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发个小说,原创的,装个有文化的

楼主:mangaren 时间:2006-04-15 20:53:41 点击:973 回复:1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 望春寒
  
  醒过来了,面前是洁白的墙壁,身下的床好软,翻个身,想想今天该做什么
  这个项目真够磨人的,好在上司英明,属下努力,也算圆满,可以歇上几天,玩玩
  他们全到了海南了吧,可是自己真的不想动,脑子累坏,还是别让腿脚也辛苦一下了
  其实也许是人家全都二人世界吧,他想着,翻身下了床,进了洗手间
  那个精致的刷牙杯是她买的吧,他抿下嘴唇,再用用再扔?
  是啊,在地下室可以那样患难两年,怎么现在都到了小户型了,却如此坚决的能够掰了?
  他想不明白,心里隐隐是那日喝多后仍无法压抑的痛楚,就算这一个月的疯狂工作也无法消磨掉它的尺寸,他叹口气,拿起了牙刷
  也许那个地下室是个鸟笼,而他和她都是鸟吧
  一旦离开空间的束缚,意念会疯长的
  她还好么?电话什么的全删了,其实在公话偷偷打过一次,已经是空号
  莫非她是想出国?记得她说过的,当时都认为是幻想而已
  怎么还这么记挂着她,算了算了,想嘛呢
  呵呵,这水真凉啊
  
  没电话没任务的日子里,天气也好
  一个人逛街,还真是别有风味啊,风轻云淡的感觉,不错
  车流运转,面孔交错,各自奔波在自己的轨迹上,自己这样子站着,看着,想着,有点世外的意思,呵呵
  忽然想起家乡的灰色天空,不禁有点黯然,那个小城市,那些淳朴的人们,还有自己的亲人,是否也在过了这个寒冬之后,开始准备迎接春的来到呢?
  不需要期盼什么,只愿比去年有更好的收获吧,他想着,点燃了一支烟
  或者说,我们需要的其实不是拥有什么,触摸什么,而是在内心能留下痕迹的东西吧
  就算她的形和声都飘忽的不见,可是那份深深的记忆已经无法抹去,是负累么,还是甜蜜的痛呢,又或者是自己把自己锁在她的上面,不愿再向前走了?
  当初她就笑自己很迂,看来自诩的大度全是假的,她能够潇洒的走开,自己却还埋在里面出不来,到底谁是弱者呢?莎翁一定也被踢过,才会用那句话来补面子吧
  深呼吸一下,这就是现实,这就是环境,自己不动弹,谁会来推你?佛说,人生有无数劫,此一劫该是让自己顿悟什么吧,跳出樊笼,目光会更大的
  我爱你,但我不是你的命中人,这是那天她的最后一句话
  当时好象自己什么都没说吧,只是接过了她递过来的戒指
  现在想想,好没风度,后来是灰溜溜的走了?不对,记得在海馨门口最后是拥抱了一下的,哦,是自己主动的,也算最后的大度吧
  你的命中人也在等着你,这是他说给她的最后一句话
  然后,分手了
  
  分了,分了,就象左手和右手,能永远都握在一起么
  让它们相连的就是这个身体,血脉贯通着,可是,我们共同的身体在哪里呢
  是人们常念念不忘的真爱么
  
  这个当儿,他发现无论自己如何想跳出,都无法压住那常常扑上来的凶猛,干脆把我吞噬掉算了,他颓废的靠在街角,感觉腿在颤抖着,这道街,他们曾走过无数次,那些信号灯,那些店铺,都和他们一起变迁着进步着,这马路的拓宽,他也清楚的记得在什么时候
  可是,如今,他只是一个人了
  
  她也象我这样么,他深呼吸一下,想把胸中的闷交给空气去,直起身来,往着前面走吧
  也许老天把我们生硬拉开,是有他的理由的
  赶紧再谈上恋爱,把这个覆盖吧
  他把目光振作起来,开始那种无聊者在倩影们身上的循环,替代是个好办法难道?
  他苦笑一下,明白自己根本做不到,整整衣服,融入到人流和车流的海洋中去
  天是蓝,风默默的在急起来了
  
