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静好是有人在负重前行,向警嚓致敬

楼主:傻到以前用真名 时间:2021-01-10 22:00:46 点击:52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出生在八零年代初,我们那个时候的小孩都怕警嚓。谁要不听话或者调皮捣蛋干了坏事,父母一句话,警嚓来了或是你再这样就把你送到公安局里去,多半就老实消停了。一晃快四十年过去,估计现在谁家哄小孩不会拿这个来说事了。
  在文字里我也写过上个世纪末期警嚓抓坏人的场景。警笛声是少不了,由远及近,不寒而栗,装备没有现在这么先进,吉普就很扎眼,三轮摩托都还有,后面或是旁边支出一根长长的棍子,顶端的警灯连响带闪,又酷又有型。小男孩自然是什么威风就崇拜什么,除了解放军,警嚓就是我们大多数长大以后最想干的职业。玩游戏,也总喜欢当警嚓,谁都不想当坏蛋。
  我有个姨丈是当兵的,转业到地方就当了警嚓。每年春节去他家拜年,真有点怕兮兮。说来长辈也有问题,大过年总穿一身警服干啥,弄得大家都不自在。他偏性格又属内向,难得跟我说点好话套个近乎,我总感觉是笑里藏D,怕不怀好意。说来起码十多年没见,姨丈肯定也早退休了。那我更不用再怕他,终究是远房亲戚,一不走动关系就疏远,但那一身警服下面的魁梧身板和五官模样至今还记得清晰。
  那时县城治安不比现在,法制也不够健全,再加上是社会转型期,个别胆大的人秉承富贵险中求,铤而走险作奸犯科。偷摸抢扒经常能见到,当时流行的三厅一室,录像厅、游戏厅、歌舞厅和台球室,不是这里就是那里,基本每天都会闹出点事情,也是我们认为的江湖险恶之地,三教九流,各显神通。村里不爱读书早早出去混社会的娃崽,在里面不奇怪,就是进了“鸡圈”(看守所或监狱),我们也都习以为常。如同猫捉老鼠,警嚓和坏蛋本来自古不两立。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真有听闻过村里的哪个坏小子被警嚓抓紧去之后,没几天就OVER了,至于什么原因过程如何,平头老百姓就只能道听途说。越是如此,越是心有戒律,千万别干坏事,一旦进到局子里,保准没好果子吃。
  这些都还是不为人知任由揣测,要给你光明正大来也很震撼。组织去听宣判会是我们当时乐此不疲的事情。现在看来不符合法治思想,那是在三四十年前,不能同日而语。场地一般选在学校的田径场,我们自然在下面当观众,警嚓荷枪实弹跟五花大绑犯人在看台上,一般都是犯了死罪的重刑犯,只能完毕就被押往刑场QB的那种。过后的场景在电视上都看过,解放卡车,轻机枪,犯人胸前挂个牌子,上面是罪名和姓名,一个大大的红叉,寓意这个人即将被从生死搏上划掉。
  出于好奇,印象中我跟小伙伴也去刑场看过,就在乌江边上的一块方圆几十里的河滩草丛,不过是行刑过后的事情。斑驳血迹都还在,甚为触目。那块地方现在早已被开发成了楼盘,都还是江景房。风水学上对此有说法,人丁兴旺,阳气就足,才能镇得住。
  今天是第一个警嚓节,写这篇字也是为了怀念、铭记和感谢。儿时的警嚓和军人梦虽然早已成为泡影,不影响我的崇敬之情。岁月静好是有人在负重前行,向警嚓致敬!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