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不輕狂

楼主:A418 时间:2007-01-17 10:11:13 点击:2605 回复:1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想中国像我一样的人物是应该算是一个群体的,即出生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前期,出生在农村,曾经有过光荣耀祖德理想,让自己的家园成为富裕的庄园,在自己不情愿的状态下又不得不在书本的翻腾中得到上大学的机会,大学毕业之后却不愿回到自己曾经立志改变的地方。这个群体的人数应该是不在少数的,我记下我这些成长的片段本是不希望丢失自己童年的美好回忆,因为从现在的孩子身上是找不到我们那个年代的童年的, 没想到竟然写成了我的成长经历,也算是对自己的一个阶段性总结吧,我想我们这个群体是对未来有着美好期待的。
  
   当我坐着这里在键盘上敲击文字的时候是在不能想象,如果我没有去上大学,我会有怎么样的生活来度过自己的人生。
   先说说我吧,我已经24岁了,在黄土高原和内蒙古高原的交接地带的一个村庄里降落。从小学到初中的我的生活都是在我生活的那片村庄附近度过的。很少见过外面的世界。高中我就在我们山西那个穷得丁当响的县城上学。 2001年,很突然我考到了我没听过也没曾关注过的北京广播学院。我想说,尽管现在的我很着迷于过我曾经度过四年生活的院校,可是在此之前,我对她一无所知。 这个志愿是我表哥给我填的。
   当然,如果说我初中的时候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一是不恰当的,与我同在一个环境的伙伴相比,我所见到的世界比他们还是大一些,早一些的。在我上初中的时候,我已经到北京溜达过一次了,这个经历让我同班的同学羡慕不已。
   我生活的那个区域处在晋蒙冀的交接地带, 所谓鸡叫一声三省知,实在不是一种夸张的说法。 但正如大家所熟知的一样,交界地带就像祖国的边疆一样,都是不怎么富裕的穷地方。在这里更不例外。
   岁月总是无情地改变着人的思想,多年之后当我再回忆起那些我曾经拥有的贫穷时,竟然感觉像是一笔别人不曾拥有过的财富.当年我生活在吃了今天旧得为明天着想的时期的时候冲来没有抱怨过自己的贫穷. 今天我的尽管已经独立自主的生活了,不再为衣食无忧了,但我依然感觉自己穷得一无所有,甚至连自己的时间都不曾属于自己。
  