  春天从来都是很犹豫的在决定着自己的上场,她往往有一点矜持,或者是不安
  总是在考量人们对她的关注和期待,偷偷打量着人们的眼神和举止
  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期待着一种温暖和充实,来感动自己,挥开心头的寒意
  无论这冬天有多长,有多久,只要还有春的向往,就不会深埋真诚,伪装世故
  可惜春天哪里晓得大家的思念,她总要先做足了考验,打扮好面容,深呼吸够了,稳稳的走出来,把独有的雍容与华贵化作人们期许的希望和温暖,让寂静的心海默默起浪,推动生命的帆去远航,在又一载的新时光里,感受暖阳
  可是,她的准备期是多么的漫长啊,先让人们的冬季回忆无限延长,然后在不经意间渗入每个人的心房,或许这清冷的风中,也有一种想要爱的力量吧
  
  他踱进尔雅的殿堂,对着导购的妹妹淡淡的微笑,她回以非职业的笑颜
  又有新书上柜了,你喜欢的梦乡系列
  哦,是么,他的心泛出欣喜来,沉郁的神经开始放松了些
  还是他悠游山水的心得记载么
  不,作者出国了,他在欧洲的小镇写下的这些片段,很有味道的
  哦,他默念着,出国,她的兴许出国又是为了什么呢,在这面孔交错的书籍王国中,他那份自我的伤痛再不会因为天气的冷和身影的孤单而显得格外新鲜,周围默默的学习者中,他感受到了一种对生命更多要求的渴望
  
  文字在流淌,思想在穿越
  他仿佛自己又回到校园的绿荫下面,少年的气息在眼前流转
  看着她羞赧的面容,说出自己年少的誓言,在那花香芬芳的阳光里,把世界装进这两个人的空间
  牵手徜徉在美丽的空气中,烦恼的事全变成傻傻的甜
  相互依偎的每个晚上,连星辰都不再那么遥远
  他看着那皑皑白雪下的欧洲小城,心在回忆中缩紧又放开来
  或者跳跃出某个空间,给心灵偷个懒,才会看到自己的缺憾
  人在自我中活的太久,会把别人当作自私的财产
  或者是这颗心太过执着?才会逼她要去挣脱锁链?
  这一瞬间,他感觉着一股气息从心底涌起,冲开了些那近乎郁闭的纠结
  
  合上这书页,封面是几个古典的字
  心之历练
  纪念欧洲之旅
  于这雪山的臂弯
  
  人们在风中步履匆忙,他在街角默默观望
  其实故乡的冬季远比这里寒冷,可自己怎么就如此的畏寒呢
  哀莫大于心死,难道这寒意原本就是从这里而来?他把手抚在心口,去感受那厚厚衣服下的心跳,那么的轻微,仿佛自己和身体正在陌路中
  他又想苦笑了,可是每每看到封面上的洁净雪山
  似有一股清凉滴入繁复的思绪之中
  原来一本书,一种意念,也可能让心解脱
  
  何有长情人
  共看满庭花
  花谢虽有泪
  春到自然发
  
  在这冷热交替的时节,有种力量在蠢蠢欲动着
  无论认为着有多曲折或者多漫长的等待,她的步伐已经走来
  抛开害羞与踌躇的她,愿意迎接更多更复杂的倾羡的目光
  他在翻阅这幽香的书页时,似乎已经闻到了她那肆意的芬芳
  在这初春乍寒之中,还有着阳光渗透进来的问候
  就象孩童粉嫩的小手抚摩过来,那般真实与珍贵
  
  他笑了,心里开始变得坦然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mangaren 时间:2006-04-15 20:57:00
  二 明灭间
  
  古龙,多情剑客无情剑,李寻欢
  
  寻欢?他笑笑,这少峰可真能掰啊
  少蜂是他的高中死党,现在是这个城市一家it技术公司的小主管,所谓的寻欢就是他的业余创作,其实是他把流行的网络通讯软件做了一个改版,自己玩的,用少峰的话讲就是,我上网只为寻欢,不为作乐,正如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清莲
  想不到这个经常看尼采,黑格尔和卡夫卡的家伙,竟然也能说出如此散发古香的话来,他又笑笑,也许每个男人都梦想着自己的童话,想成为暖香,美酒和刀剑的主宰吧
  寻欢?呵呵,言不由衷的伪装
  叫我给他测试,是看我能寻到几个?
  他看着面版上十几个跳动的美女头像,飞快的群发了拜拜,点了关闭
  后天要上班了,那帮家伙回来也不透个气?
  没准给我买一堆廉价的纪念品,还得叫我请饭局哪
  他站起身,伸个懒腰,回手取那杯温好的咖啡
  这时,他的手机难得的叫起来,确切说,是震
  他微微一惊,几日的宁静让他对这竟有点不习惯了,搁下杯子,拿起了这激动的小机器
  
