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身女人

楼主:烟雨星云 时间:2014-03-04 10:05:20 点击:733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独身女人


  掮客者,两头牵线的中间人。说白了,就是行业的中介。为了赚钱,他们凭借专业所学到的1%的知识,奋不顾身加入到掮客的行列,譬如明星经纪人,保险代理人,人事代理和金融投资代理等等。

  娴雅就是其中的一员。当初从教师的队伍中下海干这个也是迫于生计。她原本有一个温馨幸福的家,丈夫阮海清和她同一个学校教书,后来看别人经商赚钱,眼热了也辞职下海了。海水的深浅不是谁都能掌控的,阮海清把家底赔了个净光净,扔下老婆孩子跟别人跑到中俄边境,再也没有回头。雅娴带着8岁的女儿清清苦苦坚持了几年,终于在女儿升初中的那年也辞职了。

  有啥办法呢,想让孩子去所好初中需要好几万块钱。她无处可借,因为只有她自己在这个城市混生活,农村的娘家还需要她接济,婆家就更别提了,自从丈夫走后离了婚,她和那边早就像剪断了脐带一样毫无瓜葛,就连女儿那家也不认了。雅娴一气之下为女儿改了自己的姓,叫韩晓枫了。雅娴就在那年认识的方梅-----一个八面玲珑的女人,跟她搭档做了掮客,这行当做好了一次就收入几万元,雅娴让女儿扬眉吐气,进了全市最好的寄宿初中,就连阮海清那边的亲人们,也有事无事地经常来和女儿套起近乎来了。

  三年过去了,雅娴也从一个文文静静的女教师,蜕变成到处逢迎取巧的精明掮客。用她自己的话就是蛹茧化蝶翩翩起舞了。38岁的雅娴明眸皓齿,身材丰腴又不失苗条,再加上懂得穿出自己独有的风格,所以走在街上还是能迷倒一片。不知出于怎样的心理,雅娴很享受那些男人想要吃掉自己的目光,她觉得自己就像只老鼠,没事就去逗逗猫,故意引出猫的欲望来,然后又自己使个巧法子,从猫的鼻子下轻快地滑走了。朋友们劝她再结一次婚,可你猜她咋地说?她说,男人都一样,不是贪图你的容貌就是贪图你的钱财,自己活自己的,何必找个人来糟蹋自己的青春和钱财。任谁怎么劝,她只不听。朋友想着她可能还是忘不了那个负心的阮海清,便嘴上也不再好说什么了。

  “雅娴,有生意了。”

  “什么生意?”接到方梅的电话,雅娴双目发光。是呀,任谁听到来钱俩眼都会放光。

  “是一份建筑打桩的活。说也奇怪,是上家主动联系咱的。快穿衣打扮,晚七点在百合咖啡厅见!”

  “好嘞!”

  挂了电话,雅娴让下家把资质和数据影印好并发来传真,时间还早。雅娴想着去洗个澡,她把香薰花瓣撒在浴池里,清凌凌的水面上漂了层红红的花瓣,香气伴着水汽洇润起来,雅娴吸了吸鼻子,起身把门闩插好,脱了衣服,把自己泡在了浴池里。雅娴抚摸着自己柔软光滑的肌肤,不禁悲从中来:该死的阮海清有什么理由不要自己而和一个52岁的老太婆跑了,那女人都能做他妈了,为什么?就因为那女人有钱吗?为了钱就能抛妻弃子吗?妈的!雅娴心里骂着恨着,泪水已经满面了,她再也忍不住,终于放声大哭。

  哭够了也泡够了,她立起身来。浴室的大镜子爬满了水的雾气,她喜欢从模模糊糊的镜子里欣赏自己一丝不挂的胴体,雅娴个子高,胸部高耸,腰肢柔软,浑身就像一座玉雕,洁白无瑕。乌黑的长发湿漉漉的披在胸前,映衬的肌肤越发白皙,生过女儿的身子宛若处子,散发出母性的光辉!水珠儿衬着清清爽爽的芙蓉脸色,让人想起华清池出浴的杨贵妃,高雅,雍容,华贵!这份悄然产生的心底的喜悦之情将方才的悲伤驱逐地干干净净。这种舒服透彻的感觉现在就跟随着她,令她不由自主地念出一句:华清水滑洗凝脂。

  心情好转,她哼着京剧《贵妃醉酒》:好一似呵,嫦娥下九重,清清冷冷在广寒宫。啊!广寒宫!

  出了浴室,她找出黛安芬内衣穿上,把黑色浪莎毛裤袜穿了,再将黑色羊皮长筒靴套上,又套件乳白色羊绒长毛衣。然后画了个淡妆,照照镜子,里面一个风姿绝代的美女在冲她微笑,雅娴满意极了,她披上件黑色的羊绒长大衣出了门。

  打车直奔百合咖啡厅,方梅已经在门口等她了。

  “啊呀!你咋才来? ”

  “不是还没到约定时间吗,急什么?”

