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馆征文》《绑架》续之——出走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6-03-31 13:52:05 点击:532 回复:3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是穆单于,喜欢抽烟,不管是高兴,还是忧郁,总有烟伴着我,只要手里握着它,我心里就会感到很踏实,很充实,很安静。我对烟的品牌很挑剔,也许说是惯性更好。以前我还没有和露露结婚的时候,经常系四块钱的那种10mg的中南海烟。喜欢它的细长,通体白色,拿在手里显得很是优雅,我有些迷恋自己持着厌倦忧郁的样子,很拉风,很男人。
  
  我一直认为男人兜里一定要装些钱的。很遗憾,家里的财政大权全权由露露掌管,我明白她的好意,怕我乱花,可是她有一点不明白:男人都是爱面子,都是虚荣心极强的。当为了一包烟而苦恼的时候,他就会心生不满,会采取极端的方式满足自己小小的欲望。
  
  我知道这次是我做错了,我不该绑架露露,不该让大家失望,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只要给我烟,但是……当事情水落石出的时候,我嘶哑着昂起头仰天长叹,我想换换口味了。结婚之后有七年之痒,掐指算来,我和露露结婚到今年正好七年了,这七年一直和她互称夫妻一样,有些倦了,有些溺了,有些受够了,有些想逃了。婚姻也需要透气,就像这七年我一直抽着的中南海,现在——我大声的呼喊:“我只不过想要一点钱,然后去换抽双喜,这个有什么错?我错了吗?错了吗……”声音足以让整个城市的人听到。在夜的大同愚人馆里,声音回荡久长。
  
  我决定离家出走,趁着夜色掩护,西门外大同公园出发,途经红旗广场,再过鼓楼、大南门、文瀛湖。天色逐渐亮堂,我走得累了,视线也开始模糊。在清晨忽明忽暗晨曦的映照下,远远的驶来一辆乳白色的奥迪,阒寄无人的街道上它疾驰而来,迎面而来,容不得我反应躲闪。我像是一团破败的柳絮飘在空中,眼角的余光看到那天的阳光有些惨烈,为何是血红色的,为何那般迷离?当身体和地面接触的刹那,当残留的目光凝固之前,四个黑色的身影静悄悄的走近,我似乎闻到中南海的味道……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还有嘛名让我叫 时间:2006-03-31 14:23:00
  沙发,楼主是不快去雁北师院,不现叫大同大学了.哪可听说不安全,楼主小心点,学生们上网搞对象没钱了可听说专找楼主这样的下手.呵呵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6-03-31 14:41:00
  
  我是谁?我在哪儿?
  
  阳光很刺眼,声音很嘈杂,微微睁开眼睛,周围车水马龙,发现自己躺在一座天桥的路面上,全身缠满了绷带,一片黄,一片红,面前一个笸箩里散落着一些零钞,有一毛两毛五毛的纸钞,也有硬币,靠着栏杆用手托着我的是一个陌生人,棱角分明的面孔,细长的眼睛,嘴角挂着一丝戏谑和玩世不恭,身上衣服是破烂的,但他似乎并不在意这些。偶尔还会有路人投掷一些钱币在面前的笸箩,但更多的是不屑和熟视无睹。
  
  我是谁?我根本忘记了曾经的一切,只记得飘向空中像鸟儿一样轻盈,只记得中南海的余味。
  
  扭转身躯,以疑惑的眼神向拖着我的那个年轻人询问。“这是广州天河石牌村的天桥上,你是谁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我是谁,我是一个乞丐,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叫我‘单于的追随者’。我在火车站拣到了你,看你一个病号够可怜,不如和我一起讨一口饭吃吧”。
  
  他是乞丐?那我呢?我岂不也是乞丐?究竟发生了什么?
  