  一条短信
  洋哥哥,我到了,来接我
  是她?她怎么来了?他有一点诧异
  哦,也该毕业了吧,阿姨曾经拜托过的,这个小丫头啊
  小美,别瞎跑,等着我
  看来,又将有一个人要进入这个纷繁的城市里来
  期待,追求,梦想
  还有对未来那种莫名的恐慌
  都要开始了
  
  小美的起居是个棘手的问题
  让她自己租房子住?不光是安全的事,恐怕房钱也是一笔开销啊
  丫头从小就很疯,大学又学的公共信息,光跟人打交道了,不能让她单干,阿姨曾经千叮咛万嘱咐过,可不能让我给照应差了
  我这里?别,这算什么啊,虽然就象亲妹妹一样,可是也不行啊
  他心里嘀咕着,小美已经在屋里乱绕去了
  
  洋哥哥,你的家不错啊,好羡慕,深桔色的镜片也挡不住她眼里兴奋的光
  我得多久才能混到这样啊,她蹦蹦跳跳着,青春的活力在屋里弥漫开来
  
  他望着小美,不禁感叹,这真是当初那个黑黑的臭丫头么
  天天跟在后面赖着玩,喜欢咬人,爱哭闹的那个小美么
  
  哎,嫂子呢,小美从卧室转了出来,问
  他的心抖了一下,分了,他尽量平静的说
  啊,又吵架了吧,没事,我给你说去,小美摘下眼镜,开始仔细看那幅自己在秋田画展上买到的“凭空遐想“,真漂亮
  真的分了,他加重了一点语气
  小美慢慢转过头,眼神中是非常夸张的惊诧
  为什么,她问
  不为什么,他微微动一下嘴角,发觉自己的心底有一丝痛在游动
  小美好象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你让我住哪儿啊
  哦,是啊,她该住哪儿呢,这个得赶紧解决,不然上了班的话,恐怕自己都没几天能回到这里来
  先喂饱你的肚子,大不了我睡大街去
  还是洋哥哥最好了,与此同时,小美的吻也在他的左脸上着陆完毕
  你这个毛丫头,突然在他的心里升起一点点热来,那丝痛似乎不见了
  好啦好啦,吃了饭再说
  
  美,从来都不是现成的
  她说过,她叫香榭丽舍,在寻欢里
  
  是啊,外貌,身材,声音都是现成的,可是美呢?她,究竟藏在了什么地方
  我所倾心的,不是什么艳丽华贵,或者是妖娆性感
  而是在灵魂深处那种淡淡的幽香吧
  
  坐在电脑前,他有些发呆,手指在键盘间胡乱的回应着,仍有许多美女的头像在挤进来,反而他一点都不慌乱,因为,他在等一个人
  一个他很想挖掘她的美的人
  
  聊了有一个多月了吧,虽然短暂,感觉却有点象故交
  她的思维,她的情趣,和自己竟有很多的相似
  而她香榭丽舍的名字竟也回应着自己对巴黎那种憧憬似的迷恋,是向往之地啊
  在自己舔舐伤口的当儿,她的红唇仿佛在吹来减痛的温暖
  自己在不经意间向她靠近了么
  呵呵,也许是错觉
  
  落地窗外是这个城市的夜色,象是镶满了钻石,在闪闪发光
  在现代人的眼里,一切都是物质的,当然也包括爱情
  灰姑娘只能找到灰小伙,王子的眼里只会出现公主,自己也能掰了,他笑笑
  
  他喝口咖啡,想起她以前的叮咛,你还是喝点茶吧,这个不好,可是他偏偏喜欢这种泥土一样的感觉,就象家乡的味道,茶呢,太清雅了一些
  小美已安顿妥当,一个学妹在公司见习,正好两人合住,他现在也忘不了临别前小美的表情,记得小时侯他们背着她去彩粮山玩,回来后她又哭又闹,不过现在嘛,她肯定是不会这样了,已经长大啦你,他摸摸小美的头,洋哥哥随时听你的吩咐哦
  小美扑哧笑出声来,一旁的学妹都很讶异,洋sir,没想到啊
  没想到我也很贫吧,呵呵,会有更多没想到的
  
