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杂记(章宪行)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09:36:22 点击:6645 回复:2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章宪村离老家三十里,处神牛岭脚,风光旖旎。此回斗胆称“行”,是奇遇、奇景、奇物使然,也是对天地神功的赞美和敬畏,不是装斯文。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9次 发图:27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09:42:47

  
  谷雨,计划骑行海边开心活络,告别这非同小可的春天,一洗庚子之郁闷。途经光坡镇大潜洋,大潜洋良田一万四千多亩,是盛产圣女果的地方,路边这个招牌十分醒目,不由停下看看。
  仔细一看,光坡圣女果广场,倒读“场广,果女圣,坡光”也可。“广场” 似“光坡”首尾呼应,“圣”、“女”、“果”皆为清静之物,只可惜大石为水泥冒充,倘若来自天然,无疑是浑然一体的上上佳作。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09:43:55

  
  有人在网上发过这张照片推销光坡圣女果,想借小鸟来消除农药残毒的阴影。可怜天下好人心,社会诚信的缺失,对大多数人来说,和对着小鸟喷农药确实一样。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09:44:48

  
  广场里的“雕栏玉砌”,多得老吴只能“走车观花”。政府弄的东西,往往会出人意料,钱多钱多钱多多,搞了又搞搞搞搞。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09:45:32

  
  豪华阔气地处偏僻的广场,感染出了“XX到此一游”的味道,感觉到了钱是可以任性的好东西。
  我们这一代人,除了钱钱钱对别的都会说去去去,假如真的写进历史,子孙后代一定会为我们汗颜。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09:46:26

  
  广场对面的大补山村,村牌修得有文有武有软硬,看得出还专人日常滋润养护,这无疑是件大滋大补的事。 不过,村四周连个象样的土堆都没有,何故称山还说大补?和老吴商量后,决定索性进去看看。
  村子其实并不大,村里的家门不知为何都题上“吴府”、“ 陈府”、“ 马府”,除了这点奇怪之外没别的看头。老吴通晓文史,他说据《宋史。舆服志》记载“执政、亲王曰府,余官曰宅,庶民曰家。”,旧时把“家”题成“府”可是僣越的重罪。我认为非村人胆大,乃无知之过。于是,在不解和失望中穿村而过。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09:47:11

  
  料不到刚一出村,笔直的坦途冲出了如画的神牛岭,眼前便是闻名遐迩的妙景村,全国敢称“妙景”的村仅有此家。按线路本该拐向东去,只因迷恋这“妙景”,忽然生出了一个念头,想先去看看章宪村边久闻大名的“章印石”和“皇锣石”,因为曾听说过很多关于两石的神奇传说而未曾见过。“章宪”估计不是“宪章”倒装,陵水话“宪”“印”同音, “章宪”和“章印”应该是相通的。
  阳光明媚,和风习习,人在画中行。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09:48:05

  
  得村民的指路,过了妙景村山色渐浓,到章宪村后转向东北进山。不久,喜见大石横空出世,便一口咬定是“章印石”无疑。一惊之下,把去海边的计划抛到了九宵云外,一心只想向前,快快向前。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09:49:36

  
  近了。巨大印台巨大的印,那玄铁般的颜色,稳稳地透出厚重的威颜,实实地震撼着来客的心灵。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09:50:22

  
  更近了。乌天突然打开一窗醉人的深蓝,时间和空间仿佛凝固不动,我目不转睛,看得呆了。
  我想,得多大的事,才敢动用如此之巨印啊?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09:54:51

  
  因为一路被“章印石”引过来,又一直找寻上去的路,心无旁骛。
  无意间一回头,身后这个巨大的黑影惊得我一时摸不着头脑,这个黑影竟然就是久负盛名的“皇锣石”, 两石相隔竟然不过百米邻里相望。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09:55:44

  
  皇锣石正面,“天下第一皇锣”的题字,书法虽有点潦草,可字义之力却直冲宵汉。
  据说。如投石击中相应部位,就会发出动人心魄的“哐呜呜呜”之鸣响,可有人一击即中,有人投一天也没用,这和运气有关。我思前想后终不敢试,既是害怕损伤天物,也是担心万一死击不中时不好收局。
  据传。明君登基它会在夜半自鸣,昏君则没有动静。来了清官它会在清晨自响,来了贪官却无声无息。
  我想,果真如此的话,天下第一锣,此石当之无愧!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09:58:17

