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自传体小说——重庆,今天在这里靠岸(一)

楼主:傻到以前用真名 时间:2017-11-13 00:24:47 点击:397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那年,林珑以三十四岁高龄,通过国考,回老家重庆当了一名公务员。
  在这之前,他一直在外地求学带工作了十五年。先是在北方山东读了四年大学,然后南下广西读了三年硕士研究生。期间阴差阳错地遇到了现在的老婆,不明就里地在当地就业,又稀里糊涂的结婚生女。用他自己的话说,三十五岁前,他的人生就跟宇宙大爆炸之后而盘古又没来之前,一直处于混沌状态,就没怎么清醒过。
  等到终于半梦半醒的时候,回头一看,我靠,人生已经去了一半。他不禁开始琢磨后半辈子怎么过。摆在他面前焦头烂额的就是毫无生机的婚姻和日益繁重的工作。

  老婆是他读研究生时的校友,不过是本科。两人的认识也纯属偶然。林珑刚读研时,家里发生一场变故,原本每月还有几百块的生活费家里都拿不出来,最穷的时候连一条内裤都买不起。迫不得已,他得自谋生计。病急乱投医,看到校园广告栏有个步步高电器公司招校园代理,赶紧联系公司经理,拿到货源,每个周末在校园食堂对面的文化广场摆个地摊,卖复读机或CD机什么的,当时MP3还没有完全盛行,运气好的时候,每个周末也能挣个几十上百的。
  跟林珑搭档的是个广西当地小伙子。有天,两人正在摆摊,迎面走过了几个男女,搭档热情地跟他们打着招呼。后来知道,人家是一个县城的老乡,其中就有她未来的老婆。再后来,林珑闲着没事,跟他们一起打羽毛球,蹭吃蹭喝,渐渐熟络了起来。
  但如果不是当时远在外地的大学女朋友劈腿把林珑甩了,他和他老婆也不会那么快走到一起。
  林珑大二时谈了个女朋友,同一个专业的山东女生。刚读大学的时候就盯上人家了,又是给人家写诗,又是陪人家散步,总之无事献殷勤,黄鼠狼给鸡拜年,弄得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好歹最好弄到手了。但好景不长,毕业时面临现实问题,本来大四两人决定一起考研,女朋友吃不了苦,中途放弃,选择在当地一家房地产中介公司上班。林珑受此影响,加上自身准备也不够充分,考研发挥失利,但为了圆一个研究生梦,主动调剂到广西一所不入流的大学,不得已只能跟女朋友暂时分隔两地。
  两个月过后,女朋友千里之外打来电话,说有个男人在追求她,好像还是个什么律师,还说是到她公司买房时认识的。直觉告诉林珑,事情没那么简单。果然,过后女朋友的电话一天比一天少,就连林珑生日那天,也没见有一个问候。直到接到最后一个电话,分手。
  尽管有所心理准备,林珑还是懵了,觉得精神支柱一下子崩塌了,一个大老爷们,在宿舍哭得那叫一个哭天抢地、死去活来,差点连舍友都跟着一起抹眼泪。他怎么也想不通,明明之前说好的,等他毕业之后就回山东去找她,这才多久,热乎劲都还没过,咋就说变就变了。不过这女人要变了心,八头牛都拉不回,女朋友先是不接电话,后来干脆直接关了手机。林珑一夜未眠,还好,不是一夜白头。
  问题是生活还得继续,饭得吃,还得挣钱买内裤换洗。只是人日渐消沉了不少。当时还不是她老婆的老婆,看出了一些端倪,主动走进安慰。虽然原本妾有情,郎无意,但跟他妈电视剧里面演的一样,不管男人女人,在失恋脆弱的时候,都不是正常人,最容易趁虚而入攻坚克难一举拿下。于是,一段孽根就此种下。
  原本就不怎么相爱,相处更难,纯属自然,何况两人在很多方面的观念和想法都不太一样,用后来的话说叫三观不合。但当时林珑的地摊事业没怎么有起色,有时还得靠女朋友资助。直到后来,果断放弃电器事业,投身兼职教育,利用研究生身份,去外面高职院校兼职上课,待遇一下也涨了不少。不仅自己解决了温饱,还留有富余资助家人。但研究生三年全是混过来的,大半时间都在外面上课挣钱,好在换来的教学经验和过人胆识,冥冥中为后来毕业找工作埋下了伏笔。

