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路,就写写吧……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7-06 14:49:29 点击:1771 回复:10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直想写些东西,以记录这一路,但是总会有这样那样的事情牵绊,或是有许多顾虑,迟迟未能敲动键盘。今天中午乘着酒意,就写写吧,记记流水账,想到哪写到哪,不在意章法,不在意看法,权当自言自语。
  我只是个普通的人,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经历,过的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生活,如果有哪位觉得我所说的无聊,虚伪,做作,那好吧,别浪费你的时间了,就让我自言自语吧。如果能引起你的关注,看看就好了。
  我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写下去,因为我骨子里本来就是个自由散漫的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的这一路可能会有更多的可能。
  从哪说起呢?就从98年开始吧。
  98年,我从九省通衢之地的一个学校毕业了,当时只是个懵懂少年,不知道天高地厚。班主任让我选择工作地方,上海、武汉或是其他地方,其他地方是要自己找关系的。武汉,我不愿意,呆不惯,当时对这个城市的人印象不好。上海,国际大都市,但是98年要进去这个城市工作,外地人是要交城市增容费的,大概3万那样,家贫,交不起,不考虑。怎么办?我不知道。
  那年回学校毕业答辩后,我回家了。母亲和我说,要不我们找找关系。
  于是,母亲和村里的一个亲戚带着我去了海口,带着母亲去县城买的鱿鱼干还有其他的什么东西,好像是村里亲戚自己种的土特产,我忘记了。我们去找的是村里亲戚的亲戚,好像是海口政法系统的一个科级,应该是有些权力的,年代久远了,记不太清楚。村里的亲戚和他海口的亲戚应该是比较亲的,留了在家吃饭。说了所托之事,海口的亲戚说可以留意,话不说死。饭后困了,在亲戚家里的沙发上歪得迷迷糊糊。
  朦胧中像是海口亲戚的妻子回来了,在玄关处两公婆低声言语了几句,妻子进房。不久,我们起身要告别,海口的亲戚拿起我们带来的东西硬要我们带回去,委婉表达了农村不容易,不要太破费。我们知道是帮不上忙了,告辞回去,一路无语。
  过了一段时间,母亲托娘家找了保亭的什么关系,带了礼品和我去了保亭。那是我第一次去保亭,感觉保亭很洁净,比陵水要精神很多,当时我的心情还有些愉快。保亭具体是什么关系记不得了,应该是没那么好的,到别人家坐了不久就出来了,中午没留饭,所托的事自然也没有着落。
  后来听母亲说起,当时有一个学生在家附近的中学读书,就住在我们家,父亲母亲对他很好,后来上了大学,再后来工作后娶了保亭县某个县长的女儿,事业应该是不错的,可惜后来不知道调哪儿去了,当时候联系不上,不然应该可以帮得上忙。记得我还在读初中的时候,这个学生还带着妻子小孩来拜过年,给了母亲一千块钱红包,当时候应该是不少的。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6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路过游客qaz 时间:2014-07-06 16:06:00
  很仔细阅读了内容明白了:楼主大学毕业后没有在外省参加工作,而是选择回海南想通过关系进入国家部门工作结果走动了两个地方都不能如愿。在这里我想说如果没有财力和人脉(贵人)的支持几乎是不可能的。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7-06 20:16:00
  @路过游客qaz 1楼 2014-07-06 16:06
  很仔细阅读了内容明白了:楼主大学毕业后没有在外省参加工作,而是选择回海南想通过关系进入国家部门工作结果走动了两个地方都不能如愿。在这里我想说如果没有财力和人脉(贵人)的支持几乎是不可能的。
  ------------------------------
  当时并不是想进国家部门,只想离家近一点。
  走动确实很困难,没有那么大的交情很难办。
作者:路过游客qaz 时间:2014-07-06 21:56:00
  其实在当时一毕业后没有选择在外省工作一段时间再考虑回海南本身就是一个选择性的错误,因为你在海南没有坚强的后盾作支持,回来意味着失业不如在外面奋斗一回,我想很多陵水人无法适应外面的环境应该说是一个通病这一点我是看在眼里的。
作者:假古大王 时间:2014-07-06 22:12:00
  后来呢?一路是如何走过来的∞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7-06 22:51:00
  后来母亲陆续托了些关系,但是在我回学校办毕业手续前都没有准信。回校前,母亲嘱咐我带些手信给班主任,于是我带了些兴隆咖啡,椰子糖片,还有些海南特产回学校了。
  回校后,老师告诉我们,学校的分配原则有些改变了,是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具体到华南地区,就是广东、广西、福建、海南这几个地方。学校所在的系统在海南只有航运集团旗下的企业,不招人。广东则有很多人打破头想挤进去,难!我心想,如果回不了海南,实在不行福建或者广西我也认了,起码比武汉近些。
  当晚,我将带来的东西拿到班主任家里去,班主任很高兴,甚至问起了兴隆咖啡什么价钱。我在读书时并不突出,现在同学们提起来,除了没有补考过和热衷于足球外,其他的还真没给同学们留下印象,自以为当时甚至有些内向。此番正儿八经地到老师家里真是破天荒的头一遭,老师很高兴,我却是很紧张。班主任告诉我,广东虽然很多人想去,但是还有分配的原则在,现在刚好原来定下的其他地方的一个同学不想去了,有一个名额,就派给我了。我听了,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千感万谢后从老师家出来。
  上面絮絮叨叨的说了许多,其实那一段日子只告诉我:有些事情再努力,也不一定会有好的结果。有时候,只要稍微有些机会,事情可能会有根本性的转变。
  定下了去广东,其实就是广州,我安心的办完了毕业手续,也没有再回家,和几个一起去的同学登上了南下的火车直接报到去了。从此,投入了社会这个大染缸,展开了在广州从纯洁到复杂的历程。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7-06 23:20:00
  @路过游客qaz 3楼 2014-07-06 21:56
  其实在当时一毕业后没有选择在外省工作一段时间再考虑回海南本身就是一个选择性的错误,因为你在海南没有坚强的后盾作支持,回来意味着失业不如在外面奋斗一回,我想很多陵水人无法适应外面的环境应该说是一个通病这一点我是看在眼里的。
  ------------------------------
  当时家里环境不太好,出了些事情,只想着离家近一点好照顾母亲。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7-06 23:21:00
  @假古大王 4楼 2014-07-06 22:12
  后来呢?一路是如何走过来的∞
  ------------------------------
  我慢慢写下去,你慢慢看下去……
作者:群里我叫小牛 时间:2014-07-06 23:30:00
  楼主的流水帐不错,期待续集
作者:悟道老人 时间:2014-07-07 01:06:00
  楼主:先喝杯茶歇歇,再慢慢道来。
  
