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个妓女,不是圣女

楼主:大同男人 时间:2005-10-25 16:39:22 点击:1463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只是个妓女,不是圣女
        
                       文/大同男人
  
  (一)
  
  我曾经是一个妓女。虽然,我不愿再提起。
  
  我叫小彩,我的家在一个四面都是山的村庄里。一年四季,除了黄土与风沙,光秃秃的山沟里,很难看到别的色彩。
  
  可我知道,山的外面,有更多彩的世界。有白雪飘飘的大兴安岭,有奔腾浩荡的黄河长江,有椰树摇曳、鲜花盛开的美丽的天涯海角。
  
    大兴安岭,雪花还在飘舞,
    长江两岸,柳树开始发芽,
    海南岛上,鲜花已经盛开。
    我们的祖国多么广大!
  
  我只上过小学三年级,勉强能写得下自己的名字。对于外面世界的了解,我仅靠自己的想像与小学课本里的文章与彩图。
  
  父亲在外地的煤矿上打工。我十岁的时候,和父亲一起打工的乡亲回来告诉母亲,父亲死了,死在几千里远的矿井下,连尸体都没有找到。
  
  母亲搂着我和弟弟哭了一夜。第二天,我就辍学了。虽然我对上学那样渴求,可更多的时候,拔完猪草以后,我只能坐在山梁上,听着风中传来学校里孩子们稚嫩的读书声:
  
  冰雪融化,种子发芽,果树开花。
  我们来到小河边,来到田野里,来到山冈上。我们找到了春天。
  
  过了一年,母亲带着我和弟弟,嫁到了继父家里。
  
  继父总是在喝酒,喝醉了就打骂母亲!
  
  一天夜里,我被继父和母亲的撕打声惊醒了。继父骑在母亲身上,一手狠狠的掐着母亲的脖子,一手用烟头烫母亲的乳房。我躲在被窝里,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发泄后的继父满足地熟睡了。母亲搂着我,泪水无声的流淌到我的脸上。
  
  等我醒来的时候,母亲已经不见了。村里的老人都说:“造孽啊!她是跑了,却留下了这两个可怜的孩子。”
  
  都说深山出俊鸟,那一年,我十六了,破旧的衣衫遮不住挺拔的乳房与窈窕的身材。
  
  继父的眼睛开始有意无意地停留在我饱满的胸脯上,野兽一样的目光,让我非常害怕。每晚睡觉的时候,我都不敢脱掉衣服。
  
  噩梦还是来临了,喝得醉熏熏的继父像一座山一样压在我的身上,一阵尖锐的痛楚后,我失去了知觉。
  
  我想死,可抛弃不下可爱的弟弟。他马上就要上学了,我要让他上学,让他能看到外面更精彩的世界。
  
  我和同乡的姐妹们一起,来到城里打工,可我不会做什么。最终,我成了一名小保姆。
  
  我的男主人好像是个当官的,一到逢年过节,家里送礼的人络绎不绝。对了,他还有一支手枪。不过,他对我很好,经常把一些好吃的与女主人替下来的旧衣服给我。
  
  我很满足,这样的条件,比我穷山沟里的家,好了上百倍。除了包吃包住,每月还可以拿到三百块钱工资。
  
  女主人出差有十多天了。夜里,男主人悄悄地溜到我的房间里,重重的压在我的身上。一向道貌岸然的男主人,黑暗中的面孔却是那样狰狞。我拼命的挣扎,他一拳打在我的头上,我又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恨透了男主人,我想去告发他。可我知道,在这个城市里,没人会帮助孤单无依的我,我不止告不倒他,而且还很可能莫名其妙的失踪。
  
  我离开了男主人家,当我要流落街头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同乡的姐妹。几年不见,她花枝招展,打扮的比城里人还要漂亮。我要躲开她的时候,她认出了我。听完我的遭遇,她点着我的额头说:“傻瓜,你这么漂亮,就是没念过书,还用得着去做保姆吗?再说,男人和女人,你看淡了,就这么回事啊。你看我,比你强多了吧?”
  
