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我儿时的初恋情人---XJ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0-11-24 13:33:28 点击:2473 回复:6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看到这么多的朋友在这里扒自己的往事儿,忍不住了,也想把自己的那点儿经历拿出来晒晒,顺带找找我多年前失去联系的朋友。
   我们相识一定有着一种宿命,至今都能清晰的印记她的一颦一笑,她的举手投足,不是不想放下,是实实在在放不下,时常在内里纠结着,一想起爱人呢就会不自觉地想到她。
   我们是在上小学的时候相识的,我们那时还在一个乡镇小学,名字就不说了,免得好事者做无谓的联想。但是,我要说的是细节,如果当事人能有幸看到,一定会知道我是谁,我是哪一个。呵呵,这个哥还是有信心的。
   那时我们两家住隔壁,父母还是同事呢,我们上学也同在一个班级。那时候的傻不是用一个字可以来形容的,要搁在今天简直不只要被多少黑黑的板砖拍碎了。我们尽管住的是那么的近,抬头不见低头就见的,可是,我知道现在也还是想起,一年到头我们也说不了几句话,而且大多还都是无关痛痒的。记得那时候,晚上我经常借故作业忘记了,找个借口过去和她说几句话,我的父母也不知道我那时的心思,以为我就是不记事呢。过去偷偷瞄上她几眼,然后过来才能安安心心的写作业。时间不久,我家出了一场变故,她父母也因为家里有事儿回去了,给了我们接触的机会。记得那时不仅仅是我们两个,还有她的弟弟,怕是那时就五六岁吧,她父母要求她带好弟弟,中午我们于是一起做作业,耳鬓厮摩,歪歪想法是没有的,只是能和她一起,很激动。午饭也是她做的,好像是蒸的米饭,炒了几个鸡蛋。吃饭的时候,她还不时的招呼我,我不是一般的傻,直到现在也是这样子,自己非但不帮忙,也不知道要招呼别人,只知道闷着头黒吃。饭后,我们又一起去镇上看电影,记得演的是《红衣少女》,别想歪了,那里绝对没有红色的诱惑,相信有好多70后一定都会记得这部片子。讲的是少女的青春期心事儿。我记得那时电影院里还是水泥浇铸的条凳。当时我几乎没有进过城,城里什么样子还真没有什么印象,我们那里因为是一个小镇,在那时能有一个不是露天的大礼堂已经是不错的了。我不知她那时是不是有意,我是有意识地让她弟弟坐在了我们的中间,我还就怕有流言传出,对我们不利。那时候就是那么封建,这也是传统教育在我身上留下来的深刻烙记。我们很认真的看完了电影,虽然我的注意力不是很集中,总是在想着她在做什么,思想一个劲儿地开小差。但最后还是被电影情节深深吸引。电影看完了,我们一起回家,一边走还一路讨论着自己觉得感兴趣的每一个细节。我喜欢辩论,直到现在还是这样子。我们会为了一个镜头发表自己的见解,争执不下。就这么一路说着十几分钟也就到家了。之后就各回各家睡觉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我听到她那边有了动静,也背起书包上学,我是想保护她,估计也还有别的原因,但是就是喜欢和她在一起。经常是她在前面走,我在后面默默尾随着,相隔总有十几步的距离。她也没有喊我快些,我也没有和她并排,那时真的很单纯。那天早上,我们就还像约定似的,她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同时去了学校。我呢,还有意识的晚进了几分钟教室。前一两节课,是语文课,记得那天我还破天荒的发言了。呵呵,我那时并不突出,个头儿也不高,长得又不帅,甚至显得还有些土气,完全是一个乡里娃娃。第二节课的课间,就传出了我们一起去看电影的流言,我一下子就懵了,我们已经很谨慎了,还是造了这些蜚语出来。