蛙语牛言

楼主:晚鸦2018 时间:2019-08-14 09:52:45 点击:150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曾经,
  有一片青青草原,
  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将草原一分为二,
  草原上,生活着一公一母两头牛(没有羊的事),
  夕阳下,公牛偶尔会偷偷的窥视对岸母牛丰满圆润的身体,
  夕阳下,母牛常常感觉浑身燥热,那是被偷窥的喜悦,
  小河弯弯,公牛从没有尝试过去僭越,
  小河弯弯,让母牛坚守着矜持。

  八月的一个黄昏,公牛嗷嗷的跨过弯弯的小河,
  原来小河浅浅的,
  母牛的矜持就如浅浅的小河不堪一击,
  公牛来到母牛的身边,
  母牛乖巧的翘起了尾巴,
  母牛属于了公牛,
  公牛得到了完整的青青草原。

  七月的一个清晨,
  天上飞来一只大鸟,
  散落漫天种子,
  公牛骄傲的告诉母牛,
  这是我为你准备的聘礼。
  种子发芽,
  但不是草,
  是树,
  树逐渐成林。

  六月的一个中午,
  一头大象走进林中觅食,
  威武的身躯,白白的象牙,
  母牛被深深的折服了,
  不由自主的向大象走去。

  夕阳下,
  公牛望着大象和母牛离去的背影,
  嗷嗷的在原地打转,
  公牛恨那些种子,
  恨自己不知天高地厚。

  五月的一个黄昏,
  母牛疲惫的回到了树林,
  流着泪向公牛诉说着大象的暴行,
  公牛原谅了母牛。

  这天夜晚,
  公牛主动靠近母牛,
  母牛乖巧的翘起尾巴,
  第二天的清晨,
  公牛哭着嗷嗷的冲出了树林。。。。。。

  五月晦日,一个血染天边的黄昏,
  母牛来到河边正要饮水,
  一只青蛙跳到面前,
  “牛婶,今天怎么落单了”
  “唉,一言难尽啊,我家那位离家出走了”
  “啊,走了几天了”
  母牛弹指一算1、2、3
  “四天了”
  “是不是和大象有关啊,前几天我远远看见你跟着大象走了”
  母牛瞬间红透了脸。

  大象带你去哪儿了啊”青蛙继续追问,
  母牛有点微怒,心想这青蛙真是非,可自知心中有愧,又不好发作,
  幽怨的道:“他带我去了他生活的地方”
  “哪里有这么多草,有这么多水吗?”青蛙好奇的鼓出了双眼,
  “风景倒是还好,林木茂密,青草葱葱”
  “他们哪儿没有水吗?”
  “倒是有一个水潭”
  “水潭?有这条河宽吗?”
  “跟你说不明白,那不是一个概念”。

  “牛婶,那水潭里有青蛙吗?”
  “咱能不说那水潭不?”母牛大声吼道,
  母牛有点激动,想起那水潭就不由得浑身颤抖,那看似诗情画意的水面下,阴风浊浪,无数黑色的幽灵,鼓腮猛吹。。。想到这里母牛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是不是水潭里的蛤蟆恶心到你了?”青蛙怯怯的问
  “其实,青蛙和。。。”青蛙费力的想解释清楚自己和蛤蟆真的不同,
  “够了!”母牛暴躁的打断了青蛙的话头,
  “其实 ,蛤蟆和。。。”

  母牛失去了理智,终于爆发了,对着青蛙就是一顿胖揍。
  青蛙肚皮朝上,眼含泪水无助的望着血色的天空,奄奄一息的说,
  “牛婶,你看看我舌头还在吗?”说完便晕死过去。
  母牛渐渐恢复了理智,看着四脚朝天的青蛙,躺在草丛里一动不动,知道自己又闯祸了。赶紧从小河里饮了一大口水喷在青蛙身上。青蛙打了一个激灵,翻过身来,立刻甩甩舌头还算灵活,这可是吃饭的家伙,舌在蛙在,舌亡蛙亡。
  “牛婶,给我说说那个水潭吧”青蛙又开始犯贱。

  夕阳下,
  母牛茫然的望向前方,看到自己的身影正在被拉长变淡,这是黑夜来临前的影像,
  影子里,青蛙的身体掩于草色之中,一对蛙眼泛着诚恳的光芒。
  母牛最近特别害怕孤单,这种感觉和公牛好上以前从来没有,生活在一起以后也没有过,但是,公牛离开以后突然就有了,夜晚更甚。
  记得公牛曾经说过“孤独并不可耻,孤单才可耻”
  听到这话的时候母牛其实并不理解,但是她信,只要是公牛说的她都信。如果没有大象的出现,或许他们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小牛。
  想到这些,母牛眼里不觉盈满了泪水。

  青蛙看到母牛哭了,赶紧安慰道:
  “牛婶,你怎么哭了”
  青蛙一问,母牛的泪水便断线似的滴落下来。
  “我想他了”
  “谁,大象吗?”
  “滚!你个傻x”
  “牛婶,您别跟我一般见识,我这舌头逮个蚊子还行,一说话就不灵了”
  “你那问题不在舌头,在智商”
  青蛙呱呱的傻笑起来。