作者:海滩中的贝壳 时间:2014-07-07 09:39:00
  表示关注!
作者:终于吃上肉了 时间:2014-07-07 10:00:00
  关注!
作者:终于吃上肉了 时间:2014-07-07 10:07:00
  这一路,就写写吧,小肉慢慢品味楼主心历路程!
作者:哇哒哒菇凉 时间:2014-07-07 10:38:00
  持续关注
作者:新村蛋家仔 时间:2014-07-07 11:00:00
  关注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7-07 11:07:00
  我们去报到的是国家工业系统在广州的一个央企,上市公司,地属偏僻。八个同学一起,有男有女。7月报到,广州时值可以晒得人流油的天气,天空晴朗朗,地上明晃晃。
  报到填表,分宿舍领钥匙,一系列繁杂手续。报到表上写着我的工作单位是内业,我不知道是什么部门,当时直觉是跟内务有关,不过错了,下去了之后才知道是现场,不过在这个行业里面不算是最辛苦的现场。报到的过程没什么好讲的,相比较起来我运气算比较好,分的宿舍是刚起没几年的楼房,五房一厅一厨一卫的格局,和其他多数同学比起来算比较洁净。个人房间大概5平方,有一个可改装成阁楼的储物架,一张床,一张台和一把凳子,很挤。想不到在这样的鸽子笼里我生活了八年,一起来的同学也差不多都在宿舍里生活了这么长时间,这是后话。
  报到时最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竟然有发安家费,好像有七百块,记不大清楚了。从这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公司的福利在当时算是比较好的了。
作者:路过游客qaz 时间:2014-07-07 11:22:00
  现在看来开始还算一帆风顺,接下来不知是否像还来那样春风得意,风调雨顺。时至今日是否荣归故里?还是一肚子苦水?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7-07 13:30:00
  安置好后,第二天到工作的部门报到,经过三级安全教育等程序,分到了第一个班组,正式开始了见习期的工作。见习期半年,中间换了多个班组,目的是让我们这些新兵熟悉流程和工序。
  我的第一个班组是内业的管理股,主要安排生产准备工作和指挥生产。股长是个老师傅了,当时让我画了一个车间的改造图样,其他安排我做了什么不太记得了。大概待了两周,换班组。
  第二个见习的班组是合拢班组,班长40岁左右,老家番禺,我们叫他华哥,和何厚华是同宗兄弟,人很好,技术很扎实,后来和我成了比较好的朋友,一直到现在。合拢班组的工作是辛苦的,装配、焊接、气割、气刨等等工种都有。班长让一个年龄大概和他差不多的师傅带我,这个师傅是广东本地人,不太会说普通话,而我那个时候还不会讲白话,这就苦了我了,有时候简直是鸡同鸭讲啊。不过因为我学的本来就是这个专业,很多东西都看得明白,虽然动手能力差些,也能大概知道他想干什么,慢慢就能配合他工作了。这个班组是个和尚班,全雄性,每天早上开工前和下午收工后是班组最热闹的时间,男人间什么玩笑都开,只要你想得到的基本都会发生,有时候玩笑开过头了,急了眼的那一位会脸红脖子粗的问候另外一个的母亲,不过大家都不会计较,第二天照常嘻嘻哈哈。
作者:石姆头 时间:2014-07-07 15:05:00
  读了。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7-07 17:26:00
  在华哥的班组实习很辛苦,我当时手脚不小心烫伤过几次,不过这对这些工人来说是常事。那个时候工厂对工人的保护措施没有那么到位,工作鞋是解放鞋,焊渣如果不小心掉到鞋子里的话,烫一个指甲那么大的疤痕那是分分钟的事。但是华哥的班组是快乐的,工人们都很质朴,下班会相约去哪吃饭喝茶,AA制。我们这些学生兵是干部身份,他们经常拿我开涮,要我当官了别忘了他们,提前请吃饭等等,我都一笑带过,知道他们在开玩笑。
  在华哥班第一次拿到了工资,600块左右,很高兴。老师傅们工资最高的能拿到二千多,听他们说也就是这两年才涨起来的,前两年工资才几百块,公司上市后工资才迅速提高,我们是赶上好时候了。待了有两个月吧,接着换班组。
  这次换的班组是个切割班,班长姓黄,技校毕业,很会做人,日后果然仕途顺畅。副班长年纪大些,有些色。这个班组男女搭配,老少结合。班里有个年纪大概四十出头的大姐,为人非常豪放,什么玩笑都可以开,粗口经常挂在嘴边。她经常偷偷的在班组里煲些靓汤,把自己滋润得肥肥胖胖的,像个圆球一样,也让我们这些单身寡佬跟着沾了不少光。
  我在这个切割班待的时间最长,大概有三个月的时间,每天跟着师傅干活,学到了很多实用的技术,同时也和工人们结下了友谊。这个班的几个人后来都成了我的朋友,包括黄班长。当时还有个农民工身份招进来的工人,我们都叫他傻仔,他为人非常热情,也非常勤奋努力,很阳光正气的一个人,不知道傻仔的绰号是怎么来的。傻仔也成了我的朋友,一直到现在。
  上面提到的这些朋友,在往后的日子里或多或少的都对我产生了些影响,后面会慢慢提到。
作者:终于吃上肉了 时间:2014-07-07 17:35:00
  期待更新!
我要评论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7-07 18:07:00
  @终于吃上肉了 20楼 2014-07-07 17:35
  期待更新!
  ------------------------------
  有时间的话,我会写下去。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7-07 18:35:00
  谢谢楼上各位的关注!
作者:哇哒哒菇凉 时间:2014-07-07 19:52:00
  鸡同鸭讲,你明不明我讲咩啊,你都母鸡呀,哈哈。朋友请继续,等着看呢
  