  “可是人就住这家酒店,说赶紧谈,谈完人还有事呢?唉,你资料带全了吗?”

  “放心,下家我都找好了,是水文地质勘探院。诺,这是详尽的资料。”

  和方梅手拉手进入咖啡厅,捡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冬日的夜晚来得早,窗外已是五彩灯光交相辉映了。雅娴和方梅脱了外套,早有服务生拿上给挂到衣帽钩上了。

  “你好,方梅。见到你很高兴!你搭档呢?”

  雅娴听着男人的声音好生耳熟,不由把目光从窗外转回来。双目短兵相接,俩人都怔住。是他!阮海清!他咋回来了,他不是不回来了吗?几年了,大约5年没见他了吧,这个让雅娴又爱又恨的男人竟然又出现在雅娴面前了。

  “雅娴?是你?”听得出来,阮海清的声音里饱含着欣喜和兴奋,“晓枫呢?她还好吗?”

  “哎呀!敢情你俩认识,太好了太好了!雅娴,我们这单生意没跑了。稳拿呀!”方梅兴奋地直搓手,“雅娴,你俩啥关系?你咋从没跟我提过呢?"

  连珠炮地追问,雅娴不知从何说起。一旁的阮海清说话了:“方梅,我和雅娴是前夫前妻关系,是我对不住她,5年前抛弃她和女儿跟人跑了”。

  “啊?!” 方梅愣那了,她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关于单身带孩子这事她问过雅娴,可是雅娴只说孩子的爸爸死掉了。方梅怎么也想不到,面前这位风光无限实力雄厚的阮总会是雅娴的前夫。能说会道的方梅变哑了,她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好半天方才冒出一句:“哦哦,你俩谈谈,你俩谈谈,我出去接电话·····啊呀,这可咋办呀?”

  雅娴反倒平静了,她微微一笑,伸出右手,“您好,阮总!我叫韩雅娴,方梅助理,认识您很高兴! ”

  “雅娴,别这样行吗?”阮海清低声哀求着她,“听晓枫姑姑说你做这行,我一回家就打听到你和方梅搭档,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补偿你和女儿,你······”

  “谢谢阮总对我们的照顾。在商言商,你需要看的资料全在这,请您过目。看完后您若觉的必要,再谈下一步合作好吗?”

  “嗯行行,可是雅娴,我们分开5年了,说说你和女儿好吗?”

  “我们很好,没事的话,我先告辞了。”雅娴站起身,奋力地摆脱了阮海清挽留的手,抓起包披了大衣逃出咖啡厅,打车回家了。路上她没掉一滴泪,平静地有点不正常。她也在心里问自己这是为什么,洗澡时想到阮海清时的悲痛都去哪里了?

  感情的事就像是无处不在的空气,给予你呼吸的同时,也会给你带来窒息。对这位曾经的丈夫,雅娴此刻也弄不清该怎么办?能做到也无风雨也无晴吗?能做到对他无爱也无恨吗?只有老天爷知道了。

  想到初见在大学校园的那份懵懂,阮海清是个阳光帅气的男孩,雅娴一眼就喜欢上了,喜欢他深邃的双目,喜欢他棱角分明的面颊,喜欢他高高大大的身体,甚至喜欢他毛茸茸的胡须,以及从里面散发出来的淡淡的烟草味,喜欢他每天都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但是,这样的精品男人谁都喜欢,雅娴不知打败了多少竞争对手,才能一毕业就和阮海清进入了婚姻的殿堂。在一起的那几年,他俩是那样的幸福美满,形影不离。学校的同事都羡慕这对金童玉女,每每一见他俩就念:只羡鸳鸯不羡仙!后来又生了女儿,阮海清曾说,有家温馨如此,夫复何求?如果他不辞职去经商,他俩在学校一起教书,佩凤携鸾比翼齐飞那会是怎样的神仙日子啊!

  可是只有爱情是不够的,日子的交响曲需要柴米油盐酱醋茶,需要银子,为了银子,阮海清下海,也是为了银子,他才会经不住那女人的诱惑,抛开他和女儿跟人家跑了。经过这几年的摸爬滚打,雅娴也逐渐理解了阮海清,她自己不也为了银子辞职了吗?跟着方梅走南闯北的,见识了形形色色的男人女人,又有谁不在为生活奔波,为各种滋生的情愫所累!人啊,还是走到什么山就唱什么歌吧。

  刚到家,方梅就追来了。

  “说吧,你想下一步咋办?”

  “放心,谁跟钱有仇呀,我只当他是客户,都过去了,我心中的丈夫已经死了。”

  “真的?”

  “真的,钱和房子其实比老公更可靠,不是你说的嘛。再说了,咱俩走南闯北这些年,雅娴啥时让你失望过!”

