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短篇武侠小说)

楼主:浮云老兄 时间:2021-08-29 09:10:15 点击:605 回复:8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诗曰:野百合也有春天,小尼姑自然思凡。
  
什么人算英雄?其实在小尼姑思凡的心里并没有个定型。她只知道,一直恋慕着自己的阿Q一定不算英雄,从来都不算。虽然这个从前的小混混现在可以凭一把三年前她所赠送的菜刀在江湖上混得人模狗样,但无论这把菜刀砍断过多少英雄人物的头颅,它现在的主人在她心里仍然算不上什么英雄,他顶多算一个知耻而后勇的亡命徒罢了。
  
农历七月十五的晚上,多少带着一点鬼节的幽凉。今夜子时,阿Q将和赵大爷决战在西山的乱葬岗上。阿Q挑战赵大爷,如果在三年前,这是多么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事啊!可是几天来,这一场决战却成为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很多人都相信,现在的阿Q已非当日那个人见人欺的小混混了,许多情窦初开的小姑娘甚至把他当成了新的偶像。
  
明月当空,可是在小尼姑的心里却是阴云密布。她一个人面朝大门默默坐在尼姑庵的前院中,一张简陋的桌子,上面放着一壶酒,两只酒杯,在她的对面隔着桌子还摆着一只凳子。此时她并没有心思去沐浴这和中秋一样皎洁的月光,她在等一个人,等那个令她第一次动了凡心的男人,阿Q。
  
三年前的此刻,这个男人就和她面对面站在这院子中,站在和今晚一样冷艳的月光下。
  
“思凡,你是我所遇到最好的女孩子,也是我心里最惦念的人。我准备离开这地方,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

当时的阿Q是这地方一个人见人欺的小混混,他决定离开,离开这种饱受欺凌的生涯。离开之前他只想来见自己的心上人一面,当然更希望自己昼思夜想的小尼姑能够和他一起远走高飞。

“阿Q哥,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但我不能跟你一起走。”

法号思凡的佛门女人轻声谢绝了访客的盛情。她虽然年方十八,是一个幽居庵里不谙尘世的小尼姑,但她的师傅无尘师太并没有让她受戒。那个一生无尘的女人并不希望自己唯一的爱徒走自己的老路,她希望自己捡来的这个可怜孩子有一天能够找到一户好人家,过上普通人的生活。而此时,眼前的人希望她能够跟她一起离开,可是她很清楚,自己不能答应,她明白这个人的境况,更明白,跟他一起无异于跟着贫穷以及屈辱一起,虽然她知道对方对自己很好。

“为什么?难道你没有感觉到我对你可鉴于今夜之月的情意吗?”

“Q哥,你现在的处境,如果跟你一起,只有挨饿和受苦的份,你说我能跟你走吗?”

“我一定会努力让你过上好日子的,请你相信我好吗?”小混混一脸真诚地恳求。

“Q哥,如果你是真的想让我过上好日子,就请你能做到再来找我,我等你。”思凡的态度很坚决。

“为了你,为了能跟你在一起,我一定会努力改变自己。我也明白,在这世道上,想过好日子,一定要有能力巧取豪夺,勇于不顾一切去巧取豪夺,想得到别人的尊重甚至景仰,一定要有比别人强大的武力和狠劲。请你给我三年时间,我一定还你一个全新的受人敬重的阿Q.。”小混混信誓旦旦,他知道,此时要自己心爱的人跟他一起走是不现实的,他希望自己的这番豪言能够留住她的心,等待自己的再次到来。

小尼姑默默听完了来客的话,“我一定等你回来。”她似乎有些感动。

“思凡,离开之前我有点请求,希望你能成全。”

“什么请求?”

“你知道,想在这弱肉强食的世道上搏杀求存,赤手空拳是不行的,你能赠送我一件武器吗?”