  也行现在关键的问题不是知道我是谁?而是安身立命。作为追随者的道具来博取路人的同情并没有什么,这或许也是我活下来唯一的指望,一个不能动弹的人,如何生存?这是当下唯一可行的办法,我们其实都不过是别人的玩偶吧。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6-03-31 15:11:00
  正是南国二月,明晃晃的大太阳打在身上,痒痒的很舒服。
  
  每天我们两个都会到那固定的地点,一呆就是一整天。战果还是挺丰盛的,有几十圆进帐。我对于中南海香烟的痴迷一直没有更改,在我可以自己行动的时候甚至通过嗅觉找到买那种10mg香烟的店子。单于的追随者对我很是宽容,每天还给我买一包来吸。对此,我很感激,为了彼此称呼的方便,因为我爱抽中南海,他就叫我“小海”,他又总爱把“强”当作口头禅,说什么人什么东西厉害,他就说“强”,越是我就叫他“小强”。很奇怪,他的口音我听的很熟悉,也爱说“岗怎么样怎么样”之类的话,似乎在哪里听过这样的腔调,但明明,我们又是陌生人,我只是他因为一时好心收留的一个行乞“道具”。
  
  我渐渐康复,但两个健康人是没法赢得别人的同情心的,于是就假装残迹,假装可怜,将袖管掏空,蜷缩起来自己的臂膀,把头深深埋下,瞳孔中流泻出凄惨和无辜。两人分工也分摊工作,但间隔不远,最不待见的就是城管,眼见情形不妙,赶紧跑,跑的据说比刘翔还快些,我们是比较有职业素养的。
  
  
  
  
作者:烧煤的 时间:2006-03-31 17:51:00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6-04-01 13:38:00
  白天石牌村口的天桥上赚些散碎的银子。这里的人流量相当大,很多类似我们这样行乞之徒,真真假假。那天一个衣冠楚楚的男子,还带着一副无框眼镜,跪在桥上,面前一个蓬头垢面的小女孩牵着他的衣角,地上写一些“初来广州父女两人被骗”等等的文字,可我怎么看他们怎么不像是父女;还有一位独臂老人半尺长花白胡须飘荡前胸,一有路人经过,就用残存的那只健全的手臂坐招呼状,眼神浑浊但很执着,盯的人不忍多看……这样的人太多了。
  
  这天桥就是一个小社会,生活着社会底层的各色人等。还有买小狗小兔小乌龟的,有买手工制品小玩意的,有派发办理假证名片的,有算命的和尚道士,有摆棋设局破解的……大家活着都不容易。
  
  晚上我和小强随便找个桥墩下,或者银行门口将就,我们两不像那些完全以乞讨为生的人群,是不是的会换一身干净些的衣服找个旅馆清洗一番。
  我很想知道自己是谁,但又不知该去问谁,暂且这样过吧。
  就这样转眼一个月过去了。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6-04-01 13:56:00
  发现一个现象,从我刚到这座陌生的城市,开始在桥上假扮残疾人士乞讨之时,每天傍晚六点十分,总会有一个身影很鬼魅的出现在面前。她很大度的将五十元钱搁在我们的笸箩中,初次收受我大吃一惊,这简直就有悖常理,除了发傻我还是发傻。她1.6米左右,带着眼镜,爱笑,笑的意味深长,笑得我心里发毛。
  
  整整一个月她总在固定的时间施舍固定的钱币,不说话,只是一笑而过,含糊的看一眼单于的追随者,然后悄悄离开。
  一个月头上,她终于开口说话了,她问我“你这样行乞不是一回事,我家里缺一个园丁,你和我走吧”。
  静静的看了她一分钟,从她的眼神里我看不到有何恶意,再说我本来就是孑然一身无牵无挂,去哪里其实都是一样的。只是有些舍不得小强,他一个人会怎么过?但我还是决定跟眼前这个陌生的女人走。
  “现在就走吧,不要耽搁”神秘女人很是干脆。
  小强还是那种嘴角略微带些戏谑和无所谓冲我一乐。
  
作者:角落里的猫1 时间:2006-04-01 14:13:00
  搬小板凳接着看........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6-04-01 14:31:00
  “你叫我角落里的猫1吧”,女人变戏法一样拿出一个提包递给我,“这里面是一些衣服,还有一条中南海,知道你爱抽,看你每天在桥上就抽这个,不过个人觉得你抽红双喜更好些,当然这只是建议。”“明早我们出发到另一个城市,我先给你找个地方你洗洗休息一下”。对于这神秘的猫,对于这怪异的事情,我不想多说什么,我就像是一个空白人,只是感觉她和单于的追随者一样都是怪怪的,似曾相识。
  
