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成都的儿时记忆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5-29 11:01:57 点击:7488 回复:15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个成都的儿时记忆

  1. 四川省彭县白水河镇

  俺出生在与1953年5月。据说当时出生地是在彭县白水河镇。当时的老爸老妈都在重工业部彭县铜矿工作,后来单位改制成为了重工业部304地质队工作。所以俺也就是籍贯应该算是在哪里了。不过据说彭县现在划归成都市了。俺的出生地是不是应该算成都了?

  三岁以前没有什么印象,因为家里的大人的工作很忙,所以基本上俺小时候都是保姆带大的。记得小时候家里有一个叫瘸婆婆带过我们的,后来有一个成都人我们叫刘嬢嬢的,长期在我们家里带我们几个小孩,刘嬢嬢带小孩非常尽心,与我们家里的关系非常要好。

  记得当时老爸老妈已经视刘嬢嬢为我们家里的成员,准备以后为其养老的。只因为后来的工作调动,父亲在62年的时候高职低挂到新都县担任中共县委第一书记,刘嬢嬢不愿意离开成都,这样才离开了我们。

  时间过去60年了,刘嬢嬢给我的影响都是非常深刻,带我们三个小孩,那是一种养育之恩啊。后来老爸因为工作调动离开了工作十五年的四川省,就这样和刘嬢嬢的联系彻底中断了。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89次 发图:18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5-29 12:54:30

  2 成了重庆崽儿

  记得我大概是3岁的时候,就开始到幼儿园上学了。55年重工业部改名冶金部。冶金部304地质大队和几个单位合并成立了冶金部地质局川鄂分局。

  我父亲由原来的党委书记,转任为:川鄂地质分局副局长,党委副书记。主管单位的生产。

  地质部位对领导的干部基本要求就是要求能够到现场,到地质队去,主管生产的副局长,更是要到野外队。

  当时的冶金部川鄂地质分局的工作地域,分布在湖北、四川的广大的区域。作为主管的生产的副局长,基本上是常年都是在野外队的渡过的。

  我父亲后来成了地质战线比较懂行的领导干部,我想这与他常年在生产一线和虚心学习是分不开的。五十年代的国内的交通,那是相当的不发达,很多地方基本没有公路,都是要靠徒步的。

  我父亲身体好年轻,所以跋山涉水成了他的常态。另外一个他比较爱学习,因为从党政干部转业到地质战线,很多地质的基本知识不懂,不懂怎么办?不懂就虚心学习,特别是像地质战线的知识分子学习。

  在彭县铜矿担任党委书记的时候,他就经常虚心向时任总工程师的游德陪学习,有不懂的问题经常向游总工程师和其他的工程技术人员学习。

  老爸和很多304地质队的专业技术人员关系都比较好。这样慢慢的从南下的党政干部,成了懂行的领导干部。我记得小时候的家里有很多的书籍,都是五十年代的出版的苏联的地质专业书籍。

  冶金部川鄂地质分局机关,当时在重庆小龙坎。原来的重庆兴业银行旧址办公。当年的银行都是比较阔气的。所以冶金部地质局川鄂分局当时也是相当多额气派。

  我们家当然也从彭县白水河镇搬到了直辖市的大都市重庆。我记得我那个时候就在上清寺的巴蜀幼儿园上学了,到后来很多年都还记得巴蜀幼儿园的有一个大操场。

  巴蜀幼儿园,位于渝中区张家花园180号,始建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是一所寄宿制与全日制并存的市示范园、一级园。五十年代的时候,巴蜀幼儿园也是非常有名,我那个时候都是一个星期才回家一次。幼儿园基本上就是我的家。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5-29 22:06:25

  

  这是1958年冶金部地质局川鄂分局机关在即将解散的时候机关全体工作人员的合影。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5-29 22:09:09

  照片中二排右11是当时冶金部地质局川鄂分局党委书记贺峰威。一排左10是俺的父亲。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5-30 10:06:48


  3、外婆

  我的外婆据也跟我们一起到了重庆。我老爸对外婆非常的孝顺。据说外婆对我妈妈嫁给一个年纪偏大的老爸,不是很满意。

  我外婆应该是一个大户人家。外公当时是绵阳的一个名中医,在当年的绵阳非常有名,行医有了钱之后,就在绵阳购买房产,就在绵阳文化街一带,说一条街的都是外公的家产。九十年代改革开放以后,我曾经问过既然外公在绵阳有这么多的房产,你们是不是可以要求政府归还啊?

  我没有见过外公。外婆到重庆因为脑溢血去世了。我那个时候大概4岁,还有一点印象,那天家门口来了一辆大卡车,就这样将外婆送到重庆的一个公墓。我当时还要外婆,问外婆怎么不说话了?

