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归来海的少年

楼主:琶笛 时间:2019-08-27 16:45:41 点击:8401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李枕威说他从高中就开始写诗,还说写诗也是源于性格所致,生性不善与人交际,于是他开始把心里的诗找出来,与自己无怨无悔地对话,他把这种对话方式一直说到了大学的课室里去,就这样使他找到了一个可以安放自己心灵的好去处。
  我和李枕威是黎族人,他的老家在三亚市天涯区华丽村山里,但他的村庄离海不远,因而李枕威这个常常写在纸上的汉名常常让我遗忘,他自取的微信名海的少年倒让我根植于脑海之中,没有淡退。
  认识枕威小兄弟三年了,是在什么地方认识的,我已记不得。只感觉现在是诗来找他,而不是他来找诗了。速度之快,有时叫我不知所措。自从我们互通微信后,他隔久就会给我传来新作,我很明白他的意思,知道他很期待我说点什么。有时我会当即拜读,也很快回复,有时会遗漏去了,过了多天便不好回复。这并不是我故意为之,只是觉得我实在有必要认真跟他学点诗里的东西的。
  在黎族90后这里,李枕威、刘圣贺、李星青等人都是十分勤奋又表现十分不俗的一拨,因是有同样的喜好,我在目前参与编辑的《黎母山》刊物和公众号上自从复刊以来就给了他们极大的关注。我甚至同他们说过,《黎母山》虽然属于县级一类不起眼的内部交流刊物,但它在本地也可以算是具有一个地方意义上的文化门牌,它无形有形地承担着推介着处在起步期的本土文学新生力量,实际上也在活跃和扩大一个地方文化对外交流的氛围。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地块,面向的依旧是琼中山里山外各路本土意义上的文学同好者。
  凭着这种热情和信心,去年《黎母山》第一期推出黎族作者小辑之后,黎族文学评论家王海教授为此专门写了点评配为推介,在黎族读者里产生了一定影响。到了今年初,我们觉得此种做法很集中很能彰显作者整体实力的效果,于是深感意犹未尽,今年第一期又特别推出了黎族90后诗歌小辑,并请诗人乐冰老师撰写了十分精彩的有针对性的评论文字一起刊发,《黎母山》也就成为了黎族当代文学史上首次以小辑形式集中亮相黎族90后诗歌作者作品的刊物。看着这些后来居上的诗人得到了极好的鼓励和肯定,做为编者,我心里很替他们高兴。据我后来得知,这篇富有效应的评论转发到多个群里,引起了范围不小的关注和讨论,中国诗歌网、海南作家网等多家网站相继转载传阅。
  这么一来,有个文学微信交流群就看上了这篇文字,转发到群里去了,菜既然都端上来了,当然就有人有意无意地去说这里的是,也说那里的不是,更是说出了一些很不太负责任的笑闹来。听说这个群是属于90后诗人群体的交流阵地,他们当中的一个黎族作者见后便按捺不住种种不解给我来了电话,说群里几个自称有话语权的人一个上午就针对他们几个人的评论文字展开曲解,甚至上升到了有伤民族感情的话题去了。我听了之后,一时也不知要说什么好,只好说文字就摆放在那里,让他们尽管去说吧,一家之言的事情,有人说你好就会人说你不好,都是极为习以为常不过的事儿。只是他们那些脱离文本的过于推测使人不好理解罢了。要讲好作品,时间乃是证实一切最忠实的发言人。
  前年,我的一本散文诗小册子出版回来不到几天,李枕威和刘圣贺两位小兄弟就从三亚搭车赶来琼中找我,说是为我干杯为我道贺。其实那天下午,我们观赏百花岭风景沿途徒步回到县城营根,谁都没有喝酒。正好三人不善酒,只在一家小餐馆里很高兴很开心地点下了捞叶炒鸡蛋和雷公根排骨汤,加上几碗用鹅肉汤合蒸的白米饭,香滚滚的热气立刻从餐桌上升腾,美味极了。三样山野特色的饭菜,我们都吃得有滋有味,吃得碗筷叮咚作响,甚至比喝醉酒的人还能忘记自我。记得当时我们好像没有谈什么文学不文学的事情,东说西说的话题倒是笑声不断。
  当晚我们确实吃出了山野的原味和诗歌的气氛。这就像我在他们诗歌里读到的以山为背景的文字,那些守望着故园乡情的诗句,顺沿黎族作家文学传统书写的根脉,跳出了山的视野,跳出了自己狭小的地界,喊出了属于自己山里的疼痛和欢乐。他们知道脚下的事物随着时间的推移,什么时候会被移到什么地方去,什么时候会被淹没而永远消失。他们有关这方面的有些诗还是让我感动的。比如曾祥理诗歌的开阔气量、刘圣贺诗歌的繁杂不乱、李星青诗歌的自然轻唱。他们顺从个体生命体验的写作证明,生养他们的这片黎山黎水,依然是他们内心真诚的期待使然,因有了熟悉的根系,写得很是入心入情。我就喜欢读枕威这类抒写乡情的诗作,淳朴有味且语言间的转换和跳跃,都会不时穿进人的心窝,随时让我停顿下来,想象着诗句以外延伸的意蕴和画面。我想,枕威那时的内心活动应该也是非常完满的。
  枕威兄发来他的这些诗作,在我邮箱里等很久了,意在要我给他即将形成的诗集写点感受,可是我每每下笔却写不出什么来。在我所认识的他们几个人中,都保有联系和交流,但平时都是短话短说,于谁都不算难。这下突然来了长的谈论,只能到此打住。且我随想随记又拉杂谈了与枕威诗歌文本无关的事过多,还请见谅。
  我今后还会愿意做好兄弟般的读者,等待这个从山里归来的海的少年。
   
  2019年8月20日凌晨 百花岭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琶笛 时间:2019-08-28 10:13:41
  刊发 2019年08月28日 《法制时报 》热带副刊 07版
作者:曾晓华 时间:2019-08-28 14:42:47
  不错!祝贺!
楼主琶笛 时间:2019-08-29 11:05:58
  @曾晓华
  -----------------------------
  谢打气!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