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自传体小说——重庆,今夜在这里靠岸(二)

楼主:傻到以前用真名 时间:2017-11-13 22:52:06 点击:134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林珑调去总部机关以后,收入一时并未好转。因为不是科班业务出身,只能分在综合处室。干业务和综合,同一栋楼待遇相差几千块是很正常的事情。再加上当时的处长临近退休,也懒得走上层路线为属下谋福利。所以,林珑日子照样还是过得紧巴巴,除去日常花销,基本没什么积蓄。
  一年之内,林珑先后经历三位处领导,一位退休,一位作为过渡,没呆几月就去了局办当了主任,直到最后总算来了位靠谱的处长,还是女的,一听名字,在整个单位系统可谓鼎鼎大名,先后当过局管内各大主要车站的一把手,绝对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典型,据说作风硬派,令人望而生畏。
  新处长上任后,果然雷厉风行,一改先前科室纷争不断、内耗严重的顽疾,大刀阔斧进行改革励志,尤其注重培养和提拔年轻人。但同时也陆续把待遇提升了不少。所谓人心向背,这样的领导要不受同志们欢迎,肯定是说不过去的。
  林珑出身农村,年轻气盛踌躇满志,想在事业上有所作为,也算是给父母多年辛苦培养一个交代,但骨子里胆小怕事,畏手畏脚的特征是娘胎里面带出来的。反映在工作上,只知道埋头干活,不懂得抬头看路。就连同事们纷纷传言,近来处长要对科室主管重新洗牌调整,甚至可能要启用一批新人,都无动于衷,照例上班干活,下班回家。

  某天,秘书过来找林珑,说是处长找谈话。
  领导还是第一次找林珑谈话。虽然不明所里,心有忐忑,但也只能硬着头皮敲门,得到回应后,轻手轻脚进去。
  领导说话自然是有艺术性,先是从谈林珑在单位的表现开始,聊到最近处里传得沸沸扬扬的人事调动,最后才亮出底牌。领导有意让他做所在科室的主管。
  这绝对出乎林珑意料之外,甚至是想都没敢想的事情。因为他知道岗位要求甚高,自己又非业务出身,恐难以胜任,于是谦虚地跟向处长推辞。领导坦言,论能力水平,林珑的确还差距。但领导也说了,能力水平是可以慢慢锻炼提升,她看重的是他的人品。说的更直白点,自从处里放出要提拔科室主管的传闻之后,递条子的,打招呼的,甚至毛遂自荐的都有,但唯独只有林珑和另一个拟提拔的科室主管没有动静,依旧埋头干活。傻人有傻福,得到领导的肯定和赏识。
  就这样,林珑当上了科长。虽然工作压力和任务重了不少,但跟处长也走近了许多,薪水也水涨船高。领导是东北人,工作上虽然严厉,但生活上很是豪爽。有时看到林珑他们加班加点忙工作,甚是心疼,非要请他们出去搓一顿之后再回来继续干活,甚至有过带着林珑一帮属下去KTV唱歌,别人在那里纵情高歌,林珑在旁边的角落,借助昏暗的灯光,装着心无杂念用笔记本电脑工作。
  正当林珑庆幸遇到一个好领导,正准备大显身手以不负栽培之恩时,上面一纸公文,处长调离。纵然有万般不舍,林珑也只能认命。

  来的是下面基层站段的一个党委书记,之前当过局长秘书,年轻有为,三十出头就是正处级。在几万人的铁路单位,也是凤毛麟角,前途无量。
  新处长到任,烧上几把火那是自然,一下把工作任务和要求又加重了不少,不时让下面的人觉得有心无力,难以完成。反正那一阵,林珑每天上班如履薄冰,胆战心惊,生怕处长又叫去办公室,大谈改革发展。林珑要面露难色提出困难,处长一句想办法解决就过去了,出来经常一身虚汗,坐下心神不宁。
  三十出头的林珑。上有老,下有小,老家有父母,在家有女儿,身上胆子日益沉重。再加上这几年与老婆的关系毫无进展,进出没寒暄,在家无交流,平时除了女儿,两人几乎没什么可说的,躺在床上也早已同床异梦。用他自己的话说,上班如上坟,倍感沉重。下班如下油锅,饱受煎熬。
  这天,林珑如往常一样开车上班,到临近单位门口的十字路口,林珑一时分心,本应直行,却开到了左转道。看到绿灯闪烁,赶紧一把回过来,后面的车似乎也赶时间,毫不退让,只听“砰”的一声,两车来了个小擦挂。
  这下林珑彻底清醒了,赶紧按下双闪,开门下车察看,自己车的右大灯部位凹进去一个小洞。后面那辆车的司机在前面不远处停下车,一脸怨气朝着林珑走了过来。林珑自知理亏,赶紧赔不是。对方见他态度还算端正,也没多说什么。庆幸是辆奥拓,不是奥迪,林珑这才定下心来,而且对方车门几乎看不出剐蹭的痕迹。但还是要林珑拿一张大红私聊,说为辟邪祛凶。说来也巧,林珑那天钱包里就带了五十块钱。对方司机也是无语了,收下走人。
  晚上回家,饭桌上跟老婆说起此事,她好像什么也没说。