   关于高考
   2001年9月,我来到了北京广播学院,这所我要生活四年的大学校园。我是我们家族里第一个大学生,用我爹的话说,我们家祖坟上终于长出了一棵草。我不仅考上了大学,而且还考上了一所名牌的重点大学。 这不仅让我的家人感到高兴,而且让我也万分的惊讶。为什么当我决定放弃高考的时候,总会有命运眷顾给我呢。
   之所以放弃高考,并不是因为我对自己失去信心,和大多数贫寒学子一样,我很不想看到父母为了我的学费东拼西凑,砸锅卖铁地为了我上大学而奔波。几年前,当我哥为了上一个破中专学校花费的钱竟然有3万多,把家里一年的收入花光了不说还得借外债。从那时候起,我就下定决心不能让父母为了我的不确定的未来而花费他们大部分的劳动成果。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尽管我现在依然没有成家,当然也没有当家,但我觉得农村出来的孩子在心智上要比城市里的孩子早熟一些的,当一个人明白生活的不易时,才会去珍惜来自不易得生活,去关心爱护自己的亲人,去帮助每一个给与自己温暖的人。
   在我的高中生活中,我交了很多朋友。但基本上没有一个学习很好的。在我们那个学校要么学习非常好,被众人夸奖,要么你很会欺负人,被众人畏敬。要么学习很高,而且也很厉害,这样大家就会敬仰你的。
   我没有被众人夸奖过,也没有被人畏敬,更没有别人敬仰过。在我平淡无奇的三年高中生活里,我所收获的最大财富是我的那些朋友们。我常常想,如果说成功需要一些必要的条件的话,我走上北广之路和我的这些朋友们是不无关系的。
   在我看来,越是贫穷的地方越是腐败滋生的温床, 就像我们那个一直没有摘掉贫困帽子的县城一样,只要有点权力的人,就是一个典型的官僚资本家。 在我们高考的那个年代,高考的严肃性完全就像是一个站街女,只有有钱,你想上哪就能上哪。 我怀着一颗纯朴的心,将我几年来所学的知识与人一起分享在考卷上,并且没有丝毫的悔恨之意。真的,只有在这个时候,你才能感觉到,只是也是有价值的,而且那些价值是那么的实实在在,用一叠叠钞票来衡量的。我将我的试卷答案同时做出两份卖给两个官僚的子弟。当然他们要保证我的试卷不被没收,也不被监考老师对我实行严格的监控。这些东西都是在我秘密的状态之下进行的,我没有讲我的行为和我父母商量,因为我知道他们是不会同意我这样做。但我希望他们能够阻止我,因为这样能够让我感觉到他们真的很在乎我这场考试的。
   我是一个考霸,不仅仅是我,每一个上过高中的同学都是考霸。如果一个高中毕业生没有经历过百场考试的经历真的不算是一个合格的毕业生,我对高考从来没有畏惧的感觉,也许我已经对我第一次的高考做好了充分的打算, 所以是在做一件不计较后果的事情。我对我的行为感到心安理得,贫穷给了我一切犯罪的理由和动机。 而权力和财富也给了另一些人犯罪的理由和动机。这些权力和财富的占据者,着实有着令我着迷的能力,竟然能够将考场上严密的监控系统各个环节打破,让我在高中政治里学得那些东西感到汗颜。
   《资本论》的创造者,社会主义的缔造者马克思曾经讲过:如果利润达到百分之百,任何人或企业都会跃跃欲试;如果利润达到百分之二百,任何人都会置政策和法律于不顾;如果利润达到百分之三百,任何人都会置生命于不顾,铤而走险。
   我想在高考场上的这些行为,不知道在这些官僚资本者的算盘里是怎么拨弄出来的,也不知道他们为了这种看不到的利润会付出多大的代价。 不过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也是一个知识资本者,懂得怎样将这些知识转化为实实在在的钞票。真的,也许没有这样的一次性为,我的大学之路会异常艰辛的,从我现在的状况也是可以看到的。正是由于官僚资本者的一路保驾护航,我的高考很平静,没有激荡的心情,没有紧张的挛缩,没有未来的憧憬。我所知道的唯一的一点是我可以为父母减轻很大的负担。我没有包袱,坦坦荡荡行走在高考的肮脏大道上,我没有掩鼻遮挡这些臭味,因为这些也许是我成长的养料。也许正是这样的心理状态,作为18岁的我,以一种轻松自由的状态参加所谓的黑色七月高考。,没门科目基本上我都能提前半小时做完,然后将我的答案通过监考老师交给官僚子弟们,而我马上交卷走人,在别人的一片注目礼中,轻松地走出考场,呼吸着大地和天空交织的气味,外面我妈等着我呢,三天的考试,我给我妈的脸上长好多光,当我走出考场大门的时候,大批围观的家长啧啧地说:“谁家的孩子啊,学习这么好,这么早就交卷了。” 我自豪地和我妈离开人群,回到我大姑家里,也就是我高考休息的地方。 有时候我就在想,人不管过着怎样的生活,不就是为了脸上有一些光彩吗? 
   几天之后,我将我这次知识变卖换来的金钱拿了回来,12500元人民币,刚好够我下一年的大学生活的学费和生活费。本来应该拿到16000元的,但有人不讲信义,我也懒得和她计较,这至少说明我不是一个贪得无厌人。
   这个时候,食堂的大师傅正满地里找我呢, 我自认为自己还是一个比较诚信的人,也是一个比较有人缘的人,所以高中的时候我大部分时候和我的同伴们会在食堂吃一月的钱然后再付,而且我似乎没欠过他们什么。但最后一次,当大家都快毕业的时候,家里给多少钱花多少,所以将自己的饭蔡鋈チ恕;共黄鹁椭荒芏懔恕33?吹酱笫Ω稻吐砩系敉肪团埽比淮笫Ω的橇静恢滥囊荒瓿霾姆筛胱孕谐狄彩歉喜簧衔业慕挪降摹!∥以诒纠淳筒惶蟮南爻嵌挝骰尉兔涣俗儆啊?br>   但这次老子有钱了,还怕你追债的吗?我大方地将我改还得账目还上,顺便还给了点小费。当然,你要说我心里就这么愉快没有一点感情的变化吗?我忠实于内心的想法,我对我的行为违背我骨子里的传统道德准则是有些看不起的。我想起一个诗人有过这样的一句诗:“ 
   昨天,我变卖了肉体,换来了资本
   我想说,