  晚上,换上猫给我的衣服,对着镜子照照,很久没有照过镜子了,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镜子中那个清瘦、忧郁的就是我吗?除了额角的一块伤疤,还满是干净舒爽。
  想去石牌桥看看小强——单于的追随者,华灯初上,桥上依旧人来人往,但不见他的踪迹,他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前面的一个月像是一个梦一样。
  
  飞机飞行在三万英尺高空,身边的猫女士神秘兮兮,看不透她,我值得她去花心思拐骗吗?快把我拐骗了吧,正发愁吃喝问题怎么解决。我有一个致命的弱点被她掌握——她有中南海香烟啊。
  
  落机,一股温暖潮湿的海水的味道扑面而来,这是厦门。
  猫的别墅临海而建,这个地方叫做白城。后面是厦门大学的北校场,前行一段是黄厝,那里就是著名的大小金门岛。
  
  门口一左一右挺立两名壮汉,猫招呼着我,给我介绍,左手那个脑袋光光,脸蛋红红,十分精壮的是“和尚也难做”简称和尚;右边一位面孔黑黑,一脸严肃,操在胸前的两只手也是黑深深吓人的是“黑手娃娃”。他们是这座庄园的护法天尊。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6-04-01 14:58:00
  说是让我做园丁,那块院子也实在大的吓人,足有半个足球场大,我还有一个同伴,他自称“文武通备”,就是说他既能舞文弄墨,又能冲锋陷阵,看着瘦弱不堪,谁知道他究竟有怎样的能耐,不过他除草的效率倒是很高,我拜他为师也没错。
  
  厦门的日头真是毒辣,不过三月份,就酷热难当。大大的太阳下流淌着我大滴大滴的汗珠。不过这总比做乞丐好的多,不用受人白眼,不用被城管追的鸡飞狗跳。时不时的还会有放假,我、和尚、黑手娃娃、文武通备相跟着去白鹭洲听音乐喷泉,或者去鼓浪屿日光岩看风景,虽然说万石植物园门票也不贵,但我们更喜欢从后山爬上去,逃票的快感来得更强烈些。
  
  他们几个代我还真不赖,有好玩好吃的都会让着我,可能看我连记忆也丢了怪可怜吧。据说猫还不是这座别墅的主人,她只是大管家。别人的私事我不是很感兴趣,我只会在一个人的时候站在海边吹吹风。
  
  厦门大学有一块不错的人工草场,我们四个小伙子有空就去踢球,我还不知道自己有这方面的天赋,一上场就像加了油,足球技艺相当娴熟,可以和职业球员媲美。一个带着墨镜的家伙发现了我,和我套近乎,看我没有兴趣,他就直接到庄园找猫1,说要介绍我做职业球员,他还给了我一张名片“东方老败”——啥名字吗,起这样的名字组织球队能赢球吗?
  
  猫1竟然同意了,当然,她可以拿到一笔数额不菲的“转会费”自然乐意将我出卖。我抱着和尚、黑手、文武真难舍,他们还一人给了我一个大仙人掌,说想他们的话就用手使劲拍拍,他们会感应到我想他们的,这个主意其实不错。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6-04-01 17:41:00
  开始新的旅程,这次乘船,厦门港一路颠簸,我有些晕船,上吐下泻,无暇顾及风景的优劣,东方老败看来是久经考验,站在甲板纹丝不动,还乐呵呵的叼着烟斗和小妹妹们调侃。
  
  船开始泊入码头,两幢高耸入云的建筑,老败告诉我,一座尖尖的是东方明珠电视塔,一座像是钢笔形状的叫做金贸大厦,原来这里就是上海滩。
  
  下榻的地方叫五角场,进了宾馆的房间,才知道其实老败只是一个球探,他的老板神龙见首不见尾,人称“龙父”,好气派的名字。他们开了一个赌球公司,从全国各地招集一些天资不错的球员打黑赛,从中赚取利润,我是后来才从同屋那个哥们口中知道这一切的,那个哥们叫“欧阳虎啸”。虎啸兄弟身材魁梧,嗓门巨大,打起呼噜来也是当仁不让,震的地动山摇,还好我的忍耐力超强,没有被他震坏了耳膜。
  