原来,那天,电影院光线比较暗,我们没有看到我们的后排就坐着我们一个同学,而且还是非常好说是非的一个,流言就这么着在我们整个年级传开了,大家课间就拿我们说事儿。我很是气愤,于是一再的解释是什么原因,谁知越描越黑。最后她终于忍不住了,去告了班主任,回来后就趴在桌子上饮泣。我这一下彻底被激怒了,也顾不得自己的身单与力薄,找到那位同学,上去就是一拳。那时,我们都是刚刚看过李连杰主演的《少林寺》,大家经常在一起练拳脚,也能辗转腾挪,有模有样的。现在想起来很可笑了,那时我拉开架势,学着样儿扎下弓箭步,就和他比划上了,结果,教室地方太小了,人又多,未等我回过神来,已经被人家压在了身子底下,狠狠地挨了几记拳头。她见我们打上了,也没有过来拉架,见我吃了亏,就急急忙忙冲出教室找班主任去了。幸亏班主任来得及时,我才没有吃大亏。后面两节课,我们两个都没有上,被老师关在办公室写检查,要不就是班主任直接要我们回家叫家长,这点儿记不清了。反正,我是一直拖到中午放学才回的家。回家后,还不敢告诉妈妈,只是告诉妈妈我不想再上学了,妈妈一再逼问,我才简单说了事情的经过,不过,已经在肚子里有了润色和加工。妈妈让我去上学,我迟迟疑疑不肯去,最后,妈妈不得已,只好和别的老师调了课,陪我一起去了学校。事情就这么着总算过去了,也没有怎么处理,因为是我先打人的,所以记得那时候给老师写过一份检查。可是,流言并没有因此平息。反而传的更快更广了。我以后再也没有因此和别人打过架,心态慢慢平和了,说去吧说去吧。这之后,我们之间几乎就没有再来往,仿佛那层纸已经捅破,彼此间倒有了隔膜,但是,我知道,我们的心灵一定是相通的,这一点,我敢肯定!自那时起,在我的心里就埋下了爱情的种子,在内里悄悄地生长生长。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0-11-24 13:35:00
  沙发,一定要留给自己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0-11-24 13:57:00
  很快,小学毕业了。我们又一同上了中学。这次更好了,我们的父母都是教师,也就住在学校。那时还没有房地产开发,一切还都是国家包办。她家有三个孩子,分了一个带套间的房子,面积也就二十多平米吧,厨房是没有的,大家都是在屋檐下自己垒那么一个灶头,每天就这么着过日子。我家就是一间平房,最里面放了老大一张床,是用两个单人床拼起来的。我们家条件那时不是很好,父母那时没有什么属于私人的大件家具,紧挨着床就是一张办公桌,妈妈晚上就在那上面批改作业。白天,它就成了案台了,供妈妈为我们准备一日的三顿饭。教室离家很近,就在出了月亮门不远的处,旁边还摆着几台乒乓球案子,我们课间时常在那里打球。
   上中学以后,关于我们的流言自然就沉灭了,于是大家就又新造了别的流言来揶揄传唱。我们之间虽然还是那么近,但是我们都自觉地保持着距离。虽然爱情的火花没有泯灭,但是我们再没有提起过。平平淡淡地过了两年。这中间还记得她还住过一次医院,我没有勇气去看她。虽然我的心里时常记挂着,时时从大人的口中探寻着关于她的消息,时刻关注着她;可就是在没有勇气走入她的生活,不知她那个时候是不是也埋怨过我。就算是我的单相思吧,我也愿记录下来自己走过的这段情感历程。
   让大家失望了,这里没有激情的记忆,惟有青春的骚动,和青涩而纯洁的情感。这是一个时过境迁了的古老故事,只是当事者的挥之不去的青春记忆。
作者:蟠桃叔 时间:2010-11-24 14:12:00
  好纯美啊
  我喜欢
作者:天崖er 时间:2010-11-24 15:11:00
  朦朦胧胧的感觉
作者:水墨乡秋 时间:2010-11-24 20:09:00
  初恋永远是最美好的,它是我们一生最美好的回忆
作者:天崖er 时间:2010-11-25 00:49:00
  和我小时候的经历有点像
作者:helly986 时间:2010-11-25 15:21:00
  XJ?小姐?