   昨天,我变卖了灵魂,换来了资本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烧煤的 时间:2007-01-18 08:09:00
  啥也不说了
楼主A418 时间:2007-01-18 09:29:00
  高考之后
   上天总是将掉馅饼的事发生在我身上,我爹说这种好事的时候,常用的一句话是,半夜掉嘴里一钢崩儿。当然,高考之后,我并不对自己完全丧失信心的。这件事也绝不是一个偶然事件,我只能说,上天很眷顾我。我的成绩超出了我的预期。本来估分实在510分左右的,这样上一个二本的大学也是丝毫没有问题的,但连我自己也想不到竟然有565分,这超出了我的预期,超出了我同学的预期,也超出了带我课程的老师们。大学的应试教育给与我竟然是如此的欣喜,尽管我对应试教育有着强烈的不满,直到现在。
   当我还在我们公社买服装的时候,不断有同年级的好友过来给我庆祝,在我还没有查到分数的时候,很多人已经将我的分数传播开来,连远在太原的哥哥也在报纸上看到了我的名字,而我却在迟钝中才确认这一消息。 那时候我正为一对从石家庄购回来的衣服焦头乱额。高考之后,我没有回家,与老大和刘干第二天就去了石家庄。那时候我除了北京和大同,没去过其他城市的,包括大同。在石家庄,刚下火车就被美丽的石家庄火车站所吸引,不过我们几个是穷小子,带着刚刚涉猎社会的柔弱情感迈入这个城市,相信那时候正是一种高考之后解脱等待压力的方式,并不是想做什么真正的事情出来。而且在那个城市只是呆了一个白天加一个晚上,我们的晚上就在这个城市游荡,先是在街摊上每个人热乎乎地吃了一碗刀削面, 这样我们就有精力侵入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了,在这里我们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还好我们有三颗年轻的心,我们首先都是个家里汇报了一下,理所当然,我这种不辞而别的行为,被我父母大大地责骂了一番。不过这也许是我们唯一能够解脱的方式,离开那个人人都认识的地方。这个城市的天桥下到处都是乞丐,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就好像是一条文化街一样,整齐有序,也不会有胡搅蛮缠的,感觉还是比较和谐的,也有哪些到处拉扯你买小商品的人物,我们还是没能明确到底要做怎样的生意。
   第二天大家都要回去了,对于这次出来的目的,大家都是不明确的,总不能空手而归吧。最后,在刘干这位老大哥的带领下,我们冲进批发市场买了一批夏装,到小商品市场买了一批假冒的洗发水。风尘仆仆地采购完之后,我们立即寻找会到田镇方向的列车,可惜没有一列火车时会那边的,连到大同方向的都没有,我们只能先到北京的丰台了,几个饥肠辘辘的穷书生就这样先到了丰台,这是我们身上已经没有几毛钱了。到丰台已经是晚上的六点多,而丰台并没有到田镇的车,只有会大同的比较多,但也要等三个多小时,由于身上所剩无多,我们只能不出站,在丰台站内游荡,看着这个北京边缘地区的忙忙碌碌。终于在9点的时候,浑水摸鱼挤上了回大同的列车,还好人比较多,不会有检票人员,我们诚惶诚恐地在飞驰的列车上等待到达大同,在回大同的途中,我们眼睁睁地看着列车路过天镇而不能下车的悲剧。
   到了大同已经是凌晨4点了,在这个城市我们有很多同学,也有亲戚,但我们没有去找任何人,这已经是我们的地盘了,到那里都会有出路的。由于没有买车票,所以就不能通过正常的途径出站了,还好高三那个学年的时候我们来过一次大同,经过一次不买票就能出站的体验,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个宝贵的经验,我们着这个以匪城而闻名的城市里苦苦地又熬了3个小时,终于等到了返回田镇的列车,我已经几个晚上没有睡觉了。回到天镇,我们把所带的东西先拿到我们经常吃饭的那个餐厅,就各回各家休息了,我和老大是在同一个公社,所以我们乘着同一辆车回去,一回到家里,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话,躺下就睡,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从来没有睡过这么温饱的觉,起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的肌肉和骨头像发了锈的机器,难以活动。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的生意红红火火地展开了,刚刚高考结束,我们的很多死党都和我们一起来参与这项所谓的事业,白粉和范六等,我们在炙热的艳阳天吆喝着,好像我们已经融入了这样的一片天地,街面上人来人往,牛车马车交织在一起,还有香蓬蓬的煮熟食。俨然我们已经不再是学生了。当然对我们这帮没有任何经验的学生仔来说,生意注定是要赔的了,没过几天热闹的过会结束了,而我们也失去了当初叫卖的热情。这批货物我们几个就随便分开了,给了自己的亲戚朋友谁能用的就用,谁能穿的就穿。
   也许,我们的行为不被很多人所理解,但我想说这样的一个观点,年轻人就应该有些干劲,有点闯荡的意识,年轻也不要怕犯错误而萎靡不前,青春的代价就是让我们的心智更加成熟,更加从容地面对我们的世界。
   2001年9月,我带着红烫烫的北京广播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来到了北京郊区农村的校园里,买衣服的那一个月的风吹日晒,让我在报道那天显得格外注目。来自西藏的MN同学在我报道那天就记得我了,我问她原因,答案竟然是,我是他在广院看到最黑的新生,当然映像深刻了,这就是我给我亲爱的大学同学们的第一印象!我无语.
  