作者:酱油配油条 时间:2014-07-07 22:18:00
  很长很利害~~~~~~~~~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7-07 22:43:00
  忘了介绍单位的机构和层级划分了,说一下,让大家看得明白些。
  公司往下,行政机构上除了职能部门外就是生产部门,生产部门叫事业部。公司当时有两个最大的生产部门,一造一修,我们在造的这个事业部。事业部往下设课,按专业和职能设置。课往下设股和工段,按职能和工序设置,股和工段行政上是平级,股管事,工段干活,但是股有派活和督促功能,所以高半级。工段下面设班组,基本按小工序设置,也有混合班组的,班组是行政上最小的机构,也是企业的基本细胞。各个行政机构都设管理人员,层层往下一级管一级。这一套设置是学的日本的企业,等级森严。我所在的内业是个课,专门制造中间产品模块。
  在黄班长的班组实习了大概两个月,工段长来找我了,让我去办公室找黄副课长。去了,领导交代画张图,是个工装的图纸,拿来给制造工装的厂家用,交代我去会议室画,拿个实物去对照,四天交稿。领了任务,心底兴奋了,这图不在话下,能表现自己。紧赶慢赶地画开了,如期完成任务。工段长见了图纸感叹了一句:这是我见过的最正规的图纸!听了我心里暗自得意,咱是科班出身,这算啥,小儿科!
  在画图的过程中,正课长和人进来谈过话,是下面的一个工长,好像是为了评先的事情工长闹情绪,课长安抚并答应一些条件。在他们谈话的过程中我只埋头画图,他们并没有避开我,可能认为我听不明白白话,实际上我已经能听个大概了。这是我第一次知道有些事情是可以和领导谈条件的。
作者:椰林女 时间:2014-07-07 23:10:00
  已读。有些感概!但愿哪天我也能静下心来好好写一写。
  生活是个大染缸、时刻在变、这一刻你对他/她还是信任的
  下一秒说变就变 最后我还能信任谁 只有自己?NO!
作者:椰林女 时间:2014-07-07 23:10:00
  赞!写得真好!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7-07 23:31:00
  @椰林女 26楼 2014-07-07 23:10
  已读。有些感概!但愿哪天我也能静下心来好好写一写。
  生活是个大染缸、时刻在变、这一刻你对他/她还是信任的
  下一秒说变就变 最后我还能信任谁 只有自己?NO!
  ------------------------------
  写吧,像养个小孩一样,慢慢写。
  很多事情经历过了心态也就会渐渐平和了。你想信任谁谁就能信任,全在自己。实在不行就选择性信任。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7-07 23:40:00
  @哇哒哒菇凉 23楼 2014-07-07 19:52
  鸡同鸭讲,你明不明我讲咩啊,你都母鸡呀,哈哈。朋友请继续,等着看呢
  ------------------------------
  唔明假装明,炖母鸡!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7-07 23:43:00
  @酱油配油条 24楼 2014-07-07 22:18
  很长很利害~~~~~~~~~
  ------------------------------
  不是又烦又啰嗦就行~
作者:哇哒哒菇凉 时间:2014-07-08 10:52:00