作者:心且寒 时间:2010-11-25 16:43:00
  顶楼主,难道还真没一点消息吗
作者:刻骨雪 时间:2010-11-25 23:13:00
  好好回忆一番也好,那时的感觉那时的她,是值得回忆的,拿一生来回忆。
  既然是小学又是初中同学,应该能找到他。
  就算找到了,也是聊聊当年的糗事,哈哈大笑一番,留在我们心底的还是那时的忐忑回忆。
  
  
作者:我爱我家556 时间:2010-11-26 06:24:00
  找XJ》??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0-12-01 10:04:00
  初二时,我的家中出了变故,疼我爱我胜于自己生命的太婆去世了。我得到这个消息比较晚。得到消息以后,我内心一下子变得沉重,我等不及母亲眼收拾行李,就一个人急匆匆踏上了回家的路。那时社会治安远没有现在这么恶劣,没有许多的人贩子呀以及那些倒卖人体器官的活动在我们周围,也借这个机会讨伐下现在的社会,人情变得过于淡薄冷漠,大家每日里就是算计着怎么挣钱怎么寻找机会,这诚然是社会赋予的重压,可是我们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为了金钱我们可以黑下心肠,做缺亏阴德,损害别人,只为一己牟利的事儿,完全不顾母子离散,亲人分别的苦痛!我那时回家要走七八成十里路,途中还要经过一片墓地,也并没有觉得害怕过。有时还是晚上走夜路,并没有碰上过剪径的强盗。现在如果要我的孩子也如我当初那样儿,别一个放不放心我不知道,我是第一个不同意。
   一个人急匆匆的赶回家,家门口围了许多人。我分开众人回到家里,看到我门中的各位叔伯在一旁计议,看到我就招呼我赶快进去。进了堂屋,看到堂屋正中用门板搭建的尸床,上面躺着我的太婆,我眼中噙着泪匍匐在她的身旁,默默饮啜。想着从此后再也不能见到我疼我爱我的太婆,想着以前太婆对于我的种种好处,泪水从腮边悄悄滑落。我用自己脏污的双手拭去,我眼前的影像模糊了,仿佛听到太婆粗重的呼吸,想着太婆在我的耳边轻声说着:“孩子,我的乖孙儿!太太以后护不了你了,要好好听话,莫调皮惹大人生气!太太走了,太太会想你的,我的乖孙儿,太太会回来看你的。”我沉吟了好久好久,不知怎么回答太婆。自大小儿,我几乎就是跟在太婆屁股后面长大的,走到哪里都要带着我我们婆孙做什么事儿都在一起,每当爷爷爸爸买了什么好吃的点心,太婆一定会给我留一份儿,即使我不在身边,也一定会留到我回来,亲手递给我,看着我香香甜甜的吃下肚。
   写着写着,泪水就模糊了眼睛。虽然太婆去世已近三十年,可是那日的影像永远的印在我的脑海里,不但没有随着岁月的迁移而变得迷糊,反倒是日益清晰。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0-12-01 10:36:00
  太婆很快就被我们这一帮晚辈送到了她的归结之地。我在太婆的坟头前为她双膝跪地行了叩拜礼,最后一次含着泪喊了一声太婆,跟在大人的后面回了家。希望太婆远在天家的日子能幸福快乐,远离尘世的烦嚣!
