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字(五)

楼主:我来世上只为旁观 时间:2018-01-23 19:10:05 点击:124 回复:1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头猛然昏眩。又到夜极人间。
  还是难睡,翻了首奇特的歌来单曲循环。江蕙的《家后》。

  你的手,我会甲你牵条条,
  因为我是你的家后。。。。

  台语老歌爱走悲情路,哪怕单靠转音也要转出个伤心欲绝的架势。
  噢对了,现在都说伤心欲嚼。比如谁说伤心到去死,那是没人信的,而说伤心到去猛吃。
  大家都信。

  如今,对我而言,好歌的唯一标尺,就是可以让我安静。
  安静的走在人群,安静的躺下睡去。

  好的人生,就是有一个明朗的答案。哪怕匪夷所思。至少也算有个终止。
  就像有人问为什么倚天屠龙里张无忌最后放弃周芷若而选择了赵敏。底下回答说,因为敏格格是少数民族,高考能加分。
  这也是个答案。

  怕就怕心底都是疑问,看天看人都是风雷阵阵。
  那就无趣得很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9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lms0923 时间:2018-01-23 19:30:57
  沙发
楼主我来世上只为旁观 时间:2018-01-25 01:28:50
  人心方寸,天心方丈。
  人心不足,方寸自乱。天心不足,方丈为崩。

  肉眼看身边,天眼看天边。
  慧眼看过去将来,法眼看一切因果。

  所以那英姐姐唱,借我借我一双慧眼吧,
  借来其实没有用。
  纵然四象足,四眼齐。也要佛眼守心。
  像我这样的假四眼,更是该混沌劫数里。

  随步步生莲,观三千世界,不过大殿供罗汉。
  纵指指拈花,总八十一难,终究皮囊瞒众生。

  书此联,为铭。
  至于座右铭还是墓志铭,且待劳资去抓个阄。
楼主我来世上只为旁观 时间:2018-01-28 16:34:17
  都说。
  无患子的金色分走了一半秋天。仙客来的萱白混淆了一半冬眠。

  都说。
  风染红尘起时香,风过红尘始种花。

  而我说,
  一朵始终不肯开放的花,一些远远山上微笑的菩萨。
  茶盅里泡得乏力的几片天涯,烟缸上一枝燃了大半夜的梦话。
  那便是我俩。
  左眼充血,左耳失聪,左肩僵直。劳资和左杠上了。。。。。
楼主我来世上只为旁观 时间:2018-02-02 19:21:17
  13年时,我站在中梁镇上,看到那些烧荒的烟,今天老李他们巡山,也看到了。
  所谓人间山色,家常人烟。

  中梁这样的地方,真算不得漂亮。山形排列不怎么齐整,林木也不葱茏,野花不繁盛,没有云雾和清泉。
  然而我更喜欢,因为它足够亲切。

  远方那些绝世风光。可以去看看,然后回来。然而很多人说不想回来。惦记着留下。
  好不容易来一趟人间,却拼命想要远离。
  真是何苦。

  宗盛大哥的《凡人歌》里,第一句唱,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
  可是大家都爱觉得自己可以不做凡人,只要用心,自己可以做仙,或者是佛。

  于是有修行,于是有剥离。
  然而遗憾的是,这些修行和剥离,都是下意识的充满了选择性。
  比如,在自己喜欢的环境,信仰着自己喜欢的信仰。
  真是何苦。

  前辈们呵佛骂祖,其中真意。确然不是为博名气的恣意放纵,故作无羁。
  所谓明心见性,当是承认。世间有神理,而并无神迹。
  所以我敬佛家经义,但过庙不参,见佛不拜。
  各般名号的仙佛神圣,都是千年以来,一本人间词话里的名字,而已。

  世上烟花堪折,人间烟火堪亲。
  这便是,我的开悟,我的修行。

  夜车匆匆,眯一会儿。
楼主我来世上只为旁观 时间:2018-02-17 04:10:33
  翻翻去年此时的圈儿。太后,解放碑,成都。还有阳光如织。
  再看看今年。自己,白市驿,渝北。不变的是依然阳光如织。

