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大咏唱崖州民歌

楼主:呆子先生 时间:2019-02-24 10:14:24 点击:11860 回复:1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在北大咏唱崖州民歌

  1994年秋七月,我进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学习政治学专业,学制二年。住宿在29号楼一栋207宅,两张双架床,共住四个人,一个来自贵州,一个来自广东,一个来自山东孔子的家乡曲阜。来自山东的高个子同学床头放着许多书随时翻看,夜里多看书,白天多睡觉。我的床头放着许多书,也有手抄本崖州民歌《粱山伯与祝英台土歌》《梁生土歌》《薛元贵征东》《薛元贵征西》四部歌封(本),还有一本《风流托物》。
  每当放学回宿舍,我都要拿起这些土歌本,哼唱一段,宿友非常好听,静静的听着,虽然听不海南话,但调子蛮好听的,也有几个同学来借这些土歌去读。约过了半个学期,宿友不知怎么的把我会唱崖州民歌的事情在女同学之间传开。我想应该是宿友全静同学说出的,因为有一天晚上,他对我说,你的爱情来了,女同学对你评价很高。她们今晚在三教唱歌跳舞,阿玲特别告诉我,叫你去和她跳舞,我说自己不会跳舞不想去,全静焦急地说,“我已答应人家,你一定得去啊!”说着一把抢去我手里的书本丢到床上,拉着我与他一起去,可我坚决不去,因为我确实对跳舞一窍不通,怕出洋相,终不肯去。他是经常到女生宿舍去请教学习,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
  我认识一个姑娘王娇,她是个研究生,长得不怎么美,是研究东南亚各国历史的,她对地方乡土人文特别感兴趣。她说崖州民歌《粱山伯与祝英台土歌》她最喜欢的,其中有一段深深打动了她的心。她指出最喜欢的一段歌词:
  山伯送行出外方,
  同窗三年恶分庄;
  不舍分庄与分手,
  尽作凤凰串檬榕。
  送行来到石头沟,
  果子熟红在此候;
  弟想摘个给兄尝,
  又怕兄人吃怪喉。
  树上果子熟红鲜,
  弟你摘个兄尝味;
  见是好吃送个我,
  念你人情千万年。
  行行来到河龙江,
  看见对鸟飞双双;
  兄看此对斑鸠鸟,
  兄知处个是母强?
  母强毛色一体态,
  此事不明真难猜;
  兄若不能猜得出,
  弟知处个是母强。
  母强毛色生一样;
  兄你站高看定定,
  母强颈细足又短,
  兄大乜不通世情。
  又走来到土地庙,
  土地公神坐殿上;
  祈支灵签断凶吉,
  处候得逢同学情。
  同行乜话都言尽,
  你讲我和好伤心;
  如今要离别分手,
  弟心挂怀兄心田。
  满肚愁怀离不舍,
  抱伴着哭在路上;
  兄若分桩与分手,
  弟愿黄田阴府行。
  英台到路欲起身,
  送镜一个兄看面;
  思念弟时味看镜,
  镜内有个弟面形。
  送镜过手说兄知,
  嘱兄后来到宅迈;
  弟宅有个小姑侬,
  兄若不嫌自后来。
  又再嘱咐分兄听,
  兄你今后扣算定;
  四六三七二八日,
  兄若不嫌自后来。
  兄你欠听弟话言,
  放心宽怀回家中;
  有缘自然狂作乜,
  不怕兄不得相逢。
  王娇对我说:“同窗三年恶分庄”中的“恶”字是否“难”的意思?我说:“是的。”
  王娇又说:“还有,‘有缘自然狂作乜’中的‘狂作乜’ 意思是否焦急什么?”我说看来你懂海南话,她说联系上下文推测的。王娇又说:“你们的崖州民歌《粱山伯与祝英台土歌》写得太好了,特别是我最喜欢的粱山伯送祝英台回家乡,送别的这一段,难舍难分,精彩极了,我深受感动。我是过来人,大学本科毕业的时候,同学分别的那一天,你会哭的,所有人都会哭的,因为友谊情,缘分,这一分别,也许有些同学几年或十年八年才见面一次,甚至有的一辈子不相见。送别之时,难舍难分,心里很痛苦,怎么不哭呢!”
