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鸿邦传奇:黎锦(下)

楼主:酸粉邦 时间:2015-02-09 16:50:04 点击:1007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黎锦。
  海南岛黎族人民最富盛名的特产。
  黎锦有3000多年的历史,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史书上就称其为“吉贝布”,其纺织技术领先中原1000多年,勘称中国纺织史上的“活化石”。黎锦取棉线为主,麻线、丝线、金银线为辅交织而成,有纺、染、织、绣等四大工艺。黎锦制作工艺精巧,图案色彩鲜艳,是中国纺织艺术的一朵奇葩。
  提起黎锦,你就不能不说黄道婆。宋末元初流落崖州(今海南岛)的黄道婆,于中晚年时期改进黎锦技艺,传播于内地,使得长江下游棉纺织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可见黎锦的工艺地位不言而喻。
  黎锦图案有人形纹、动物纹、植物纹、几何纹、日常生活、自然现象等,即便是少有的汉字符号纹样,也都是“喜”“福”“寿”等个别吉祥字,像张爷的这一张不规则红色线条,绝对是勘称史无前例。
  何鸿邦手握摹抄黎锦的四张A4纸,双眼圆瞪,脑袋嗡嗡作响。关于那段黎锦故事,他回来查阅资料后,倒信了大半,而且他觉得老人也没必要骗自己。至于黎锦的秘密,资料看了一大坨,黎锦知识倒是增进不少,但这火星红色线条,心里头只有四个字形容:什么东西?
  他甚至有种胡思乱想:这是不是当年那黎族女人其实手艺很差劲,这黎锦是制作不成功的垃圾残次品?
  脑袋都快要想到爆炸的时候,忽然想到欧阳米娣,那个美丽的女护士,顿感轻松不少,赶紧给欧阳米娣打电话约了一个他经常去的地方见面。
  到了一处吃宵夜的地方,何鸿邦先坐下来点东西。当然,女人嘛,哪个女人不迟到个几十分钟又或者一个小时的。
  一个不等待过迟到女人的男人,一定没有谈过恋爱。
  百无聊赖,何鸿邦不像别人一样掏出手机玩微信游戏什么的,而是摊开A4纸又在研究黎锦。
  正看得出神,后面忽然有人在叫他,他回头一看,顿时傻眼,来者身高不过五尺,面爆青春痘,形象猥琐,正是大兴村酒神谷道剑是也。
  老子第一天约女人就撞见你,这要在一起吃宵夜,这要怎么大展拳脚泡妞啊?万一席间嘴上再没把门爆出什么伪劣丑事,那还了得?看来的赶紧把他支走,何鸿邦内心坚定的想道。
  其实也怪何鸿邦,他所挑的地点是经常与古道剑吃宵夜的老地方,因为他只想着这店宵夜好吃,女人一定会喜欢,完全没想过会撞见谷道剑。
  何鸿邦一边心里盘算如何支退他,一边笑说:“哟,你怎么在这?”
  谷道剑兴高采烈地走过来说:“吃宵夜也不叫我,真不够兄弟。我刚跟朋友喝茶回来,正——”忽然指着桌上的另外一个杯子和碗筷问:“约朋友啊?”
  “嗯。”何鸿邦默然点头。
  “哎。”谷道剑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撞了他肩膀一下,面露古怪问:“谁啊?鬼鬼祟祟的。”
  何鸿邦装作没事笑道:“朋友啊,你不认识的。哎,你不是要回家吗,赶紧回家吧,要不你妈该担心了。”
  “何鸿邦,你骗人的本事真的一点都没长进。来,说说吧,那姑娘是谁?”谷道剑如心理学大师般对何鸿邦了如指掌,悠哉的坐了下来。
  “什么姑娘?朋友,我一个朋友。”何鸿邦完全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紧张。
  谷道剑先眯了他一眼,摇摇头,把车钥匙往桌上一放,抽出一根香烟,耍帅似的点燃,对着星空悠悠的吐出一口白气,好整以暇的笑道:“呵,你一不嚼槟榔,二不赌博,烟不抽,酒不喝,嫖娼怕染病,泡吧没心情,整天宅在家,你说你这种人能在陵水交到什么人?信不信,我掰开手指头都能数的清你有多少个朋友?”