   丧礼成就,第二天我就回校上学了。重新回到学校之后,初历丧乱的我更加沉默了,每每在别人嬉戏的时候,悄悄一个人躲开,在角落里出神。这个时候对于爱情的渴慕似乎稍稍淡去,她的面影慢慢模糊,在我记忆的模板上消散。
   在这之后,妈妈的工作有了变动,为了和父亲团聚,妈妈的工作关系调到了父亲的单位。我于是也就随着妈妈转了学。所有发生的这些完全不用我操心,也没有任何一个过来找我商谈,我的未来不是由我自己作主,而是完全被爸爸妈妈操纵。
   我们之间没有别离,没有祝福,没有只言与片语!可是,每每于校园路上遇到她,我似乎都能读懂她的眼神儿,含幽带着点怨。我不敢正视,我的犹疑不定闪闪烁烁的眼神不能给她带来安慰,反而会做更多的增添烦恼。那时,我的家境虽说不上贫寒,可是也并不富裕,爸爸妈妈那时凭着那点儿微薄的收入,除了要养活我们姊妹三人之外,还要照看爷爷奶奶,每月能留下来的就没有多少了。那时我印象中最深刻的就是妈妈要不时忍着辱垢和别人的白眼儿出去借钱,以用来弥补生活中不时出现的亏空。我们几个很少添制什么新衣服,基本就是别人穿过的旧衣服改改小。所以,我的心中一直非常自卑,总觉得别人比自己过得好过得舒服,不敢过多的和别人交往。同为校子弟,我很少找那些同学一起游戏,最多的时候是和那时同排一个叫朱勇的同学一起玩,一起做作业。他家是是附近农村的,爷爷和妈妈同在一所学校教书,脾气也比较绵软,所以成为了我儿时最好的玩伴。
   我们就这么着分开了,开始了我们各自的生活。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0-12-01 10:42:00
  回8楼,难道没有一点儿消息吗?
  
   是的,我们虽然离得不是很远,但是这么多年以来没有对方的消息,最起码是我没有她的消息,呵呵,谢谢关注
作者:sadsweetgirl 时间:2010-12-01 10:54:00
  留在心里最好~~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0-12-06 18:00:00
  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的功夫,就是四五个年头儿过去了。我也已经步出了校门走上了工作的岗位。上班伊始,我就打算好好地干好工作,踏踏实实的做人,迈好人生的第一步。可是,现实往往不以个人的意志作为转移,甫一上班就摔了几个大筋斗,跌的鼻青脸肿的,这一下子就老实了。人生也就开始了折磨。既然工作上没有长进,那么我又不甘堕落,于是就开始了埋头学习,一股劲儿钻进书本中,努力读书。但是,我的爱情并没有消退,而是与日俱增,我没有于我身边的女子留意,我还是一门心思的爱着我曾经的她,我心中永远的女神!
   于是,我费尽周章去探听她的消息,甚至借着机会还去了我们的母校。那是,也是真的没有心眼儿,如果有现在一半的脑子,稍微用上那么一点点儿到上面,要省却好多时间和精力,很可能我们也就真的会走上婚姻的圣殿。可是,我只是像个小偷一样,默默独自一个人搜寻她的消息。有一次,还伙同我的儿时的伙伴去了她家,所幸的是,她当时也回到了家里,我们终于在分开多年以后,再次见面了。我又开始不知道说什么了,平时想的那么多的场景和语言,一下子像遭了电击一样,突然不知去向,我嗫嗫嚅嚅小心地回答她母亲的问话,她远远地坐着听着,时不时的浅笑一两声,我突然脸就红了,不知道该怎么说,坐了一会儿,感觉实在就像在蹲监狱,很困窘,于是赶紧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开溜了。她母亲让她出来送送我,我们终于有了单独相对的机会。我推着自行车在前面走,她跟在后面,像极了我父亲和我母亲当初的样子,我们很快走出了校门。我轻轻地问她,这么多年还好么?我当时就是傻,不知道赞美,面对着自己心目中的女神,竟然竟然不知道说上一句赞美的话,那是一种真正的美啊,那是活生生的美,可是,我竟然视若未见,就这么浅浅的让机会溜走了。还好,还没有傻到十分,分别的时候还是要了她的通信地址。那时bp机还没有开始在社会上流行,手机更是没有出现,如果那时候手机像现在这么普及。我一定会将我们的爱情进行得彻彻底底。可是,时代的发展远远没有跟上我们的需要。互留了地址以后,又说了几句不相干的话,就这么淡淡的作别。