作者:角落里的猫1 时间:2007-01-18 17:03:00
  大同基金 A418 大红包:恭喜发财,你的文章《年少不輕狂》加精,以后多发好贴。(数量 1,加588分
作者:三晋之宏 时间:2007-01-18 21:22:00
  朋友这是年少不輕狂吗?老乡这好像是年少輕狂的天镇少年吧!我彻底拜读了仁兄此文章,感觉不错,笔法犀利,用真实的语言诠释了一个真实的自己.顶!!!!!!!!!!!!!!!!!!!!!!!!!!!!!!!!!!!!!!!!!!!
楼主A418 时间:2007-01-19 09:55:00
  謝謝幫主角落里的猫1的鼓勵
  其實這些文字和經歷隻是我個人的一些經歷和想髮,我想很多大同的兄弟們都是和我一樣經歷國這些事情的.
  我會繼續寫下去的.
  
  
楼主A418 时间:2007-01-19 10:00:00
  我的哥们
   我的朋友们不知道现在正在做些什么,对于像我这样的同龄人来说,大部分的朋友都应该是在学校认识的, 从小学到高中,我的生活环境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大的变化的。
   我的小学就在我的村庄,我的玩伴就是我同村的孩子们。现在的我在昏暗的灯光之下,回忆我童年时候的那些朋友们的时候,我们很多人都有着不一样的境况,我想当时我们是不会想到现在的自己的,我们的现在也不是我们曾经想象中的自己。 他们现在有的已经为人父或者为人母,有的作为被这个社会普遍在话语上歧视的外出打工者,有的还是大学的校园里学习或者浪漫,也有的和我一样已经走上了工作岗位。我们已经尽本上失去了联系,只有在同一环境中的人还依稀有些联系,当然每年的春节还是能够给我们一个聚集在一起的机会的。
   前年,我一个很好的朋友结婚了,现在孩子估计也有两岁了吧。他没有和我一样,通过高中走上大学,初中毕业之后就打工了。他的父亲和我的父亲是很好的朋友,我们也是朋友,尽管现在不经常联系,但估计我们在情感上还是有着朋友的情愫的。 那年他的婚礼邀请了我父亲,本来他也是要邀请我的,可是我并不在村里,还在北京上学,所以很遗憾没能够参加。
   很多时候,我们有着同样的起点,却有着不一样的终点,走着不一样的道路。在这个问题上,我有着唯心的观点,不管是怎样的道路,无所谓正确与错误之分,没有谁幸福谁痛苦的差别,也许我们从来不曾将自己想象成别人,也许我们不曾将自己设计在一个自己理想的位置上,但无论走着怎样的路程,我们的心灵有着美好的向往总是令人激动的。 也许她羡慕我大城市的灯红酒绿,我也羡慕他家庭的良辰温馨。
   越是幼小的心灵,情感越是纯真的,没有任何的目的性,完全是一种节奏的合拍。小的时候情感很容易受到说教的影响。我们会将从抗战片里学到的东西应运到我们的实践中来,我们的天真让我们很自然地认为世界上的两种人,就是好人和坏人。我们也会把人带有文革色彩的分成两派,和自己好的是一派,和自己过不去就是另一派,而且为了壮大自己的帮派力量,会将那些意志薄弱的墙上草,通过各种途径拉倒自己的队伍里,比如在放学的路上,将其拦住,写下加入团队的保证书,不服者就会被拳打脚踢,直到达到目的为止。
   我常常以回忆来看现在的自己,感觉自己没有小时候的一点影子,不知道是没能流露出来,还是我没有刻意地去挖掘。伟大的精神分析家荣格说人的集体潜意识会在不知觉得时间流露出来, 而挥之不去。 我对于童年能够我所能留下来的只有这些意识的回忆了。
   在那个电视极少的年代,锻炼了很多演讲者,很多人将他们晚上看到的电视剧情节在第二天的课堂后,绘声绘色的描述出来, 贫穷的环境不能够让人将视眼扩展到外面的世界,却让人的身体器官得到了极大的延伸。
  