  我说:“我心肠硬,不会哭的。”
  王娇说:“你不相信?我敢与打赌,到了那个时候,你一定会哭的!”后来到了1996年7月秋天,校园里,枫叶红似火,银杏黄如金,确实很美,秋天来到树林里,叶子一片片从树上飘落下来,满地黄金。即将毕业的那一天,全班同学和老师拍集体照留念,离校的那一天全班同学都哭成一片,我也哭的好伤心。因为曾经的同学,曾经的老师,曾经的校园都会渐渐远去,仅下那份不太完美的记忆。因为友谊情,缘分,这一分别,也许有些同学几年或十年八年才见面一次,甚至有的一辈子不相见。因为在他们的心里有个永远美好的精神———爱!有的还没有来得及向你表白,就毕业了。毕业离别那天,哭的哭,表白的表白,该拥抱都拥抱。人世间,遇到一个适合的人不容易,有时候错过了就一辈子再也找不到了。古诗曰:“执子之手,与之偕老。”———真的成了一个遥远的童话。“暗然伤神者,唯别而已矣!”这些都应验了王娇的话。
  我班里有位来自贵州的姑娘,皮肤白洁文静,善于弹三弦琴。她的名字叫沈静,平日少言寡话,总爱一个人坐在教室里看书写东西,她开始引人注意的是她的一首诗歌在校刊上发表,让人刮目相看,班里同学在一起闲聊,说别看她表面不言语,心里不知爱着谁呢。一个学期来,我发现她和同学说话不超过三句。但我心里喜欢的是沈静那样沉稳的人。
  有一天傍晚,在化南楼荷塘,沈静静静地坐在一张椅子上,聚精会神地看一本书。我看见她,心里忽然间怦怦跳起来。她向我招招手叫我过来,她说这是我的书。她在看《梁生土歌》中的《玉卿投江》,挠起大母指表示她最喜欢,然后她用普通话念下面这一段歌词:
  玉卿投江
  旋回绣房卧床上
  进退两难不主定;
  欲重婚又违夫子,
  不改嫁成逆爹娘。
  思去思来总是死,
  咱去黄田觅夫他;
  不免今晖待人睡,
  投江免父母操持。
  城楼只打二更下,
  忙向妆台赶梳妆;
  除去孝衣换吉服,
  另穿绣鞋整鬓毛。
  一不报答父母恩,
  奉养功劳违这阵;
  十月怀胎觅不见,
  只点空名作证痕。
  二挂梁宅二翁姑,
  如烛光前草尾珠;
  年老岁暮谁照顾,
  不孝媳妇难作埔。
  三忆姑强年纪轻,
  朝夕不能奉双亲;
  为姐粗心去丢侬,
  只望贤姑诗书勤。
  四怨时运生来定,
  应该欠自尽送命;
  不注我终身婚配,
  使交割断藕丝情。
  五不舍弃我梅香,
  明早起床不见媛;
  绣房这下不见娴,
  任你所为层到层。
  六离窗前镜不看,
  留给后人另梳妆;
  玉卿这下无镜内,
  这下玉卿镜内无。
  七吝枕床你孤单,
  也不查管臭与香;
  床上人今晖分别,
  今晖分别床上人。
  八不舍弃庭前花,
  这下任蝴蝶蜂飞;
  前日种花想欲卖,
  今晖难想安能买。
  九欠锁紧这衣箱,
  尤顾乜的时兴样;
  生时味叫爹娘买,
  死去交还爹与娘。
  十拾起剪刀线针,
  无绣花人免数念;
  欲问绣花人在处,
  待应就在水底寻。
  城楼已打三更鼓,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8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呆子先生 时间:2019-02-24 10:15:01
  缠紧金莲步到步;
  行自东边小门出,
  勿作丫环知实情。
  溶溶月色清清天,
  岸边草长路崎岖;
  慌忙三步作二跨,
  不觉已来到江圮。
  脱下绣鞋拜娘爹,
  今后难逢儿这下;
  无情粗心丢父母,
  海深功劳都当平。
  玉卿拜罢装起身,
  土地山神已候便;
  见她跳下江中去,
  倾赶走来扶与承。
  沈静念完《玉卿投江》之后说:“我是玉卿,我喜欢玉卿投江。”我忙说:“你想投江?”沈静瞪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一会儿,她说刚才念了一段个别地方不合韵,我说:“那是用海南话崖州方言唱的。我念给你听吧。”于是我用崖州方言全文念了一遍,她点点头。她又说:“那天晚上,联谊会上我们为你出力啊!”