小尼姑想不到对方竟然有这样的请求,她沉思良久,“Q哥,真的很不好意思,这里是佛门净地,哪有什么武器!厨房里有一把菜刀,可能是这里唯一的武器,就算送你你也不要的。”小尼姑似乎有点难为情。

“我要,只要是你送我的,就算菜刀我也一定让它变成最厉害的武器。”小混混虽然心里很失望,但他明白,自己当时的境况连搞一把菜刀也是很困难的事,只好凑合着用了。
  
三年的日子很快过去,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阿Q真的凭着一把菜刀硬是在江湖上闯出了一些名堂。几天前,这位已非吴下阿蒙的有情人再次来到了尼姑庵。
  
无尘师太已经一个多月前皈依尘土,她临走之前一再嘱咐自己的爱徒,趁着年轻找一个好人家过上尘世生活算了。对于刚刚失去相依为命的恩师的思凡来说,除了丧师之痛,更可怕的是接下来无依无靠的孤独日子。事有巧合,赵大爷在城里的小妾不久前过世,这位富甲一方的豪绅准备再纳一妾,而且似乎对思凡颇有兴趣,于是叫了媒婆到庵里提这门亲事。
  
虽然想尽快结束庵里孤独清苦的日子,可是赵大爷毕竟是快五十的人了,何况她还多少惦念着和自己有三年之约的阿Q,她真的希望这位昔日的小混混能够一身光鲜如期回来找她,虽然她也清楚这希望其实十分渺茫,但她必须等到时候才愿意彻底死心,毕竟小混混才是她三年来所等待的那个男人。
  
阿Q来了,可并非思凡想象中的衣锦还乡。来者虽然看起来不像三年前一样落魄,但也不像是个可以让她丰衣足食的主。

“思凡,你知道吗?我这三年来无时无刻想念着回来见你。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

久别的来客非常激动,他恨不得能够紧紧抱住眼前这个自己日夜思慕着的女人。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回来,可是,你看起来似乎没有多大的变化。”小尼姑没有自己所说的那样高兴,她更像在漠然地应酬着来者。

“当然有变化啦,现在已经没有人敢欺负我了。这三年来,是你,和你送我的那把菜刀给了我无穷的力量,经过这三年无数次的拼搏,我现在已经是江湖上一号响当当的人物了。”阿Q似乎有些得意,事实上他也似乎成为一个人们敬畏的强者。

“名气能当钱花吗?能当饭吃吗?”

思凡似乎有些不耐烦,对她来说,名气值多少钱?她需要的是过上好日子,就算没有山珍海味的三餐,至少也要能够保证温饱,而眼前的人能够带给她这样的保证吗?她突然想到赵大爷,他肯定比眼前这人可靠多了。

“请你相信我,我迟早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来者想不到自己的心上人会对他这么冷漠,但他不敢有丝毫的不满,因为他也隐隐觉得,确实应该让自己心仪的人过上好日子,这才是真正的男人,可是自己何时才能做得到呢!

“要等到什么时候?十年?八年?还是等到下辈子?”

小尼姑已经听不下对方这种等同于废话的话,她似乎对他彻底失望了。

“Q哥,不瞒你说,赵大爷前几天托媒人来找我,说想纳我为小妾。”

“你,你答应了?”阿Q听了小尼姑的话一下子呆若木鸡,讷讷地问。

“我还没有答应,我希望你会来找我,于是想等见到你后再下决定。”

“那,那你现在如何决定?”来客显得非常失落,他明白,思凡需要的好日子自己无法给她,但赵大爷却能轻而易举地做到,他突然像个斗败的公鸡,等待着接受被抛弃的结果。

“我现在还难以决定。不过如果你能够让赵大爷打消娶我的念头,我想,我就跟你走。”在阿Q和赵大爷之间的选择上,其实思凡的心里也很混乱,而在慌乱中她突生了让两个男人替她作决定的念头,或许这是最好的办法。

“好!我一定让赵大爷知难而退,你等我。”失落者似乎重新看到了希望,他一定要尽全力去把握这最后的机会。
  
想与另一个男人竞争博得同一个女人的温馨,而且竞争对手是赵大爷这样富甲一方的主,阿Q心里明白,除了年龄上的那么一点点优势外,自己可谓是一无是处。最后,他不得不狠下决心,用人类最原始也是最有效的“菜刀子里得女人”办法。他向赵大爷下了战书。
  
如果在以前,赵大爷肯定对这个挑战者的战书不屑一顾,他顶多就派几个家丁去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一顿了事。可是他现在不得不承认,这个挑明为了一个女人和自己一决高下的昔日小混混已经变成一个难以对付的厮杀高手。死在阿Q那把菜刀下的人不乏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而作为一个这么多年来守着偌大一份家业的豪绅,他并非一省油的灯,虽然一直不大参与江湖上的打打杀杀,但从 武的赵大爷在江湖上一样声望显赫。他很爽快地应战,且相信一定能让只有盲勇的挑战者败在自己从不轻易出鞘的剑下。
  