楼主A418 时间:2007-01-19 10:02:00
  在我未上学之前到小学3年级这段时间里,我最好的朋友就是飞飞了,从某种意义上说,飞应该算是一个孤儿的,他的妈妈去世的比较早,但爸爸依然和另外一个后继者生活在一起,而飞并没有加入到这个家庭里,他一直生活在我喜生大奶家,也是飞的大妈。我已经忘掉了我们是怎么相识的,也许某一天我的集体潜意识会告诉的。
  
   我找不出一个恰当的词语来描述我们曾经的友谊,因为我们现在也是很少联系了,所以我对当年的情感没能延续到现在很有悔意,但人是在不断变化的,情感也是如此,生活中我们总是有些自己不曾想到的路去走,也许到了一个分叉口就各行其道了,甚至来不及打个招呼。我们的友谊也许算是一个断点,不会像小的时候,一起去找别人家的猪骑,也不会学着医生给我们打预防针那样找个木签插到猪屁股里装作给猪打针,也不会为一只狗的去世举行隆重的葬礼 ,为它烧纸钱,为它对坟圆,为它哭泣。也不会为了逃避老师的作业检查而不去上课,到山上掏鸟,也不会在中午的时候跑到河沟里刷水,完了之后躺在被太阳直晒得洋灰板上晒太阳~~~~`
  
   童年的我们有如此多的乐趣可以追忆,也许我今天不在这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回想,以后我们会忘掉的。童年,多么不可思议的年华,却又有多少伴随着成长的无能为力。飞飞小学毕业就辍学了,当我们不再同一个班级的时候我们的友谊就已经有了断点,在我经历了一次留级之后,我和飞飞就来到了一个厉害人物的班级里叻,这个班的老师外号就叫XX头,因为他的头总是X的,我说这样的一个外号给曾经教育过自己的老师,完全是无恶意的,只是想保留那片过去最真实的回忆。在这之前,我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会让爹妈和老师头疼的那种学生,我实在严酷的刑罚之下成长起来的,在这位老师的竹竿鞭笞之下,我的智力才得到了开发,我学习的不纯正目的也不得不进行下去,而飞飞在经历了一次留级之后又经历了第二次留级,我们的断点也就出现了。
  