  隔壁一位兄弟心直口快,经常到我们房间串门,总是乐呵呵,看他麻杆样的身材居然踢的是前锋,可能是因为他的步法飘忽如游蛇一样灵动的缘故吧。他给自己起了一个洋名“marshal郭”。我们三个,虎啸是后卫,我是中场,marshal是前锋,号称黄金中轴线,所向披靡。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6-04-01 17:50:00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像我这种无依无靠,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人,能给一碗饭吃就感激不尽了,哪里会多想别的。人家让我们赢我就玩命的踢到腿抽筋,人家想要我们输,那就小心翼翼的作假,反正足球圈里不要想着能落得干净。
  
  我见过龙父一面,那次我们赢的很干脆,龙父一高兴,就从看台专门下来和我们几个握手,细长瘦削的身材,皮肤有些松弛,不像是那种志得意满之徒。他身边有一位妖冶的女子,眼神那么清澈,我不敢直视,那眼神有一种勾魂夺魄的魅力,清纯又有些野性,虎啸兄入道比我早,他说那个女子叫“沈墨”,常年在泰国做生意,此次专程飞过来上海度假,她也是我们这支球队的股东之一。
  当沈墨和我握手之时,我没有抬头,感觉到温暖的呼吸穿进我的后背,有些激动了。
  
  其实有些球迷也是让我很难忘的,比如说每次坐在看台左手边身穿“B-3-1加利群”怪异服装的那个年轻女子,抽着烟,她每次都是第一个到场,最后一个离场。眯着眼斜斜的静静的观战,但是一旦我们进球,她马上丢下烟头跳的老高。而一旦对方进球,她会把整包的烟投掷到对方门将区域,很是剽悍。
  
  当然踢球免不了受伤,那次对方下狠手,从背后给我来了一个飞铲,我的脚腕骨折,幸亏龙父出面联系上海最好的医院,找到回春圣手“一方善水”,善水女士心怀慈悲,技艺超群,果然不愧为圣手称号,手术过后,一个礼拜的修养我便完好如初。我之后送了一副牌匾给善水“一方妙手巧回春,排忧解难唯善水”以表谢意。
  
  我现在赞了一些钱,包括和单于的追随者广州讨来的,包括在猫1庄园做园丁的来的,还有当黑市球员的不菲收入。我不知道该用这些钱做什么,我想要的狠简单,就是一个住处一碗饭,加入有谁让我知道我是谁,来自何出的话,我宁愿把所有的钱都给他,但是这样的人还没有出现。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6-04-01 17:52:00
  心情不是很好的时候,我会写一点东西,并试着将它投到杂志社,没有料到居然会有一位笔名“舒心一笑”的编辑和我联系,向我约稿,我不知道我写了什么,不过是自己的一些经历和感悟。正巧这个时候上面查的紧,球队遣散,队员们各奔东西。舒心一笑得知后问我愿不愿意做记者,没有什么是我不愿意的,南京路的麦当劳里会见了舒心。
  
  她卷曲的头发,披着一件玫瑰红的围巾,文雅自得。“你知道自己的文字很有灵气吗,是一块好材料,就是需要雕琢一番。”
  “是吗?我是是个粗人,弄着玩的,你别当真。”
  “这样吧,下周你去昆明出差吧,采访一单事情。你到了那里联系一下这个人,他会告诉你具体事宜的”,舒心用手指无意的摆弄了一下垂下的发梢,“很高兴认识你,这是你的火车票”她说。“哦,我也没有不高兴。”我咧嘴笑了一笑。
  
  上海到昆明——火车票,我没有算过,这究竟需要多长时间,我也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让我坐火车去。
  