  @七月地晴 30楼 2014-07-07 23:43:00
  不是又烦又啰嗦就行~
  -----------------------------

  不烦不啰嗦,期待更新~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7-08 19:14:00
  在切割班待的时间长了,慢慢和班组的男男女女熟悉了,渐渐打成一片。切割班每天也是嘻嘻哈哈的,有些玩笑开起来比华哥班组还要过,比如副班长会绕到煲汤的大姐身后,突然隔着衣服拉大姐的内衣带子弹一下,大姐也不生气,只回头锤一老拳,连带问候副班长“老母个仔”。如此种种,真是让我大长见识。
  就这样,每天上班下班,不知不觉间过了两个多月。时间长了,新鲜劲慢慢过去,感觉越来越没有什么动力,人也慢慢懒了起来。一般来讲,分到班组实习的新人,特别是院校毕业招进来的,班组都不会太认真管理,只要上下班时人露个面,中间人在哪里班长一般都不会多问,因为班组的人都清楚,过段时间这些实习生都会调走,真说不定哪一天就管起他们来,太认真,得罪了不划算,反正也不指望这些实习生能帮忙干多少活。不过,我还算是比较老实的,除了中间溜号几次去找同学外,一般都在班组帮忙干活,因为刚进来不久,人生地不熟的实在也没有地方可去。再说了,在班组还有些老师傅八卦一下,让我了解公司的趣闻轶事,从侧面了解单位的人文环境,还可以和傻仔这位热心肠的小师傅聊聊天,跟他学学切割机编程等等。
  这一天,上午快下班之前没有多少事情做,觉得倦了,跑到班组里躺在长凳上。班组里在上班时间一般都没有人在,门也是虚掩的。就在我躺得正舒服的时候,门开了,书记(也就是正课长,他兼书记,课里的人都喊他书记,上了年纪,很有威信)带着工长、安全员等几个人进来,我一见赶紧起身,书记看了看我没有说话,和身边的人说起了班组的布置这里要整改那里要清洁,等等。原来是带队检查安全和“5S”来了。我心想,这次肯定给他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不过后来好像并没有。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7-08 23:11:00
  转眼间,见习期满了,我回到了管理股。管理股股长是个退伍老兵,不知道有没有打过仗,没听他提起过,我见过他当兵时的照片,就压在他桌面的玻璃底下,年轻时很帅。他应该是东北人,不过平时和同事们交谈都说白话,入乡随俗了,语言和口音都改变了。股长姓王,平时很随和的一个人,说话声音低沉语速很慢,很少发脾气,但是发起脾气来很猛。他眼睛很小,笑起来几乎看不到眼睛,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得了个花名叫“矇嗨”,办公楼里除了很年轻的同事外,都这么称呼他。不过初时我是不敢这么叫他的,几年后混熟了才敢。“矇嗨”和华哥曾经在一个班里待过,关系不错。
  回到管理股后,安排我跟副股长。副股长也姓王,瘦瘦高高的个子,祖籍武汉,是个暴脾气。在管理股没干什么记得住的事情,就是改改图,打打下手。不过中间从职能部门来过一批见习生,其中有两个女的,一个很聪明,是少年科技大毕业的,口才很好,见习的时候经常和我偷偷地在电脑房里扫雷,后来成了一个职能科室的头,有一段时间和我关系很铁。另一个很勤快,后来成了我同学的老婆。
  没有多久我又换了地方,不过这次是书记准备给我压担子,又将我调到现场去,是搞物流配套的一个工段。从此我几年苦逼的日子来临了。
作者:哇哒哒菇凉 时间:2014-07-09 09:26:00
  回头锤一老拳

