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庆征文·4】塞外古长城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5-09-12 17:11:07 点击:555 回复:2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关于秦时长城的诉说还被人们津津乐道,而这实物却在记忆中已经灰飞烟灭,被湮没在时间的海洋里,滚滚红尘、花花世界早已没有了他的座标。但是他还活着,默默的,孤独苍然的挺立着,驻守在塞外,一站就是千年,萃取日月之精华,凝练的有血有肉,镇守此处的武士的骨殖早就化为灰烬,而他仍旧在修炼着,接替了那些武士,独自留守。这败落的烽火台,残损的支离破碎的城墙片断挣扎着,抵御的不是外敌的入侵,而是悠悠岁月中大自然的侵蚀,时间才是最可怕的敌人,当然还有人类的健忘。
  
  大同的光辉有云冈石窟、北岳恒山、华严九龙打造着,对于古长城和火山群这类遗迹没有更大的卖点,也就没有商业价值,被忽略的很彻底。是啊,会有几个人对那些断壁残垣,黄土丘感兴趣呢,我也是突发奇想,想要探个究竟,去过了,看到了,也可了去心中的疑虑,没有预料到的却是看过之后经久不息的重新温习、回忆。
  
  记得那个早上天气很好,充足的阳光,散淡的白云,还有微风拂面。根本不知道他具体的方位,相隔的时间太久了,对于他,人类的进程可以视为是静止的了。我摸索着问询,搭上开往新荣区的10路市郊公车,终点站就是了。
  
  途径云冈,这之前的路况一直是良好的,周遭环境都有很大的改变,配合着这世人尽知的世界遗产的名分,还早,但是景区前面已是人流涌动。再往前,汽车开始颠簸,坐在后排的我也随着车行的节奏忽上忽下,东倒西歪,而其他的乘客显然早就习惯了这仗势,个个安之若素,车窗敞开,玻璃哗啦啦的战栗着,窗外的尘土不住的扑打进来。车子孤零零的蜿蜒穿梭在山路上,只是半个小时的车程,却已是从繁华都市掉入寂静山村,两重天地一样。这是北国的塞外,山上少树,有也是像装饰品,点缀那么几棵,缓解你眼睛的疲劳,给你个定位的支点。草有些深,不是南方那样油油的融化不开的墨绿,是有些土黄色调的绿意,山风掠过,齐唰唰招摇着,到也是别有一番意境,而这所谓风景只是相对于外来者而言的。
  
  一阵惊喜,我看到了,远远的望到了,他安静的顺着山坡绵延着,就像是脊背上一道竖起来的领子,在这夏日清晨阳光的直射下,闪耀一片棕褐色的光泽。心里开始有些波澜,有些雀跃的期待。
  
  下车就是新荣区,大同四个区,这是最大的一个也是最偏远荒凉最穷的一个区,一大片建筑傍山而建,向上前行,没有料到山风的猛烈,呼啸着划过面颊,身子不停的向后倾斜,身上的汗毛竖立,禁不住激起冷颤。喜欢这样的来势汹汹的桀骜不逊,耀武扬威的炫耀着。
  
  那长城在哪里?层层的住宅屏蔽住我得的视线,问询街边摆摊的妇人,她满脸的不解,“你们老远跑来就是看那几个黄土堆啊,顺着那条路上去就是”。莫非是孤寂的太久了,这个地方本来就少人来,而我这样专程拜访一座土丘的就更少了。想要慢慢的走,延宕见到他的时间,我还没有做好充足的迎接他的准备,尽管在这里他是主人我是客,他已然伫立千年,我却是经世未久,对于这位见惯世事风云变幻的长者,越是接近越是觉得自己的浅薄,何以交谈?我想沉默的最好的选择,是用心来倾听和感受。
  
  这么思量着,看到几个孩子在一座土堆下嬉戏,天真烂漫,喜欢小孩子的我有些羡慕他们的童真年代,但,那座土堆?那座土堆莫非就是了?就这样出现在我面前,让我猝不及防。但他又能怎样呢?是我自己预先设定了心理暗示,而他驻扎在此地,千年未曾移动,是我的冒失不是他的无礼。这是一座烽火台,历经风霜雨雪,看得出四周已是被风化、剥离了数层,裸露着肌理层层纤维,但还是坚硬似铁。高跃十米,宽约五米,底座是近乎于正方形的,四个侧面为梯形,向上收缩,直至形成一个平台用来燃起狼烟。背面一条小径不知是曾经的痕迹还是后来的加工,盘旋着通达上面,只容的下一手一脚,无可依凭,俯身紧紧贴在土壁上攀爬。
  