  一路南下,沿途风光无限,满眼的新奇景致。尤其过了黄山,江西景德镇至桂林之间的风景,列车蜿蜒盘行在山区,空谷幽静,溪水清澈见底,片片稻田黄灿灿随风左右,真想就这么跳下车去停留一段时日。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6-04-01 17:54:00
  靠着窗户坐,对面两位,一男一女,显然互相不认识。男的有些落寞,长衫牛仔裤,漫漫旅途,多次试图和旁边女郎搭腔,女子挑染粉红色卷发,衣着时髦,带着耳脉独自陶醉在音乐中,根本没有说话的打算。于是该男子将诉说得欲望投向鄙人。
  “在下‘寂寞同行’敢问兄台可好”“安好,安好,在下中南海,称呼小海即可。”
  “幸会,幸会”
  “兄台从何妨而来,要赶往何处?”
  “鄙人来自沪上,前往滇城一访。”
  “长路漫漫,心情极是荒凉,与君相伴,想必可暂遣寂寞,幸甚至哉。”
  
  这时,听音乐的女子摘下耳脉,笑意盈盈的接过话头“你们两个别穷酸气了,弄的我一身鸡皮疙瘩,认识一下,我叫‘吉祥可可’,叫我可可就好。”我赶紧还礼“好记,好记,不就是可口可乐吗。”寂寞同行说“人家叫吉祥如意,你别乱扯啊。”
  
  这样互相有个说的,时间过的就快很多。寂寞同行文绉绉,吉祥可可乐呵呵,我在中间调和,风景次之,交谈倒是主要的了。
  
  62个小时,将近三天三夜,总算熬到了一个尽头,站在站台上身子还在晃,有些不真实,我习惯了各种离别,此番偶遇也不过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颗瓜子罢了。倒是那两人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
  
  
  
  
作者:一方善水 时间:2006-04-01 21:48:00
  好像只有地板给我坐了
  没关系,继续看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6-04-01 22:08:00
  还有一些XDJM要加进来,不知有谁愿意,我可往里面安装啦^_^
作者:gl6620300 时间:2006-04-02 11:03:00
  地板都有人了,地板够大不,我也坐上一下
作者:gl6620300 时间:2006-04-02 11:24:00
  娘子独自去云南了?我说怎么找不到,明天我也背起行囊开始我的寻妻之路!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6-04-02 18:04:00
  继续走啊走,我想还是有一些事情需要经历的,不要着急,高手往往在最后才露面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6-04-02 18:36:00
  
  天色将黑,我在站台伫立了有半个小时,下车的人群早已散去,但是舒心一笑交代的那个前来迎接我的还没有到。车站的警察晃悠了好几趟,狐疑的目光在我身上游弋。我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自己的证件,只有一张报社发的记者证。拨打他的电话“5955026”“嘟……”没人接听,再打“5955026……”盲音。
  
  隐约看远处跑来一个人,身着一团运动衣出现在眼前,满头是汗,五短身材,圆嘟嘟的娃娃脸,“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你是中南海吧?”“是我,你是”“我‘就叫夏日阳光’”,昏黄的灯光映衬着他很灿烂的笑容。“走,先带你到住的地方”,他不容我说话吃力的提起我的旅行袋噌噌往前走。
  
  正是阳春三月,昆明的夜晚分外晴朗,絮状的白云压的很低,沿街的槐树飘落下瓣瓣花蕊,透着幽幽的清香。官渡区下塘路“彝心宾馆”入住。
  
  “我就叫你小海吧,是这样的,舒心交代我,让你明天去西山拜会一位隐士,尽量多的从他嘴里挖掘出一些消息,据说20年前他是一个汪洋大盗,纵横江湖不曾失手,最后金盆洗手归隐山林。难度比较大,就看你的本事了。他叫‘兰色秋天’”
  “有没有吃的啊老弟”我实在忍不住,肚子抗议很久了。
  “看我这记性,出门左转就有”
  
