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神秘医师高丰,你是套医保还是害命?

楼主:燕赵草民2020 时间:2019-10-17 14:57:52 点击:11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43岁的患者姚阿辉,今年以来时感胸闷并伴有咳嗽,但因家境贫寒且没医保,故此无力选择大医院。今年4月经熟人高丰(时任同城医院主任)介绍,入住同城医院治疗。“热心”的高丰在收取姚阿辉900元后,迅速为他办理了一张医保卡,登记单位名称为:大同市新荣区破鲁堡乡火石沟村村委会。在同城医院住院治疗十日后出院,今年9月又感到身体不适,再次到同城医院,高丰说他刚被聘为电建医院的负责人,去电建医院治疗,只要押上医保卡不用花一分钱。
  9月6日,姚阿辉经高丰介绍入住到电建医院。根据高丰的指点,没有缴纳住院押金,只是将医保卡押在住院部。在办理手续时发现原山西省电建一公司职工医院已更名为电宇建祥医院,然后就这样开始治疗。
  然而短短四天后的9月9日下午,姚阿辉突然死亡!事后,家属费尽周折从医院拿到部分病例。万没想到,就此看到重重黑幕……
  一、高丰究竟何方神圣?
  死者姚阿辉户籍为河北省曲阳县农民,自由职业者,来大同居住近三十余年,因诸多原因迟迟未办理医保卡。高丰为何能在收取了900元后轻而易举地为姚阿辉办到医保卡?而且还是从新荣区医保部门办到的。
  经了解,高丰在新荣区行医多年,还在大同市的同城医院、电宇建祥医院等民营医院身兼数职。怪不得如此神通广大!
  二、漏洞百出的病历
  姚阿辉入院后,每日输液几个小时后别无他事,除入住第一天在医院过夜,第二、三天均为上午输完液后离开医院。第四天即9月9日上午,姚阿辉输完液后离开医院闷闷不乐,下午溜达到一熟人棋牌室散心,刚进去没多久就发生状况,紧急求助于120,但已回天无力,撒手人寰。
  事后,姚阿辉的亲属颇感蹊跷,多次找电宇建祥医院要病历,却屡遭推诿。经据理力争,终于拿到一部分漏洞百出的病历复印件。现列举其中若干:
  一是令人一头雾水的混乱机构。患者家属去电宇建祥医院,发现医院内并无“电宇建祥医院”任何标识,所能看到的均为新建南路卫生服务中心与山西省电建一公司职工医院的标识。经查询得知:电宇建祥医院是2018年10月刚成立的私营医院,法人代表为张菊花,住所登记不详。负责给姚阿辉治疗的所谓主治医师林日荣、主任高丰、护士王艳、冯敏、顾亚昆、郭娟琴等医护人员,在山西省电建一公司职工医院内,未见到任何公示信息。

  二是“挂羊头卖狗肉”式的医保报销。病人入院记录、医嘱、费用等单据均显示“电宇建祥医院”,而医保结算报销显示却是“山西省电建一公司职工医院”。
  三是“纯粹伪造的病历记录”。9月9日中午病人已离开医院,并于当天19:00时去世,中途未回,但在医院的体温血压记录单上仍有当天15:00时的体温与血压记录,其中体温为37.2摄氏度,呼吸次数为18次/分,血压为140/92。
  病历记录存在多处矛盾:病人一会儿44岁,一会儿又42岁;心电图上有的既无患者名字,更无医生名字;有的心电图上为手写笔迹。



  四是费用明细汇总与病人病情不符。病历中缺少9日当天的用药记录,问大夫与主任,回答含糊不清。而所列明细中提到的检查项目,院方未能提供医嘱。


  揪出套医保、视患者生命如草芥的黑手
  医保,是百姓的救命钱;治疗,更是责任如山。
  今年5月,大同医保问题被国务院督查通报,央视曝光,震惊全国。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处分了多名责任人,并积极整改。但是,此次“姚阿辉死亡事件”暴露出更多深层次的问题!
  我们希望纪检监察、卫计委等部门高度重视,一查到底!坚决揪出套骗医保、视患者生命如草芥的黑心医生及其幕后保护伞。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5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