  她带着我,走进了这城市里最大的一家歌城。
  
  我涂了厚厚的唇彩,穿着和其他小姐一样暴露的衣服。这晚,是我第一次出台。来了已经很长时间,也见惯了小姐与客人之间的风月云雨。尽管我有准备,可心里还是忐忑不安。今晚,我会把肉体出卖给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呢?
  
  “58号……”领班的小姐推开休息室的门喊道。同乡的姐妹捅了我腰一下,“喊你呢!”我楞了一下,在这里,小姐是没有名字的,我几乎忘了我就是58号。
  
  看到客人的时候,我很惊讶,他和我们的老板坐在一起。他很年轻,洁白的衬衣映着他英俊帅气的脸庞,看来只有二十出头吧。他笑眯眯的看着我,眼睛仿佛会说话一样,我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
  
  我拘谨的站在他和老板面前。领班毕恭毕敬的向他介绍:“你经常来,她可是我们这儿最漂亮的小姐了,还是新来的。”
  
  他又笑了,欠起身,拉住我的手,说:“来,别站着,挨着我坐吧。”
  
  老板也笑眯眯的看着我和他,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弟,这真的是我们这儿最漂亮的小姐。你今晚可悠着点,别累坏了。”
  
  我低下头,迷离的灯光下,是看不清脸色的,可我觉得脸发烧。他笑着捶了老板一拳,“你小子竟胡扯,我是不懂得怜香惜玉的人吗?”
  
  闻着他衬衫上淡淡的香味,我把脸贴在了他温暖的背上,我不知道他要带我到那里去。可我愿意跟着这样年轻的男人,那怕他只是一个嫖客。我知道,做为一个妓女,对于嫖客,我没有选择的权利。可我还年轻,我不希望第一次就遇到一个年纪可以做我爷爷的客人。
  
  这应该是一个单身男人的家吧,没有什么家具,床上的被子也没有叠起,啤酒瓶、书和报纸散乱的扔满了地板。看到我注意这些,他不好意思的笑了说:“我一个人住,喝完了酒就看书,睡着了书就扔在地上。等那天想起来的时候,就随便抓起一本继续看。被子嘛,咱们一会就要睡了,所以就不用叠了。”说完,他转过身来,搂住我的腰,笑嘻嘻的看着我。
  
  我的脸又红了,他抱起我,把我放到床上。我用被子遮住脸,不敢再看他。他钻进被窝,双手摸索着,一件件褪去了我的衣服。
  
  他抚摸着我丰满的乳房,吮吸着,我战栗着,下面很湿润,散发着淫靡的气息。我咬住嘴唇,夹紧了双腿,不让自己呻吟出来。
  
     ……………………………………………………
  
  已经做了四次,下面有些疼。全身却像散了架一样,疲惫而愉悦。他的手霸道的放在我的乳房上,沉沉的睡着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大同男人 时间:2005-10-25 16:40:00
  东方泛出了鱼肚白,睁着双眼,看着身边的男人,我依然无法入睡。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射入房间的时候,他睡醒了。他看看我,又看看表,皱了皱眉头,说:“不早了,我得送你回去了。”
  
  他很快穿好衣服,拿出三百块钱,拉着我的手,把钱按在我的手心里。
  
  心酸、屈辱,我几乎落下泪来,我把钱递回他手里,哽咽着,很艰难的告诉他:“你留着吧,买条烟抽。”
  
  他愣了,很诧异的看着我。沉默了几分钟,他转过身,淡淡的说:“先穿衣服吧,我在大门外等你,小区里认识我的人多。”
  
  清晨的风很冷,沿着马路,一前一后,我和他走了很远,他在前边停了下来。
  
  他把手伸进我的裤兜里,我知道他手里攥着的,一定是钱。他抽出手,拍拍我的肩,说:“你收下吧,自己出去买件衣服,别再推让了。街上人多,让别人看到,我也挺不好意思。”我点点头,没有再拒绝。他好像又想起什么似的:“我就不送你回去了,你也别走着回,路挺远的,再给十块零钱,打个车回吧。”
  