   当我看到她远去的身影,在一个转弯之后消失,脑子里这才缓过了神儿,狠狠地唾骂自己,怎么就这么傻呢?自己心上的人儿就在眼前,怎么就什么都没有说,就这么出来了。我真想抽自己的巴掌,什么玩意儿嘛!明明是喜欢。也不知私下里想预先想象了多少遍,可怎么、、、可怎么、、、就是不知道说呢?就这么怅然回到家,默默放下了自己的心事。
作者:bad_apples 时间:2010-12-06 18:02:00
  谁找额媳妇呢……想奈打咧得是……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0-12-06 18:13:00
  总算知道了她的工作单位,于是我就找准休班的机会,一次次去她的厂子找她。我曾经一次次在她们厂的女工宿舍楼下守候,希望能在偶然中遇到她,我清楚地记得她们在她们社区的门口,有一株苦槐树,我曾经像个傻子一样站在树下,冒着烈日,不知饥渴的守候着等待着,从早晨到中午,从中午再到下午,每看到进去一个人必要过去问一下,你认识那个谁谁谁不?好多人都摇着头走开了。因为那也是一个大厂,她又是刚刚工作不久的小青年,她又不是那么好招摇,所以没有几个人晓得。我也去了她们厂的门卫上打听,依然没有结果。我就这么着在厂门口和生活区门口来回奔波折腾,傻傻的傻傻的在等我心上的她,我情愿赔上我一辈子的情,我只愿意与她在一起,哪怕就是说说话谈谈天。我绝不愿意亵渎我的女神,那是个圣洁的天使,是美丽与良善的化身。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0-12-06 18:20:00
  事情虽然过去了这么久了,我们也都为人夫为人妻,按道理也早该放下了,可是我还是想把这段经历写出来,为我们那段青涩的爱情做一个记念。也希望我今日所写的能为她所看到,希望她看到了能在那一端浅浅的微微的笑,用这样一个笑容为我们的情感历程做一个美好的终结!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0-12-09 14:53:00
  得到她的通讯地址之后,我于是开始给她写信,那是我总是在学习的余暇,摊开一张张信笺,饱注着激情,写下一页页一封封书信,兴冲冲的跑到邮局去邮寄,那时,我们这里的邮局还是一个很小的房子,也就十几个平方左右,迎面摆了一张高台子,里面的工作人员总是从台子后面探出身子,翻着眼睛看着你:“寄信啊?哪里?这个填一填。”不等我答言就扔出一个本子,要我登记。我于是忍受着他们的白眼儿,在哪里默默地填好了,把信递过去,然后浅浅说一声“麻烦了“,搁下信件就跑,生怕被别人看穿了心事。
   经过我多次不懈的努力,终于感动了上面的那位苍天,有一天分场的事务员终于通知我有一份我的信,我一想呀,心就扑通扑通一个劲儿跳,带着那么点儿羞赧来到了分场办公室,从事务员手中接过信件,没有急着打开,而是揣进了怀里,害怕被雨水打湿。回到值班室,那时就我一个人在,这才怯怯打开,望着那张薄薄的纸片,我就知道不会有好消息。果然,我苦苦盼望苦苦盼望,到手的竟然是一纸绝交信,我当时就傻眼了,崩溃了,眼泪急火火的滴落、、、没人知道我那时的痛苦,没人能理解我,仅仅是一个单相思,可是却折磨了我这么多年。
  
作者:藍田娃娃 时间:2010-12-09 14:57:00
  若是找到了又怎么样呢?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0-12-10 18:01:00
  20#作者:藍田娃娃 回复日期:2010-12-9 14:57:00
   若是找到了又怎么样呢?