  何鸿邦无言以对,默念起昔日谷道剑的一句至理名言:“抽烟喝酒嚼槟榔,赌博嫖娼耍流氓。”
  谷道剑最终下定论的说:“你吧,人,好是好,但就是难在这个社会混,你圈子窄,朋友少,所以你要成事的话,恐怕要比常人付出数倍的努力。”
  何鸿邦待要反击,忽然一个怯生生的女子走了过来。
  那女子身材修长,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大眼睛,着一条圆领花T恤,下身配着一条低腰牛仔裤,来人正是美女护士欧阳米娣。何鸿邦想不到下班之后的欧阳米娣会是如此的火辣,与那冷冰冰的女护士简直是判若两人。谷道剑瞪大了狗眼,张着嘴巴,心里暗道:何鸿邦这小子今年真是走狗屎运了!这么好看的女人往年连看到的机会都没有,那都是属于土豪与看脸的,今年这个竟然砸何鸿邦这臭手手里,唉!真是一朵鲜花插牛粪。
  何鸿邦赶忙起身安排座位并介绍:“我朋友,大兴村酒神谷道剑。这位是——”
  欧阳米娣赶忙向谷道剑说:“你叫我小米就好。”
  谷道剑差点就冲口而出,小米不是手机吗?但一想自己与她没那么熟,乱开玩笑怕是不好,赶忙说:“呵呵,你要吃什么?”
  欧阳米娣说:“我吃碗白板汤就好。”
  陵水三大小吃:陵水酸粉,热粉,白板汤。除了陵水酸粉早餐吃酸反胃没销路外,热粉与白板汤霸占了陵人一天的餐桌,大街小巷随处可见。
  “老板,一碗白板汤,两碗酸粉,一盘田螺,一盘虾,一盘蟹,在来——”谷道剑心里只想笑,何鸿邦向来铁公鸡一毛不拔,这会明摆着是在泡妞,此时不宰他宰到出大血,更待何时,自是乱叫一通。
  多年老友,何鸿邦哪还不知他用意,赶紧抢先说:“在来一瓶啤酒给他,罐装的。”说完瞪了他一眼。
  见他俩都不说话,谷道剑没话找话说:“哎,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哎,这是什么东西?”说完指着椅子上的那四张A4纸问。
  谷道剑也不待何鸿邦发话,径直拿起纸张左看右看。虽没讲此事要保密,但欧阳米娣还是觉的何鸿邦不应该随处拿出来让人看到。何鸿邦倒是坦荡,与谷道剑又是过命交情,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道出了整个黎锦之事。
  漫长的诉说,谷道剑张着嘴,拿着烟,傻瞪着他。待故事讲完,谷道剑先是看着欧阳米娣,又转头看着何鸿邦,然后在低头看着图纸,最后说了一句话:“我还是先回家睡一觉,冷静!冷静!”
  何鸿邦忍着笑问:“你不相信?”
  谷道剑反问:“你相信?”
  何鸿邦追问:“为什么不相信?”
  谷道剑又反问:“为什么要相信?”
  何鸿邦解释:“我相信是因为——”
  “停,我不想听你说,我问你,你相信吗?”谷道剑转头问欧阳米娣。
  欧阳米娣答:“我?我相信啊!你不相信?”
  谷道剑说:“你相信,我相信!”
  何鸿邦急道:“为什么我说相信你不相信,她说相信你就相信?”
  谷道剑看着他邹眉头道:“因为你长的难看所以我不相信,她长的漂亮所以我相信,美女一般都不骗人的!”
  欧阳米娣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只觉得这两人太有意思了。何鸿邦则啼笑皆非,这货跟黎锦上的红色不规则线条一样:什么东西?
  谷道剑忽然拿起一张A4纸,俯身似要讲出惊天大秘密般,何鸿邦与欧阳米娣自然的靠了过来,但听谷道剑小声说:“我觉得黎锦的秘密就藏在那块布当中,只有把它烧起来燃成灰烬才能知道,我看你还是去把那块黎锦烧了吧。”
  何鸿邦瘪嘴骂道:“神经,你电影看多了。”
  谷道剑把其中一张A4纸揉成一团,扔到地上说:“这话是我对你说的,神经,你电影才看多了,这种事你也相信?”
