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集

楼主:庄戈ABC 时间:2018-06-05 08:28:02 点击:11821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赶 集
  ——献给“六一”儿童节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在讲述故事之前先说说我的奶奶卢海月。1963年奶奶已六十七岁,她是个苦命人,十八岁嫁入韦家,生了我父亲和叔叔后,韦爷爷就患病归天。母子孤苦伶仃,因生活所迫改嫁颜家当继母,相继生了三个儿女。其中一男一女无幸夭折,只有颜瑞叔叔长大成人。叔叔韦国保自小屈强,不甘居人篱下而擅自出逃参加共产党的队伍,十六岁牺牲。颜家几位姑姑都是才貌双全的才女,均嫁入有钱有势的大户人家。改朝换代后,她们成了“反革命家属”,自然是被“专政”的对象。过着饥饿僚倒又没有尊严的生活。奶奶是革命烈士的母亲,这一“红色光环”在当年帮了大忙。奶奶成了姑姑们的靠山和避风港。经常见到奶奶趁夜晚挑着蕃薯或大米等食品步行十几里路,去乐罗村接济姑姑们,又连夜赶回参加第二天的劳动。姑姑们常带着孩子们回芒坡村,同奶奶抱头痛哭诉苦,惨不堪言。颜瑞叔叔聪明自负,勤奋好学,考入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卫生学校,成了村里的佼佼者。他是奶奶的骄傲和自豪,奶奶省吃俭用供着叔叔读书,坦然撑起了颜家的责任和担当。那段日子,可见奶奶的艰难和强悍。
  我七岁了,还未上学。因我是长孙,得到奶奶的宠爱,一直伴随奶奶生活。这一天,不到九点,八月的太阳就火辣辣,没有一丝风。我趴在奶奶为自己准备的棺木上,聚精会神地翻着连环画册。“庄儿,过来吃天光,今天我带你去黄流赶集。卖些蕃薯,大后天叔叔要回学校了,给他准备生活费。”奶奶在伙房里轻声说着。听说要带我去黄流,我一下子来了精神,又可以尝到冰棍和凉粉了,这是每次随奶奶赶集都得到的待遇。“嗯!”我连蹦带跳扑进伙房。奶奶的早餐很简单,只不过是昨晚吃剩的稀饭放姜片加盐煮热而已,吃起来竟然也觉得可口无比。
  奶奶在从生产队分得的蕃薯中挑选两箩筐极好的,足有八十斤重。并特意将自己打扮一翻,穿上用青蓝水自染的、硬得如树皮似的大前衣裤,走起路来窸窣作响;配上一双塑料拖鞋和一顶崭新的竹笠。奶奶说赶集得穿体面些。奶奶还专门从箱底翻出一条灰色抽头裤让我穿上,说是叔叔曾经穿过的。这是我家的传统,衣服都是大的穿了少的穿,少的穿后更少的穿,直到没法再穿为止。我第一次穿上这样漂亮的裤子,心里着实高兴,配上短袖衬衫和一双人字拖鞋我神气十足。
  由于习惯了光脚行走,奶奶把拖鞋收起放在筐里,因为国道上铺满了粗粒沙子,特别扎脚,她只好挑着担子在牛车的细沙道上碎步,扁担时而一字时而弓形,有节奏地在奶奶肩上跳跃着。我手提人字拖鞋随其后拼命地追赶。我们背着朝阳踏着渐渐缩短的影子,一路尘埃飞扬,汗水淋漓,才走到日军废机场,奶奶后背就全湿透了。“庄儿,快点!”奶奶时而回头招呼着。为了能吃上冰棍,我吃奶的力都用上了。
  芒坡村往西穿过日军废机场,沿224国道到黄流市(其实是黄流集)足有十二里路程。虽然都是平地但踏沙涉水绊步难行。好不容易到了黄流市,放眼望去,闹市人山人海,物品琳琅满目,人来人往乱哄哄,看得你眼花缭乱。奶奶招呼我把鞋子穿上,紧牵着我挑着担子挤进市场,找块空地安身。刚卸下担子还来不及喘口气,马上就有几位穿戴打扮讲究的妇人围了上来,同奶奶讨价还价。奶奶说两筐蕃薯要八元钱,其中一胖妇人识好货,出了六元。“我的蕃薯又大又粉,光亮无虫,上学的孩子急用钱,我才舍得卖的,八元算便宜了”。