  哈哈~
作者:哇哒哒菇凉 时间:2014-07-10 09:01:00
  @七月地晴 楼主什么时候更新啊
作者:路过游客qaz 时间:2014-07-10 09:13:00
  菇凉啥时候拜读你大作呀?
作者:海岛孤雁2014 时间:2014-07-10 09:56:00
  朴实无华的言行诉说着那年那人那事,精辟!赞一个!望继续,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7-10 11:57:00
  这两天事多,静不下心来~
  等忙完了继续......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7-12 00:40:00
  调我去配套工段前课长没有跟我说过只言片语,实际上我一直都没有和书记说过话,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把我放到这个工段最开始的想法可能还是要再观察一下。配套工段那个时候基本属于无王管的状态,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算起来,应该是过年前的一个月调去配套工段的,那天早上来管理股领我的是工段的代工长。代工长是广州本地人,中等身材脸晒得很黑,大概40多岁的样子。
  一路无交谈,到了工段下面的配套班,把我交给班长。班长花名“老亨”,瘦瘦小小的个子,有些驼背,脸上长了些老人斑,头发黑白相间,看起来有50岁多了,但实际年龄才40多,是以前在外场当装配工时的艰苦的工作环境摧残了,捱坏了。班组是在两个合拢车间的中间,下面是过道,可通大卡车,离空架出来的一层几个房间,铁制楼梯上落。班组房里中间是张自制的大铁桌,围着铁桌一圈铁制长条凳,凳上坐着一圈十几个男人,都在喝茶抽烟聊天,每个人看起来都不那么精神,这是我进门的第一印象。
  代工长简单介绍完毕,“老亨”让一位花名叫“鞋抽”的配套工带我,“鞋抽”是系统内柳州的一个厂调回来的,广州人,性格有些懦,当时候是支援柳州那边建厂调过去的,按说应该在柳州干得不错,但是没有留在柳州,估计和性格有关。
  配套班的工作和仓库类似,就是把车间内切割的零件和半成品退出去运到堆放场(工人们简称退场),待合拢车间需要时再运给合拢车间。主要工作场地是一个约四千多平方的露体堆场,堆场平常存放几万件零件和几百件半成品,基本上每个堆位的物件都堆得有一人半高。
  配套工段除了配套班外,还有个运输班,司机六男两女,十台车,班长也是个退伍老兵,花名叫“莫老爷”。
  配套工段是个中转站,工作看似简单,实际上压力很大。堆场每天几十车的物料出入,进来的物件多且繁杂,必须分门别类堆放清楚,不能出错。运输班车多人少,不但要满足课里各车间供料和清场的需求,还要兼顾其他课的运输任务。
  可以讲,所有工作都维系在运输车辆上,无车运东西时一切都得停顿。受外部卸车不能受控的影响,运力显然是远远不足的,因此配套工段基本上每天都要加班到很晚。出于各自班组的利益,车辆的调度权两个班组长互不相让,配套工之间争夺车辆资源也经常吵得不可开交,整个工段基本上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同事间信任度极低。代工长是刚提起来的,之前是配套班长,原工段长刚病逝由他代理,运输班长不太买他的账,在各种矛盾冲突时,代工长没有太多的办法进行调停。我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开始了我在配套班的工作。
作者:终于吃上肉了 时间:2014-07-12 23:30:00
  泡杯茶,等楼主的苦日子续篇……
作者:老恶鑫 时间:2014-07-13 14:30:00
  冒个泡吧。继续看楼主诉说那些年的工作点点......
作者:椰林女 时间:2014-07-13 14:54:00
  还没发现错別字!语文不错嘛!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7-13 14:59:00
  @椰林女 42楼 2014-07-13 14:54
  还没发现错別字!语文不错嘛!
  ------------------------------
  有!
  露天→露体
  你看得很仔细……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7-13 15:02:00
  @老恶鑫 41楼 2014-07-13 14:30
  冒个泡吧。继续看楼主诉说那些年的工作点点......
  ------------------------------
  慢慢看,广告之后更加精彩~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7-13 15:37:00
  @终于吃上肉了 40楼 2014-07-12 23:30
  泡杯茶,等楼主的苦日子续篇……
  ------------------------------
  几年的苦日子,不知道怎么说得清楚……
我要评论
作者:遥远之都 时间:2014-07-13 17:46:00
  有感想
作者:老恶鑫 时间:2014-07-14 21:36:00
  世界杯打完,该动手了吧
作者:云胜 时间:2014-07-14 22:07:00
  GOOD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7-15 15:50:00
  我新来乍到,一开始只能跟着师傅到处熟悉环境,熟悉流程。师傅“鞋抽”的主要工作是将切割车间等离子切割机切割的结构零件从车间退场到露天堆放场,或者是从堆放场和切割车间送到装配车间做半成品,半成品制作完后再从装配车间退场,等合拢车间用到时再供给。可以讲一个完整产品的大部分物流配套工作由他承担。
  前面说过,带我的师傅“鞋抽”性格有些懦,争车辆运物料往往争不赢,往往等别的配套工大部分的工作完成后才轮到他运料,因此加班是常事。长此以往,配合他加班的运输、起重等工人有意见了,认为他工作不力造成其他人都得陪着他加班,切割车间、装配车间和合拢车间也会不时投诉他退场不及时或者供料不及时。私下里他也会和我发发牢骚,认为代工长、班组长等上级不重视他的工作,他的工作量最大但是不优先安排他的运料工作。听多了我也觉得奇怪,都是一个班或者是一个工段的工作怎么就经常安排他最后呢。跟了他一段时间后,慢慢的我感觉到他与同事们间的关系不是那么融洽,甚至可以讲如果在工段的范围内把配套工分三六九等的话,他应该是排在最后的那一个。
  正常上班时段内大部分的时间在等着分派运输车辆,我闲不住,经常跑去和其他配套工、司机和起重师傅们聊聊天吹吹牛,慢慢的和他们也都熟悉了。期间和一个花名叫“军佬”司机比较聊得来,他也是退伍军人,看问题的角度比较特别也很客观,工段的人文环境等很多事情都是通过和他聊天的过程中了解到的,他后来成了我要好的朋友,一直到现在。
  大概跟了师傅三个月的时间,基本上熟悉了工作流程和工作氛围。有些时候师傅叫不到车辆的时候我会主动去和司机们聊聊看能不能打个尖插个队,可能由于我是院校招进来的,身份比较特殊,司机们特别是运输班长莫老爷有时候会乐意帮忙,这就省了不少等派车的时间。
  有时候我想起那段日子会有点佩服自己的沟通能力,当然烟也派了不少,呵呵。点支烟三分亲,烟点上了话闸子就可以打开了,烟民的世界不抽烟的人是体会不到的,烟发挥了烟民间的沟通桥梁作用。当然,要顺利沟通语言的因素也是重要的。大部分的老师傅们都是广东人,说起普通话来很费劲,也很费解,但是这个时候语言对我来说已经不是什么大问题了,不到一年的时间我已经能用白话和他们交流了,现在想起来都有点佩服自己的学习能力,当然中间也闹过不少笑话。顺便说一下,师傅“鞋抽”不抽烟。
  几个月后,班长“老亨”找我聊天了。“老亨”希望我和“鞋抽”分别承担工作,我负责装配车间的结构件半成品退场和合拢车间的供料,师傅“鞋抽”负责切割车间的退场和装配车间的供料,也就是将他的工作一份为二,他负责前面的工序,我负责后面的工序。后来想起来,“老亨”让“鞋抽”带我是有目的的,就是希望我能够尽快上手,然后担当一部分工作 ,“鞋抽”负责的工作被投诉的比较多,多一个人来承担会好很多,而且他相信我能够做好与各方面的沟通。听“老亨”这么说,我自然是满口答应,因为这样意味着班长肯定了我的表现,同时也表示了他的信任,我可以出师了。
作者:老恶鑫 时间:2014-07-15 16:16:00
  工作其间串岗,且还经常送礼。广州人的包容性可陵水有得比
作者:老恶鑫 时间:2014-07-15 16:16:00
  工作其间串岗,且还经常送礼。广州人的包容性可陵水有得比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7-16 08:46:00
  @老恶鑫 51楼 2014-07-15 16:16
  工作其间串岗,且还经常送礼。广州人的包容性可陵水有得比
  ------------------------------
  陵水恐怕槟榔比烟仔还能融洽感情吧。我自从醉过一次槟榔后,现在只能包青。
  • 椰林女: 举报  2014-07-15 22:37:15  评论