戌时将过,月近中天。尼姑庵外出现了一个矫健的身影,他就是阿Q。大战在即,这个为了心仪的女人而勇于直面可能是生平最艰险一战的有情人想再见自己的心上人。让他有些意外的是,思凡似乎知道他一定会来,已经做足了准备等着他。
  
月圆之夜,却不是赏月的时光,一对说不清熟悉或者陌生的男女面对面定格在月光下。
  
“Q哥,小女子无力为你做什么,只能借三杯清酒为你壮行,望君别嫌弃。”小尼姑幽幽的注视着自己心里的第一个男人,无限心事在翻腾。“谢谢你,思凡。相信我,我一定会回来带你离开的。”阿Q显得非常感动。酒,可以壮勇士胆,也折磨柔情肠。几杯烈酒下肚,脸上涨红的来客突然站了起来,他深深地凝注着小尼姑,而后一个转身,消失在大门外,消失在月光里。
  
子时,西山乱葬岗。明月当头照,照着两个一身夜行打扮的身影。

“你来了!”先到达的赵大爷向后来者打了招呼。

“刚好子时。”决斗的发起者有点答非所问。

“你我本家叔侄,难道真的非兵戎相见不可吗?”

“没有办法,一女不容两男。”

“难道就没有和平解决的办法?比如小尼姑的归属由她自己决定。”

“可是她要你我的刀剑替他决定。”

“其实就一女人而已,你还年轻,女人有的是,我给你钱,你另找一个,就不要与我争了,好吗?”

“钱你自己留着,思凡是我捱到今天的唯一动力,要我退让除非我死。你的女人很多,你又何必与我争呢!如果你愿意退出,今晚的决斗可以取消。”

“我一开始打小尼姑的主意,只是为了图个新鲜。这几十年来,各种各样的女人我都接触过,就是没有接触过尼姑。说实话,小尼姑我可以不要,但到了这种境地,有些东西我绝对不能不要。”

“什么东西。”

“面子,赵大爷的面子。”

“那我们只能让武力说话了。”

“我确实不希望你我有一个今晚在这里倒下!你有把握打败我吗?”

“没有,这三年来,每一次的厮杀我都没有把握打倒对手。”

“可是所有的对手却被你打倒了!江湖上的人都说,你是近年江湖上出现的奇迹,请问你师承哪位武学高手?”

“哈哈哈!我的师承?”

昔日的小混混突然解开上衣,露出被长短不一深浅不同的无数伤痕密密麻麻占领了的胸膛。

“我身上的上百道上伤痕就是我的师傅。”

看到如此景观,见过各种大场面的赵大爷也不禁一怔。

“这么多的曾经伤痛,难道不会让你心有余悸吗?”

“确实会,但是有一个人还有这把菜刀却能够在我每次厮杀前深陷恐惧时给我无穷尽的力量和勇气,我一定要为她做一个勇者和强者,所以每一次我都能幸运地成为活下来的那一个。”

“但幸运总有尽时,或许今晚你就幸运不再了。”

“或许是这样,但我还是要全力一搏。请吧。”阿Q似乎不想再和本家大叔废话下去了,他希望今晚是自己这辈子的最后一次厮杀,无论成败,他都只想让这一战尽快结束。
  
天色突然变暗,一片浮云从月亮下方慢慢掠过,弩张剑拔的两个决斗者凝固在这突然昏暗的月光下对峙着。浮云刚过,年轻的挑战者在月光乍亮之际出手了。他与人厮杀从来只有三招,那是他自创的三招,第一招“胡来一刀”已出,可是几下刀剑搏击之后,进攻者突然急退一丈开外。

“怎么会这样?”

他左手摸着左胸被剑划过的伤口,一脸的迷惑。

“为什么刀的速度力度都不如以往?”

他暗暗自问,“究竟出什么问题了?”