  何鸿邦急忙起来道:“你干嘛啊,大哥,我这是孤本,还没复印呢,就这一份。”
  谷道剑摇摇头,不理他,招呼欧阳米娣吃东西,自己低头嘬起了田螺。
  何鸿邦捡起A4纸,正要回骂谷道剑时,忽然震惊发现,被谷道剑揉过的褶皱地方,竟然折合贴近像极了繁体汉字的某一个部首。这一惊奇的发现,何鸿邦差点就要跳起来,赶紧跑去欧阳米娣座位处,指着褶皱处说:“是不是?是不是?”
  欧阳米娣也是同感,不住的欣喜向他点头。谷道剑嘬着田螺,不明白的问兴高采烈的俩人:“是什么是?发现了什么?让我看看。”
  何鸿邦如得压岁钱的小朋友,蹦蹦跳跳的拿到谷道剑眼前,又指着褶皱处重复说:“是不是?是不是?”
  谷道剑看了又看,转头对他说:“哎呦,不错啊,你小子真是走狗屎运了,这都被你发现。”
  何鸿邦摇摇头说:“不是我发现的,是你,你要不揉成一团根本就没人发现。”同时又叹了一口气道:“一千年来,所得黎锦之人都视此物如黄金珍宝,呵呵,又譬如唐僧的锦澜袈裟,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损折,珍而重之的存放,结果只被外在线条所迷,发现不了褶皱处的文字秘密,也就永远解不开这黎锦的秘密。唉。”
  欧阳米娣点点头,非常赞同。谷道剑拿起另外一张A4纸,泼冷水的问:“先别高兴的太早,我们到底要折成什么东西才能把这些文字显示出来呢?”
  何鸿邦闻言慢慢的坐了下来,脑中思绪飞快,想着各种常见的折纸,他首先想到的是:纸飞机。
  旋又摇了摇头,如果真是纸飞机,那就绝对的狗血穿越了。话虽如此,他还是傻傻的去折纸飞机。
  欧阳米娣与谷道剑看着他那纸飞机的雏形,都忍不住要吐槽。
  一张古代的黎锦,怎么可能会关联现代的高科技?结果可想而知,纸飞机没有穿越时空,整个纸飞机折合处虽有些许笔划组合,但离文字还是差很远。何鸿邦把纸又展开复原,对着他们俩说:”你们也折折。”
  三人折来折去,纸鹤,纸船,马它独(陵水鬼节时烧的一种折纸钱)等等一大堆,但就是没有一种可以显示出一个完整的汉字。众人从当初的兴奋顶点掉到了失望的谷底,谷道剑最后折了一只纸青蛙,在确定也没有汉字后,放在桌子上吹道:“制作这黎锦的人就不能说点人话吗?呐,金银财宝通通在这里,除了救济穷人,你们省着点花。”
  欧阳米娣不由的莞尔一笑,转头看何鸿邦。但见他低头沉思,一脸严肃的表情。他在想:一张藏宝图无外乎就是要解诗迷,要不就是看图找坐标。现在显然还没有到解诗迷的地步,而是要先组成文字。古时候没有经纬度坐标,那么剩下来的也就是山川河流,日月星辰,又或者东西南北方向——想到这里心念顿转,猛的想起小时候他们经常玩的一个带有显示方向的折纸“东西南北”。
  折东西南北,首先要裁剪成正方形,不由得细看A4纸,虽然不规则线条密密麻麻,分布不均,且没有一个框框圈住,但都在一个正方形的范围内。何鸿邦当下小心翼翼的裁减掉多余的部分,剩下正方形时开始折东西南北。
  凭着小时候还未消失的记忆,何鸿邦折成了东西南北折纸。当他四只手指顶着纸背的凹陷处,往两边一伸,借着昏暗的灯光往纸里一看,内中一个繁体字“雙”静静的躺在那里。可能是制作者为了掩盖这个汉字,这个“雙”字旁边还有很多线条当作烟雾迷惑,但无疑它就是一个完整的汉字谜底“雙”。
  何鸿邦忙向欧阳米娣与谷道剑展示了“成果”,两人都惊呆了,赶忙依法炮制。果不其然,剩下的三张纸,各折出了三个字“峙”“女”“拱”。
  谷道剑喃喃念道:“峙,女,拱,阿邦这个是什么字?”他不懂繁体字,不解的指着这个“雙”字问。
  何鸿邦忙说:“双字,双,峙,女,拱?”猛的惊叫道:“啊,双女拱峙!啊,王瑄?”又猛地皱眉道:“假的!”