  天黑了下来,
  有个出气的在跟前,至少不那么孤单,母牛感到些许困倦,便放松四蹄卧倒在草地上,
  一朵盛开的小花正好蹭在鼻孔上,淡淡的花香混杂着草香,
  母牛心想:如果对面不是青蛙,而是公牛该有多好啊,
  他一定又会讲牛郎带着他去见织女时的那种风光和心中的那份傲娇。
  公牛曾经说过:每年七月从月朔开始,牛郎就特别紧张,每日望着天空,但见风吹草动就急的搓手顿足。他还说:牛郎本是个喜欢临窗听雨的人,独独只恨七月的雨。他还说过。。。

  “牛婶,牛婶你别睡啊”
  “讨厌,你这个浮浪蛙,再不回家小心你娘揍你屁股”
  青蛙一听这话,立刻鼓起肚皮哇哇大哭起来,母牛立刻就蒙了。
  “你这唱的哪一出?”
  “我没娘,我要娘~~”青蛙咧着大嘴舌头都耷拢到了地上。
  “大家都有,为什么你没有娘呢”
  青蛙止住了哭泣呜咽的道:“我从小就没娘,找遍了河里的草丛,都快要急疯了,那时候碰到谁都问:你见过我娘吗? 他们都嘲笑我,我才不管那么多呢,我只想赶快找到娘 。
  有一天,看到一个智者在河边自言自语,说话很深奥的样子,听到一句好像是:麦陇风来翠浪斜,草根肥水噪新蛙,
  一听到“造新蛙”我就赶紧问他:你见我娘了吗?
  他说:“你以前不叫青蛙,叫做蝌蚪,发育过程中蝌蚪会变成青蛙,外形结构都会发生很大变化。”
  他说。。。还说。。。
  “还说什么,你倒是说啊”
  面对青蛙笨拙的叙述,母牛有点不耐烦了,
  “他说青蛙的发育都是变态的”。

  一听这话,母牛心里荡起一阵寒波,
  公牛曾经说过,牛的天敌并不多,一般来说就三种,狮子、老虎和人类。
  最危险的就是人类了,倒不是因为他们残忍,而是因为他们变态。他们有一个奇特的喜好就是吹牛,对于吹牛这种变态行为母牛更要当心。既然吹牛的都是变态的,那么变态的肯定也都会吹牛吧。一念至此母牛又想到了那片水潭,那个留给她羞耻和痛苦的地方。
  母牛四肢用力站起身来,扭头向来路走去,
  她不想再和青蛙说一句话,哪怕是礼节性的告别都不想,身后传来青蛙的叫声,母牛加快了脚步。
  回到栖息地,母牛正准备卧下去休息,突然看见前方一团黑影在移动,母牛警惕的望着黑影发出一声低鸣,远处立刻传来两声“哞~哞~”的回声。
  是公牛回来了!母牛一骨碌站起身,向黑影奔去。

  月明星稀,
  暗虫唧唧夜绵绵,两牛交颈而卧。
  “牛妹,是哥错怪你了”
  “牛哥,别这么说,是我有错在先”
  “那水潭简直就是炼狱!”公牛咬牙切齿的说道,
  母牛瞪大眼睛“你见到大象了?”
  “要是没有大象我早就升天了”公牛感激的说,
  “我的命也是他救的”母牛的眼泪不争气的汩汩涌出。

  公牛稳定了一下情绪,
  娓娓的道:“那天晚上一碰你的身体,我心里一阵冰凉,心想大象这畜生怎么能这么作践你呢,当时就想把大象弄死去。”
  “你是知道的,哥这牛脾气一上来,天王老子也别想挡(母牛乖巧的点点头)。一大早我就冲去找大象,找到中午又热又渴又饿,正好看到一片清澈的水潭,便一通牛饮。再看那水潭四面红柳依依,红色的柳枝随风摇荡,水面更是波光粼粼,画一般的美好,就想下去沐浴一番”。
  公牛缓了口气继续道“谁知正在舒爽之际,身下突然一阵冰凉,往水下一看,只见无数黑色的幽灵正对我鼓腮吹气,我想游上岸,可身体只是上下起伏,却不能前后移动。幽灵越聚越多,互相踩踏,撕咬着争先向我靠拢。我开始感到肚皮疼痛欲裂,接着身体竟被吹出了水面,我看到有牛毛开始脱离身体,箭一般的向空中射去,体内翻江倒海,体外牛皮炸裂,臀部更是血流如柱”。
  听到这里母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公牛怜爱的看了一眼母牛继续道:“正当我意识涣散,奄奄一息之际,大象冲进水潭,挺起脊背将我托了出来。命算是保住了,可身体却基本废了”
  “我当时比你还惨,那些幽灵不但坏还是一群色鬼”母牛涨红着脸恨恨的说,
  公牛用头蹭蹭母牛的脖子心里一阵酸痛。
  继续道:“养伤的那几天,大象告诉我,那个水潭原叫'红香潭'后改名'不老神潭'那些幽灵就是改名那会儿才开始有的。。。”
  “牛哥,别说了咱睡吧”,
  “嗯,公牛疲倦的闭上了眼睛”。

  东方泛红,青青草原迎来了新的一天,两只牛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次年,他们有了自己的小牛。
  但是,来睐惘往,失去的不再回来,回来的已不再完美。。。。。。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