  我向她表示感谢,那一天晚上的联谊会是由国际政治系几个班联合举办的文艺晚会,会上有唱歌跳舞的,有唱地方乡土戏的,有扮演老大爷老太婆闹离婚的。我被班里同学推荐代表班里节目之一为晚会唱崖州民歌。晚会主持人是我们班的一名男生,他用热情洋溢、仰扬顿挫的声调说:“下一个节目由国际政治系政治学专业94级干修班歌手纪明教同学演唱崖州民歌。崖州民歌是流传在海南西南部起源于古崖州西六里并向四周传播的一种汉语民谣。歌声优美,真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现在请海南著名的崖州民歌手纪明教同学为大家带来优美动听的歌声,大家掌声欢迎!”
  我在热烈的掌声走上台,我说:“崖州民歌在我的家乡可谓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就是说老人小孩都会唱,歌唱他们的日常生活。现在给大家带来一首《梁生土歌》中的《对月相思》,请欣赏。”在热烈的掌声中我的脑袋里忽然一片空白,早已把《对月相思》歌词忘得一干二净,唱不出歌来。沈静忙端来一杯水给我喝下,叫我不要紧张。可是喝了水歌词仍然回忆不起来。班长就到我面前挥舞着双手指挥,说:“来,唱!”仍然不奏效,我就说忘了!忘了!就在热烈的笑声和掌声中我出洋相。
  我对沈静说那天晚联谊会上我忘记了带稿子出了洋相,沈静笑着说:“这样比唱崖州民歌还好玩呢!”
  沈静一身淡淡的连衣裙,羞涩泛红的脸颊,清澈晶亮的眼眸,秀美飘逸的长发,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身段。一切是那么令人着迷。我一向非常自尊,对自己喜欢的女孩往往表现特别冷漠,而实际上内心是思念和关心她的。
  第二学期期末考试结束的一天傍晚,我在宿舍里哼着一段崖州身后带着一个美女,来找我,他说是我班女同学介民歌,同学也跟着我哼起来,正当这时,有个外号名叫“老狼”的学生绍来找我的,是想听听一下崖州民歌的唱腔。只见他手中拿着一本厚厚的笔记本翻开,内抄《梁生土歌》中的一段《四美配合》,字迹飘逸美观。他说:“你们海南的崖州民歌很好听,文辞非常优美,如诗一样美。我想请你唱一段听一听,好吗?”我答应说:“可以。”我觉得此人面很熟,好像在哪儿见过,不过一时想不起来。于是我就唱一段《四美配合》,他听着乐的鼓掌说:“妙哉!妙哉!”他一把抓住我手热情地说:“今晚我请你和我去勺园吃饭,聊一聊崖州民歌,好吗?认识你这个学弟真是快乐!”我答应了他邀请,勺园是北京大学外国留学生居住的地方,内有一家餐馆,好菜,消费贵点吧,去享受一下也是可以的。我问他说:“你认识我班女同学?”他笑着说:“知道,你班的女同学对你的评价很高。”他是一个中文系的研究生,外号叫“老狼”,是他的生活浪漫潇洒,结交了许多女孩子。他曾经追求一女孩子,女孩子叫他为她抓蝴蝶,为了爱情,他在校园树林山丘上追赶两只上下翻飞的蝴蝶而跌了几跤,撞坏了一支门牙,成为中文系的一段笑谈。
  我想起来了,“老狼”原来是与我有过“宿仇”的人了,要是我当时不理智的话,也许与“老狼”打起架来呢。故事讲来也很有趣,记得是1996年春天一个晚上,中央音乐学院声乐歌剧系的学生到北京大学献演,主要演奏声乐。这一天,正好清华大学陈水珑两兄弟(均为九所镇中灶村)、吴清高(九所镇新庄村)带领家乡学子20多人来北大找我,因为他乡遇故知,大家感到非常亲切,我就给他们讲了几个日元的笑话故事,逗大家欢笑乐一乐。我们在第五食堂用晚餐后,他们都各自返校去了,只有中国人民大学的罗雄(九所镇乐罗村)和我们家乡的北大学子何强(九所镇十所村、王烈(九所镇山脚村)、陈祥伟(利国镇抱岁村)、陈兴(利国镇抱岁村)、关国锋(利国镇荷口村)等一起到大礼堂观看演出。看完演出在回宿舍的路上一泡尿胀鼓鼓的我好难受,便急着去散尿,就在一个没有灯光的幽静处,一株低矮的小树下急急忙忙散尿,尿像倾盆大雨一样淋的小树叶簌簌的响动,这时有人低语怎么下雨啊?