  谷道剑抢先发问:“什么是双女拱峙?王瑄又是谁?”
  欧阳米娣也问:“什么是假的?”
  何鸿邦呼了一口气,不答反问:“听说过陵水八景没?”
  “陵水八景?什么东西?哎,你要死啊,能不能不卖关子赶紧把话讲明白。”谷道剑焦急道。
  何鸿邦看着这两个不明白他在说什么的人,颇有点上火道:“我就说,现在的陵水都教出来些什么。一个连自己县的历史都不知道,都不知道这个县从何而来,这个县有什么,还怎么谈的上不人才流失,青年出走他乡打工?他们不知道这块土地上的过去,还怎么让他们产生引以为豪的感情建设这片热土?有一天,我要是能在县里说的上一句话,我一定要让全县各大小学每学期开学上一门陵水课,让他们好好读读陵水历史,认识陵水,爱陵水,打死也不离开陵水。”说到这里何鸿邦声音都有点高,言犹未尽的又加上一句:“我不相信三十二万陵水人中,只有我一个人是这么想!”
  听完这番话,两人都惊呆了!
  着实想不到何鸿邦心中藏着这么大的一个想法,欧阳米娣只觉平生所识之人,唯他最是特殊。不由得强烈联想起电影《海角七号》里的两段台词“你看我们的海这么漂亮,为什么一些年轻人就是留不住?”“我最大的兴趣,就是吵架,打架,杀人,放火,而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把整个恒春放火烧掉,然后把所有年轻人全部叫回自己家乡,重新再造,自己做老板,别出外当人家伙计。”
  “哇塞!陵水虽美丽,有你更精彩!壮哉我大陵水!”谷道剑先表扬一番,顿了一会,脸色严肃道:“你知道什么是粪青吗?你回家拿镜子照照就知道。青年仔,你想振兴陵水的想法很好,但不现实。你以为陵水人出外打工是因为他们不知道陵水历史,不爱陵水吗?错了,是因为穷,因为要挣钱活命。没钱谈什么爱陵水,富强陵水,那都是狗屎,是自欺欺人。所以我觉得现在的具体实施步骤就是,找到那一船的刘鋹宝藏,然后我们在劫富济贫,错了,呵呵,是回报社会,你说是吧?那么我想问了,什么是陵水八景?这跟黎锦中的宝藏有什么关系?”
  何鸿邦冷冷的说:“没有什么宝藏了,那都是假的。”
  “假的?”这会连谷道剑都急了,他开始也不相信这宝藏事真,到参与其中找出四个字后,依然深入其境,现在说是假他焉能不急。
  欧阳米娣追问:“为什么说是假?”
  何鸿邦看着她悠然说道:“所谓陵水八景,即是咱们县古代的八个美景。这当中的三处景点现在已没有,我们今人能知有陵水八景,全在于咱们县一个安马人王瑄,他所做的诗句中有提到,而这‘双女拱峙’正是其中之一。”
  “那这双女拱峙指的是哪个景点?也没有了?”谷道剑着急问。
  “还在。难道你还没看明白吗?那上面写了个双女,咱们陵水除了双帆石,还有什么东西叫双女?”何鸿邦看着他问。
  谷道剑恍然大悟:“双帆石,香水湾那块双帆石?”
  何鸿邦点点头。
  “哎,那你倒是说说为什么是假的呢?能不能一次性说完。”这会连欧阳米娣也不耐烦了。
  何鸿邦看着他苦笑道:“因为王瑄是清朝人,这与张爷所说的五代十国南汉年间相差最少都六百年以上,你说这块黎锦是不是假的?”