  
  --------------------找到了呀,我一定不会再松手!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0-12-10 18:17:00
  在那个多雨的午后,闷闷地走在下班的路上,任迎面的风雨袭来,浇在头上脸上,眼泪在眼窝里打转,我没有擦没有甩,就这么踩着一地积水,回到房子。瘫倒在床上,拿来一本书,蒙住脸,昏昏沉沉,一直躺到了晚上,晚饭也没有吃,也竟然不觉得饿。直到我的一位朋友下班回来,看到我这个样子,直接就骂上了:“看你这没出息样子,走跟兄弟出去喝酒走!”说完,也不由我分说,就把我从床上拽起来,拖着我下了楼。晚上也不知喝了多少酒,也不知自己是怎么回来的,早上醒来,只见满手都是血迹,头也不知在哪里撞破了。脑袋昏沉沉痛的厉害。胃里也一阵阵翻涌,急急忙忙跑到漱洗间,灌了几大口冷水,胃里这才舒服了些。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0-12-10 18:18:00
  朋友来电话了,出去喝点儿小酒,回来继续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0-12-10 19:40:00
  刚刚从外面回来,头脑稍稍有些晕,不过正好还可以思维,用我逐渐疲惫的大脑,充实你日渐颓废的生活儿,我接着写。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0-12-10 19:49:00
  这之后好多天都缓不过劲儿,谁让哥是生来就是情种呢!
   每日里茶饭不思,眼睛看在书本,可是永远都是在这一页,简直就像是天要塌下来一样。好长时间,就是把这封信拿出来翻来覆去的看,很平常的一封信,就这么着被我揣在怀里,想了呢,就掏出来看呀看呀,好像要把每一个字儿都吃进肚里去。每看一回,又免不了掉一回眼泪儿。大约过了有半个多月天气吧,这才慢慢从那种落魄中走出来。那时,就在想,失去一个女人终究还不是生活的全部,应该睁开眼睛向前看,荒漠的前头依然有芳草在萋萋。
作者:那谁谁XX 时间:2010-12-10 20:18:00
  
  这绝是算啥交呢 呵呵 继续继续。。。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0-12-18 14:17:00
  这之后,我更加沉默寡言,一门心思的钻进书本之中,从圣贤书中汲取自己的养分,以富润自己的身心。每天下班回来,简单的漱洗之后,跳上床,扯开脏兮兮的被子,钻进去,捧起床头的书本,默默啃读。那时读书,也没有什么计划,往往是能借到什么书就读什么书,我自己的理念就是务求博观,不分流派,不拘正反,只要是有字的书,我就都拿起来翻看。现在,想起来那时的生活,相对比较简单,大约有一两年的时光,确实看了不少书。有时候,也合上书本,一个人静静思考,结合自己的人生经验,不过,那是真的很幼稚。,没有什么定见,看到这个观点这么说,觉得有道理;明天又看到另外的观点,又是那么一种说法,想想也不错的。呵呵,现在想呢,怕是作者基于立意和出发点不同,侧重点也就有些差异,以至于形成了不同的见解。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还报名参加了国家教委组织的自学考试,一门心思只是为了提高自己的文化素养,为自己以后的前程做好准备。
   一边学习,我还是没有放弃,也还是在探听着一切有关她的消息。
   有一次,我终于按不住自己的脾性,终于鼓起残存的一点儿勇气,再一次去找她。这一次,虽然也不是那么容易,可是不成想,终于还是找到了,知道了她上班的车间,于是给她的车间打电话,正好是她的师傅接的电话,在简单的盘问之后,就把电话递给她。我按捺住自己内心的激动,简单问了问她的情况。她觉得自己工作时间不长长时间这么打电话不好,于是,让我在厂门口等她,中午一起聊一聊。我当时真的很激动,但是我的激动,一般都不会有过激的行为来表现,只是在内心默默呐喊!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0-12-18 14:38:00