  洗澡更衣,出门左转,不错,一家小店还灯火通明,一块古色古香的牌匾上书“馒头NO1”,好大的口气,不过在这南方城市能够有北方的大馒头也还是幸事。
  2两烧酒,一斤卤牛肉,三个馒头,吃的洒家好不舒服。店主原来就是“馒头NO1”,大从中原河南来这里辛苦安家,现在也算小有所成吧。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6-04-02 19:01:00
  第二天一早,梳洗已毕,在腹中打了一个采访的底稿,搭车前往西山。这昆明的天气也是阴晴不定,刚还是晴空万里,下车便是瓢泼大雨,亏得呆了伞来。
  落车的地点是赫赫有名的“民族村”,风情万种妖冶的少数民族姑娘淡妆浓抹迎客。因为我是第一个客人,还被村长敬酒,村长原是白族人,攀谈了一阵,我们竟然还是同宗同姓,这下可大发了。又被连着干了三杯,村长有个绰号就是“为友情干杯”,做他这样生意的,笑迎八方来客,自然“为友情干杯”也成了他的口头禅。
  
  一位身材修长的姑娘领着我穿梭园中,远远望去云遮雾罩,青翠缥缈的地方便是西山,途径摩梭人家,景颇、德昂、纳西、土家、苗族、彝族、壮族、藏族各个村寨,已村已寨,豪爽德少数民族兄弟都要敬酒,我开始有些舞迷三道了。
  
  西山近在眼前,人一下少了很多,刚才的喧闹顿时遁去。我也一个机灵清醒了许多。眼见一位童子牵着牛往山上走去,像是古代画幅中的场景。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6-04-02 19:11:00
  “小师父,敢问可知西风飘絮此人?”
  “你找师傅啊,他在后山练太极”
  “小师父怎么称呼?”
  “叫我‘原野草书’。”
  
  好一处人间仙境,满山遍野一排青翠,凌顶观瞻,面朝滇池,水波澹澹,浩浩荡荡;山腰处的石刻巧夺天工,惟妙惟肖;还有一条水道直通不远处的大观楼。
  一间竹亭中,两位青年正在对弈。稍稍胖些眉头紧锁,一袭青衣让人不寒而栗,瘦弱些的蹲在竹椅上,左右腾挪,不能安分。
  
  “两位师兄又在下棋了”,原野草书笑道,“胖些的是‘我的心在冷风里飞’,原来是个保镖,犯下命案在此躲避,瘦一些的是‘心体浮躁’,高考落榜,考了八年没有结果,越来越浮躁,也来此请我师父指点。”我笑着并未嗒然他们,静静伫立一边观棋。
  
  一阵奇香飘过,两道寒光扫来,清矍的面庞,颌下三缕长髯,古铜色的肤色奕奕生辉。恍如仙人,这定是西风飘絮了。
  
  我盯的目不转睛,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西风的目光洞彻了我的一切,“年轻人,你忘记自己是谁了吧,莫急,莫急,一切随缘而来,万事皆有定数。从何出来便回到何出去吧,去吧……”一阵梵音通透了我的灵魂,我幽幽然看到了,看到了失去记忆前的场景,依旧模糊,只见风沙飞扬,只见胡杨斑驳,之间驼铃白马,那里莫非可以给我一个解答?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6-04-02 19:25:00
  我想向舒心请辞,但发现她的手机停机,我又拨打“5955026”——夏日阳光也消失了,就像前几次一样,这些人从来没有出现过似的。
  
  幸好“彝心”旅舍的服务员还认识我,不过又是一个青天霹雳,她说我的同伴已经帮我退房,一切东西都带走了。天啊,就算我的心是钢筋铁铸也不能这样几次三番的打击吧。
  
  垂头丧气坐在旅店沙发上发呆,想下一步该如何是好,我重新变得一无所有。
  
  眼角的余光突然扫到一副风景,怎么这样熟悉,风沙滚滚,胡杨斑驳,驼铃白马——这不就是在西山西风处,幻境中的地方吗?“服务员,你快告诉我这个地方在哪里?”“这是一副宣传画,是甘肃敦煌”,没等她说完,我就飞身奔出去。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6-04-02 21:49:00
  两天后,甘肃敦煌汽车站,一个蓬头垢面的年轻人吃力的从远方前来的汽车上卸载货物,这就是我。我不相信自己就是从这样一个荒凉的地方出去的,寥寥几处住户,我都挨家挨户问过,年迈的老人只是看着我痴痴的笑,不知我是傻瓜,还是他们是。
  