  再明显不过的道理,两人这才明了,全部陷入失望失落中。
  何鸿邦又马后炮补充道:“唉,其实你想想,古代没有GPS全球定位系统,如果要记录船在海中的坐标,要不看晚上的星星,要不就是找海中岛石做记号。咱们县陵水海域,除了分界洲岛,就只有双帆石孤立海中,所以黎锦之事要属真的话,不是分界洲岛,那自非双帆石附近不可。”
  谷道剑嗤之以鼻道:“呵呵,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这就是一张假图,我早就说这是假的,你们又不信?”
  沉默,良久,众人都没有兴趣说话。
  欧阳米娣看着何鸿邦失望的样子,不仅怜生心意的鼓励道:“阿邦你就这样放弃?就算年代不符,就算有人已经发现了这个秘密,就算有人已经搬走了宝藏。但是,但是还是有人留下了这个谜题,都挖空心思解到了现在,你就不想想看这条路的尽头到底是什么吗?”
  何鸿邦闻言动容,虎目闪闪发光的看着欧阳米娣,心中暗道:是啊,都玩到这会了,怎么不玩?半途而废,这不是我的性格!且看看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而且张爷真不像是会撒谎的人。
  欧阳米娣并非他的直视而不悦,见他振作自信,反而还以他一个温暖的笑脸。
  “还想什么啊,这不指明了吗?有也在双帆石,没有它也在双帆石,有没有都是双帆石,只要在双帆石附近的海中看看就一目了然。”谷道剑丧气道。
  何鸿邦看着那四个“东西南北”折纸,摇摇头道:“不会这么简单的。你想想,若真是想指明双帆石,又何须动用王瑄的诗,让人一看就知是假黎锦?为什么不用三个字‘双帆石’,或者两个字,譬如双石等等?而是一首诗名?双帆石在陵水多有闻名,附近海域水深不过8-26米,多年来渔船在此来来回回,此处又是钓鱼潜水娱乐的好去处,若真是有艘船静静的躺在这里,怕不早被发现了!”
  谷道剑问:“那你说在哪?”
  何鸿邦拿出手机搜索道:“羊毛出在羊身上,若真有人想故意设计引我们,肯定会留下线索,所以,我们还得仔细研究这个折纸,以及破解王瑄的这首诗迷。”说完,找了张纸,把王瑄的这首诗从网上抄了下来。
  欧阳米娣看了下,默念诗道:“远山双耸翠眉峰,见说当年事有踪。仙媛抛梭云髻敛,麻姑舒爪玉环松。对如织锦平回字,向若穿针斗绣龙。漫道日边非玉垒,文君又与薛涛逢。”
  “解释下吧!”谷道剑看着何鸿邦说。
  何鸿邦闻言先尴尬了一脸,然后低头不好意思的说:“就是说,远远看上去就像两座高耸入云的山,他们好像有什么故事一样。然后接着的是以此为联想,他们像仙女的头发啊,美咯,像麻姑的手指啊,又好像杨贵妃的什么什么的,好看啊,又好像两个女人在品评着什么什么字,在像两个女子争奇斗艳一样,之后是你不是说不是那什么什么的玉垒山吗?你看卓文君与薛涛又在这里相逢了。”这是网上别人的解析,他看了之后含糊不清,似懂非懂的拿来解用。
  谷道剑摇头说:“你这语文水平,体育老师会哭死在厕所的。”
  “你行你来啊?”何鸿邦呛道。
  谷道剑正要反击,但听欧阳米娣忽然有所发现说:“哎,你们过来看。”
  两人赶紧靠了过去,但见折纸处的“雙”字旁忽然有一条长长的虚红线,一截一截的连在一起,不过当中还有一个小方形红点。
  谷道剑笑道:“呔,这东西不但那张纸上有,你看这三张都有,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
  “你不觉的很奇怪吗?”欧阳米娣问。
  “有什么奇怪?我看着像摩斯密码,不过它真要是摩斯密码,我现在就立马翻桌。”谷道剑最受不了穿越剧。
  “我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了!”何鸿邦忽然道。
  谷道剑问:“什么?”