  那个时候的人们的医疗卫生知识还是相对很低的。其实高血压就是一种常见病,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只要每天吃一点药就可以控制了。

  但是那个时候的人们不懂,有的高血压症状也不是很明显,长期的高血压不吃药后果就是十分严重的。

  外婆去世以后,都是我老爸亲自办理出殡的。八十年代我三舅到重庆找外婆安葬的公墓,但是经过五十年代和后来的时代的剧烈变化。重庆的公墓几经变迁。外婆的坟地再在也找不到了。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5-30 16:39:23

  

  这就是1953年的白水河镇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5-30 16:40:16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5-30 16:40:59
  成都的一面红旗贾正方书记,原来也是重工业部304队的职工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5-30 16:43:08

  

  中间的小宝宝就是我,大概是成都拍摄的,时间55年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5-30 16:45:55

  4、再回到成都

  58年是中国发生巨大的变化的一年。因为当时四川省委与冶金部的矛盾比较大。四川的地质单位有好几家,各属于不同的上级主管。

  经过省委工业书记杨超和冶金部的协商,决定成立四川有色地质局,还要把冶金部川鄂地质局打散。四川省委主管工业的杨超要我父亲到成都开会,要求服从省委的决定。

  就这样冶金部川鄂地质分局分为二部,一部2000左右的职工由我父亲带领合并到四川省地质局,另外一部由原局长周永拍带领搬迁到宜昌。成立冶金部鄂西矿务局。

  就这这样,我这个重庆崽儿没有当几天,就成了成都娃娃了。那几天冶金部川鄂分局是相当的热闹,走哪里?闹得沸沸扬扬的。

  当然从直辖市到宜昌这个县级市,也有不去的,当时的冶金部川鄂地质分局书记贺峰威,就留在了重庆,在渝中区担任党委书记,八十年代的我到重庆去出差,还代表老爸去看过贺书记的。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5-30 21:59:39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5-31 09:50:46



  到成都之后,老爸在四川省地质局担任副局长,据说他在哪里工作不是很愉快,原因就是冶金地质战线的工资比较高,

  当时四川省地质局局长是李亚明,他的工资就没有老爸高,副局长比局长工资还高,这是不是搞倒了?这多少有一点不爽,但是有什么办法?国家就是这样的政策。

  后来有一次涨工资的时候,李亚明局长决定凡是冶金部川鄂地质分局来的职工一律不涨工资,惹起众怒。

  那个时候因为这个事情,不涨工资太说不过去了。你不涨2000职工的工资,这是多大的仇恨啊?那人家当时的靠工资生活的。一时间上访的,告状的络绎不绝。这不是自己给自己点导火索吗。辛亏李亚明后来调到西安地质研究所当党委书记去了,否则后面一来,那会相当吃不消的。

  从此以后局座和副局长的关系就更加不怎么样了。我父亲当时还兼任核工业部地质大队的党委的书记,他在回忆录中说:所以很多的时候都躲在哪里。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5-31 15:39:41


  5、爷爷住在羊市街,我们叫山西

  四川省地质局在人民北路,靠近火车站。当时我们家在地质局七栋二楼,大概是二间房。

  我们家里五个人,两个大人,三个小孩,还有一个阿姨,所以住房还是属于比较拥挤的。


  隔壁住的是刘时静叔叔,刘时静伯伯在重庆的时候,是川鄂分局工会 ,当时跟我父亲一起到了四川省地质局。

  98年的时候,我到成都出差,还专门回到我住的七栋看了一下,正巧碰见了老红军刘时静,刘时静伯伯还接我到他们家看了一下,跟我说:这个就是当年你家住的地方。


  我的爷爷叫晋文厚,是石楼县的农民。在革命战争的年代,因为他儿子参加了八路军和中共,所以他也成了中共山西石楼县的拥护革命的堡垒户。也因此遭受过国民党晋绥军的疯狂迫害。

  我们家到了成都以后,我父亲就把爷爷奶奶接到了成都来耍。以前也来成都的。父亲要爷爷奶奶在成都长期住下来,好好休息休息,享享福。

  但是家里住不下怎么办呢?就到成都羊市街租了一套房子,就这样我也经常到羊市街爷爷奶奶哪里去玩。

  爷爷是一口山西话,我们小娃娃有一点听不懂呢,我们就把也爷爷住的地方叫山西。如果要到羊市街爷爷哪里去,就说到山西去。哈哈,这也是言简意赅。

  当时四川省地质局到羊市街有一个公交车,到爷爷哪里去的时候,家长经常给一点零钱。开始的时候我都是老老实实的买票,后来发现我们小娃儿有的时候,售票员不查票。后来我就学会上车以后躲在最后一排。如果售票员阿姨发现就买票,如果没有发现就拍屁股溜之大吉。留下的交通费就可以买糖糖了。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5-31 17:28:21

