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寨及其他(组章)

楼主:琶笛 时间:2018-06-20 19:20:39 点击:11996 回复: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黎寨及其他(组章)
  唐鸿南(黎族)

  黎母山

  没有见到你之前,我以为你也只不过是一座山而已。
  见到了你之后,我才知道,你身上竟然还长着莽莽的森林,甚至还长出了三大河流的命脉。
  面对千万支香火的祷告,我觉得你是个有苦的人,因为你要燃烧母性的慈悲和宽怀。
  然后,让那些藏在森林的传说满山奔跑,让那些念在经纶上的神话久久跪下,让那些沉默的石头磨出锋利的腰刀,去追寻生命的原野。
  仰望你的高度,总是摇曳着一种说不完的谜,每当泪水淌过了清澈的疾风,你依然还要做流血的骤雨。
  你是人,是我的祖先,是我的娘亲,是倒不下的臂膀啊。
  假如还有什么人不懂我,你肯定是那个永远不会咒我的神了。

  作雅村

  作雅村,很小。
  但这里的黎歌很大,就像一首首黎歌的喉咙那么大。
  这个人人都会唱歌的村寨,黎歌会唱黎话,会唱普通话,还会唱海南汉话。
  泡在黎歌里的这些黎人,还会喝酒,
  喝播种的酒,喝收获的酒,喝开心的酒,喝愁闷的酒,喝敬人敬神的酒,喝谢天谢地的酒......
  早在酒里煮熟了的男人和女人啊,唱出的关于白天和黑夜的黎歌,脱口就来,张嘴就唱。
  他们说,一个人就是一首歌。要唱就像夜莺的声音那样明朗,要唱就像祖先的天空那般辽阔。 
  男人和女人并肩着唱,黎话和汉话混搭着唱,四亲调和千家调分合着唱,纯白酒和山兰酒碰撞着唱......
  啊,这个被黎歌养大的黎寨,每个人都是黎母山情韵流淌的清晨,每个人都是五指山脚下喷涌的河流......

  黎族兄弟

  兄弟,我在村寨的家里,等你好久了,从上午等到了下午。
  兄弟,这碗山兰酒也等你好久了,从去年等到了今年。
  今天,你终于到来了。
  今天,我们什么歌都可以不要唱了,什么话都可以不要说了。
  但是,我们的酒杯不能放下,我们一定要爽快地把酒喝下去,
  不要在乎酒多酒少,也不要在意菜多菜少。
  我只是想把该喝的酒喝下去,把该干的活干完,
  把我该说的话,说给敬重的你,我的黎族兄弟。

  黎歌

  那个爱唱黎歌的人,每个清早都要面向大山深处放声歌唱。
  似乎要给每个无名的山唱出有名的名字。
  歌声穿进丛林,瞬间回荡,惊醒了静寂的鸟声,纷纷热闹起来。
  这个人也许不知道自己所唱的黎歌,最初也是从这片片丛林里,被鸟声翻译出来的。
  只是这样的歌谣已经很少被人吹醒,和被人记住。
  然而,不被发现的东西,并不等于没有用处。
  只要丢失的鸟声还在,丛林还在,流水还在,人烟还在。
  我想,那些悄悄地惊喜,将会悄悄地生长回来。

  黎寨

  远远地,村寨就这么夹在五指山和黎母山的怀抱之间。
  不知村的影子放到哪去了,都是绿的。
  那绿啊,深深的绿,分明就像山里人,通透明了。
  我伸进,伸进,再伸进,一切还是那样的活生生的。
  那些绿的味里,
  当然还有黎歌的酒菜,在抒怀。
  当然还有笑有泪的故事,在流淌。

  芭蕉树下
   
  山坡上,每棵芭蕉树,都像一个人。
  只是不懂说话罢了。
  可是,每当三月的风声传来,芭蕉树就有话可说了。
  它说的是黎话,是用鼻子说出来的。
  它同那个叫鼻箫的黎族兄弟够亲了。
  它的绿叶每翻转一下,情歌也跟着醉了。
   
  山里的风
   
  其实,在茂密的山里,风是有形的。
  树会与风说话,鸟会与风说话,水会与风说话。
  山里人同样会与风说话。
  我们什么都可以听不懂,什么都可以听得懂。
  就是听不懂风在城墙里说了什么话。
  那风啊,偶尔来一个咳声,硬硬的,
  一下子就把人藏在了门缝上。
    
  木棉花又开
   
  今年,木棉花开得很晚,脸上挂满阳光的某种谎言,所以更红了。
  自从脱离了母亲张开的臂膀,从枝丫落到脚跟,它学会了一声不吭,也就没有了任何怨言和叫喊。
  是呀,没了母亲的孩子是痛苦的。不过,木棉花还是有点不一样。
  看看,树下的落红,依然开满春天的模样。
   
  三角梅的春天
   
  似乎所有的语言,都被太阳暴露了,一下子火热起来。
  红的,黄的,紫的。三角梅的春天,满山满坡,蜂拥而来。
  不知道,是春天邀请了三角梅,还是三角梅开放了春天。
  我相信,三角梅绝对不是为了邀功请赏的。
  我只知道,它开出了自己的春天,也开出了四季的底色。
   