我低头一看,发现一男一女搂着,男的压在女的身上翻动,我意识到不好了,急忙走了,因为怕挨揍。男的起来发现了我说:“他妈的!满身是尿!”我赶上何强他们,并说了刚才发生的事情,他们听了哈哈大笑,都说我打扰人家美事,我说刚从灯光里出来眼睛花了一时看不清幽暗的地方呢。我说那个人追上来了,罗雄说我们这么多人怕他什么!果然,那个人见我们人多,不敢继续追上来,只见他站着口里骂声他妈的,一会儿,姑娘上来把他拉回去了。啊呀!我的记忆力清晰起来了,那个晚上我破坏他的美事的那个男生就是目前的“老狼”呢!但我心照不喧,没有向他提及那件事。
  在勺园餐馆,“老狼”点了几道好菜,他热情似火地举起酒杯,向我介绍坐在他身边的姑娘,说是最近结交的女朋友,北大中文系大一学生,善于弹琴唱歌。她年方十八,身材高桃,言行举止端庄娴雅。我们干杯,几杯酒下肚后都热烈起来。“老狼”向我打听我班几位女同学的情况,我想,“老狼”一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他又大赞《梁生土歌》写得好,他最喜欢的是《四美配合》,梁生一夜睡四美,艳福齐天,真乃神仙的生活。我想“老狼”与其说是喜欢《四美配合》,倒不如说是他浪漫生活的写照吧。他的女朋友也说《梁
楼主呆子先生 时间:2019-02-24 10:15:36
  生土歌》歌词优美,但没有听人演唱过。我说我能唱,都是用海南崖州方言演唱的,你们听不懂。于是我给他们演唱《四美配合》,每唱四句为小段,他两拿起口箫跟着我的方言调子吹了一段助兴,很为合拍。我唱得很流畅动听,《四美配合》歌词:
  早起就入朝谢恩,
  和拜列位阵到阵;
  回府请夫人相会,
  偷看两人总超群。
  两位夫人相会面,
  称呼谦让果必亲;
  瑶仙说玉卿贞节,
  玉卿说瑶仙德贤。
  瑶仙大玉卿一岁,
  即当面前认姐妹;
  和睦不分大与小,
  永携手吟诗唱和。
  云香碧月站身边,
  瑶仙念及前候她;
  念及代劳烦无数,
  思欲伴同作姐姨。
  杨小姐即站起身,
  当她两人笑笑面;
  句话欲与相公言,
  恐怕不遂刘夫人。
  玉卿倾赶站起身,
  有话何不说当面;
  姐欲谦让言作乜,
  侬安能受作夫人。
  梁生就问因乜事,
  请快说明下官知;
  欲识匿裾胸不言,
  正当夫人因的个。
  相公欲问此椿有,
  云香碧月你该知;
  既是相公心顾爱,
  姐妹何不认加个。
  草鸡得与凤相引,
  多感夫人量气大;
  云香碧月荷厚德,
  吃水不忘出水泉。
  什要紧同行相引,
  月星自然分小大;
  一树藏栖四只凤,
  四井全靠一只泉。
  梁生在旁笑眯眯,
  见她两人动心机;
  近前答谢下一礼,
  领夫人情再不辞。
  两位夫人笑满脸,
  相公咱顺便趁机;
  今晖云香与碧月,
  去与谁个共枕眠。
  梁生即告辞当面,
  已早想一肚便便;
  去摘牡丹采兰桂,
  让我姐姨共枕眠。
  合说凑云香过先,
  恐怕碧月心挂碍;
  未免今晖咱一概,
  五更鼓平平分排。
  即赶到云香房看,
  光景又另一样妆;
  前曾逢面许多次,
  今晖免用问短长。
  对手携来到床上,
  尝尝新味么怎样;
  颜色虽不比小姐,
  失使又有一步嬴。
  云香虽然年纪大,
  马并不曾经过鞍;
  半推半辞半承诺,
  着遵照无奈其何。
  刚才梧桐飘金井,
  艳下城楼已三更;
  又想起彼边碧月,
  何不亦同玩今夜。
  梁生即告辞云香,
  跳脚下床装身穿;
  再去完今晚花债,
  免得碧月怨凄凉。
  这边彼排几步路,
  推开房门轻轻步;
  看见碧月床上卧,
  结起帐帘伸手摸。
  碧月嘎醒心慌怕,
  安安思思欲开声;
  见是梁生即坐起,
  更深劳烦相公行。
  特意欲来玩琼花,
  因乜帐帘已早关;