    如连包青都不会,唯恐别人不相信你是海南哥吧.
  • 七月地晴: 举报  2014-07-16 08:46:13  评论

    哥是海南陵水哥,如假包换~ 不过醉槟榔真是难受,比醉酒难受几倍。我唯独一次醉过槟榔,像狗一样躺在长条凳上口水直流,头晕乏力冷汗直冒,从此槟榔都很少吃,而且吃的时候绝对不嚼蒌叶和灰。
我要评论
作者:椰林女 时间:2014-07-15 22:48:00
  过往的流水楼主竟记得如此清晰,厉害.
  我没在工厂做过体会不了,倒觉我除了第二份工作是快乐无忧的,后来的都多多少少有不如人意的地方.快乐的工作环境,互助的同事才能让在那工作的人留恋。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7-16 00:01:00
  @椰林女 53楼 2014-07-15 22:48
  过往的流水楼主竟记得如此清晰,厉害.
  我没在工厂做过体会不了,倒觉我除了第二份工作是快乐无忧的,后来的都多多少少有不如人意的地方.快乐的工作环境,互助的同事才能让在那工作的人留恋。
  ------------------------------
  这是一段教会我与人相处和杀伐决断的岁月,比之后的让我深深体会到人世险恶和政治无常的岁月要单纯很多。单纯的总是让人怀念的,所以会记得清楚些。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7-16 15:47:00
  梨花_雨:
  您好!您的文章《说说我这些年来的人生经历,人生如梦》已被推荐至"海南在线海南一家_网友热贴标题"栏目,感谢您对"海南在线海南一家_网友热贴标题"栏目的支持!


  肉版,先谢谢你把这个帖子给推到海南一家去了。
  但是这样一来我写起来就要谨慎很多了,很多东西会模糊带过了,可能会影响到思路,而且真实性会大打折扣......

  另,帖子标题怎么改了?
我要评论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7-18 23:50:00
  从这次更新开始,大家就当个故事看吧。套用那句话: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请勿对号入座。
  ……
  “老亨”和我谈完后,在周一的班前会上他跟大家公布了我和师傅“鞋抽”分别承担工作的决定,从此我开始了独立工作。
  开头是不容易的,因为怎么说我都是新加入这个团队的,完成每天的工作很重要,但是不让别人觉得因为我的加入会威胁到他的地位同样重要,这点我还是知道的。因此,我尽量跟代工长和班长汇报每天工作要加紧解决的事项,让代工长去协调我的运输车辆。另外我还是继续去和其他配套工、司机搞好关系,能打尖的打尖,能和别的配套工搭车搞定的就搭车。一段时间下来,我几乎和所有人的关系都不错,加班次数也相对少些,大概居中间吧,我没什么事的时候还会去帮帮“鞋抽”。
  因为是在外场的时间多些,风吹雨淋少不了,最难受的是夏天,每天毒辣的大太阳直晒,夸张点说,喝的水都没有流的汗多,每天的工作服干了湿湿了干,一圈圈的都是汗干了后的白渍,三天不洗工作服的话简直是不能穿的了。那些日子我瘦了不少,而且晒得黑了很多,不过工作还算是开心的,转正后工资也一路涨到了一千二三左右。
  这样一直干到2000年的5月份。待的时间长了,对工段每个人都大概有了些了解。配套班算是个混合班吧,有配套工有起重工,还有个龙门吊司机,这里面有一个配套工比较特别,每天骑着当时候算是不错的“125”摩托车跑来跑去,他主要的工作是舾装件的配套,包括一些型钢的配套,他是广州人,我们暂且叫他W吧。还有一个起重工是湛江人,农民工身份招进来的,比较喜欢和我聊天,但是也比较八卦,他会把他对其他人的业务水平和为人的认识告诉我,他认为W的水平在目前这些配套工里面是最好的,我们暂且叫他G吧。W当时候应该是40岁出头的年纪,G年轻些,不到40岁。
  2000年5月的一天,代工长告诉我书记找我,让我去办公室找书记。我听了连忙去了课长办公室,书记把我带到会议室去,进了会议室一看就我们两个人,原来是书记找我谈话了。
  书记开口就说他对代工长的工作不满意,认为我们这个工段自从前任工长去世后一直很乱,风气很不好,很有几个难缠的人,他一个一个的数了起来,他认为代工长不管是管人还是管事都没有起到很好的管理作用,甚至是基本上管不动。他问我,如果你来管你会不会改变得了现在的面貌?我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咯噔了一下,有点不相信我的耳朵,我老实回答说不知道。他再问我,代工长是个老装配工出身,当配套班长也当了几年,应该讲干活是很有经验的,如果让你来管这个工段,你是希望他留下帮你还是调到其他地方去?我知道,书记已经是把我当成工长来进行谈话了,我心里紧张了起来,脑子加快了思考,摸一摸头脑门发热。我对书记说,我觉得还是把他调到其他地方好些,不然的话有些事情可能不会那么好办。书记点点头,表示同意。书记又问了,你觉得是保留目前的这个工段建制,还是把这个工段并到合拢工段去?合拢工段的工长处事比较圆滑,而且年纪也比较大,没几年就要退休了,他来管的话应该能摆得平这个工段的人。我听他这么一说,我明白他的意思了,他像是抛了两个方案出来让我选择,一是保留建制,二是与其他工段合并,我当副手管原来工段的业务。但是我不确定书记是不是真的让我选择。
  我想了想,把这个工段交给我的话我还真的没有把握能搞得好,我从进公司到现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到这个工段才一年多一点,根基不稳,可以讲那个时候没有能信得过的人能帮我。再者说,把工段合并是不是他早就决定的事情,只不过透个口风看看我的态度,而且他不是说合拢工段的工长没几年就要退休吗,那他是不是想让我过渡一下到时候接班呢。我表态了,我说课里如果决定合并的话我没意见,一切都听课里安排。书记听了说那好吧,你回去准备一下,先别和别人说。
  从课长办公室出来,我头晕脑胀的,有点不确信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下去也没有心思干活,躲到一边回味刚才和书记的谈话,一时不知道怎么面对往后的工作,心里很虚。
  后来我才知道是书记先找了一些人了解情况,其中就有具有党员身份和党小组、工会小组长身份的运输班长“莫老爷”,“莫老爷”推荐了我。我不知道“莫老爷”的推荐起了多大作用,但是从此开始我的岗位发生了转变。我在往后的日子里一直对书记和“莫老爷”心存感激……







