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大溪岭

楼主:酸粉邦 时间:2018-01-23 15:10:39 点击:489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农历丙申年甲午月戊午日辰时,芒种,宜:出行、上任、会友、上书、见工,忌:动土、开仓、嫁娶、纳采。
  公元2016年6月5日,这一天也就是传说中的“猴年马月”。
  早上七点钟的太阳懒洋洋的爬上陵河堤,在通往大溪岭的桃园桥头有一高一矮两人正蹲在路边吃早餐。
  高的普通大众脸,拿着一顶草帽,名唤酸粉邦;矮的一脸末梢神经坏死,脸上青春痘如芒,仿似作奸犯科般,名唤单身狗贼子道。
  两人各自捧着一碗鸡屎藤,一双不安份的贼眼下尽是狼吞虎咽。
  虽然这是春意黯然,万物交配的季节,但这俩人蹲在桥头的马路边,却颇感苍凉萧杀。一阵风刮来,凄凉加凄惨,就像瞎子阿炳在旁拉着催人泪下的《二泉映月》,路人无不感觉这二人就像乞丐在讨钱。
  约莫半盏茶后,一碗鸡屎藤见底,两人各买了瓶矿泉水,在很多同龄人还正在吹着空调做着美梦时,酸粉邦却早已伙同贼子道驱车前往大溪岭爬山。


  大溪岭。
  陵水人最不愿提起的伤心之地,因为那是一座坟山。
  大溪岭地处陵城东部,形如簸箕,东边为海,西南方陵河萦绕而过。风水学中,但凡风水极佳之处,必是坐山观水,水泽运来,无水则无聚财。故其山阳处密密麻麻的立着成千上万的坟墓,就像一座坟墓上长了一座山。陵人常说“快去大溪岭”,十有六七属玩笑“去死”的意思。其实很多人只知这不祥的一面,却不知大溪岭脚下砖瓦厂向北沿水利沟而去,大有广袤天地。
  越往里走,农田,牛鸭鸟飞,河沟林密,浓浓的原始气息扑面而来。两人就像脱缰的野马,远离了钢筋水泥束裹的囚笼城市,一头深深的扎入主席的“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经五里亭双榕寺再走百十来米,过一排坟墓区后,左侧水利沟有座小桥,桥往上走是一条人为铲凿的土路,而这便是两人徒脚爬大溪岭的起点。
  此间地段,两人已年前踩点多次,故如偷鸡摸狗般熟悉,锁车后便头也不回的开始爬大溪岭。
  所谓:人与群分,物以类聚。简单而通俗的讲,就是你周围身边朋友是什么货色,你也大概也是什么货色,举个例子:你好赌,那么围绕在你身边的朋友几乎都好赌烂赌。酸粉邦常分析并说贼子道是怪胎界的异端极品,奇葩界的翘楚精英,那么当这句成语往他身上套用的时候,他简直不能直视并审视自己。一般来说游山玩水,大都是选些开凿过的山川河流,易于行走观赏,但这两人却另辟蹊径,偏爱钟情于一些深山老林,名不见经传的乡间田野游玩,实在是异类。