赵大爷并没有乘机进攻,“是不是觉得后劲不继了?”他似乎关心起自己的对手来,脸上闪现着一丝得意之色。他心里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同时也不得不暗自佩服自己的本家侄子,竟然能在自己的全力反击中只受了点轻伤。他明白,若在正常情况下,此时受伤的人或许是他。

“你,你怎么知道?”阿Q心里如同受了重重一击,究竟自己中了什么计算,他一脸迷茫。

“问题在小尼姑给你喝的酒上。”赵大爷一脸得意。

“你在酒里下了毒?”受伤者大惊失色,他清楚今晚自己可怕将成为这乱葬岗的一份子。

“不是毒,是药,一种能够抑制血气运行的药,这种药的作用就是能令人在发劲时无法使出全,药效有几个时辰,据说西洋鬼子原本是用这种药来治疗爆血管病的。不过让你喝下那酒的是小尼姑,她也知道让你喝的是什么酒。”

“你是说思凡和你串谋计算我?不可能。”阿Q似乎已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拼尽全力扑向赵大爷,第二招“再胡来一刀”跟着出击。
  
随着刀剑的撞击声中止,挑战者又暴退一丈开外。鲜血从他的左臂渗出,他不得不用拿刀的右手去捂住伤口。赵大爷还是没有乘胜追击,他似乎已坚信自己可以轻而易举让挑战者倒下,于是跟自己的对手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
  
“你为了一个女人而不惜拼命和我决斗,可到头来让你输掉这场决斗甚至因此丧命的却是这个女人,多不值啊!”赵大爷似乎在替他的剑下伤者惋惜。

“生死有命,败在你的剑下我认了,你无须卖乖。”阿Q突然变得很平静。

“我只是替你不值罢了!平心而论,如果真的公平决斗,我其实胜算甚微。你也明白,在江湖上混,胜者为王,所以为了胜利,用一些非常的手段亦无可厚非。而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小尼姑竟然愿意协助我用非常的手段打败你,一个对她情深意重的人。”

“你不必这样抹黑思凡,她只是一个善良的弱女子,就算那酒是经她的手让我喝下的,也是被你所胁迫,真正卑鄙可恶的人是你赵大爷。”

其实受伤者何尝不清楚其中究竟是怎么回事,思凡终于在他与赵大爷之间的摇摆中倾向了后者。但这能够怪她吗?她只是一个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好的依靠过上好日子的弱质女流罢了。虽然她被利用计算了他,但他并没有怨她。或许自己这次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她的视野里,既然无法让她过上好日子,又何必纠缠着不放,成为她心里的羁绊呢!他突然感到自己的不智、不义,耳边似乎响起了思凡幽怨的声音在不断质问着他,“你说你喜欢我,可是你能为我做些什么?”

他一下子变得无比的沮丧,一个彻底失败的失败者的悲凉刹那遍布全身。
  
迷茫中阿Q的耳边响起了赵大爷的声音,“是胁迫吗?其实你心里清楚,那顶多只能说是收买。你一往情深的小尼姑被我城里的大宅所收买、被我的金银珠宝所收买、被我的豪华西洋马车所收买罢了,而这些,恰恰是你无法带给她的。至于你说我卑鄙可恶,的确。可在这世道上,不卑鄙可恶能够拥有我这么大的家业吗?能够几十年如一日地守住并不断发展这份家业吗?在你的面前我也会感觉到自己的卑鄙可恶,但你的一身潦倒却在提醒着我,发达就是硬道理,于是我也不必因自己的卑鄙可恶而感到愧疚了。”

“你会好好待她吗?”阿Q的口中突然冒出这句令人意外的话来。

“小尼姑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女人,如果她能听话,我肯定不会亏待她。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

“什么事?”

“她求过我放你一条生路,也希望你在其它地方好好活下去。说句心里话,其实我也很欣赏自己的本家侄子,不忍心看你成为这乱葬岗中新的一员。现在似乎胜负已分,如果你答应我从此不再踏入这地方的方圆百里之内,我可以让你离开,并送你一笔钱找个地方安家立业。”

赵大爷的话听起来情真意实。

“如果是三年前的小混混或许会听你的话这么灰溜溜地离开,,可是现在的阿Q,没有人可以逼他。何况胜负还没有定数。”
  
话音一落,挑战者已经又一次向对手扑去。第三招,也是最后的一招,天才的阿Q哥哥把这一招叫“最后胡来”。也就是说,这招过后,他不用再“胡来”,若不能让对手倒下去,那倒下的应该是他自己了。