  
  我恭恭敬敬地来一张,想鸣起皇锣开个正道。
  官文化根深蒂固源远流长,纵然已老朽无用,仍图后人有所功名。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09:59:15

  
  皇锣石在路边镇着,守着这一偶难得的避静之地。老腰果树、老槟榔树和遍地的人工乱石,证明此地很久以前就开发生产了。我暗地里感激当年的石工们,感谢他们手下留的那份旷古之深情。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09:59:56

  
  老吴去探上山的路,我坐地休息。正在胡思乱想间,跟前的飞机草叶尖上,正好飘落来一朵如烟的木棉絮。夹中两块细石状的种子,使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世间万物皆有联系,人们只局限于猫吃老鼠老鼠吃大米的认识,其浅薄真的值得可怜。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10:00:51

  
  好不容易爬上了“章印石”。一眼望去,“皇锣石”灵光闪动,南海面上著名的双帆石隐约可见(传说是被天雷击断的天梯),心胸顿时开阔至万里之外的曾母暗沙。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10:01:27
  重发了。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10:12:20

  
  好不容易爬上了“章印石”。一眼望去,“皇锣石”灵光闪动,南海面上著名的双帆石隐约可见(传说是被天雷击断的天梯),心胸顿时开阔至万里之外的曾母暗沙。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10:13:02

  
  传说,这须发皆白的老仙,年景好时会微笑,年景不好时会愁容满面。
  我想,应该是人瘟肆虐,老仙才显露出这个模样。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10:13:45

  
  傍着色彩斑斓的印台和黝黑的印章极目南眺,陵水县城和神塘岭尽收眼底,天造地设之奇观使人如醉如痴。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10:14:34

  
  据说,这印泥红,一直如此,从未褪过。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10:15:17

  
  爬藤如一挂迎客的鞭炮,喜气洋洋。底下那片恰到好处的天然石板,履行着奋力苦撑的神圣职责,千万年如一日。
  感慨万分之余,感觉到了造化之巨手的真实存在,每时每刻的存在。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10:15:58

  
  “印台”是一块整石兀立在山尖上,四周峭立险峻异常。石面上不知从何而来的薄壤,养着仙风道骨的奇树,那鲜红的小果点缀出了无尽的生机,古书上说的仙境应该就是这样。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10:16:40

  
  一道神光利剑一般破空而下,闪耀着权柄的无比威严,以其特殊的方式欢迎客人。它仿佛凛然地开导我:权力是双刃剑,正则安天下,邪则殃及万民。
  此刻,我受宠若惊,顿时呆若木鸡、天人合一。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10:17:24

  
  “南国一印”和“天下第一皇锣”显然印锣不配,率土之滨莫非王土。
  神牛岭西连吊罗山脉东入南海,主峰大牛岭海拔976米,是海南海岸最高的山峰。陵水得天、地、人独步天下,全赖神牛岭所赐,曾孕育出了“神牛入海,饮尽东海之水,出王。”的古老传说,可惜说牛霸朝时被朝廷派来的法师破了。
  丘濬“文臣之宗”官至宰相,王国兴统领“黎国“,抗日名将王毅在海南发行过“王毅纸”(纸币),冯伯驹坚持二十三年红旗不倒,人才辈出。特别是民国时宋子文,官至行政院长,谋划过海南特别行政区,曾“看”过民国总统宝座一眼,晚年流亡美国,上世纪七十年代在一次鸡尾酒会上,意外被鸡骨头卡住喉咙丢了性命。事实上,海南确实没出过统领中原的皇帝,也没有人封岛割据过。
  王业没了,早备好的锣和印尚在。千古之悠悠,实物和传说相互印证,由不得你不信!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10:18:08

  
  一步三回头地下来,野花儿开得分外妖娆,象欢迎更象欢送。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10:18:51

  
  山旮旯里突然发现的老石屋,那个老酒坛好象要开口说话。那坍塌出的木桁如同老猎枪朝天的管,更似太史公枯槁的手中那魏魏颤颤的神笔,好生让人回肠荡气的。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10:19:37

  
  老吴小心翼翼地探过去,该不会是想挖掘到一本羊皮版《玉女心经》或本土牛皮版《三浪弟跌打伤科论》吧?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4-25 10:20:18

  
  坐地将息,仰望神牛岭。唯见挺立不倒的百年槟榔秃杆,天笔一般地指向苍穹,直刺历史的天空!
  (完)
  庚子四月初二夜李毓培于老家提蒙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