  去渝北路上,沿途远坡,隐约开始有了好多野花,莫名的绚烂。
  果然春天将至,便有无数妖艳贱货开始缠绕着山丘或者枝干。
  比如中年一至,确有无数祸端悄然缠绕着岁月或者日常。

  《权力的游戏》里,布兰回忆自己的梦境:
  “我在神木林里奔跑,嘴里尝尽鲜血的味道,我在捕猎杀戮,然后开始咆哮。”。
  他说,我不是我。

  我也说,我不是我。

  这般的狡辩,不过是偶尔为之的突然自我。爽一爽之后,还是得一头扎进浩浩人河。
  一月普现一切水,无论在哪条江边,终有素辉裹我。
  睡前听歌。
  多少风波都愿闯,只因你始终不舍的目光。。。。

楼主我来世上只为旁观 时间:2018-02-20 14:08:37
  如果河流来于殷商,那么,月光又怎会止步于宋朝?

  记得谁说,在某处呆上十年,好不容易遇见一个能在对方身上看见自己影子的人,然而遇见之时却十年将尽。
  想来也无趣。

  我晓得江山,有几个别名。
  却不晓得六道之外,还会有隐藏的手柄。

  世间不空,于是观音。
  地狱不空,于是地藏。
  而我心不空,所以万佛朝宗。

  千年等一回。
  等万物生。那样的寂寞。
  还真不如逗一逗路过的二哈,然后一笑而过。

  谢谢教授的图,旅途安好。
楼主我来世上只为旁观 时间:2018-02-24 23:35:31
  面朝光芒,始终是会忽略背后的光阴。
  当身在丝绒样的灿烂里前行,轻易的便会忘记神如峭壁一般的流逝。

  看过《使徒行者》后,就立过誓。今生,决不做使徒,只安然的做个行者。
  纵然越过十万大山,都当是前生那刻的意马心猿。

  累了,就随便停在某一片荒原,看看草丛里是否有谁落下的青金石手链。
  就像和师傅在夜里十二点半的杨家坪步行街上,捡到五块钱。

  良月高悬,正宜捡钱。
  不但压惊,还可止怨。
  我不怕心猿,却很怕心怨。

  比如这几天嘴里时时如饕餮一样饥饿,肚子却拉成了水瓶座。
  我本狮子,然而谁care?

  一殿一佛一枯荣。
  不唱长亭古道,老衲只想给诸佛清唱一句:
  酒干倘卖无?
楼主我来世上只为旁观 时间:2018-03-06 21:58:02
  春不止有色凉,还有燥。
  一到初春起,总会有些莫名的火,在各处燃烧。

  肝火之上,心火尤甚。
  而且,仿佛也没有太好的药方。

  感觉亭亭而立的,不是芳华,而是田野边山坡上那些看上去很美的,莠。
  好吧,我叫一声它的乳名,狗尾巴草。

  古人云,田有莠,娶不到媳妇儿。
  但是古人没有云,心有莠,又是何等现世报。

  越来越不容易朝别人冒火,却越来越容易自己恼火。这个时候,有时我会想念王小波。
  他说:孤独,寂静。在两条竹篱笆之间。竹篱笆上开满了蓝色的牵牛花。每一个花蕊上,都停着一只蓝蜻蜓。

  我非蓝莲花
  愿为蓝蜻蜓
  去点一点,那些曾经过的水。
楼主我来世上只为旁观 时间:2018-03-23 02:28:37
  我念佛名三万遍,终究还是要谢谢这些开败于红尘的花,或草。
  它们使我懒于去懂得,那些洁白到身不由己的高处。

  就习惯这么推窗一望。
  然后喝口手边的茶,轻轻想起曾经低估的善良,并承认现在看错的傲慢。

  若你经过,或许我不会招呼。
  我看你经过。
  望还记得,于三千年后的诗句中随缘欢喜,到那时,我们不说烟火,不说断灭相。

  心净生净土,爱重生娑婆。
  当众生执千金,合上诺言。
  我们说,路过。
作者:孤独独处爱好安静 时间:2018-05-13 15:35:30
  生活看得透彻!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