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你我现在的爱情)你迫不及待的想总结这个夏天的时候总是有一些固定的旋律不出意外的占据你的脑海

楼主:相约在北广 时间:2006-08-23 22:06:48 点击:836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你迫不及待的想总结这个夏天的时候总是有一些固定的旋律不出意外的占据你的脑海,甚至在睡梦里他们也不放过你。还有一些事情总是无耻地分散你的注意力。你现在终于可以生活在一个人的小世界,这个夏天充满变数诡异不堪,数次的离奇变故让你觉得冥冥注定却又无力肯定。你唯一肯定的是一批来自地中海的犹如斗士般的罗马人和一个温暖又慈悲的小宇宙。起初你还并不在意,直到你的美好人儿醉酒那夜泪洒睡衣你才认识到你在和一颗慈悲心共同跳动并似乎在逐渐靠近。我猜你离开南国小城那天一定是沮丧的,因为另一个内心无比邪气的女子用“疲惫不堪”来形容你,也因为我代替你把你的美好人儿送上火车时看到她脸上荡漾着的冷漠无情。你说她的小宇宙和北欧亚斯格特的雅典娜的小宇宙是一样的,我多余的替你着想不知是否可以让你这个笨蛋考虑一下孰轻孰重的问题,或者,她那温暖又慈悲的小宇宙是否也给了你真正的人生和力量,又或者,她是否允许你成为她麾下的一名斗士,当你内忧外患之时,她的倾城一笑可以恩泽于你?
  
  你的床铺每晚都充满战争,意义深远的争斗让你的身体像海浪般翻滚。早上起来时,要么你像一个别出心裁的行为艺术家那样躺在冰冷的地板上,要么你的床铺像上面刚发生过一次罪恶深重的强奸一样惨不忍睹。总之,我了解你的疲倦,如同你明白我的存在。你需要安静、忙碌、无所争议和无所牵挂的生活,那种日子会给你带来单纯的快乐,就像火车行驶在原野上你同时看到窗外的葵花田和窗内的母女俩。然而你何时变得如此脆弱,一个陌生男人的肩膀也可以让你狂洒热泪?从前酒精不过是你的奴隶,你从来都可以保持清醒;现在你变成了酒精的奴仆,你的美好人儿让你改掉的毛病你不仅没能改掉,还在酒精的作用下被无限放大了。照片里她放声高歌的镜头前一定多出一只心智全无的手指。于是你无比愤怒,你像一个好逸恶劳的长者似的在小城里随便发号施令,其实只是你目无尊长而已;如今你缺少耐心,嚣张的毛贼万恶的强盗无良的酒店老板都无法熄灭你内心的妒火。生性虚伪的人才去信仰宗教来寻找伪善的面具,你憎恶那些面对邪恶时不敢站在它的对立面的人们,你憎恶那些假装慈悲为怀普渡众生但其实自私自利又劳民伤财的佛教信徒。此刻你心智已失,出口成狂,以为慈悲为怀就是你的美好人儿的泪水,以为普渡众生就是你在一整个城市的善良到胆小虚伪的市民面前揭穿一个嚣张的飞贼。此刻你最需要的是一把枪,子弹会实现你杀尽天下的幻想。你蔑视权威鄙弃权利,然而你自己却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独裁者!你最后的沉眠与魔鬼同路,你的手指你的耳机你的不醒和我一起诅咒人心的险恶,你在最后的沉眠里领悟世界不会让你成为一个真性情的斗士。你这个杀人狂忽然愿意再为世界多留下几人,其中就包括用“疲惫不堪”形容你的那个内心邪气的女子和火车里那对甜蜜的母女。你在离开南国小城的前一晚君临天下,大开杀戒。只是我想知道你和你的美好人儿相视而坐时,指尖的尸体会让你想起哪部罪恶深重的电影。《现代启示录》,《特洛伊》,《猜火车》,还是《原罪》?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