  守护莫高窟的是个叫“兰色秋天”的小伙子,他人还算和气,看我失魂落魄的样子,经常会给我说说这些石窟的事,旅行者的事解闷。我也把抗大包赚来的钱买几包烟给他。这边中南海很少有,只能拜托司机从酒泉那个叫“没头脑啊”的店子捎带回几条来。其实开店的这个店主精明的厉害,什么没头脑啊,他的东西都是翻倍出售,从我这里不知赚去多少。
  
  那个傍晚,残阳如血,暮色将至,烟尘弥漫起来,驼队徐徐驶过,我再次来到鸣沙山边,月牙湖畔,第一天来敦煌的时候,我就在这里美美的睡了一觉,醒来时发现一只优雅的丹顶鹤注视着我,仙鹤旁站立一位姑娘,脑后编织着繁复的发髻,一只象牙簪子横着穿过,长裙拖地,一半是明黄色,一般是淡银色,我像是在梦中。她对我笑着“我是‘谷底幽兰’,是这月牙泉的守护神,你这迷途的人儿怕是找不到家了吧?”在我伸手揉眼之时,倏忽间她变消失掉,空谷中残留兰花的余香,传来回音“当你再次看到我的时候,也是你该踏上回家的旅途的时候……”
  
  三月二十八日,星期二,傍晚,风来烟消。空谷幽兰姑娘再次出现。我还是没有到达她的身边,只见她用柳条在沙上勾勾画画,一排小字“君问归期未有期,塞外烟云见君时,辛苦遭逢岂一生,运转时来共欢欣。”“明早莫高窟前,两匹白马自会迎你。”“喂,姑娘,留步那……”话音未落,幽兰绝尘而去。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6-04-02 22:18:00
  彻夜难眠,回首往事,历历在目,我不知向谁去问询,我不知道自己是谁,只感觉的一切都像是命中注定似的,冥冥中被安排好的一样,无论我在哪里,做什么,都有怪异的事情不断的发生,一件件联系起来,一场针对我的阴谋不间断的进行着,我像是一个玩偶被一股强大的莫名的力量操控,看似不经意,其实早已安排。马上就要水落石出,心中确实忐忑不安,不知那幕布后面隐藏的是福是祸。
  
  晨曦初露,一阵马嘶,东方地平线飞来两匹白马,一批马上端坐一人,面罩青纱,左手持马鞭,右手挽着缰绳,看到我低低的吼了一声“接鞭,上马”。马儿很乖巧,腾云驾雾一般在漫漫戈壁滩飞驰。“兄台,兄台,怎么称呼你”“大同男人”,好直接雄壮的称呼,简称莫不就是“男人”来自大同的男人,可大同又是什么地方?我心里泛着嘀咕。
  整整一天,骄阳烤炙却浑然不知,我唯一的企盼就是尽快得知幕后一切。
  夜间停息,这里是一块被沙漠包围的绿洲,人烟稀少,但真个小镇错落有致,干净齐整。一间清真小馆子,店小儿殷勤招呼,随口问了一句,原来到了宁夏大水坑,“小二,来两大碗手擀面,一个大盘鸡”真是饿了,风卷残云,肚子马上鼓了起来,找一家干净些的旅舍就住。大同男人真是话少,还好,我现在也不想多说什么,脑子又是模糊又是空白。
  
  次日起床,我赶紧转眼瞧临铺的人,还好,他在,但扭转身子我傻眼了,又是一个陌生人,此人脸黑森森的吓人,咧嘴冲我乐“别怕兄弟,岗不会伤害你地,你又想知道岗是谁哇,岗是‘烧煤的’跟大同男人是一块的。下一段形成岗领你。”谁都一样,反正对于我来说都是陌生人。
  
  这次不是骑马,马都快累死了,也该歇歇了。这次坐长途中巴。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6-04-02 22:21:00
  感觉时空颠倒一样,“烧煤的”和我抽一个牌子的烟——中南海。
  “我说烧煤的,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看你面善,你说道说道”
  “岗也不太清楚,岗也是替别人干事,你问岗也是白问。抽烟不,岗给你?”
  “不抽了。”郁闷。
  
  车上有个人疯疯癫癫的拉着每一个人问“还有嘛名让我叫”“还有嘛名让我叫啊?”我纳闷“你原来叫啥就叫啥嘛,还总是问别人干吗?莫名其妙。”
  