  那些跳跃的头像因为他的冷淡而纷纷撤去,而她,也终于上线了
  仿佛万花丛中那一枚牡丹,永远都会吸引观赏者最持久的目光
  而你如果想采摘,却要跨越这诸芳阻挡的距离
  少峰,还是你有种,从来只让妹妹流泪,却不愿意为她们流血
  
  终于来了啊
  是啊,终于要来
  今天很忙?
  还行,有几个单子返工了
  哦,同情你
  没办法,我要生存
  呵呵,我也是
  
  要我生活,我得生存
  我们均挣扎在自己的欲望里,脚下是偌大的虚无,只有不断向前游弋,才能避免沉没,纵然周遭风景怡人,哪里却有闲情逸致的停留?
  我们是被不断注入燃料的机械,为了某一个目的在不停运转,偶有用润滑剂修整的片刻宁静,也是为更壮阔的计划在准备,随即融入奔波的系统,成为井然有序的成员
  就这样理性地生存下去,维系着内心脆弱的平衡,得到了梦想中的盼望,却又为更迷惑的期盼流连,何时才能脱开这生存的锁链,回归我们梦想的家园
  那飞出地下室的鸟,也要去 寻找她的家园么
  他在凝思之中,手指片刻也没有停歇
  
  香,他这样叫她,你曾有过难忘的梦么
  哦,记得大3暑假在外婆家,曾做过一场,至今难忘啊
  他想象着她飞舞的手指就象微风中的玉兰花一般,摇曳动人,愿闻其详
  怎么说呢,仿佛自己在光明和黑暗间穿梭,于高空坠落,忽然又在温床上安睡,面目狰狞的敌人逼近着,却又幻化成孩童们的笑脸,惊醒时一身冷汗啊,我也许具备意识流幻想者的潜质吧
  呵呵,那时的你一定在为未来焦虑
  是啊,毕业后的方向全无明朗,看着别人都签了,心里那个急
  好在目前还不错,总算焦虑没有白来
  恩,我相信,等待是值得的
  
  夜越深沉,人的心却在浮动起来,就象是被渗透的防线,正在失去它的意义
  他们谈起了各自的爱情,可以示人的细节都在一点点剥露着
  她和男友在一起,可是男友被派往东南亚已经半年多了,那边有一个援建的水利工程,而她的工作也出奇的繁忙起来,有过短暂的寂寞,不过工作的重压已将其淹没
  你呢?她问
  分了,她已不知去向,他缓缓的发出,心中也默念着
  一阵宁静,终于飞过来几个字,同情,别太在意
  谢谢,他的心微微悸动起来,为这轻捷的温暖而感激
  忘不了她?
  是,他不假思索,忘不了她的体香
  又是一阵宁静,他才发现这大脑发错信号了
  正在踌躇着say sorry过去,她的话已经跳了出来
  你,喜欢我的体香么
  <
楼主mangaren 时间:2006-04-16 09:15:00
  他愕然,心底的尘埃仿佛被无意中扫过,露出了底原有的颜色
  自她走后,他对云雨全无了渴望,内心就象是非洲的平原,偶有树木,也是罕有,一望无际的全是奔放的荒凉
  有些人在情伤后会疯狂的猎艳,用身体去释放内心的痛楚,此恨绵绵,挥之不尽,孰不知愈疯狂越堕落,伤痕只深不浅,就等最后的爆发与崩溃
  而他呢,整个人象被一把勺子挖了个干净,透明的容器里空有旧日的余香,每每观摩,只有无尽的怀想,他也再没有情绪来注入什么
  此时此刻,这几个文字似乎想往里渗入什么了
  
  是啊,我怀念,他暧昧的回应,搭在嘴角的手指感觉到自己想笑
  你,体会过?她似乎不温不火
  哦,我yy,他象一个淘气的孩子笑着,仿佛看到某个电脑前的她花枝乱颤
  一个不屑的表情随即在屏幕上绽放开来,他终于笑出了声,要你把持不了,我也不反对,他想,主动点吧?
  你是个花心的人,她在防卫
  但绝不花样,他在逼近
  反正就是花,这是语拙后的强辩
  他忽然有了种欲擒故纵的灵感,先收收吧,我花了这么久,你变了没有,他的内心泛起了些恶作剧似的快乐,也许还有些调情似的顽皮吧
  我,仍在香榭丽舍之中,她的头像随之黯淡了下去,她撤退了
  他轻轻叹口气,关掉了寻欢,斗志被一点点燃起来,可燃物却没了,呵呵
  这,会是一场,战争的开端么
  
