,要不然这膝盖估计都得跪烂。
  当然为免喝到水,后来他们俩都是曲着脚,弯站在水利沟中。
  夜色渐黑,置身其中的俩人突感凉意习习,全身泡到皱皱巴巴。
  还好,这固对欺负他们这种懦弱的小屁孩没什么兴趣。看他们在沟中跪了几分钟,便嚣张的离去。


  4.最后一根香烟

  当他们从水利沟里爬起,穿好衣服时,早已经是月上柳梢头。
  向下游回家的路上,俩人互不言语。不声不响的走了几百米,突然下起了过云雨。
  雨势渐大,俩人赶紧躲到一家没人住的房檐下。
  一米的房檐外,雨水垂落,滴滴答答。道路泥泞,犹如大便拉稀。此时的天气倍添阴冷,房檐下蹲在地上的两人如冻着的“头浑”鸟,凄凄凉凉。天欺衰人,两人自叹倒霉的一天。
  “八,你小时候是不是骑过狗啊?”卷毛没事找事的说着。
  陵水有件说是很灵验的事,说一个人小时候要是骑过狗,或者骑过猪,长大后办喜酒的那一天一定会下雨。
  “我看是你骑过猪吧?”骂嘴反击道。
  “骑就骑过呗,怕什么?以后你结婚,我给你当二官(伴郎)。”
  “少来,我没骑。在说今天也不是要结婚啊,我看是你今天衰,昨天晚上去偷看了哪个老太太放(拉)尿了吧!”
  哈哈,卷毛不怒反乐。
  刚在水里浸泡,又遭淋雨,这会一阵风划来,单薄的俩人,只感寒冷哆嗦。
  卷毛转头看了眼抱着身体直打冷颤的骂嘴,突然像是记起了一事。他冷抖着身子慢慢把手伸到裤脚,小心翼翼的磨蹭了半天,这才从裤脚内里掏出了一根香烟。那是一根宝岛牌香烟,可能是因为放的太久,那烟几乎都要折断。像是抓摸着最后一张充饥馅饼,卷毛的眼神亮了。他先拿到鼻子前闻了闻,然后小心翼翼的撸平香烟。骂嘴但见他又像变魔法般,左手从笔盒下层掏出了一个火柴盒。
  他叼着烟,颤抖的划着火柴。天气阴冷,火柴难以点燃。数次点燃不着之后,他拿起一根火柴放到了嘴边,呼了一口暖气。心里祈祷,希望能够成功点燃。
  哧!
  火柴终于被点燃了。
  看着那一点火苗,俩人自觉暖和了些许。
  卷毛嘬了一口,烟气入嘴出鼻,一扫刚才的颓废气馁,这会的卷毛显的特别孔武有力,精神抖擞。
  他转头把烟递给了骂嘴,骂嘴接过来嘬了一小口。只觉烟到病除,身体好了许多。骂嘴呼了一口气,又把烟转递给卷毛。卷毛嘬了一小口,又再转给骂嘴。两人似乎都舍不得大口嘬烟,只想这香烟停留在对方那里久一点,兄弟能多嘬上一口。
  于是这卷毛偷藏的最后一根香烟,在这患难与共的时刻,在你一口,我一口的分享中,慢慢传递抽光。
  最后一口烟抽完,卷毛把烟头弹开。望着远方的楼堂灯火,他突然说道:“你相不相信,以后我们一定会开上好车,住上好房,抽最好的香烟?”
  没有像往常那样的附和说:到时候一定不要忘了我。骂嘴反而认真的回道:“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的。”因为他看到了卷毛的眼神,那里面有两个字:坚毅。
  卷毛转头对着骂嘴,展露了一个自信的微笑。
  淅淅沥沥的过云雨下了约莫三根香烟的时间,在天空放晴的那一刻,骂嘴站起来竟然说了一句:“困摆爹(好饿)。”
  无所不能的卷毛望了眼骂嘴,站起来问了他一个问题:“今天初几?”
  “初几?问这个干嘛,好像是十六吧。”骂嘴不解的回道。
  “如果今天是十六,那你就有的吃咯!”卷毛道。
  神一样的男子,无需猜疑,只要笃信跟随,便可“粘公凯胚”(跟着神公走,吃喝不愁)。骂嘴一脸的崇拜像,跟着卷毛昂首向前。
  沿着水利沟下游继续前行,在一座公厕路口前,拐弯向上,卷毛与骂嘴来到了一户人家门卫外。