  桑葚的颜色
   
  看到桑葚时,我想到的那是一片蓝调的大海。
  可惜,眼前的桑葚是翠绿的。
  在绿的簇拥下,偷偷地抱着各种颜色的果子,
  酸甜酸甜的,好像一些不必说出的秘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成月 时间:2018-06-26 20:34:38
  树下的落红,依然开满春天的模样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琶笛 时间:2018-09-02 22:38:02
  @罗邦侃

  谢谢!
作者:罗邦侃 时间:2019-02-18 17:23:13
  品读,问好,学习!
作者:成月 时间:2019-04-02 19:32:47
  黎山.黎寨.黎人(5章)
  唐鸿南(黎族)

  作雅村

  作雅村,很小。
  但这里的黎歌很大,就像一首首黎歌的喉咙那么大。
  这个人人都会唱歌的村寨,黎歌会唱黎话,会唱普通话,还会唱海南汉话。
  泡在黎歌里的这些黎人,还会喝酒,
  喝播种的酒,喝收获的酒,喝开心的酒,喝愁闷的酒,喝敬人敬神的酒,喝谢天谢地的酒......
  早在酒里煮熟了的男人和女人啊,唱出的关于白天和黑夜的黎歌,脱口就来,张嘴就唱。
  他们说,一个人就是一首歌。要唱就像夜莺的声音那样明朗,要唱就像祖先的天空那般辽阔。
  男人和女人并肩着唱,黎话和汉话混搭着唱,四亲调和千家调分合着唱,纯白酒和山兰酒碰撞着唱......
  啊,这个被黎歌养大的黎寨,每个人都是黎母山情韵流淌的清晨,每个人都是五指山脚下喷涌的河流......

  注:作雅村,位于琼中县上安乡,海南著名黎族民歌村。


  黎母山

  没有见到你之前,我以为你也只不过是一座山而已。
  见到了你之后,我才知道,你身上竟然还长着莽莽的森林,甚至还长出了三大河流的命脉。
  面对千万支香火的祷告,我觉得你是个有苦的人,因为你要燃烧母性的慈悲和宽怀。
  然后,让那些藏在森林的传说满山奔跑,让那些念在经纶上的神话久久跪下,让那些沉默的石头磨出锋利的腰刀,去追寻生命的原野。
  仰望你的高度,总是摇曳着一种说不完的谜,每当泪水淌过了清澈的疾风,你依然还要做流血的骤雨。
  你是人,是我的祖先,是我的娘亲,是倒不下的臂膀啊。
  假如还有什么人不懂我,你肯定是那个永远不会咒我的神了。

  认识百花岭瀑布

  无需百花来打扮盛装,上帝只留你唱歌的水性。
  水样的相貌,水样的面料。立即把高山珍藏的黎腔黎调——
  从天上编织成300米中国最高最长的歌谣。
  生命不息,瀑布更长。不要什么多才多艺的花样。
  今生只想完成世间一桩许诺:清清白白,歌唱大山。

  在琼中


  每到琼中,我就不想,怎么去写诗了。
  看山,也不想。看水,也不想。
  看树,我只想好好去看看琼中漫山遍野的树。
  在琼中,有数不完的庞大的树,我不必追问它们的大名。它们的形象会告诉我年龄的高度。
  多高多大的树啊,站着挺着,无边无际,拥挤着每寸土地。
  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越看越觉得他们长得都像真正的琼中人。
  哦,那些人早已走了,不再回来?
  于是他们便长成了如此挺拔的树吗?
  山风抚动,落叶纷飞。我仿佛看见了他们挥洒当年革命的火把,正从黎峒的牛角号声中呼之欲出。
  王国兴走来了,王玉锦走来了,王越丰走来了……
  啊,这些从琼中大地上疯长的一棵又一棵大树。
  在我的想象中立刻雕成深深的历史,越走越远,越来越近……

  绿橙好绿

  这些日子,我怎么也忘记不了要同绿橙约见的许诺。
  一颗颗绿绿的果实,一份份绿绿的心情,终日挂在绿橙的脸庞上,也挂在我的惦念里,于心间挥之不去。
  秋意盎然的那个早晨,我终于抱着想望已久的感情如期而至。
  琼中这方绿宝盆,除了绿的品性张扬在满山遍岭以外,绿的绿橙同样身着绿的品牌服饰,铺展大山的容颜。
  在这绿悠悠的早晨,绿橙的绿意总是逗得黎家姑娘吱吱呀呀的挑担,摇摇晃晃,缠缠绵绵,步调沉稳有力地踏响我内心难能表白的话语。
  绿橙就是这样一个绿橙,不愧大山的呵护。看似绿的皮肤,实则把一颗成熟的肉质,敬给所有渴望绿色的心态,无怨无悔。
  面对处处充满爱的大山,绿橙的内心是呼唤感激之情的。
  绿橙就是这样一个表里如一的绿橙,绿的高度比高山还要高,绿透绿的密度!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