  “原来这么简单!”何鸿邦忽然笑道。
  谷道剑问:“快说,你想急死人啊。”
  这次轮到欧阳米娣解答,指着面前的四个折纸道:“这些虚线每张两条,合共八条,正是对应这首诗的每一句,而其中的红色小方形正是要告诉我们,这首诗每行的一个关键字,也就是八个字,而这八个字合在一起,正是谜底。”
  谷道剑闻言望向何鸿邦,何鸿邦面露会心微笑,显然她说的对。
  “哈哈,总算解出来了!”谷道剑兴奋的立马把他们依次对照诗文,然后合在一起念到:“双当仙舒回向日与,这又是什么东西?”
  这次何鸿邦没有应声,只是紧锁眉头沉思,口中反复的念着这八个字。
  两人知他在想东西,都不敢打扰。
  谷道剑忽然转头问欧阳米娣:“你打奖没?”
  这里所谓的打奖,就是本地人最喜欢购买的四码私彩。这四码彩票的号数由国家开奖,是七星彩的前四位数。私彩头奖一般是一元得八千左右。
  “不打,干嘛?今天又不开奖,你问这个干吗?”欧阳米娣回道。
  谷道剑解释道:“我是想说,首奖四位数为0到9十个数字任意组成。就这四个数的数字组合,就有一万多种,所以人们又叫它万字经。现在要把八个字组成一句,你知道要有多难吗?”
  欧阳米娣这才了解,不过又说:“哎,你那说的是数字,这个是文字。这八个字要组成关联文字,肯定要达成文字意思才行,这应该——”她本想说容易,但是现在又没有解出来,所以硬生生的吞掉后面那话,寄希望目光于何鸿邦。
  何鸿邦果然没让人失望,沉思一会后笑脸相迎众人目光道:“米娣说的对!这个组合不比数字组合,而是要有文字意思才行,所以它真正的排列应是‘当日回双仙向与舒’。”
  这回两人没有再继续追问,因为都知道接下来何鸿邦会解释清楚,只是不住的低声念这八个字。
  何鸿邦继续解释道:“当日回双仙向,其实指的是方位。双帆石的两块石头就是双仙,当日回双仙,也就是太阳从西边穿过双帆石中间的方向。因为西边是我们陵水县土,船沉大海那自然是在东边,太阳东升西落,所以叫日回。”
  讲到此处,谷道剑先向欧阳米娣说:“讲得好,鼓掌!”拍了下手掌又问:“那后面这两个字又作何解释?"
  何鸿邦悠悠的拿起当中一张折纸说道:“你们注意看,这张折纸的虚线上的红方形是半边,就是告诉我们,这个红字对应的诗字是半个汉字,那么所对应的这个‘舒’字应该解做‘舍’字,舍在古代是长度单位,成语退避三舍,指的就是后退90里。与舍,其实应该念谐音一舍,1舍30里,那么就是15000米。所以整个诗谜‘当日回双仙向与舒’的最终解释就是,当太阳西落穿过双帆石的方向15000米处。”
  说完,欧阳米娣与谷道剑都惊呆了!
  谷道剑好半响这才兴奋的道 :“事不宜迟,那我们明天去吧!”
  “怎么去啊?要坐船的,还要下潜的。”欧阳米娣说。
  何鸿邦一时之间忽感头痛,因为找船容易,但要下海去看,这就有点麻烦,因为这可能会涉及到黎锦之事传播开来,他实在是不想把此事张扬出去。
  “找毛哥啊!”谷道剑说到。
  一语点醒梦中人,何鸿邦赶紧拨打毛哥电话。欧阳米娣乍眼一看,他手机屏幕上闪着六个大字“传说中的毛哥”。
  通话时间不长,前半部分就是讲些最近生活工作琐事,后面就是说想明天出海到双帆石那玩。何鸿邦电话里头没提黎锦之事,这倒不是故意要隐瞒毛哥,而是电话里讲不清,见面聊为宜。对毛哥,他比对谷道剑还放十倍的心。挂完电话他对着两人说:“噢耶,搞定!”