“大娘啊,看你满身大汗,想必是远路的村人,来一倘不容易,我才给你出这个价呢。”胖妇人动情地说。听口音,她们是黄流人,早听奶奶说过,黄流人“歪尿”,特指生意场上好忽悠对方。“我是芒坡人!”奶奶如实说。“哟,你是芒坡人呀!大姨,你还认得我否?去年我到你家购过薯榴呢。”她软绵绵的手扶摸着我的头说。是的,每年当薯榴成熟季节总有黄流商贩到村里来购果。但我没见过这妇人,奶奶也没见过,她是有意来套近呼呢。可奶奶见她这般嘴甜,也放松了戒心,堆上笑脸说:“哦,敢情是遇上熟人了!侬啊,我婆孙也不容易,你就给我个好价吧。”妇人顿时两眼放光,一跺脚说:“这样吧,看在我们都是老熟人,看在您路途遥远,看在您孙子俊俏可爱,给您加五毛钱,大姨可以否?”这时太阳已正中,下肚的早餐已化作汗水消失了。奶奶想了想好无奈地说“好吧!讲不过你们。”胖妇人立马将两筐蕃薯装进她早就准备好的麻袋。尔后从她精致漂亮的荷包里掏出一叠纸币,一张一张数了六元五毛钱交到奶奶手上。此时,我突然发现一个嘴上叼着香烟的青年人直盯着胖妇人点钱的动作。奶奶接过钱立即装进自己的腰包。挑起空担子牵着我的手往外撤出。
  人多拥挤,忽然前面有一长发男青年对奶奶凶巴巴地破口大骂:“你的东排老死狗,扁担捅到我,你眼瞎了?”他紧抓奶奶的扁担猛扯,奶奶见此情形连忙道歉“对不起啦哥!没伤到你吧?”他不再说什么就匆匆离开了。同时我又发现那个叼烟的青年人从后面挤了过来,转眼间消失在人海中。
  奶奶拉着我朝卖冰棍和凉粉的摊子走去。我的嘴馋马上要实现了,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远远看到两个装冰棍的保温瓶,就想象着吃冰棍时的惬意。奶奶将担子放下就掏腰包,摸了一会没摸着装钱的布袋子,慌了:“庄儿,看见我的钱包不?”“我没见您的钱包呀,奶奶!”“完了,我的钱包不见了!”这消息如一声炸雷把我击懵了。“庄儿,你在这等我,我回去寻找。你别乱跑,守着萝筐,奶奶马上回来。”奶奶解下竹笠脱了拖鞋,匆忙返回低头寻去。“奶奶快点回来!”看着奶奶又挤进人海,我害怕地大声喊着。
  过了好大一会儿,奶奶垂头丧气回来了,我蹲姿抓住两个萝筐,已因害怕而哭得不象样子。“庄儿,不哭了哥,都是奶奶不好,把钱弄丢了。起来哥,我们回家吧,回家奶奶给你煮鸡蛋吃。”也只能这样了,奶奶身上已经没有一分钱,一切奢望都成了泡影。我们又背着西斜的太阳,踩着渐渐拉长的影子跋涉在回家的路上。担子是空的,但我知道,奶奶的心好沉重好沉重!叔叔过两天要回学校了,没有钱怎么办啊?够奶奶愁的了。奶奶边走边反复喃喃自语“都是我不好!”“我真笨,笨死了!”总是不停地埋怨自己。“奶奶,在那人凶你的时候,有一个青年人从后面挤撞我们,我看他不象好人,我们的钱可能是被他偷走的。”我愤愤不平地说。“庄儿,别乱说!不会有这号黑心肝的人。都是我不好,把钱弄丢了,我真笨,笨死了!”奶奶遇事总是把他人往好处想。
  婆孙俩一路自责一路叹息,既累又伤心,脸上都分不清那是汗水那是泪水了,拖着沉重的脚步,受饥渴的煎熬,走着走着,我都有点头昏眼花了。觉得回家的路是那么特别的漫长难行,天地间可能只有我和奶奶最累最苦最难了,唉!今天的遭遇多么叫人惋惜和心酸。此次赶集令我一辈子耿耿于怀。


  2018年6月1日
  庄戈 于海口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成月 时间:2018-06-26 20:32:30
  往事如歌
作者:近乡情更怯li 时间:2019-11-24 07:26:39
  天涯给了很多终日忙于生计应酬的人一个安谧的栖息地。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