  好不容易等到下班的号声响起,急忙引颈伸头在汇集的人流之中搜寻,搜寻那张清纯的面影,搜寻那抹时常挂在腮边淡淡笑容。工人们都穿着蓝色的工衣,迈着急火火的步子往家赶,只有那些的小年轻,迈着慢悠悠的步子,眼目逡巡着,扫向身边年轻的女士。终于,远远地,看到了一个纤巧的身影,手里拎着一顶帽子,急急忙忙向前冲。风儿拂动她的衣角,地上的落叶拖曳着她的裤边儿,她用手拂一拂耳际的秀发,扭动着身躯,款款迤迤而来。我一下子就认出了她,举起右手向她挥动。这时,她已然发现了我,从容来到我的身边,大大方方喊着我的名字,脸上浮动着淡淡的笑容。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0-12-29 13:27:00
  看来单纯的感情博不来天涯众狼的青睐,要有激情的!可惜了可惜
作者:优雅的一塌糊涂 时间:2010-12-29 15:05:00
  其实一直放不下的是没找到对方,找到了也就放下了,建议你百度或者谷歌,曾用这个办法找到一个失去联系很久的朋友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0-12-30 10:46:00
  感谢30楼的朋友,我可以试一下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0-12-30 11:46:00
  我们见到对方,并没有什么刻意的夸张的表示,只是这么淡淡的轻轻的谈话。互致了问候之后,她就正好是午饭时间,请我吃点儿饭,她们这里有一家馄饨店儿不错,邀我过去尝尝。我只要是能和她呆在就已经满足了,至于吃不吃饭吃什么饭,全由着她。于是,我们穿过马路,来到了她们厂子附近的一家小店,她看来是这里的常客,老板热亲的张罗招呼,我们找了一张靠里边的桌子坐下来,喊了两碗馄饨,又给我要了一个肉夹馍,边吃边聊。我们都没有提到往事,我那时还不懂得讨女孩子的欢欣,也不知道察看对方的颜色,只对着她高谈我的理想,高谈国家的现状和未来的发展趋势,尽管是纸上谈兵,可是,我谈得津津有味,那时候竟没有看出也没有想到要顾及别人的感受,要看看你的受众是谁,她有什么需求。或者,能及时看出来,也可以随时变换一个话题,那时,稚嫩的我就这么侃侃的对着她唾沫横飞,惹得附近许多眼光一个劲儿向这边横扫。她或是厌倦了我的这种胡说,于是借着结账打断了我。我要付钱她执意不肯,也只好由着她。从饭馆出来,我们沿着马路漫步,她淡淡对着我说:“我其实不喜欢你刚刚所说的话题,我只是小小小小的女人,我喜欢小日子,喜欢有这么一个人能踏踏实实的对我好,陪着我过日子,安安稳稳过我的小日子。我们之间差别太大,你不能给我我想要的生活,对不起!”我一时默然,不知道该怎么应答,低下头,看着脚,恨不能找个地缝儿,钻进去!诚然,我那时候对于人生并没有完全的失望,对于这个世界还缺乏认识,只是有着少年人的锐气,不甘于现世的生活,我知道,她需要一个稳定的家,一个切切实实疼她爱她的男人,我不是那个男人,我的今生注定不会安宁,注定会不停地折腾。叹了一口气,平静的说:“我知道了,我就是过来看看你,知道你还好,没有什么事儿,心里就踏实了。好了,你也要上班了,我也要赶回去,我走了。”她没有说你走也没有说你不要走,没有挽留也没有作别,我掉转身子,向着来路,向着茫然而不可知的未来走去。我的眼里噙满了泪花,我不敢回头看,走了好大一段路,这才掏出手绢擦掉泪水,回头再看她,她在天地相交的那个尽头,穿梭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我于是又掉转身子,默默默默跟在她的身后,尾随着她,直到她走入了厂区的大门,走上了那条林荫的大道,转过一个弯儿,看不见了。
作者:读你2012 时间:2010-12-30 13:22:00
  诊断结论:楼主关键时刻总拉稀!