  破车的音响繁复播放一首歌曲“相约在北广”,和那个“相约九八”有点相似,北广?北广是哪里?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了,像是一个白痴。
  
  车沿着公路一路向东行去,一条蜿蜒的河流波光闪烁,“林河到了,内蒙的林河到了啊,有下车的赶紧下,有需要方便的也赶紧下啊,男的在车左边,女的在车右边方便啊”司机沙哑着喉咙喊着。没有便便的意思,我忧郁的左右望着,一排排男女很惬意的贡献肥料给庄稼。
  
  车子再次发动起来,司机像是换了一个人,车速马上飙升起来,我有种预感,这样的速度会出问题的,是车祸!!!“司机能不能慢一些啊,我们不赶时间,我吼了一嗓子”
  “你不赶,我赶啊,马上就是四月一日了,赶不回去,老板不给工资啊。”
  烧煤的这中间竟然睡着了。
  
  车子飞起来了,我看到窗口飘荡的白云,轰然一声,天翻地覆,头被猛烈的撞击了一下,失去了知觉。我似乎又看到四个黑色的身影游弋过来……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6-04-02 22:32:00
  
  头很重,身子很沉,躺在棉絮里一样,睁眼看是在一户农家,一位慈眉善目的大叔瞅着我目不转睛,一妙龄女子端着一碗香味扑鼻的肉汤旁边伺候着,我又到了哪里?
  “起来了?馆主?我是g16620300,小女宝贝这厢有礼了。”
  “馆主?”我努力抓住这一丝线索回忆着,脑中豁然开朗,我想起来了,我全部想起来了。我原本是大同“愚人馆”的馆主,因为和老婆露水姐姐吵架,一气之下离家出走,结果被车子撞了,失去了记忆。等我明白过来已经身在广州,后来就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
  
  “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是谁让你们来的呢?”g16620300朗声笑到,“其实这些都是馆主角落里的猫猫1的主意,老夫和小女宝贝负责调节各路人马策应,途中馆主你遇到的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的。”
  
  院门大开,笑语喧哗,涌进一群人马,露露又是满脸的悔意,又是一脸的幸福,“清风胡闹”和“行走七七”搀扶她的左右,猫猫一脸坏笑跳了进来,就是她设计让我体味这人生百味的,好厉害的丫头。
  
  那从中巴车司机也是馆里的人,看着粗鲁,倒是有个文绉绉的名字“竹斋听雨”撞车也是假的。
  
  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唯有我蒙在鼓里。
  
  经历了这一切,我对自己曾经的任性和胡闹心生愧疚,也对大同愚人馆中各位兄弟姐妹的良苦用心深表感激,也明白了露水姐姐、猫猫、g16620300等等的一番好意。
  
  今天是四月一日,愚人馆成立一周年的日子。祝各位快乐!
  
作者:就叫夏日阳光 时间:2006-04-02 23:26:00
  不错,要是我真的是娃娃脸就好了。
作者:b-3-1加利群 时间:2006-04-03 09:56:00
  哈哈!
  强!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6-04-03 19:13:00
  写完之后暗长吁一口气
作者:行走七七 时间:2006-04-03 20:07:00
  单于真是犀利啊!
  俺也想写来着,可是不会,有空教教俺啊!
  
  俺昨天还去你学校耍来,太仓促了,下次有空找你去!
作者:角落里的猫1 时间:2006-04-04 08:46:00
  哇。。。。我这么强啊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6-04-04 08:55:00
  行走七七,昨天,哦,那应该是前天了,前天我干吗去了都忘记了,下次吧,我们会见面的^_^
  
  是啊,猫你确实很强啊,不过你没有发现而已
作者:b-3-1加利群 时间:2006-04-07 11:23:00
  顶

作者:狐狸梨 时间:2006-04-07 13:47:00
  真逗,文笔很不错嘛。楼上的钱好多,都当地毯使了~
楼主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6-04-08 00:05:00
  加利群钱多的不行给岗点
作者:本版斑-竹 时间:2006-05-07 21:49:00
  顶一下帖子而已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