作者:老恶鑫 时间:2014-07-19 10:28:00
  遇贵人了,官场小说都这样说。期待....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7-19 15:14:00
  @老恶鑫 57楼 2014-07-19 10:28
  遇贵人了,官场小说都这样说。期待....
  ------------------------------
  说得不错,不过和个人的努力分不开。
  随着剧情发展,此后会越来越精彩……
作者:哇哒哒菇凉 时间:2014-08-08 15:25:00
  我又来啦~ 继续关注~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8-09 13:47:00
  @哇哒哒菇凉 59楼 2014-08-08 15:25
  我又来啦~ 继续关注~
  ------------------------------
  谢谢关注!
  这个故事写得很费心,最近心情不太靓,先缓缓吧。悄悄告诉你:我准备写一年的,呵呵~
  最近听说你藏匿深山修炼去了,不知是真是假?
作者:椰林女 时间:2014-08-09 14:06:00
  2000年我才300工资。差距好远呐。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8-09 16:33:00
  @椰林女 61楼 2014-08-09 14:06
  2000年我才300工资。差距好远呐。
  ------------------------------
  你是刚毕业那时候吧,在哪呢工资这么点?
  我98年刚毕业时工资大概600出头,很经花,几乎每晚和朋友宵夜,啤酒、炒粉、炒螺,很怀念那段单身的日子。
  • 椰林女: 举报  2014-08-10 15:32:33  评论

    兴隆。
  • 七月地晴: 举报  2014-08-10 17:35:39  评论

    嗯,我知道那个滋味了...... 看了你这么简短的两个字,我想起了我姐和我妹的打工岁月,怎一个苦字了得!很多日子都不忍回头看......
我要评论
作者:哇哒哒菇凉 时间:2014-09-05 14:26:00
  @七月地晴 2014-08-09 13:47:00

  谢谢关注!
  这个故事写得很费心,最近心情不太靓,先缓缓吧。悄悄告诉你:我准备写一年的,呵呵~
  最近听说你藏匿深山修炼去了,不知是真是假?
  —————————————
  没有修炼哈,只是工作太忙啦,现在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哈哈。你写一年,我就持续关注着。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9-05 20:03:00
  @哇哒哒菇凉 63楼 2014-09-05 14:26
  @七月地晴 2014-08-09 13:47:00
  谢谢关注!
  这个故事写得很费心,最近心情不太靓,先缓缓吧。悄悄告诉你:我准备写一年的,呵呵~
  最近听说你藏匿深山修炼去了,不知是真是假?
  —————————————
  没有修炼哈,只是工作太忙啦,现在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哈哈。你写一年,我就持续关注着。
  ------------------------------
  忠粉!赏你一个中秋饼~
作者:哇哒哒菇凉 时间:2014-09-05 21:50:00
  @七月地晴 2014-09-05 20:03:00

  忠粉!赏你一个中秋饼~
  —————————————
  哈哈,多谢,不过对月饼没啥兴趣,所以不用赏了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09-05 23:28:00
  @哇哒哒菇凉 65楼 2014-09-05 21:50
  @七月地晴 2014-09-05 20:03:00
  忠粉!赏你一个中秋饼~
  —————————————
  哈哈,多谢,不过对月饼没啥兴趣,所以不用赏了
  ------------------------------
  我对家乡的月饼有些怀念,小时候月饼还是薄薄的纸皮包的,很甜。有一年中秋自己喝了支红酒,禁不住坐电脑前写下了一段文字,现在看还是很有感触。如下:

  记起小时候过中秋节,中午祭完祖,一家人其乐融融吃喝一下午,我家逢年过节常有邻居亲戚来串门,喝酒吹牛,可从中午吃到晚上。

  晚上月亮出来了,赶紧冲凉,手拿中秋饼(老家话,月饼的意思)在朦胧如银的月光下在村子里东奔西窜,最后一群小孩总会聚在村口小学的操场上疯玩。

  累了回家,搬一张凳子放在院子中央,放一块中秋饼在凳子上,躲起来。一会出来发现中秋饼缺了一个口,大人告诉我们是吴呢娘(老家话,是大人和小孩说起月亮用的词)咬了一口。大人说,如果谁不给“吴呢娘”中秋饼吃,“吴呢娘”会把谁的耳朵咬一口的。行完小孩供奉“吴呢娘”中秋饼的仪式,在大人们聊天的声音中渐渐睡去。

  慢慢大了,知道中秋饼原来是给大人咬的,但仍怀念缺了一个口的月饼,怀念会吃中秋饼的“吴呢娘”。
作者:哇哒哒菇凉 时间:2014-09-06 15:14:00
  @七月地晴 2014-09-05 23:28:00

  我对家乡的月饼有些怀念,小时候月饼还是薄薄的纸皮包的,很甜。有一年中秋自己喝了支红酒,禁不住坐电脑前写下了一段文字,现在看还是很有感触。如下:
  记起小时候过中秋节,中午祭完祖,一家人其乐融融吃喝一下午,我家逢年过节常有邻居亲戚来串门,喝酒吹牛,可从中午吃到晚上。
  晚上月亮出来了,赶紧冲凉,手拿中秋饼(老家话,月饼的意思)在朦胧如银的月光下在村子里东奔西窜,最后一群小孩总......
  —————————————
  能感知幸福的人都是完整的
  