  “谁啊?说的好像神通广大的样子。”欧阳米娣不解的问。
  何鸿邦神秘的一笑,先是对着谷道剑眨了眨眼说:“1.2.3——”然后与谷道剑默契的配合道:“有事就找毛哥,有事都不是事。”
  “不说就不说,晚了我该回去了。”原来她已吃完白板汤,站起来就要回家。
  丽人要走,何鸿邦自是不舍站起来道:“他是我们的一个好朋友,你明天要去吗?你去我介绍你认识,他是一个好人,一个分分钟逗你乐的好人。”
  欧阳米娣爽快的回道:“去啊,我明天没事,你不说这事我也有份吗?”欧阳米娣明天真的没事吗?前天不还向护士长说要上白天班?看来,她又得找借口调假了。
  何鸿邦当然不知道这些,不错过每次机会道:“太晚了,你家住哪,我送送你吧。”
  欧阳米娣先回了他一个美丽的笑脸,这才说:“不用,你们吃,你们聊,我开车来的,不远。”欧阳米娣说完,边走边向谷道剑摇手再见。
  谷道剑呵呵的嘬着田螺,点头示意。过一会,看何鸿邦还眼巴巴的看着欧阳米娣的身影呆望,嚷叫道:“哎,走了,很远了,看不到了,你想太多了,别在那意淫了。”
  何鸿邦这才不好意思的回过身,猛的发现桌上就剩下空碟空碗,站起来指着说:“吓拉,这一会功夫,你就全吃完吃光了?”(吓拉是陵水话,意思是臭小子)
  谷道剑乐呵呵的看着他笑道:“哦,你刚才只顾着泡妞,我以为你不饿,就全吃了,那么大惊小怪干嘛,想吃在叫嘛!”
  何鸿邦问:“你作数?”(陵水话,作数就是结账的意思)
  谷道剑反问:“噢,你泡妞请客,还得我花钱?”
  何鸿邦说:“我花钱我请客,你倒是也给我留点啊,你还真是不客气。”
  谷道剑乐道:“行啊,那下次我请客你叫她出来,随便你点随便你吃,但她归我可以不?”
  何鸿邦哈哈道:“做你的春秋大梦吧你,她是老子的,已经姓何了。”
  。。。。。。男人在一起没事就是各种无聊插科打诨。
  旁边三层腩女老板也是醉了,静静的坐在旁边,看着他哥俩跟平时一样的吹牛打屁。
  不知不觉,天色已晚。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酸粉邦 时间:2015-02-09 16:51:00
  翌日下午,三人集结而行。
  在三才一片青山绿水,鸟语花香,风景如画的田园处,众人见到了这传说中的毛哥。
  毛哥,一个三十岁出头的汉子,论相貌并非出众,尤能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他那一头乌黑靓丽的自然卷发,以及永不退却的热情。
  三人寒暄过后,何鸿邦简明扼要的诉解黎锦之事。毛哥二话不说,掏出手机一打,立马搞定一艘船可即刻出海。三人自是不敢耽搁,马上转站新村港,乘船往双帆石而去。毛哥当然没有船,但毛哥朋友遍天下,弄个船相当简单。船主是一名中年汉子,叫独孤十五,听名字就知道是十五月圆之月出生。客套话讲完,五人剩着一艘渔村浩浩荡荡,杀向双帆石。
  路上晃晃悠悠,毛哥尽显风骚,不一会就把众人逗得哈哈大笑。一个富有正能量的毛哥,永远能愉悦人的心情,激励你往前走,他绝对是你居家旅行不可缺少的好朋友。欧阳米娣这才知道什么叫“有事就找毛哥,有事都不是事。”
  双帆石,又名双女石。地理坐标为陵水海域北纬18°26'6",东经110° 8'24",站水口庙等沿线皆可远眺到。双帆石其实是两块相聚百米的巨大礁石,中间隔开,形如船帆,故名双帆石。双帆石附近,珊瑚鱼类众多,是钓鱼潜水的好去处。
  关于双帆石的传说,家家户户的版本都不一样,而何鸿邦听到的版本是:传说此石头自海中延伸向天,乃为天桥。天上宫女藉此私下凡间,帮助当地渔民老百姓过上幸福安乐的生活。结果被王母所知,大为恼怒,派雷神打掉此天桥为三截,一块落到了南门岭,一块在此,另一块则下落不明。
  不过,现在已经没多少人爱听,又或者往下传了。昔日童年时期的陵水“山冲宝”鬼故事,已经被什么灰太狼所取代为睡前故事,传统正在逐一流失。想到此处,何鸿邦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旁边的欧阳米娣拿了瓶水递给他,紧挨着坐过来问:“怎么了?想什么呢?”