   几年之后我们都已成人,都有着自己的工作,他在北京也已经有了自己的事业去做,我心里也是非常的高兴,还通过他的途径买了一部摩托罗拉的时髦手机,我衷心地祝福我这位曾经的玩伴——飞飞,同时我也想说,一个踏实勤劳的人不会为自己的行为没有成就而懊悔,只要有机会,一个人的品行是可以让人成功和幸福的,飞飞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作者:北风怆 时间:2007-02-09 12:36:00
  一种直白的叙事,如果能够多分段,多分篇,会好些。但是无人捧场也很寂寞。
作者:改抽中南海 时间:2007-02-14 09:57:00
  好文,轻狂不年少
作者:烧煤的 时间:2007-02-20 01:42:00
作者:谁的谁的谁的 时间:2007-03-05 12:16:00
  好
作者:岳芽儿 时间:2007-03-18 00:44:00
  用这样朴实真实的文字描述自己的成长,勾起我无限对童年对好友的回忆.是的,如果不是在这样夜深人静的午夜里回想,如果不是看到你的文章,我想我以后真的会记不起这些童年的事儿了.
  呵我是阳高的.
作者:豆腐干就着老白干 时间:2007-03-18 01:58:00
  曾经年少,也许...轻狂
  方块的文字,勾出了童年往事;长夜漫漫,别有一番滋味: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男孩就是现在的我么?
楼主A418 时间:2007-03-21 11:35:00
  忆童年
   我小的时候,只知道大胡子马克思和恩格斯,只知道他们是伟大的革命导师,却不知道有《资本论》,有剩余价值学说,有必要劳动时间和社会劳动时间等。更不会去思考那些什么佛洛伊德还是荣格的精神世界学说,我的父母就是我最早的老师,我的村庄就是我的环境,也是我成长的鸟巢。
  
   那里有许多已经失去的传说,也有许多让人难以忘却的传统,我也见证过一些地名在一个小小村庄的消逝。什么西北路,九亩地,南沙洼等等之类的地名据说都有一个很久远的传说的。 土塘已经逝,大庙坡已经没有了踪影,公社更是一个落后的词语。
  
   已经脱离了JISHA ,也就是我所生活的村庄,但我的根还是在那里,也不知道某一个不确定的未来时间会不会在那里继续生根,但我还是有着很浓厚的感情的。 我是因为热爱我的亲人而热爱我的家乡,也许某一天当我回到那里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能够认出我的时候,我俨然已经不属于那里了,但我亲爱的家乡会是我心灵永恒的港湾。
  
   一个古老的传统,古老的连我的老师渠老师都不不能回忆这件事情到底是从那个时代开始发生的。 据老校长说那条河叫三沙河,是我们村和FENGYAO的界河, FENGYAO我们以前是叫做fengjiayao 的,不知道最后是怎么成为现在的这个名字的,就像我们小时候叫姥姥村的名字为峰成庙,而现在确是叫孤峰山。
  
   据说,JISHA和FENGYAO最早上一个村庄的,后来被三沙河从中间分开的,而这两个村庄最早的大户就是姓季的,后来很多冯姓家族搬迁到此,而且人丁性兴旺,到后来竟然没有了姓季的,当然详细的历史记录我市无从考证的,只是偶尔听老人们叨古的时候记住罢了。 我也什么像明白这其中的历史变迁,但没有资料记载的文化早已遗失,人们只能口口相传一留下一些古老的回忆。
楼主A418 时间:2007-03-21 11:47:00
  但没有资料记载的文化早已遗失,人们只能口口相传一留下一些古老的回忆。但这两个本来就是一家人的村庄在孩子们中间却经常发生一些战争,就像是伊拉克人民中什叶派和逊尼派的冲突,就像是原始社会部落之间的冲突。
  
   尽管大家都只是认定这些只是一些孩子们的把戏罢了,但我认为绝不仅仅是如此,如果只是一种孩子的把戏,而能够延续几百年,那时是有着以后总需要解释的环节的,其内部一定有着某种支撑的因素的。我也曾经是这种传统的继承者,不过我只是短暂的参与其中,并很快的退出去了,只能听人讲述战役的过程。
  
   那时候还是小学生和初中生的事情,记得我上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国人的周末假期还只是一天半,周六下午要上两节课才放假,每每到这个时候,是大家最兴高采烈的时候, 周六的这个下午三沙河周围聚满了来自连个村庄的孩子们,以河为界开始了战斗,武器就是木棍和石头,有一些比较先进的制作有弹弓和套子,经常以把对方追到自己的村庄结束战斗为标志, 有时候双方也会在三沙河附近展开殊死战斗,双方群殴,一起厮打捏掘,总以见血才罢休,那时候最有新闻价值的便是那方打破了另一方几个脑袋的事件。
作者:netmr 时间:2007-03-22 14:46:00
  一种浓浓的家乡气息,朴素的文字就如家乡的朴素
作者:烧煤的 时间:2007-04-18 18:02:00
  又看一遍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