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北牛咯兽,山南戈老六

楼主:酸粉邦 时间:2020-06-19 10:05:04 点击:4996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淅淅沥沥的小雨像丝绒一样滚梳着肌肤,点点滴滴仿佛空气中漂浮着柠檬泡沫,那些已是每日熟悉的早起不再是阳光普照,而是乌阴的酥麻让人慵懒提不起精神。风雨无阻,街角路边的早餐店又是人来人往的一天,懒睡晚起的人或许不知道早餐有多香,也许只有为生活艰苦拼搏的人才能明白,一份早餐就是一天干劲的开始。
  欧阳寇与东郭麟冒着雨从不远处跑来用餐,轻拭湿发落坐屋角之后,两人各自点了一份猪脚饭与一碗汤面。
  客多而老板又吝啬钱财不爱多雇工,自是满屋子繁杂而人人抱怨餐点延后,百无聊懒,满脸青春痘的东郭麟压低声音说:“听说了没?牛咯兽被抓走了。”
  马脸且手长腿长的欧阳寇点了点头,嗯。
  东郭麟见欧阳寇不以为意,又继续说:“牛咯兽啊,咱们飞云市多么牛逼的人物啊,关系那么深的人都被抓,而且还一抓就抓了一大堆人,听说一些没被抓的都跑去举报了,唉,这一被抓就剩下孤儿寡母了,铁定是出不来了,听说了没,从他屋里面搜出好多古董,还有好多黄金,钱就更不用说了,都是现金啊,成捆成箱的用车拉啊,可惜了,啧啧。”
  欧阳寇抬起头看了他一下说:“啧啧什么啊,别学那些人,全都太他妈人性戏剧化了,没出事的时候,他妈的,个个巴结跟哈巴狗一样,恨不得能天天跟着出去喝酒唱K,这样出去吹牛都有面子,现在倒好,人一出事,拿来揶揄戏谑,落井下石,什么人都有,其实谁不心里跟明镜一样,难道相交之前大家都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嘛?都是些势利小人,这样不好,太他妈的扒高踩低,做人啊,不要锦上添花,要做雪中送炭,老大说了,要拿点钱去送给他的家人。”
  东郭麟不耐烦的瘪嘴说:“干嘛,我又没说什么,讲什么人性嘛。”
  欧阳寇笑了笑,马脸又长又丑的说:“讲讲人性不好嘛,不过老实说,人性这东西其实很实用的,我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我打个比方啊,假如一包毒品在你家里,我只是假设啊,这掐头去尾,在没有上线跟下线的情况下,现在让你把毒品从你家客厅带到卧室就可以获得五万块钱,你是打电话报警,还是……”
  人性啊……
  东郭麟看着他久久没有说话,摸着烟点了一根,看着云雾缭绕。
  欧阳寇继续说:“所以说,人性这种东西吧,有时候有好也有坏,当然如果能洞晓人性,加以利用,其实也能无往不利。”
  东郭麟笑了,满脸青春痘笑的很灿烂:“怎么说着说着就文言文起来了,那小的可洗耳恭听了。”
  欧阳寇继续说:“比如说——”话还没说,一瞥眼老板公端上来一份餐点,当中还有一个猪嘴腭,愕然的问:“谁点的?”
  东郭麟抢着在老板公之前回复:“老大要来。”
  话音刚落,只见门外一辆豪华轿车停靠,车牌号码大都是相同数,一望便知车主不是什么普通人,从中走下来两人,其中一人肥头大耳,大脑袋锃亮,胡子渣渣,衬衫五颜六色,有点肥腻,一副气势汹汹黑社会的样子;另一人则恰恰相反,白衫西裤,干干净净,理着工整的平头,只是国字脸上没有一点表情,还未进店很多认识的人都情不自禁的跟他打招呼“六哥好”,但他依然没有一丝表情的淡然回应,未曾想这就是东郭麟与欧阳寇口中的老大——戈老六,而旁边更像彪悍大佬的则是他的司机肥子铁。
  戈老六一到,就像身藏武器一样压着每个人的脑袋,气势场面完全镇压,闹哄哄的餐店忽然落针可闻,连跟着好多年的东郭麟与欧阳寇都有点怕面对这不苟言笑的老大,更别提人人皆知的名声“山北牛咯兽,山南戈老六。”
  吃东西,只要不喝酒吹牛打屁都会很快,一大盘装的猪嘴腭就这样狼吞虎咽匆匆啃光。
  有老大在,钱肯定是老大付款,当然不会有小弟抢着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跟老大结账的,只是当戈老六要去付款的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看到后皱了一下眉,然后对着往他看来的肥子铁食指一挥收银台,便匆匆到路边转角接电话,当司机的最能琢磨透老板的心思,肥子铁赶忙过去结账。
  “喂,什么事?”戈老六边接听电话边环顾左右,生怕被人听到。
  “亲爱的,今天到我这边来啊,人家想你了。”一把柔和的女性声音响起。
  只要是不愿意,谎话张嘴就来,戈老六胡诌的说:“不行,今天不行,她(妻子)今天有事要我回去。”
  女人继续撒娇:“来嘛,人家也有事找你。”
  听着她嗲嗲的声音,戈老六只觉得两颗肾都在打颤,但仍然坚持的说:“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吗?”
  一听这话,女人细腻的心思立马反应男人是不乐意见自己,快捷键似的立马进入戏份:“我就知道你们男人,身体玩腻了都这个德行,像垃圾一样巴不得扔到一边,就怕沾着麻烦,你们男人都是骗人的,我还以为你会跟他们不一样呢,呜……”女人分外懂得利用天赋演戏,男人在撒谎,女人何尝又不是,这不过就是成年人的游戏。
  “别闹,听话,乖,我是真有事……”男人松了一下口吻语气,加以安慰。
  机会来了,对面女人立马乘机软语:“那这样吧,你来我这边喝碗乌鸡汤,来嘛,喝一口也耽误不了多长时间,你都不知道我有多辛苦,跑那么远的乡村只为抓养一只野生乌鸡给你熬汤,你平时又那么辛苦,人家是真心心疼你。”
  英雄难过美人关,戈老六忽然有种暖流涌上心头,一阵感动:“好吧,我今天办完事就过去。”
  女人化嗔为喜,心里盘算着如何让他来了跑不脱,嘴上却甜蜜的说:“爱你么么哒,好的,我等你。”
  男人在玩弄她的肉体,她又何尝不是打蛇随棍上,尔虞我诈,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一通电话接完,戈老六转身进店,不想一进店却看到有个穿花裙子的小女孩扯着肥子铁的衣服喊父亲,肥子铁凶神恶煞的吓唬小女孩,而旁边的东郭麟与欧阳寇却是乘机起哄打趣。
  小女孩的母亲惊闻声音,赶紧跑来对肥子铁道歉并带着小女孩快速离开。
  众人哈哈大笑,惟有戈老六皱着眉走了出去。


  ————————狗咬狗系列第二辑《狗阉》楔子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五小毛4131 时间:2020-06-24 10:13:16
  楼主自创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