  何鸿邦报以苦笑道:“没什么,只是想如果黎锦是假,那么那里还会有什么?是谁把我们引向那?居心何在?太多谜团了。”
  出乎天地人神鬼的意料,欧阳米娣的芊芊玉手伸过来抓着他的手,温柔的说:“有或没有,那又怎么样?想那么多干什么?何鸿邦在我心里,其实已经无所不能了。”
  她主动摸何鸿邦的手,早已让何鸿邦身轻如燕,再听到这些话,整个人立马要飞了起来。
  何鸿邦闪着炽热的眼神,反抓着她的手,情绪激动,正要冲口而出英语的时候,谷道剑在旁边大喊:“到了,快来船头。”
  这王八蛋。。。。。。何鸿邦真想送他三个字。无奈硬生生的吞下话,与欧阳米娣来到船头。回首一望,15000米后方的双帆石,隐约在下午的阳光中。
  话不多说,男子汉的毛哥身着潜水眼镜,一个鲤跃龙门,啪的一声直钻海底。
  众人焦急等待,无心多言。
  不一会,毛哥从水里钻了出来,爬上船冲何鸿邦亮了个拇指,喘气说:“下面还真有艘船!”
  闻言后,众人大为兴奋,欢天喜地。
  啪的一声,就在众人欢欣庆贺时,船主独孤十五急匆匆的跳入海中,也向毛哥所说之地潜去。
  众人大惊,在超过毛哥潜水时间两倍长后,自是大感不妥。众人水性皆差,都焦急帮不上忙。还是毛哥,他又排众而出着装备下潜,不过这次毛哥绑了条绳子,拿了一把短刀,并对何鸿邦说:“如果我一拉绳子,你马上往上拉。”
  “恩!好。”何鸿邦本想对毛哥嘱咐,钱财乃身外之物等此类话语,但一想毛哥是什么人,还用你提示,这才没说。
  人们常说: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此时此刻在这几人的心里,恐怕是:天塌下来,有毛哥顶着。
  漫长的焦急等待,何鸿邦握在手里的绳子终有反应,哪还敢迟疑,众人合力拉着绳子往上拽。
  不一会浮出水面的先是独孤十五,他脸色死白,毫无反应,裤子破裂,腿处鲜血直流,后背托着的是毛哥。把独孤十五搬上来后,身为护士的欧阳米娣不敢懈怠,赶紧给独孤十五做心跳复苏急救。
  可惜,没有用,独孤十五早已死去多时。原来刚才独孤十五觊觎财宝,贪婪宝藏,在进入海下船舱时,被破旧的船木板卡住,导致溺水而亡。这正印证了张爷在病房嘱咐何鸿邦的那句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众人皆是难过,尤其是毛哥。何鸿邦更是愧疚万分,总觉的是自己把毛哥拉进来躺着蹚浑水。
  欧阳米娣问:“怎么办?”
  谷道剑说道:“报警啊,当然是报警,我是警察。”
  众人这才醒悟,谷道剑是县派出所的临时工。仔细一想,也确实应当如此,自是按照谷道剑的说法行事。
  回港时,众人皆不愿多言,沉默异常。靠岸后,警察先来验尸,又录了众人的口供,这才让家属把尸体收回安葬。那家人也不哭闹,听完事情也不打算追究众人,显得极为懂事理。隔了一天出殡日,众人前往送行。看到毛哥,何鸿邦总想说点什么,只是总也不知说点什么好。
  又过了几日,何鸿邦与欧阳米娣买了水果去看望张爷,并告诉了他整件事情经过,张爷很是开心破解了这个谜题。最后何鸿邦还告诉他,那批宝藏已经被国家收回,并作进一步的研究保护,张爷听后点了点头,自言应当如此。只是谈起整件事中有人为此而亡,他摇了摇头,郁郁寡欢。
  不过可喜的是,自黎锦事件之后,何鸿邦与欧阳米娣走到了一起。
作者:七月地晴 时间:2015-02-10 08:26:00
  好!精彩!有趣!
  阿邦心未老,继续!
楼主酸粉邦 时间:2015-02-11 12:29:00
  谢谢!喜欢看就好!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