我要评论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1-01-06 13:17:00
  生活就这么拐了一个弯,沿着另外一条轨道继续前进。我们从此就向两条错道的列车,少有对方的消息。我虽然也零星的打探过关于她的过去和以后,可是,因为那天的谈话,我始终不敢再去找寻。直至一个仲秋的午后,那已是几年以后了,我刚刚结过婚有三个月天气。和妈妈在家里闲聊,我坐在床边,妈妈在和面准备午饭,手上被面粉皴染得雪白。妈妈对我说,前一阵子去参加区里组织的一个老年运动会,在那里碰到了她的母亲,互相问道了我们的情况,我妈妈告诉她母亲我已经结婚了,她的母亲当时就错愕了,你家孩子不是和我们XJ在谈么,怎么就结婚了?妈妈只好以无语作答,好像做了什么错事,内心就有了愧疚。听妈妈说了这些话,我当时也就错愕了,眼中又有泪水涌上来。于是也就后悔自己这多年以来的疏忽,怎么当时就那么任性的认为我们已经结束了呢,为什么不能把那作为一个开端,一个不是很漂亮的开端,为什么呢?为什么那时就没有现在的坚执?从此,在我的心中又多了一个结,时时开始忆念记忆力的昨天。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1-01-06 13:21:00
  我们的故事到这个时候,基本上就是结局了。如果可以重新来过,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我一定还会这么炽烈地爱恋你,爱恋我梦中的女郎!
作者:淋雨之梦 时间:2011-05-14 11:53:00
  得不到的是最好的
作者:飞翔的拐杖 时间:2011-05-14 14:29:00
  轻轻的放下那段尘封的往事,不要用遗憾去评判,那太残忍;得到了,你不一定扛得起;残缺的,才是最美的!
作者:蟠桃叔 时间:2011-05-14 14:31:00
  看后想哭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1-06-09 19:58:00
  为了我梦中的女郎,我依然在欢乐的吟唱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1-06-09 20:01:00
  当风儿飘起在远方,我的心儿异常的寂静,这死一般的沉寂背后,有我异样的目光,愿我的姑娘能随着风儿起舞,将欢乐种植在我们的心上
作者:没那么简单hjf 时间:2011-06-10 14:37:00
  残缺的东西才美。
作者:没那么简单hjf 时间:2011-06-10 14:40:00
  残缺的东西才美。时界没有完美的东西。
作者:坠落的隼 时间:2011-06-10 22:53:00
  这样也行?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1-06-11 19:25:00
  @飞翔的拐杖 2011-5-14 14:29:00
  轻轻的放下那段尘封的往事,不要用遗憾去评判,那太残忍;得到了,你不一定扛得起;残缺的,才是最美的!
  -----------------------------
  感谢飞翔,有些事它是可以随着境遇的改变放下的,可是,惟有最初的那种感觉,怕是会伴当事者要走过一生的。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1-06-11 19:26:00
  @没那么简单hjf 2011-6-10 14:40:00
  残缺的东西才美。时界没有完美的东西。
  -----------------------------
  如果可以完美,我又怎么会凄迷!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1-06-16 14:52:00
  又一次在工作之余坐在了电脑前,回想以往,思绪若潮水涌动,一波一波,翻腾着,奔流着,往夕的影像闪动着,一幕幕,一个片段接着一个片段,搅动着汇成一个整体,愈见清晰。
作者:有谁人共鸣 时间:2015-01-20 03:34:00
  非常喜欢楼主的故事。亲切的如我
  
作者:无名氏37 时间:2019-06-19 17:59:12
  青春就是用来后悔的
我要评论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9-06-24 13:45:03
  自顶哦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9-06-25 07:46:40
  顶起,希望她可以看到……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9-07-06 11:11:19
  自顶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9-07-13 16:50:40
  一朝潮水平,
  万里碧波静。
作者:lydiasnan2000 时间:2019-07-13 17:20:12
  找到了嘛……
我要评论
楼主风雨下江州 时间:2019-07-27 06:44:45
  早起一顶,看能顶到首页不
作者:静虚老祖 时间:2019-09-26 16:20:40
  人家都结了婚,你就别缅怀了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