  对于男人而言,爱情,就是一场战争
  只有胜败,没有妥协
  被征服了的,永远给他荣光与成就感
  哪怕汗水和鲜血已把他的身躯浸透,伤痕累累仍然傲立不倒
  他需要在受降时豪气干云,掌握大局
  男人,拼的是战绩,爱的是战果
  要的是可以炫耀的原始尊严
  而对于女人来说,爱情,又是什么呢?
楼主mangaren 时间:2006-04-16 09:16:00
  他愕然,心底的尘埃仿佛被无意中扫过,露出了底原有的颜色
  自她走后,他对云雨全无了渴望,内心就象是非洲的平原,偶有树木,也是罕有,一望无际的全是奔放的荒凉
  有些人在情伤后会疯狂的猎艳,用身体去释放内心的痛楚,此恨绵绵,挥之不尽,孰不知愈疯狂越堕落,伤痕只深不浅,就等最后的爆发与崩溃
  而他呢,整个人象被一把勺子挖了个干净,透明的容器里空有旧日的余香,每每观摩,只有无尽的怀想,他也再没有情绪来注入什么
  此时此刻,这几个文字似乎想往里渗入什么了
  
  是啊,我怀念,他暧昧的回应,搭在嘴角的手指感觉到自己想笑
  你,体会过?她似乎不温不火
  哦,我yy,他象一个淘气的孩子笑着,仿佛看到某个电脑前的她花枝乱颤
  一个不屑的表情随即在屏幕上绽放开来,他终于笑出了声,要你把持不了,我也不反对,他想,主动点吧?
  你是个花心的人,她在防卫
  但绝不花样,他在逼近
  反正就是花,这是语拙后的强辩
  他忽然有了种欲擒故纵的灵感,先收收吧,我花了这么久,你变了没有,他的内心泛起了些恶作剧似的快乐,也许还有些调情似的顽皮吧
  我,仍在香榭丽舍之中,她的头像随之黯淡了下去,她撤退了
  他轻轻叹口气,关掉了寻欢,斗志被一点点燃起来,可燃物却没了,呵呵
  这,会是一场,战争的开端么
  
  对于男人而言,爱情,就是一场战争
  只有胜败,没有妥协
  被征服了的,永远给他荣光与成就感
  哪怕汗水和鲜血已把他的身躯浸透,伤痕累累仍然傲立不倒
  他需要在受降时豪气干云,掌握大局
  男人,拼的是战绩,爱的是战果
  要的是可以炫耀的原始尊严
  而对于女人来说,爱情,又是什么呢?
作者:烧煤的 时间:2006-04-16 11:35:00
  我先休息一下
贫僧能整二两。
作者: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6-04-17 10:29:00
  楼主文笔不错啊,很内敛.
  尔雅---不错的书店,我还是认为它是太原最好的书店,如果楼主说的是太原的尔雅的话.
楼主mangaren 时间:2006-04-17 21:44:00
  三 两人关
  
  在洋的小组里,有两位足球粉
  一位曰做博格,是荷兰队的铁杆球迷,尤其崇拜冰王子博格坎普,经常默念全攻全守,身上一年四季更是荷兰队的标志色--橙色打扮,他说这也叫橙信--橙色信仰,既然如此,大家便为他冠名以先橙多,以资专利
  另一位曰做贝刀,怪吧,他的偶像乃是英格兰队的万人迷小贝,本来他也想叫小贝来着,怎奈本人五大三粗,不似小贝般精干英俊,只好将就叫贝克了,又觉着此名太幼齿,象某童话的主角,干脆就叫贝汉,也配得上他的外形
  平时他总爱夸小贝的一脚任意球绝杀,尤似明月弯刀,呼之曰贝氏刀法,一次偶有人呼他为贝刀,他发现此名更粗旷更有杀气,随即改之
  二人经常争论孰强孰弱,甚至上升到内讧级别,可总是叫洋给来上一句:足球是圆的,干嘛直来直去,有种拿战绩比啊,这时二位就全蔫儿了
  不过这两小子还真各有一手,把的全是大学生妹妹,这次海南一游,竟把这两妮子都拐出来跟着走了一遭,看来心里还较着劲哪,想来玩得不错,这不,看这二位抱着手机抠短信那执着劲儿,还真是......谁让妹妹们要的是原创啊,可坑了这两位语文苦手
  是在咬文嚼字乎?他想,还乎哪
  
