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祸水向南流》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18-04-09 21:49:59 点击:298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矿……”,抗战歌曲《松花江上》家喻户晓,尽管听说是用哭坟的调子改成,但当年比李白的“床前明月光”还出名。理由很简单,日本人杀过来东北军跑了,“遗民泪尽胡尘里”,引发了民族极度的怨恨、恐慌与同情!八卦野史,美丽富饶的东北多灾多难,真有点红颜命薄的味道。从沙俄血洗东江六十四屯到海参威易名符拉迪沃斯托克,从日俄战争到满洲国傀儡,从关东军不可一世到沙俄军的大肆掳掠奸淫......
  我二十多年前到过海口的“东北人”酒馆喝东北小烧,花衣白里透红的东北妹,老远就会送来迎客的歌。民歌小调的异常表现力,满满的宾至如归可以白吃的感觉油然而生。旷远凄然的声调勾起无尽对东北辽阔、富饶、苦寒、苦难以及发祥的红山文化之联想。这是古老民族多灾多难的共鸣,也是族群生生不息化羽成碟的历史情怀,更是生命悲悯的咏叹,我没去过东北仍然感到东北人的可亲可敬,和丘俊当年没到过五指山却能写出“遥将五指数中原”的诗句可能是一个道理。
  这几年,海南房地产“小户型”引来“候鸟”,“候鸟”们极端的言行刺痛了人们的神经,引发了令人厌恶的社会问题。一方土水养一方人,老人是民性的代表,“候鸟”之“烂”说明东北人已沦为不受欢迎的人群。百闻不如一见,之前的好感荡然无存。
   有人主张,这现象和东北复杂的历史原因有关,情有可原。受到不公便可为恶的论调不值得多说,道德沦丧出了“蝗灾”祸及海南才是不争的事实。无独有偶,曾有人振振有词,河南人是中国的犹太人,万宁人是海南的犹太人,为唯利是图的肮脏灵魂上香。我无意说犹太人有什么不是,如果有不是和犹太人无关。当今,只有东北人守不住道德底线么?会不会是五十步笑百步呢?这无疑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历史和现实都一样,有时你来不及收拾甚至无法分清是非,就得在破口大骂中匆忙地继续前行。不管怎么说,知耻而后勇是可敬的,知耻而后更无耻是可恶的。候鸟们必须先从偷豆角的坏习惯改起,藏起那句令人恶心的借口“我还以为你们不要才拿的!”,踏踏实实修养成受欢迎的人群,才是唯一的出路。否则,南流的松花江水就会成为臭水祸水,愧对祖宗遗臭万年!
                                
                     2018年4月9日  土改队员  于提蒙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终于吃上肉了 时间:2018-04-11 18:04:36
  顶!
作者:奈何的一代 时间:2018-04-12 13:56:38
  顶起
作者:焕象更新 时间:2018-04-12 15:45:10
  顶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18-04-12 18:07:15
  “遥将五指数中原”----应该是“遥从海外数中原”,凭记忆有时就会出这种低级错误,特致歉!
作者:旧人老水 时间:2018-04-12 22:25:04
  赞同!顶起!
作者:渺渺大漠一粒沙 时间:2018-04-25 09:55:49
  自古华夏多变数,盛唐胡人满皇都。
  哈哈哈哈!贤弟多虑,不如贪杯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18-04-26 09:43:15
  @渺渺大漠一粒沙 2018-04-25 09:55:49
  自古华夏多变数,盛唐胡人满皇都。
  哈哈哈哈!贤弟多虑,不如贪杯
  -----------------------------
  哈哈哈,盛唐胡人满皇都!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