  只见那房屋里灯火嘈杂,想来这个点可能正在吃饭。卷毛回头示意骂嘴小声,然后慢慢的靠向门前的一座土地公小庙。但见那土地公庙虽小,贡品却不少。有一盘苹果,一盘桔子,一盘烙饼,还有一包宝岛牌香烟。直到这时,骂嘴才明白他是要带自己来偷公凯。之所以问自己今天农历初几,主要是本地风俗,有些经商人士喜欢初二、十六祭拜财神。
  卷毛到那也不着急着拿东西,只见他先跪下去磕了三个响头,双手合十,语带泣道:“啊公啊,子孙路过此地,就壁困滴(就要饿死),望你救一救命,凯鲁(吃你)贡品实属无奈,望鲁不要生火,来日一定拜还贡品。”说完,抓起那蒸好不久的烙饼,就是一大口。
  转头对着骂嘴说:“来,来拿啊!”
  那骂嘴不敢乱动,脑里盘旋着长辈们的话:偷公凯,做岁耍(偷神灵的东西吃,神灵会诅咒他的嘴歪)。
  卷毛看骂嘴呆立在那不动,已知他所虑,忙道:“哎哟,你要这样想,你家做公完,那些祭品,鸡啊,肉啊还不是一样撤下来吃掉。这都一样的,阿公已经吃饱了,这是可怜咱们,给我们的礼物。对吧,啊公!”后面那一句,还冲着土地公问。
  只见那土地公雕像,慈眉善目,栩栩如生,乐呵呵的仿似点头同意卷毛的话。
  卷毛又说:“呵呵,你看啊公都说好。快!不吃白不吃。”说完,拿了那包香烟,还脱下校服整个打包烙饼。
  好死不死,这时一只黑狗听到动静,大声吠叫。
  卷毛一看情势不好,一手抓了个苹果,扯着还在犹豫不决的骂嘴,嘻嘻哈哈的溜之大吉。
  他们的背后,是一阵阵悍妇的骂声:“莫滴将佬,滴三杀咯。啊公噶密鲁咯凯,真真滴缺德咯。现世啊,之舵啊————”
  路灯下,晚风中。
  回头有两个少年,轻轻松松地走远。。。。。。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敌后武工队2013 时间:2014-02-17 23:53:00
  看完,有趣味
作者:一年级7班 时间:2014-02-18 15:42:00
  陵水的人才。。。
作者:陵水妹妹 时间:2014-02-18 15:43:00
  好文才,写的这么长。
作者:终于吃上肉了 时间:2014-02-18 16:28:00
  呵呵,写得好!该不会是楼主上学时的故事吧?
楼主酸粉邦 时间:2014-02-18 22:14:00
  @终于吃上肉了 4楼 2014-02-18 16:28:00
  呵呵,写得好!该不会是楼主上学时的故事吧?
  -----------------------------
  有些是自己的,有些是朋友的,捏起来的故事,就成了共同的回忆。
作者:思珊轮回 时间:2014-02-19 15:33:00
  楼主真是个老实人,要是分成几个帖子来发那就赚了许多积分。
作者:品茶论世事 时间:2014-02-19 18:28:00
  @终于吃上肉了 4楼 2014-02-18 16:28:00
  呵呵,写得好!该不会是楼主上学时的故事吧?
  -----------------------------
  @酸粉邦 5楼 2014-02-18 22:14:00
  有些是自己的,有些是朋友的,捏起来的故事,就成了共同的回忆。
  -----------------------------
  楼主!没下文了?
作者:酱油配油条 时间:2014-02-20 00:13:00
  想起了国森.不知还当级长否?
  
作者:一年级7班 时间:2014-02-20 09:11:00
  第二个槟榔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