  爬山,刚开始都是兴奋的。
  山野气息,脱离钢筋水泥而投入大自然的环抱,登高望远,未知尽头,奇果异树等等这些因素都能让人嗨上一会。但随着向上的海拔高度,烈日的炙烤,以及自我体力的透支,还有漫无终点的的盲从,都会使人激情燃尽,并诱人崩塌放弃。
  两人之中,以瘦弱的酸粉邦最先体力不支,第一个感觉头重脚轻,汗流全身。而不断拉短的停顿休息时长,正像油尽灯枯般濒临绝望。此时唯一解困解乏的不是矿泉水,而是他滔滔不绝的自言自语以及揶揄贼子道,这是酸粉邦产生能量行走的“源泉”。
  反而贼子道因形象丑陋,矮小猥亵,年少时求爱曾遭女人白眼,故而信心减弱,变的内向寡言,很多时候都不带搭理酸粉邦,一副老司机带头开车的在前头飘荡。因第一次爬大溪岭,难免岔路带错,酸粉邦自是不能放过这样的话题,一番疯狂的挖苦讽刺。
  其实,酸粉邦体力早已达到极限,在路遇一条下坡路时,下山的念头早就汹涌澎湃的占据身心,但经贼子道一番语音刺激:“你这就下山?这么辛苦,还未探出大溪岭什么子丑寅卯就下山?”在加上心中时刻闪过电影电视小说上的情节,但凡出外爬山还是干嘛,一旦内部出现分歧,必定横生灾祸,故而以大局为重,咬牙跟着贼子道一起疯癫。
  郁郁葱葱的树林覆盖在大溪岭顶上,密不透风,又加上临近中午的太阳,两人闷热的就像蒸馒头。
  在贼子道不知自爱,耍酷似的把一瓶矿泉水从自己的狗头浇下后,两人的水资源一洒而空。在这人迹罕见的山顶,有钱难买是水源,如此浪费,酸粉邦十万个想不通,脑海里第一个浮起的词就是“傻逼”。
  两人继续沿着开凿的土路行走,就像毫无头绪的疯子在山里乱转,在经过一道拐弯处,他们发现路旁立着一块大石头,石头足有两米多高,贼子道一时脑筋错位,想爬上去看一看。
  众所周知,贼子道不但长相猥琐,还矮的像武大郎,更因年少时骑太子摩托车,远远看上去像小鸟般骑在牛背上,所以人送外号“鸟骑牛”。
  以一米5几的身材去爬2米多的石头,简直就是徒增笑话,所以,当贼子道爬冲石头失败后像煎饼一样顺壁滑落后,酸粉邦就站在后面疯狂的嘲笑贼子道。N次徒劳无功后,又渴又累的贼子道与酸粉邦继续往前走,就在这山穷水尽之处,一向眼贼的贼子道猛然发现远处杂草林木中有一条旗帜高扬,旗帜下方仿似有一座供人歇息的凉亭。在这人迹罕见之地,竟然有这般物事,两人自是大为惊讶,赶紧前去围观,奈何前面杂草林木密集,前进不得。
  几经绕道,在一大坨“嘎丁树”后方,有一条土路通下,再择转向左上的水泥道顶,正有一处大院子。
  有如传说的情节跃然纸上:落魄书生上京赶考,路宿破庙。。。。。。吠吠声起,打断了酸粉邦的自言自语,但见院子大铁门里几只与贼子道有着“姻缘”的狗在狂吠,像是在述说着人狗情未了。而院内高处有名大婶在张望,并热情邀请贼子道与酸粉邦进来歇息参观。
  两人自是不客气,然一进到院内突闻香烛味甚浓,颇感突兀。但见院落为前倾后起,岭顶有一棚栏前大书黄字“圣家”,院内主要建筑为左右一座高平楼及居中大凉亭,左右各供奉着女娲、伏羲,最令酸粉邦惊诧的是左边横头写着“一统三界”,而凉亭前面还有一矮房,房内置着一张红布披着的椅子。
  经与大婶闲聊,方知此处为“求神问事”之所,大婶诚邀二人要不要进楼烧香,吃点水果。贼子道心中有鬼,而酸粉邦是怕讨要香火钱,所以两人都客气的谢绝了。
  闲聊无事乱转,大婶推介两人到平楼后方山石歇息乘凉,两人自是答应前往。
  在转过平楼后,突然山色奇美,别有洞天,只见巨石耸立,树荫凉爽,登石可俯瞰整个陵城,悠然自得,石与石间更有水泥修缮供香客过往纳凉赏景。前面付出的艰辛终有回报,两人都心旷神怡,拿出手机不停的拍照留恋。
  想起以前的陵水转圈都是碧野沟河,只要天一下雨街上就积水池鱼,童孩玩的不亦乐乎,但如今人口膨胀,到处高楼大厦,钢筋水泥处处包裹着人的身心,人活动空间越来越小,呼吸越发局促,又兼社会竞争愈发残酷,活着好不压抑,生不如死。现如今身处这山顶,碧色清新,极目望远,身心舒展,好不逍遥快活。两人自是不在言语,用眼用心感受这一难得的良辰美景。
  此间歇息十来分钟后,二人告辞。虽然车停在山的起点,但想起上山时的艰辛,两人都没力气原路折回,只能顺着水泥路下山到另一头搭车前去取回自己的车辆,酸粉邦自然含笑随意,因为车又不是他的。
  相比起来时爬山的另一头土路,这条下山水泥路,路况清晰,树木凋乏,极目可见远处的水口港风光,视力极佳者还能隐见陵水海中著名的双帆石,颇有传统山海水墨画的风格。
  下山的水泥道路愈发陡峭曲折,随处可见的坑洼低陷,都能显见下雨时山水的冲刷力度是何等的雄浑霸道。酸粉邦虽然脚穿球鞋,但也不敢大意,慢行下山。俏皮的贼子道却颇为自负,连蹦带跳,嬉闹似疯狗。
  陵水有句谚语“做人不要懒趴大”,懒趴就是睾丸,意思就是做人不要太嚣张,要低调,否则会有报应。
  真是举头三尺有神明,贼子道一脚踩滑,在一个拐弯点处猛地摔了个狗吃屎,又兼山路陡峭,他更像皮球一样连翻几个跟头“扑街”。
  按理说,作为好友的酸粉邦应第一时间上去送上光慰问,但,但是,很抱歉,酸粉邦真的没忍住,笑到蹲坐在地上站不起身,整个山路都响着他对于贼子道无情的哈哈大笑。
  许久,贼子道才像狗熊一样爬起,擦看被石子划到的皮肉伤,念念叨叨:“早知道刚才在里面就烧香了,八,真是衰。”
  下到山底,水泥路上立着几条铁杆拦道,中间的大道上更是上着锁,颇有点古代拦路抢劫的镜头“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两人无视的从侧边溜过。下到山脚,颇感神清气爽,只是山脚到村子里的大道仍是有段距离,所幸都是水泥路,两人一路欢声笑语,还拿着一种头如拇指般,颈似长根的野草,像小时候上学时般斗谁的厉害。
  只是出来到卜吉村时已快近12点,烈日爆晒,又兼口渴肚饿,再又脚疲,刚一走出村子里的水泥道,两人就蹲在一处变压电线站对面打电话搬援兵救命。
  两人只觉颜面无光,出来爬山的人还喊别人载,但想起要绕几公里远回去取车,两人还是要命不要脸的喊朋友来载。
  在村头买了两瓶可乐,两人一边走一边等朋友来载,回程中,贼子道如泄气的皮球,边滚边催酸粉邦打电话让朋友快点来救命。
  不一会,朋友小黑开车赶到,两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在拥挤的摩托车中,三人绕路回去取贼子道的车。
  后来,匆匆回县城吃了顿饭,两人都累的坐下来不想讲话,至此此次爬大溪岭游玩结束圆满结束。