  521怎么说来着,我爱你吧
  那,一年又是几个天呢,答对,365
  两个加加看看
  是,886?
  是巧合还是宿命呢?
  每一年每一天都在爱着你,可是,结果却是每每掰开的撕裂
  仿佛不是什么异性相吸的缺憾,而是在中间永远都有个场,无法突破
  这个场就是我们各自的寂寞,各自的彷徨
  然后扭结出一堵焦虑的墙,把最期待的试探,不愿保留的心情全挡在外面
  自己还独自在想,为什么交融就这么的难
  其实是......我们永远都是为自己而活着的
  爱一个人也许只是为了牵牵手,逛逛街吧
  最最简单的爱才是我们的期待
  可是这样的简单,还真的存在么
  
  洋,你想童话哪,大勇是组里的老男人,其实不惑未到,却显得很是苍老,自夸沧桑感十足,很能招乎小妹妹,呵呵,已为人父的他,早已经跳入红尘,遍身铅华,庸俗的厉害,不过听说他男孩时也是一位骚人,离骚是也,满腹文泉,可惜现在满腹全是肥肉了
  他常说,当你堕入,你将无助,当你成熟,你将背负
  这,也许是他内心深深的感悟吧
  
  在爱情中时,我们都幸福着,期待着,痛苦着,渴望着
  无法满足的好奇融合在彼此爱慕的眼睛里,新鲜,愉悦,还有浪漫的想象
  分开后甜蜜的不安,见面后不安的甜蜜
  偶尔会傻傻的笑,也会发呆时任一滴泪滑落脸颊
  明明牵住对方的手,甚至紧紧的抱着,却发现距离在一点点一丝丝的拉远
  倾心的爱在一瞬间想成为永恒,却被沉重的现实碾过,化做无奈的叹息
  我爱着你,可是我们仿佛已经分离
  牵手的默契,却没有共体的结局
  人生经过的风景,把爱情磨砺
  留下还在前进的步伐,寻觅身心俱疲的回忆
  真的回首,原来这爱一直留在自己的行囊里
  你会无助的看着自己,就象看着一个陌生的婴儿,初次睁开纯净的眼睛
  疲惫的眼神深处,成长着心灵的蜕变
  
  大勇常在闲暇时,幽幽说出自己的感受,男人只有成熟了,才能把握自己的意念,若果总是期待自己的想象,那一定是流尽了血才会明白女人的眼泪
  你们两个小粉,一定要记得哦
  
  汗,又开始唐僧了,观音姐姐,救命啊
  二人貌似惨烈的呼救在空气中传播开去,如针入大海,没了反馈的可能
  面面相觑中,二人无言,我们就再悟空一回吧
  
  who,在,呼,我?
  莺声燕语,掠空而过,惊人心魄
  这不算很虔诚的祈祷竟然也能生效?
  翩翩身影已飘忽而来,于大勇面前尘埃落定
  何来尘埃?应该是风尘吧,洋不禁暗笑,如果叶虹知道自己这样想的话,一定会被她pk掉的
  组里两位已婚男女看来是要对决么
  可是,这理由怎么感觉着这么不充分呢
  看着这咄咄逼人的“挺美“身姿,他在想,这无聊的生活未必是无趣啊
  
  大勇一副无辜的模样,美女,我无劣迹,劳您大驾,有何贵干
  干你个头,又欺负我俩弟弟啦,红唇皓齿,张启有度,可是这话,也忒俗了点
  洋暗自摇头,这叶虹象极了故乡的女子,虽有着国色天香,却不能内外兼修,好在她并不是时时如此,偶然露俗一下,也能让自己找到那种粗豪的亲切
  她的母亲也是来自那个塞外的古城,因此他与她也就成了可以考究的老乡,他曾拜访过老太太,离乡多年,竟然乡音未改,一番拉呱,感慨万千
  叶虹已过而立,还未不惑,儿子已小学毕业,老公乃某杂志的编辑,煞有文才,拜读过其作品,唯有叹服,她受此熏陶,终于修成才女中的美女,美女中的才女
  
作者:黑手娃娃 时间:2006-04-17 22:52:00
  顶上去,支持楼主,
  今天不早了,有时间一定拜读啊。
  
作者:本版斑-竹 时间:2006-05-07 21:17:00
  我很为你的大作感慨
作者:杂花生狗 时间:2008-10-31 18:00:00
  穿越?恩,不是。非穿越的不看,纯支持!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