  林珑毕业时,家里的经济条件并未得到有效缓解,他仍然急需一份工作来养活自己和支撑家人。
  林珑导师是校办主任,在当地小有人脉,加上林珑自己多少有点本事,去一所本科院校当辅导员或者高职院校做老师,不成问题,甚至他都去挂靠在自己就读学校的一所独立学院跟与导师关系不错的院长面谈过,人家要他去办公室当秘书,虽然待遇比正规院校要好,但因为没有编制,他一直在犹豫,迟迟未给人家答复,直到他参加了那场改变他命运的校园招聘会。
  招聘会在当地唯一的重点大学举行。赶集式的逛了半天,一份简历都没投出去。正打道回府,经过一个摊位,面前排了好长的队伍,抬眼一看,铁路局。立马懂了,国企,还是大型垄断型国企。
  这一停留不打紧,居然看到队伍里面有熟人,原来是一个专业的研究生同学。林珑是觉得铁路局肯定是个不错的单位,但看见自己同学在里面,以他的个性,懒得去跟人家争,索性站在一旁跟同学瞎聊起来。
  这时,从里面走出一个领导模样的中年人,不知所以的问了林珑一句,“同学,你跟他们是一个专业的?”
  林珑没来得及准备,下意识的回了句:“嗯,是。”
  中年领导继续问道:“那你带简历了没有?拿一份给我看看。”
  虽不知道领导到底什么意思,但还是从手里拿出一份已经捏得邹巴巴没准还带点汗味的简历,递了过去。
  就在林珑后来差点把这事忘掉的时候,接到铁路局干部学校的电话,叫他一个月后去试讲。问问了一起投简历的同学,居然就他接到面试电话。
  后面的事就顺理成章了。据后来的学校同事说,跟他一起试讲的不乏个别名牌大学研究生,但终究还是在讲课环节败阵下来。那年,单位就招了他一个人,想到单位名头还算响亮,待遇暂时也还行,林珑选择了留下。唯一不便的是,单位在两个小时火车车程的另一个城市,每周回去跟女朋友见一次面。好在借助铁路工作便利,也不用自个花路费。后来知道当天管他要简历是铁路局干部培训中心的主任。
  林珑之前本不想当老师,没想到最后还是在铁路干部学校做了老师。后来他才发现,其实最适合自己的还就是老师。那两年,可谓是他职业生涯中最辉煌得意的时期,给各种班次、大小领导授课,没事写写论文、发表文学作品,开始崭露头角。期间,不时有机关总部的领导想要他过去,都被校领导一一谢绝。两年过后,最终还是去了机关处室,也顺便结束了两年的异地恋情。
  所谓福祸相依,这也是他人生悲剧的开始。不管感情好坏,一段恋爱谈了五六年,现在又结束了两地分离,结果不用多说,结婚。

  婚礼是在重庆老家县城办的,按照当地农村的风俗,行叩拜礼,吃流水席。老婆家族也不小,每家每户也都派出了代表参加。原本想开车到重庆送亲,想到路途遥远又不熟悉,安全第一,最后还是坐火车到林珑老家县城旁边的一个车站。
  林珑的父亲先前早已租好几部出租车,用来到车站迎接宾客。只是回来的路上,一辆出租车先后两次爆胎,让林珑和父亲心里不仅咯噔,很是不爽,林珑还忍不住对司机发了脾气,明明知道是去接亲,也不提前检查好车辆,要知道在农村,接亲不顺,是很忌讳的。父亲也很无奈,只是叮嘱林珑,路上爆胎的事情回去不要说出去。
  在老婆老家办婚礼的时候也出了问题。林珑原本给父母妹妹定好的火车票,临上车时,他们才发现到错了车站,站名多一个“北“字不打紧,路程可是多了几十公里。紧赶慢赶之下,最后好歹坐上了车,没有误事。
  酒席是在当地一个很随意的小饭馆办的。要不是后来,老婆的弟弟,也就是林珑的小舅子结婚办酒席,岳父大人选了当地算是很不错的酒店,林珑也不会觉得老婆家重男轻女的思想和表现竟然如此明目张胆,毫不顾忌,生怕外人看不出来。

  (未完待续,第一次码小说,心里没底,题目也是临时编的,写一段来试试水,看值不值得写下去)
楼主发言:2次 发图:1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草小悠 时间:2017-11-13 10:50:22
  蹲看!楼主加油
楼主傻到以前用真名 时间:2017-11-13 23:02:35
  @草小悠 2017-11-13 10:50:22
  蹲看!楼主加油
  -----------------------------
  谢谢鼓励,先写着耍,不晓得能写好久。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