  关于此次爬大溪岭,贼子道深有感触,回来之后诗性大发,做了一篇旷古烁今的方言顺口说《大溪岭爬山记》:

  闹钟铃铃七点整,屌丝翻身滚落床,狗牙漱漱骑上车,去拉死仔爬山坡,半路碰着么早餐车,勒速刹车下摩托,喂,么阿姐来两碗鸡屎藤汤。
  大溪岭脚把车锁,盖上草帽就爬坡,荒山野领嘎灯树,腰果吊吊猪尼不,新墓旧坟一座座,林间隐显两个影,仿似鬼魂巡山坡。
  爬啊爬啊爬山坡,汗水流流山路长,死仔,快跟上,不要只懂坐办公室吹空调调戏大嫂笑嘻嘻,爬个山子累必死。
  山路斜曲到山顶,山顶惊显有庙亭,一统三界够霸气,原是女娲娘娘身,神啊,大神啊!山顶竟然有座女娲娘娘聖庙,真是孤而陋寡而闻。
  庙门旺财汪汪叫,发现两只刺竹猿,庙里阿婆真有心,指引石台歇脚凉,放眼山下视野明,抽根烟子赛神仙,景色像像都不错,风子吹吹梦欲做,爽!
  阿婆表示烧根香,心里不灵拒绝行,上山不易下山难,日头毒毒晒鱼干,像是非洲的黑人,山路难行擦了伤,死仔哈哈来笑咱,叫你烧香不烧香,神明有意给你难,八,心里作怪又怨神,明明自己不小心,管它是鬼又是神,爬山只为了开心,呵呵,真是有意义的一天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4张 | 更多 |
作者:和你讲和谐 时间:2018-01-24 08:46:48
  厉害啊
作者:终于吃上肉了 时间:2018-01-25 10:40:54
  那庙我去过,眺望县城的风景很美,只是上山的路很酸爽……
作者:土改队员 时间:2018-02-10 17:52:13
  有意思!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