  林珑决定回重庆的想法,老婆自始至终是坚决反对的。
  她说,在这里房子也有了,女儿也生了,工作也还行,他一个人的工资就能养活一家人,没有什么理由让她跟着林珑回重庆重新开始。
  林珑从小到大没给自己做过什么决定。但这一次,他是铁了心要回重庆。白天他依旧该干嘛干嘛,下班回到家,先是陪女儿玩耍,直到母女都上床睡觉后,他一个人到书房复习公务员考试,也不看教材,就是每晚定时做一套题。
  老婆知道他的一举一动,但以为他只是瞎折腾,公务员考试那么难,轻易不会考上,也不说什么,两人平时本来也不怎么说话。

  手机收到国考成绩信息的时候,让林珑惊出一身冷汗,125分,他觉得多半进不了面试,抱着侥幸心理,还是上网看了下面试名单,居然真有他的名字,差点老泪纵横,不禁心里默念了一句,感谢祖宗。
  已在重庆安家工作的妹妹林俐对哥哥林珑考回重庆工作当然支持,主动提出资助来回机票,还收拾好房间好让他临时住下。面试前两天,林珑破天荒地请了次公休假,在一个五味杂陈的夜晚,飞到夜色弥漫的雾都山城——重庆。
  妹夫早已在机场等候,一脚油门直接拉到家里。
  林俐大学毕业后直接入职公务员,现在已是单位办公室主任,也算小有成就。对公务员事务颇有心得,非要临时给林珑来个实战演习,另外对他的面试服装很不满意。她说的是林珑结婚时买的西服,也就穿过那么一次,显得过于老气,不够精神。赶紧叫妹夫拿出一件呢子竖领夹克,据说几千块,大小也算合适。虽然少了西服的严肃,但显得不呆板,还不失庄重。

  第二天一早,妹夫同样开车送到面试单位。
  来到候考室门口,先是登了个记,然后被工作人员收了手机。进到里面,清一色的青年男女,估计就自己年龄最大了。男的个个西装革履,女的纷纷正装淡抹,抛开面试压力,很是养眼。
  按照指定位置坐下,旁边是一个刚大学毕业模样的小弟弟。看着面色凝重,略有紧张。林珑好歹也工作几年,又当过老师,如此场合早已习惯,看准时机找个话茬跟他聊了起来。
  闲谈中得知,小弟姓刘,大学毕业有三年有整,连续两年报考现在这个中央驻渝单位下属区县某机构,但都因面试而败北。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林珑见他两次都进了面试,于是试探性地问他面试都考些什么内容。小弟倒也实在,一一道来。林珑后来又陆续跟旁边的面试者聊天,居然让他打听到跟他报考同一岗位进面试的几个人当中,他的笔试分数是最高的。林珑觉得有戏。
  抽签过后,就是焦虑的等待。终于轮到林珑,工作人员把他带到候考室,桌上摆着一本薄薄的材料,一支笔和一叠答题纸,说只有十五分钟,然后留下他一个人。因为之前跟小弟聊天,对题型题目已有所了解,再加上自己专业出身,多少能扯上几个看似高大上的专业名词。片刻过后,算是胸有成竹的进入了面试室。
  林珑对自己的面试还算满意。当过老师的人,至少不会怯场,语言组织和表达能力也都说得过去,答题之余还能抬头环顾面试考官,不时以微笑示意。走出面试室,他觉得可以了。
  回到妹妹家没多久,接到面试单位电话,被正式录取,准备第二天的体检。妹妹林俐家离单位很近,再次回到候考室外面,就在电梯中间的墙上,已经贴好了录取名单及最终成绩,第一个就是林珑的名字。虽然不算意外,但他还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