  不是更深来作乜,
  带水入园中映梅。
  欲知相公来摘花,
  也不敢拿帐帘关;
  安说有芳菲仙果,
  尤其来思这枝梅。
  梁生见她气生生,
  即携上床近作下;
  拔开云帘玩宝镜,
  如初露月装凸牙。
  幸得碧月年纪轻,
  花开任蝴蝶串心;
  葵花有心得日照,
  柳枝无力任风摇。
  巫山发云雨刚下,
  金乌东排已装浪;
  报晓灵鸡开声叫,
  打更城楼停鼓锣。
  天光早起出外厅,
  云香碧月伺候定;
  多感领夫人两位,
  结草衔环报恩情。
  夫人也相引出厅,
  有乜要紧来谢恩;
  自此是姐妹相叫,
  宽紧谦让不伤情。
  梁生亦出来作下,
  相见情礼分外生;
  瑶仙玉卿笑笑讲,
  昨晖恩情分得平。
  我们的欢唱,引来了许多外国留学生围观。有的留学生绿眼睛、高鼻、金发,汉语讲的比我的好得多。有的都拿来了弦琴箫子吹奏,也学着我方言唱起崖州土歌来,大家喝酒弹唱,热闹非凡。
  我带到北京大学的崖州民歌是手抄本《粱山伯与祝英台土歌》《梁生土歌》《薛元贵征东》《薛元贵征西》四部歌封(本)。这是我最喜欢的家乡土歌,其中,《薛元贵征东》《薛元贵征西》我家有,是用毛笔抄在厚厚的红毛土纸上的。我读小学时是七十年代,我经常逃学,早上上课时,我常常爬上我家附近的一株酸梅树上摘酸梅吃,常带上《薛元贵征东》《薛元贵征西》在树上读。每当听到学校下课钟敲响了,就下树回家,家里人全不知逃学的事,后来终于被家人发现了,我被我哥哥打了一顿,我又上学了。《粱山伯与祝英台土歌》是我童年的时候听我母亲唱的,她一边摇着摇篮,一边给我五弟唱歌,她哼唱着什么的,其歌词是:
  行行来到河龙江,
  看见对鸟飞双双;
  兄看此对斑鸠鸟,
  兄知处个是母强?
  母强毛色一体态,
  此事不明真恶猜;
  兄若不能猜得出,
  弟知处个是母强。
  母强毛色生一样;
  兄你站高看定定,
  母强颈细足又短,
  兄大乜不通世情。
  母亲所唱的摇篮歌至今还记忆犹新。《梁生土歌》是我读初中一年级时听邻居树坚伯唱的,他是用钢笔抄在一小本子上的,我觉得唱的好听极了,歌词非常优美,真正是一部优美的诗,我心里非常羡幕,如果拿到手多么好,但我发现树坚伯唱完就藏在茅屋楣上,我立即有想偷的念头,当我看见树坚伯不在家时走到茅屋楣上寻找《梁生土歌》本,但没有找到,盼望落空了。又过了八年,我考上了一所中专学校才在一个朋友家里得到《梁生土歌》手抄本,这对我来说,真是如获至宝。
  那个时候,我作为一名普通干部于1994年7月通过成人高考在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学习政治学专业,于1996年7月毕业。崖州民歌《粱山伯与祝英台》《梁生土歌》《薛元贵征东》《薛元贵征西》四部歌封(本),还有一些《风流托物》之类的短歌一直陪伴在我身边,在北京大学度过了两个春秋。
  (本文选自纪明教的散文集《花落燕园》)
楼主呆子先生 时间:2019-03-16 11:01:12
  有错字
作者:成月 时间:2019-03-18 17:51:33
  感谢分享,如果唱出来一定好听
我要评论
作者:海南文昌王英良 时间:2019-05-19 17:40:28
  对于大陆的现代人来说,崖州民歌相当于南北朝时的叙事歌,可能很多人听不懂也不理解的?
  崖州民歌,多少的古音古韵在其中,元以后就逐渐消亡在中原了,海南也保留不多了!
作者:海南文昌王英良 时间:2019-05-19 17:42:52
  琼文地区的一些村庄,在做公唸经时,会用“南朝南圣”开头,其实,在南北朝时候的汉民已经陆续登陆海南各地了,以后的陆陆续续就是以后的事了!
我要评论
楼主呆子先生 时间:2019-09-28 09:13:25
  多谢!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