  上来了,风也更大了,吹得眼睛眯成一条线,把衣服和头发拉扯的老长,张开双臂,站在烽火台的边缘,迎着烈烈的风,像要羽化飞天飘飘欲仙,又有那种类似乘坐电梯时失重的快感。四周都是山,圆润的但是单调的灰色,缺乏植物的修饰,一直放眼过去,缠绵到天边。近处一段段撕裂的城墙曲折蜿蜒,顺着山势延伸出去;而在那最远处,天际那里,堆积翻腾着的云片,就像是万马奔腾踩踏出的烟尘,征战的大军浩浩荡荡的压迫过来。该点燃烽火了,可是一片静谧,甚至没有空谷鸟鸣,如果不是看到山脚下的人家,那些城墙片断下稀疏的劳作的农人,我就该怀疑这里是否有生命的迹象了。风声锐利,或如口哨鸣音细长凄厉,或如号角雄浑威严,也许还夹杂着战士浴血厮杀的喊叫声,有胡马飞渡的铁蹄声声。听,仔细的听,用心的听,不要言语,现代汉语的每个音节词语都无以应对这风声。
  
  放身躺在台子上,把矿泉水的瓶口对着风,呜…呜……呜……………变换方位,音调随之变换,但无论怎么听,都像是一支悲歌,悲怆、凄凉、压抑,又义无反顾。天上的云也被这风吹散了,如烟一样四处飘荡,真想就这样沉沉的睡去,睡去…………
  
  
  再次看到这段长城是在两年后,一张电话卡封面印刷的雪后的长城恰恰就是我去过的那一段,不同的是这次的他披挂上银白的战袍,依旧是那样的平和沉静的,有些落寞,但还是一样的英武雄壮,继续着又一个千年,独守着属于他的世界。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5-09-12 21:06:00
  老规矩,自己的帖子自己顶,没有人捧场自己的独角戏
  呵呵^_^
作者:凤衣胜雪 时间:2005-09-12 21:11:00
  不错啊,我很喜欢
作者:头捣蒜 时间:2005-09-12 22:12:00
  楼主写的很好,仿佛又看到了那段苍凉残破的土墙,绵亘塞外数百里,和凛冽的寒风、豪爽的汉子一样,是塞北的魂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5-09-12 23:27:00
  说过几次还要再去看看,每次回家匆匆的一闪而过
  想在大雪封山的日子去,可是又担心路况的不好
  就是这样顾虑重重的
  失去义无反顾的勇气
作者:gl6620300 时间:2005-09-13 00:32:00
  小时候,在姥姥家暑假的时候,总会去爬山,和人家放牛,又总是经过长城,那时候是一种敬畏,而现在每次回家,不管多冷,都要骑摩托去长城脚下,坐在烽火台上,看广袤无边的大同盆地,心情是苍凉而宽广的!
作者:werewolf浪人 时间:2005-09-13 01:12:00
  的确写的不错
  什么时候有空我也一定要去
  可惜最近几年怕是没有希望了......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5-09-13 10:11:00
  我还想的今年一定要纠集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去
  到时候大家回去尽量联系去看看吧
作者:chaici 时间:2005-09-13 16:47:00
  哎,作为大同人,还没去看过大同长城呢,真可惜啊.
作者:角落里的猫1 时间:2005-09-14 09:29:00
  塞外风情,别有一番风情,别有一番感受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5-09-17 00:42:00
  其实还有火山群不错值得一去,从东关坐去大同县的车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5-09-18 11:00:00
  不知道这个评奖什么时候出来啊呵呵:)
作者:我残忍 时间:2005-09-18 21:16:00
  一瓢
作者:我残忍 时间:2005-09-18 21:27:00
  趁斑斑不在,偷偷灌水,嘿嘿!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5-09-22 12:24:00
  看到我残忍这个老弟跟贴
作者:fox小小 时间:2005-10-01 14:52:00
  我不知道古长城荒不荒,凉不凉,寂寞不寂寞.
  只知道,古长城外的蒙古,有个朋友,住在村里,看窗外群山环抱,喝大同源出的河水,自负到以为自己可以教好自己,毅然走出学校,各处打拼,但坚持写了十六年的诗.总觉得这是个奇迹.
  
  他的字字句句,比我这个大学生强过太多,呵呵,上学有什么用.枉我为人师.也对教育有些质疑.
作者:gl6620300 时间:2005-10-02 03:19:00
  质疑的有道理啊,个人认为现在的教育只是一种交朋友社交的场所,不能因才施教!
作者:fox小小 时间:2005-10-02 08:13:00
  关于教育的内情不敢透露,否则没人送娃娃上学,我们吃什么?
作者:fox小小 时间:2005-10-02 08:15:00
  关于教育的内情不敢透露,否则没人送娃娃上学,我们吃什么?
作者:沈墨 时间:2005-10-04 02:23:00
  恩,一直就想去大同看看,楼主写得挺好看
  长城,还是那些没有经过后世雕琢的部分更值得看。
  
  看到小小说的朋友,想不到现在这种物质社会还有这样纯真的人,真好。
  
墨,寞,莫,末,没,默……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5-10-05 23:21:00
  楼上的怎么在广州版也可以看到你,想去大同今年冬天就可以啊,我可以给你做导游
作者:沈墨 时间:2005-10-07 19:44:00
  寒,我没去过广州版……
  
墨,寞,莫,末,没,默……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5-10-19 11:45:00
  墨兄很久不见你啊什么时候来广州逛逛啊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5-11-29 01:30:00
  决定厚颜一把,把自己的帖子顶到最前面,反正闲着也是闲着^_^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