我要评论
作者:椰林女 时间:2014-09-07 01:04:00
  每年米缸里找中秋月饼。

  • 七月地晴: 举报  2014-09-09 15:08:51  评论

    是的哦。那时候家里还没有冰箱这回事,如果早几天买月饼的话只能存米缸里。
我要评论
作者:哇哒哒菇凉 时间:2014-10-09 17:44:00
  @七月地晴 铁杆粉又来了
  • 七月地晴: 举报  2014-10-10 14:24:10  评论

    你的铁粉精神让我感动啊!最近我又忙又懒,真是对不住了。我会找时间找心情写的。
我要评论
作者:段小七 时间:2014-10-10 21:34:00
  继续!不要太零散!
作者:阳光下的花海 时间:2014-10-14 17:15:00
  顶起来
  
作者:椰林女 时间:2014-10-14 20:12:00
  今晚兴隆的老同事来南宁出差,十几年未见,回忆又涌了起来,那年他管游泳池,私自批我们下游泳池,后来他受了处份......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10-14 22:25:00
  @段小七 70楼 2014-10-10 21:34
  继续!不要太零散!
  ------------------------------
  这不是什么正经文章,随便写写,只当散散心,就不要太严谨了。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10-14 22:25:00
  @阳光下的花海 71楼 2014-10-14 17:15
  顶起来
  ------------------------------
  谢了!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10-14 22:26:00
  @椰林女 72楼 2014-10-14 20:12
  今晚兴隆的老同事来南宁出差,十几年未见,回忆又涌了起来,那年他管游泳池,私自批我们下游泳池,后来他受了处份......
  ------------------------------
  他乡遇故知,很好!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10-14 23:38:00
  写一段……

  书记的动作很快,没两天就把我和绰号“总理”的合拢工段的工长,还有绰号“卷毛”的合拢工段副工长一起叫到课长办公室,商量接下来的安排。我猜得没错,是取消了配套工段的建制,把两个工段合并到一起,我任工长助理,负责原来的配套工段。谈了半天,定下了接下来的周一要举行新的工段成立大会,新工段全体人员参加。

  成立大会前的那几天我一直在想我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发言,毕竟原来的工段不存在了,原配套工段的人到时候会是什么心态?会不会觉得自己成了被收编的队伍,成了二奶生的,没地位。想得头疼,心里七上八下的。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我的态度会影响配套工段的人以后能不能很快地和合拢工段的人融合到一起,不光是我将要管的那三十多号人看着,我的新拍档和课里的领导也会看着。
  拥护课里的决定,配合工长的工作这是我要表明的态度,希望那三十多号人支持、配合我的工作也是我要着重强调的内容。发言的方向是明确的。

  工段成立大会如期召开,会议室坐了满满一屋子人,有些来晚了的只能靠墙站着,放眼望去应有约八十号人。我虽说神经比较大条,但是这毕竟是第一次以不一样的身份经历这么大的场面,而且需要发言,心里难免一阵阵的发虚。但是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

  书记先发言,说了一套官话,具体说了什么记不太清了,大概的意思是强调了两个工段合并的必要性,希望“总理”、“卷毛”和我要精诚合作,管理好新的工段,带领新的工段完成好课里安排的任务。



  手机快没电了,先发,待续……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10-15 00:27:00
  接着是正工长“总理”发言,圆滑的“总理”开头就讲自己快退休了,想不到书记还要给他压担子,自己本来就矮,一米六出头的个,这下估计到退休时连一米六都保不住了。惹得一屋子人发笑,气氛变得没那么严肃了。回想起来,到现在我都很佩服“总理”的,这正是他的过人之处,能调节气氛。跟他共事几年,潜移默化中也感染了他一些调侃的心性。“总理”后面说了些什么记不清了,无非就是摆摆资历,强调一下自己会一碗水端平,明确之前我们仨和书记谈好的原配套工段的业务主要由我来负责,拜托大家配合好我的工作。他说话的过程中夹杂着调侃,大家都轻松了起来。

  经过“总理”的一番调侃,轮到我发言的时候气氛已经没有那么严肃了,我心里也没那么紧张了。按之前想好的发言方向我尽量简短的表明了我的态度,表达了希望大家支持和配合好我的工作的愿望。

  一场严肃但不缺轻松的成立大会结束了。我作为工段管理人员的新角色,开始了充满压力和挑战的工作。
作者:游穗坡人 时间:2014-10-16 20:34:00
  Mark
我要评论
作者:椰林女 时间:2014-10-18 13:32:00
  成了二奶生的,没地位。
  ------------------------
  这句讲得好通俗。我们公司也是也是好比二奶生的,申请什么都不得。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10-18 22:18:00
  @游穗坡人 78楼 2014-10-16 20:34
  Mark
  ------------------------------
  一起走过的日子!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10-18 22:20:00
  成了二奶生的,没地位。
  ------------------------
  @椰林女 79楼 2014-10-18 13:32
  这句讲得好通俗。我们公司也是也是好比二奶生的,申请什么都不得。
  ------------------------------
  很多二奶都能修成正果,关键是要修炼。
作者:哇哒哒菇凉 时间:2014-11-07 10:10:00
  等更~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4-11-07 12:49:00
  @哇哒哒菇凉 82楼 2014-11-07 10:10
  等更~
  ------------------------------
  临近年底了,很忙很忙很忙……忙……
  忙过这段时间再开更,见谅!
我要评论
楼主七月地晴 时间:2015-07-06 13:28:00
  开贴到今天满一年了,做个记号。
  没写多少,惭愧啊…对不住某人了
作者:椰林女 时间:2015-07-09 23:36:00
  哪天又喝起小酒你哪天续篇……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