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爷们(小说)

楼主:晚秋暮埙 时间:2019-05-04 21:57:32 点击:183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清晨,新疆8日游的旅行车还没有启动。导游,一个和气的小伙子,微笑地对大家说:“我们现在就是一个临时的大家庭了,大家能告诉我们您所居住的城市吗?”
  话音未落,一个声音,一个用尽全身力气喊出来的声音:“我是西安爷儿们!”
  车子震了一下,像硌到一块石头。全车人睁大惊悚的眼睛,早起的困意立即荡然无存。导游一脸闷逼,想:我叫大家介绍性别吗?
  西安爷儿们有意地抚摸一下他的发型,那是目前小鲜肉最流行的undercut(咬边)男士短发,侧边以及后边的头发理得非常短,顶部的头发比较长,可怜这位老兄顶部的头发稀疏得快见底了,为了防止那几绺力不从心的头发偷溜,他抹了大约一两的定型胶。
  西安爷儿们的脸很白,会化妆的女人都能看出是打了粉底了,可惜粉底拉力不大,没法把松弛得一塌糊涂的一对大眼袋拉平,每当眼睛一睁一眨时,它们就不争气地乱抖。
  导游开始检查身份证,到西安爷儿儿们处,看了一眼身份证,又瞟了一眼他的妆,略带惊讶地说:“噢,您已经快60了……”
  “看起来像40多,是吧?人人都这么说。”西安爷儿们笑得两眼眯成一条缝,眼角堆砌出千层沟壑。
  “啊……啊……咱们陕北人能保养到你这种程度,不容易……不容易……”导游表情复杂地敷衍着。
  车开动了,导游吩咐:“因为新疆幅员辽阔,每个景点之间的距离十分遥远,您如果为了坐得舒服,可以将椅背放低,但要为后面的客人着想,大家互相谦让一点。”
  “啊!先生,你撞疼我的腿了。”在西安爷儿们身后有一名体型丰腴的年过花甲的女客人,被西安爷儿们突然放下的椅背砸痛了腿。
  “先生,您能不能把椅背抬起,我妻子腰不好,腿关节也有毛病,您这样坐会让她更不舒服的。空间太小了。”女客人的丈夫恳求他。
  “凭什么!刚才叫把你旁的座给我放包,你不答应,人不能这么自私,总为自己着想。”
  “不是我不让你放包,我腰不好,坐十几个小时的车会受不了,可我后座的客人不同意我把椅背放倒,我只好留个位置有时可以躺一下,车后还有不少空位,你的包可以放在那呀,是人重要,还是包重要啊!”女客人不平。
  “我不管!椅子就是这样设计的,我就是要这样坐。不好坐,你到后面去啊!”西安爷儿们把身体调整得更舒服一点,仰头看着车顶说。
  “我们一家人一起旅游,你为什么要拆散我们?”女客人高声质问。
  争吵惊动了导游,他劝解道:
  “叔,阿姨年纪比您大好几岁,明天还有一段180公里的山路,您能不能……”
  “我也是老人!我也有病!!我为什么要让她……!!!”西安爷儿们大声的叫嚣起来。
  车子在公路上吓得蹦了好几下。
  “太不像话!像个爷儿们吗?”一位男士抱不平的说。
  “谁不像爷儿们?谁不像爷儿们!我们西安爷儿们最忠厚老实了,从不欺负人,别整那没用的!”西安爷儿们瞬间变成公鸡,雪白的脸也变粉红了。
  旅客们纷纷劝说女让一让这位西安爷儿们,在大家的劝说下,好脾气的女客人换了座位。
  “这是女儿第一次带我们夫妻旅游,幸福感全给破坏了。”女客人语音中带点呜咽。
  “妈,贱人自有天谴,不要被这种人渣坏了心情。”女儿低声安慰妈妈。
  “你……!”尽管声音很低,西安爷儿们还是听到女孩的低语。他转头怒视女孩,可喷口而出的脏话突然被密封窗外的冷风噎住了。眼前的少女,太美了,娥眉淡蹙,脸蛋细致,容色绝丽,身材婀娜,不可逼视。
  西安爷儿们懊恼了,恨自己老眼昏花,没有及时发现这一佳人,更不该与美女的妈发生了冲突。他想缓和一下关系,讨好地向女孩笑了一下。但面神经尴尬地抽动一下,僵硬的更像哭。
  他郁闷极了,到了中午吃饭地点,心情还没有恢复。
  ……
  “啪!”一掌重击拍在饭桌上,碗,碟惊慌失措地碰撞在一起,“噼里啪啦”一阵乱叫。
  “面怎么还没有上?都凉了!”可能是大盘鸡浓烈的味觉激活了西安爷儿们,也可能是姿色平平的端盘子姑娘导致他的视觉的不舒服。总之,西安爷儿们又大发雷霆了。
  店老板跑来了:“请少等一会儿,先生。”老板很和气地说,“面,马上就给您端来。”
  “叫了好几声!她总是不给我们这桌上面。”大概看到同桌不屑的目光,西安爷儿们赶紧解释,证明自己是为大家的利益发脾气的。
  “已经上两盘了,平时,一桌两盘就够吃了,多了也是浪费嘛。”端盘子的姑娘委屈地辩解。
  “啪!”桌子又无辜地挨了一巴掌,几只碗吓得想跳下桌子。
  “哎呀!你别这样,我心脏受不了啦!”有人捂着胸呻吟。
  “面,管够,管够!请等一分钟,很快,很快!”老板说得很快,可还是很客气。
  一分钟后,面来了,西安爷儿们只吃了一口,就推开剩下的一大盆面,拿根牙签懒洋洋地剔起牙。
  西安爷儿们虽发了一通火,可心里还是不舒坦。“呸!怎么就找不到一个养眼的?”他看看身边徐娘半老的老婆,又瞅瞅周围毫无秀色可餐的女人,他朝地上啐了一口。
  突然,他发现车上唯一的小美女——那位称他人渣的女孩,在提行李上车。他立即殷勤地跑上前,搭讪道:“要帮忙吗?”女孩子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淡淡地说:“不用。”便把他当空气了。
  西安爷儿们尴尬地呆立几秒钟,突然,他发现了一根摆脱囧态的稻草——导游迎面走来。
  “导游,有空到我们西安玩,我在西安路子可野了,如果你要参观兵马俑,我送你十张,八张门票,没问题……”
  西安爷儿们故意把声音抬得很高,一边用眼角的余光观察周围,可惜没人在意他。
  他悻悻咽下还没说完的话,丢下还在莫名其妙的导游,一甩头上车了。
  他狠狠地把自己砸进椅子,后面的座位小得一条腿都放不进去了,幸亏女客人不在那坐,否则这一砸腿骨一定会折。
  “王总,电话!王总,电话!”特设的电话铃声让他找回了自尊。
  “啊!我就是王总,有事说……”他正襟危坐,好像打电话的人就在他跟前。
  “……哦,拆迁啊,这事不用找我爸,第一,我爸这种老干部,死教条,不会变通,第二,他已经老年痴呆了。什么跟我说,市里什么部门我都熟。……”
  “……嗯~,不,不,跟社区谈拆迁的问题,一定要有策略,不能触犯法律,你负责跟下面的人鼓捣,上面的事我来负责,我把我的两个律师叫上,这次一定要我们29号大院129户,不仅不吃亏,还要占尽利益……”
  车上的人面面相觑:“啊?这人还是国家干部呀。”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