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童年做纪念章的故事【严建设老照片397集】

楼主:陕西严建设 时间:2021-03-05 09:22:13 点击:2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童年做纪念章的故事【严建设老照片397集】
  1966年是中国历史上异常荒诞的一年。5月中旬从北京所谓《通知》发布,6月开始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学生们开始渐渐停课放羊了。当年纪念章风靡一时。几乎所有人。或者几乎全大陆人都崇拜毛,希望胸前别一枚毛纪念章。有的人别很多枚。还有狠家伙为表忠心,别在胸口的肉上。敞开怀走在街上。疼的很。现在才知道,同年奥特曼在日本诞生。
  但是当年中国人穷的很,很人肚子都吃不饱,根本没钱买。
  当年最便宜的纪念章是铝制毛头侧面像,黄色,背景是红油漆。3分钱/枚。由于混乱,还衍生出一些互换纪念章的自由市场。西安城的市场主要在骡马市北口和老邮局门前,这个旧址在如今开元商城的对面。互换者拿着大块的海绵布,上面密密麻麻别着纪念章供别人挑选。有次有个少年不小心在海绵布上把一枚纪念章别倒了,被几个人打了一顿。
  当年冬天冷得很。有次忽然从案板街闯来一帮带红箍的红恐队,见人就抢,说是资本主义投机倒把要没收。大家发声大喊一哄而散。我曾见一北柳巷同学腿慢没跑利,手上的纪念章被一把抢走,鼻涕眼泪求爷爷告奶奶,但不顶用。当年黄金的纪念章一枚要24块,眼巴巴说是厘子等出来过,十足赤金足1钱,神神秘秘藏在怀里不轻易拿出来给人看。
  还有单独抢纪念章的。大都是十五六岁的坏小子。眼明手快,看到比自己小的孩子带着大纪念章眼红,先从侧面并排走贼眉贼眼观察,然后突然伸出手,急速向下捏开别针,再往上一提就成。然后撒腿就跑,一溜烟拐个弯很快不见踪影。等于明抢。有的人被顺走了自己浑然不知。孩子们能从家长手里要到一枚大纪念章都会带出门显摆。一般大的有盘子那么大。约20-30公分。
  当年的纪念章也属礼品,啥材料的都有。主要有铝制的,锌合金的,也有铸铁的、陶瓷的、搪瓷的、塑料的。好点的有航空铝材的、稀有金属钛合金的,甚至纯金的纯银的都有。当年金子没市场也不值钱,高成份家庭趁夜深人静偷偷把金首饰、金砖金条扔进公共茅厕,城河,并非视之如粪土,而是视之如灾祸。
  当年我看到别家小伙伴都带着纪念章,眼热没钱买,就打算自己做一枚。也算是一种体验。则先在院子一位李老师家借了一枚。当年这种自制的纪念章很多人做过,我一看就想自己动手做。
  做纪念章先准备一个铅铝质量的牙膏皮。实际上这个牙膏皮在收破烂的挑子上就能卖2分钱。把牙膏皮用铁勺在煤球炉上熔开。倒进一只做针线活用的顶针里做负面模具,顶针下面是借来的纪念章。模具铸好后呲凉水,再剪下一截紫红色的塑料牙刷柄,用火筷子夹住在火边考软,压进负面模具里,晾凉后用铁锉刀把边缘锉掉毛刺,细心锉整齐,背面用水磨砂纸磨毛糙,然后在扣子袋里寻一枚绿色有机玻璃扣子,把做好的塑料头像用万能胶粘在中间。再找一枚小别针就成了。当年几乎家家户户都有针线笸箩、扣子袋。当年我把牙膏挤在茶杯里,把牙刷剪坏了。
  那年我10岁。转眼间55年过去了。现在我家里还有很多。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6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