叮叮几声过后,赵大爷又一次不出意外地占了上风,他的长剑闪电般地刺向对手那受过无数次伤创的胸膛。挑战者已来不及用刀挡开这致命的一击,但这次他并没有像之前那样暴退,他用自己的左手抓向剑刃。剑,在刺进对手的身体一寸左右时停住了,脸露胜利者悦色的赵大爷立刻一怔,随之而来的是遍布全身的剧烈恐惧。这时阿Q的菜刀已势若雷霆般挥向他的左边的颈上。

“完了,真的完蛋了。”在豪绅心里念念有词时,但菜刀却只接触到他颈部皮肤之际停住了。刀锋的冰凉迅速渗透全身,他清楚自己已踩在生死的界线上,而决定着他生与死不再是阎王,却是自己的本家侄子和那把菜刀。

“你一定要好好待思凡。”这是阿Q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吃力。之后,他感觉到自己的长剑又深入对手的身体一寸左右,那把要命的菜刀也离开了他的颈部。
  
七月十五深夜,乱葬岗又增加了新的一员,他叫阿Q。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7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草帽的思想 时间:2021-08-29 09:36:34
  爱情还是没敌过面包。小尼姑的选择也许是对的。。。
我要评论
作者:素蕙 时间:2021-08-29 09:42:36
  我的鼠标,,,
我要评论
楼主浮云老兄 时间:2021-08-29 09:43:11
  多年前曾经所谓短篇武侠小说比赛的“作品”。唉!可惜当年那些评委不知剧中意,现在或许有的已成为剧中人了。
作者:草帽的思想 时间:2021-08-29 09:46:34
  @浮云老兄 2021-08-29 09:43:11
  多年前曾经所谓短篇武侠小说比赛的“作品”。唉!可惜当年那些评委不知剧中意,现在或许有的已成为剧中人了。
  -----------------------------
  当年的评委还处在有情饮水饱的阶段,解读不出年轻人的苦楚。。。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21-08-29 10:39:33
  啊Q真的是一种精神
我要评论
作者:偶兜兜有奶糖 时间:2021-08-29 10:39:43
  周末快乐
我要评论
作者:淡墨水韵 时间:2021-08-29 12:26:10
  来读,故事里的故事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蓝色鬼舞 时间:2021-08-29 13:21:24
  本文表面上看,似乎只是一个男人为了心爱的女人与自己的“情敌”拼命,其实真正传达出的深意是现实的苍白与无奈。

  不得不说,再甜蜜的爱情也要有最基本的柴米油盐酱醋来做基础,否则,一切都只能是稍纵即逝的肥皂泡。无论过程再怎么优美动人,可是结果将注定成为悲壮的血泪。

  文中小尼姑的所作所为,如果单纯仅仅从人性和良知的层面上看,她显然太过大逆不道,可是倘若将角度转向残酷的现实,那么只怕绝大多数深陷其中的当局者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因为在爱情和面包的天平上,天平永远只会倒向需求更迫切的一边。
我要评论
作者:薛痒 时间:2021-08-29 21:17:37
  堕落的江湖,只有武没有侠。

  胡来三刀颇有玄机,正如楼主这神来一笔。

  又,小尼姑下毒感觉由赵大爷说出来,不如让Q君自己悟出来。

  9分。
剩余 1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薛痒 时间:2021-08-29 22:12:01
  浮云君救我呀,我刚才跟那淡墨开了句玩笑,她好像生气了
我要评论
作者:素蕙 时间:2021-08-29 22:29:06
  安心看完全文。
  阿Q和赵大爷的对话很有意思。
  就是很会唠嗑的感觉。
我要评论
作者:沐汐龍 时间:2021-08-30 10:19:23
  好文艺新。姜还是老的辣、老赵玩心理战胜的利啊。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淡墨水韵 时间:2021-08-30 14:49:24
  其实还有种可能吧,电视剧都那么演的,比如甄嬛传,雍正就是死在甄嬛手里的,她那可真是为果郡王报了仇呢,而且还得了一时的权柄,不可为不快意人生。。
剩余 1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草帽的思想 时间:2021-09-07 10:19:12
  聚焦首页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