  方梅满意的点点头,“等他电话?”雅娴点头,然后方梅就走了。

  4年前,雅娴和方梅结识于无锡的太湖边。那年春末,学校组织的一次旅游,雅娴生平第一次旅游,所以她玩得兴高采烈,太湖美美就美在太湖水,南方空气湿润清新宜人,再干燥的肌肤也会被滋养得水水嫩嫩。自古江南出美女,方梅就是这样的无锡美人,可她偏偏是做捐客生意的,拉纤牵线游走于各行各业,凭借一张能把死人都说活的嘴皮子,和一双察颜观色的慧眼把这行做得有声有色。她又偏偏和雅娴一见如故,没两句话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姊妹。就那次,雅娴没和同事一块回来,和方梅住了几天,在方梅的游说下辞职了。你们说,方梅够不够厉害?

  关于方梅的感情问题,雅娴只知道她是一位大老板的外室,其余一概不问,方梅也不提这些。你还别说,雅娴跟着方梅确实也赚了钱,所以别看亲如姊妹,可对方的感情问题俩人相互都不问,只以搭档工作为主要。偶尔方梅说也给雅娴找个靠山做情人,都被雅娴拒绝了。

  接到阮海清电话,雅娴约上方梅一块去了位于高新区的天青地产开发公司。
  “资料我已经看了,可以合作,预付60%的款额,打到谁的账户?”

  “我的吧,然后我在按比例给下家。剩余的呢什么时候给,验完桩就能给吧?”

  “当然。我都已经在这份合约签了字了。”

  “欧了!”方梅兴奋莫名,“放心阮总,不会让你失望的,再有活记得关照我们姐俩呀,拜托了!”

  “事情完了,我请你俩吃饭吧,聊聊别的,行吗?”阮海清用乞求的目光看着雅娴,“把晓枫带上,让我见见她好吗?”

  方梅也看着雅娴,等她回话,好半天没言语,方梅刚要替她回绝。“行,也叫上您爱人吧,阮总!大家认识一下!”

  “她,她去年一病离开了。”阮海清的情绪一下子沉重起来,“她帮了我,我却没能回报她,是我对不住她,也对不住你和女儿,雅娴·····”阮海清又可怜巴巴地转向方梅,方梅立刻明白了。她拉拉雅娴的手递个眼色,才说:“阮总放心,我保证雅娴不拒绝你。”

  离开后,方梅对雅娴命令道:“我不管你以前的感情纠葛,但这单生意我们必须办成,不管你有多少委屈,记住只要结果,不管过程!”要做掮客,这是必备的素质,雅娴明白,所以她必须抛开一切感情因素,为成功铺路。

  生意做成了,打桩的队伍已经进了工地,方梅和雅娴各得三万块,剩余二万要验完桩后再得。雅娴很满意,只是阮海清经常有事没事联系她,令她不胜厌烦。女儿呢,好似不怎么排挤她爸爸的关心,俩人走得越来越近了。这点让雅娴非常耽心,她怕从此会失去女儿,可是父女天性她又阻止不了,就像落花,不论你如何舍不得,那些美丽的花瓣依然纷纷扬扬的离开花枝,轻轻地飘落,飞到四面八方去了,连头也不回一下。唉!女大不由娘啊!还是活自己的吧!

  夜来了,和方梅不一样,雅娴是没有夜生活的。窗外的霓虹灯的喧嚣是不属于她的,她喜欢泡澡,喜欢一个人欣赏自己美丽的身体,自打离婚后,她从没找过男人,性欲来了,她选择自慰。不错,是自慰!她认为不需要男人她照样会活得很好!男人其实没有这所温暖的房子和口袋里的钱真实可靠,男人会移情别恋,男人会见异思迁,男人是长腿的,随时会跑,可自己赚钱的能力会跟自己一辈子,要多可靠就有多可靠!

  雅娴把自己裹进羽丝被里,手掌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细滑的肌肤,一丝一寸,不放过每一个角角落落,轻轻柔柔地,她双目紧闭,舌尖舔舐着小腿,像只发情的猫,咪咪呜呜地呻吟,身体就像是熟透的樱桃,红润,娇艳欲滴,散发着幽香······

  这就是一个 独身女人的故事。她们就像是漫山遍野怒放的红杜鹃,热情似火,美丽娇艳,虽寂寞开无主,但是她们身上发散出来的浓香也会弥漫在无垠的空气里,她们开得绚烂,开得自在,开出了属于自己的独有的风采!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wj0351 时间:2014-07-24 13:00:00
  很特别,也很可怜,更可悲。即使这只是个故事。
我要评论
作者:史赫 时间:2015-06-17 20:29:00
  花可以开出这样一种姿态,就算风雨,剑拔弩张!为生命喝彩!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