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人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5-12-09 17:29:39 点击:278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小时候,时常有异乡人到我们那里,以自己的一技之长换的些散碎的“银两”。
  
  现在猴子也成了保护动物,都市重难觅踪影,但我小时候,却时常可以看到耍猴人。给主人一些钱,他就牵引拴着猴子的绳子,扣头作揖翻跟斗学老头走路,观者看着高兴,耍猴人也会多得些,把那绳子晃得更欢,瘦的皮包骨头的脏兮兮的猴子“抢打精神”表演,它们盯着主人的表情,生怕鞭子落在身上,卖力些还能得到主人的奖赏——一粒花生米。
  
  有爆米花的师傅,背着一个大大的袋子,装着一应齐全的工具隔三差五来一趟。看到他们,街上的小孩子们就跑回家,端出一碗大米(可以爆出一大脸盆),也有的是玉米、大豆之类,一小包糖精(现在很少见此物了,那时候白糖是精贵的),还有几块碳用作燃火,交上五毛一元的零钞,十分钟之后可以吃到热乎乎的米花了。
  
  师傅将大米之类的放进一个尺把长的铁罐,架在火堆上,开始摇动,铁罐上有气压表,用以衡量时间和火候,孩子们伺候在旁边,充满期待的喜悦,师傅提起铁罐对着一条硕长的袋子,孩子们不约而同遮住耳朵,“砰”的一声,袋子里满是刚出炉的米花了。这样,满街的还在在随后几天里,口袋装着的都是爆米花了。
  
  刘欢那首“磨刀老头”的歌曲风靡大江南北之际,我们这里也来了不少这样的匠人,基本都是上了些年纪的。一条扁担,一头是水磨石,另一头是布包褡裢,“磨剪子咯,炝菜刀……”拖的悠长的混杂着南腔北调的尾音,听着这吆喝,家里的婆姨们拿出已经迟钝的刀剪,霍霍霍,几分钟后,锈迹斑斑的刀剪重新变得锃明锋利。
  
  还有一种类似这个行当的是“修钢筋锅,修铝锅”的匠人,这些倒很多都是年纪轻轻,长相清秀的南方小伙子。家里的器皿破了,用一块锡箔补上,还能接着用。
  
  还有一种南方不会见到的行当,抽烟囱的。在矿山,很多矿工从农村招工而来,住着的是自己搭建起来的平房,有火炕,有灶火,烧碳取暖做饭。炕下面是弯曲的过烟火的通道,再顺着隐蔽在墙里的过道从房顶出来。时间久了,煤尘就会淤积,通风不灵便,没有风的日子,一生火,烟就会反流到家里,弄得乌烟瘴气。所以就要时时通畅这管道,有人用专门的抽风机来疏通一下,再生火就不会有烟尘反流了。
  
  还有打把式卖艺的,算命的……各式各样的异乡人,在上个世纪80、90年代他们走街串巷,游走在我们这矿山的每个角落,或是生活所迫养家糊口,或是赚些钱财充实腰包,他们是较早走出来的一批人。不像我的家乡人,固守那老天赐予的地下资源,衣食无忧,很少想到要出去闯荡,说的好听些故土难离,说的不好是故步自封。
  
  而今我也成了异乡人,行走在外久了,对家的思念也磕磕绊绊,更愿意在外面自由自在,家已是过去的一个符号,存放温暖记忆的地方,父母所在的地方。有时候也会想,是我在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吗?如果是这样,我就根本没有家,因为我在不停的变动;如果不是这样,我的家又在哪里,哪里是我的定点的归宿,安放我的躯体,安顿我的心灵?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gl6620300 时间:2005-12-09 21:20:00
  交上五毛一元的零钞,十分钟之后可以吃到热乎乎的米花了。
  有这么贵吗?我记得是玉米一毛,大米二毛
  童年永不再来。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5-12-10 13:07:00
  没那么便宜的老兄,我记得是五毛的时候多一些
作者:快乐成正比 时间:2005-12-10 16:07:00
  是不是每个人都是在外面呆久了,就不想回去了啊,不觉得这样对父母很残忍吗?为了养育我们成人的父母,不应该舍弃点什么吗?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5-12-10 22:10:00
  残忍?为何会用到这个词语呢?人就是一种矛盾的动物,是个人的发展然后才可以保障父母的晚年安详,还是回去郁郁不得志,是个人的幸福还是亲人的福祗更重要?其实可以调和的,不必用残忍这样触目惊心的词语的
作者:沈墨 时间:2005-12-11 20:26:00
  自己也成了异乡人以后,才觉得能回家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墨,寞,莫,末,没,默……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5-12-12 13:24:00
  想到家,想到父母,想到儿时,原来那些是如此深刻真切的融化在我的血液中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