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不是没年味,只是感受过年味的我们长大了

楼主:傻到以前用真名 时间:2021-01-02 00:12:28 点击:102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小孩都是喜欢过年的,包括人们认为没有什么年味的现在也是,我那个年代出生的人更是如此,过年就是过年,给你来个纯粹。
  元旦过后基本就可以掰着指头算放寒假的日子。老家县城的冬天还是挺冷的,那时也没现在这么多车,我们也不知道啥子是温室效应,估计老师都不懂。大家都不关心也不重要。本来就是不入流的小学校,一起把期末考试和冬天的冷空气对付过去得了。我对前者是不怕的,基本上得心应手,不过是换得过年亲戚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褒奖算了,压岁钱还是有的,自家亲戚不给说不过去,但给多了自己过意不去,那就意思意思,从那时起我就觉得他们真不够意思,不过埋怨归埋怨,串门拜年还是会去的,有压岁钱总比没有好。就是那么丁点意思,还要故作一番推辞,想想也是挺不容易的。
  这才是过年的年味,也是趣味。我妈有个很好的高中还是初中同学,年前必定来我家串门,而且一般选在周末。那时我跟我妹还在呼呼睡大觉,听到声音就知道财神上门了,心里暗喜,脸上还得故作镇定,不可表露。就等着人家临走,把压岁钱或偷偷或硬塞到我们枕头底下。别人前脚刚走,我就后脚一个轱辘翻身掏钱,比自家亲戚给得都多,一般能顶两三家。我妈送客回来想没收都晚了,小时不懂还老实上缴,后来说什么怎么说都没戏。
  手里有钱,心中不慌。对小孩来说,特别是在农村,没有压岁钱的过年是不道德,也是残忍的。只有这个时候才能买一点平时根本无力承担的东西和游戏,比如玩具,鞭炮。当然也不会乱买,心里都有数,既能安全到手,也不至于被骂得太惨,或只是被象征性的说两句。我父亲还算比较开明,过年买两把玩具枪,和几挂鞭炮都没事儿。他自己都还会用他为数不多的烟酒钱给我买鞭炮,一个一个拆掉让我搁兜里炸着玩。有一回我用香火点了引线,但没等甩出去,就提前引爆,手指立马僵硬无法动弹,受点伤事小,万一影响到寒假作业完不成,那是大事。到现在还是,小县城不比大城市,没法做到完全禁放烟花爆竹,小孩在路边随手给你扔几个甩炮或者冲天炮,没人来管,问题在于,这些当年令我们着迷上手的东西,现在的小孩似乎兴趣不大。想想,若是连小孩都那样提不起兴致,这个年还有什么过法。
  或许只有让我们小孩觉得有年味,过年才真叫有点年味。我们当年的年味自然丰富而厚足,腊肉香肠酥肉烧白的香味,对压岁钱永远不会有的腻味,女孩对新衣服的思味,原来走亲戚拜年一帮小孩的折腾跟闹腾,现在统统变成了玩手机游戏,对美食失去了味觉,对新衣服失去了期待,唯独就剩下一点压岁钱的念想。还不能给早了,否则一骨碌就见不着人影,女人们还能围着家长里短,对这种话题有种天然的亲近感,男人们在酒桌上吃饭喝酒,说着不尴不尬的话题,要是酒不到位,我是觉得没什么意思。
  时代的发展变化速度,是远远超过我们对过去的怀旧程度。问题的根本其实不在这里,当年的小孩长大了,自然就不喜欢过年了,这不过是人的性格变化使然,跟如今年味大不大关系真不大。过年本就是小孩子的专利,只是我们大人跟着沾一点光而已,借此也来放松和消停一下,让身体暂时跟上一下灵魂的步伐。这也是我在前面提到的,纯粹。心思纯粹才能把年过得纯粹,现在你即便跟着一帮亲戚在酒桌上呼来喝去,心里也未必就多舒坦自在。这就是我那个年代的优势,人与人的关系相对简单,贫富差距相对不大,对团圆和幸福的理解出入就相对一致,才能做到一起谈天说地,亲如一家。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陈家科少 时间:2021-01-04 16:46:22
  有道理,再无年味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