  回到歌城,我一头栽在床上,直到夕阳西下的时候才醒过来。
  
  洗完澡,当我披散着湿漉漉的头发休息的时候,同乡的姐妹笑嘻嘻的走进来问我:“告诉姐姐,昨晚那个男人怎么样,做了几次?”我告诉她,我心里很不好受,不想收那个男人的钱。她脸上满是不屑的骂我:“傻/逼,你是个小姐,你出一次台,要给老板交一百块钱的。你不收钱,老板供着你在这儿白吃折喝啊?”
  
  是啊,收下钱的那一刻,我已经是个最卑微的小姐了,没人把我当成圣女。而且,我真的需要钱呀!
  
  夜幕又降临了,歌城门前霓虹闪烁,我融入迷离的灯光之中。
  
  过了一段日子,我想我该回去看看弟弟了。我在城里买了许多好吃的东西与玩具衣服,提了一大包,坐着车在一边就是深沟的黄土路上颠跛了几个小时后,回到了山沟里。
  
  弟弟一边贪婪的吃着,一边兴奋的在提包里翻来翻去,我抱住弟弟,心酸的泪水无声的流了下来。弟弟问我怎么了?我告诉弟弟:“姐姐高兴,姐姐可以让你上学了。”
  
  我没有想到,从山沟里一回来,就遇上了他。
  
  那天中午,他好像喝了很多酒,可他还是认出了我。他笑眯眯的说:“小彩,跟我走吧。”我犹豫了一下,不过又想,对我来说,来这儿消费的都是客人。何况,我并不讨厌他。
  
  还是那间扔满书报和啤酒瓶的房间,还是那张没有叠起被子的床。我甚至能闻到,被子上还散发着我那晚的气息。只是,这种气息,连我自己也觉得陌生。
  
  他穿上衣服,抽出二百块钱,按在我手里。说:“这次就给你这么多吧。”
  
  我没有拒绝,穿上衣服后,我问他:“能再给我一百吗?”
  
  他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过,他还是抽出一张,递在我的手里。
  
  他坐在床上,点了一支烟。淡淡的说,你自己走吧,我不送你了,你帮我把门关好。
  
  关上门的一刹那,我忽然有些懊悔。
  
  就这样,我变成了一个圆滑的小姐。客人们总是喜欢新面孔,一个地方呆的时间久了,我就漂泊到另一个地方。
  
  这样的生活,过了两年,我已经厌倦漂泊,我用积蓄买了辆客车,路程是从山沟到城里,我也有了更多的时间来照顾弟弟。
  
  在商店买东西的时候,隔着玻璃窗,我又看见了他,走在街上,依然那样年轻、帅气、英俊。
  
  我很紧张的叫他的名字,他走了过来,皱了皱眉,很冷漠的问我:“有事吗?”
  
  我的心仿佛落到尘埃里去了,我怯懦的告诉他,我已经不是一个小姐了,我还没有结婚。
  
  他又笑了,用那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睛打量着我。告诉我,他要结婚了。
  
  又过了一年,我卖了车,带着弟弟,嫁到了外地,新郎憨厚、朴实,重要的是,他不知道我曾经是一个妓女。
  
  (待续) 
  
  
作者:gl6620300 时间:2005-10-25 23:43:00
  等。。。,先红了再说!
作者:沈墨 时间:2005-10-26 16:44:00
  静待下文
  如果没有多收那一百块钱,一切就变得不一样了么?
  
墨,寞,莫,末,没,默……
作者:爱情小傻瓜 时间:2005-10-28 10:05:00
  快写啊
作者:郁闷的紧 时间:2005-10-29 15:08:00
  羡慕啊!
  
作者:犹大 时间:2005-11-03 15:57:00
  虎躯一振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