  

  这张照片就是65年地质部部长何长工的来四川省地质局时候,和地质局子弟小学的全体师生的合影,那个时候我已经离开子弟小学二年了。但是我的班级应该还在。李老师和常小行,李莉同学应该在。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5-31 17:34:24


  到羊市街还有另外一个办法就是自行车,当时我老爸经常骑自行车到羊市街去。成都那个时候骑自行车不准带人,很多的时候老爸要带我到羊市街去,扎个办?那就是穿一个大雨衣,把我放在后面的用雨衣遮住,这样遮人耳目。

  但是交警也是很厉害的,很快的就发现这个人的雨衣啷个这样夸张喔?拦下一看就露馅了,于是老爸就会被交警处罚罚站。副厅级的干部骑行现场带娃娃,这个现在说出来都不意思。那个时候交警还是很负责任的。除非是省委的大干部,其他人一样照章处理。

  我爷爷话不多,我觉得爷爷很威严的样子。其实爷爷应该是非常喜欢我的。我小时候有尿床的毛病,有时候住在爷爷哪里,爷爷奶奶不知道怎么对付尿床的娃娃,就干脆来一个半小时就把我叫起来撒尿,半小时就起来喊小娃娃撒尿。哇塞,我后来一直有尿频的毛病,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留下的。
作者:yishaoyou123 时间:2019-06-01 08:09:13
  楼主有心了,
我要评论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1 08:58:37

  

  这既是当年的人民北路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1 08:59:51

  

  这就是四川省地质局的50年代的大门,一直到98年才修建了新的大楼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1 09:26:02




  6、地质局大院和老红军魏处长

  五十年代四川省地质局有一个很大的院子,我们这一些调皮捣蛋的小娃娃,在里面玩的非常开心。为了玩躲喵喵的游戏,我们还在一些空旷的地方,自己搭建了很多的小鹏子。因为都是违建建筑,所以这一些棚子里面的卫生不是很好。

  当时地质局后勤处有一个老红军处长姓魏。工作非常负责,经常到这一些棚户区来检查工作,发现这一些的违建建筑多是当场拆迁。如果发现有小娃娃在里面,一般都是先抓起来,再送小娃娃的家长。

  所以四川省地质局的里面当玩的小朋友,都比较害怕魏爷爷,特别是魏爷爷脸上有一道伤疤,非常明显。

  据说这是魏老红军当年是红四方面军,和国民党反动派作战的时候,被敌人的马刀砍在脸上留下的伤疤。所以四川省地质局的小娃娃只要一听说魏爷爷来了,不管当时玩的多嗨,立马就作鸟兽散,逃之夭夭。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1 17:06:00


  7、我不吃肥肉,躲在床底下一整天

  我们家里二次回到成都以后,我还是要上幼儿园的。幼儿园的名字忘记了,据说是在成都市里面的一家比较好的幼儿园。

  俺还是一周回一次家。每到周六的时候,爸爸妈妈就会在幼儿园接,周日晚上的时候送回幼儿园。现在的幼儿园都是一天的,我们是星期的,所以我的幼儿园的那是要盖现在幼儿园的几次方的。

  有一天,我在幼儿园的玩耍的时候,听见阿姨说明天的伙食有肥肉。俺一听吓坏了,俺在幼儿园的别的都还好,就是有一个不好的习惯,害怕吃肥肉。那个时候吧,有肉持就不错了,你娃还在啥子肥肉廋肉的。但是没得办法啊,小娃娃就是不喜欢吃肥肉。

  我一听阿姨说明天要吃肥肉怎么办呢?我们小娃娃是斗不过大人的,怎么办?有一句说:惹不起,躲得起。比较适合我那个时候实情。

  于是我就觉得躲。躲在哪里呢?躲在什么地方呢?后来我运用在四川省地质局的躲喵喵的经验,决定躲在床底下。

  大家都知道幼儿园的床一般都比较矮小,我躲进去的以后,发现这真心不错。于是就潜伏下来。多了没有过久,我就听见阿姨在说:这个娃娃到哪里去了莎?在翻我床上的被子,过了一会儿又走了。脚步踏踏的由近而远。俺躲在床底下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到了天黑的时候,来到我床前的就不只是一个阿姨啦,好像有很多的人都来了,声音很嘈杂哦,有人翻开的我的被子,有的来来去去的。我在床底下看的一清二楚的。也有老师叫我的名字。但是我还是觉得继续躲在床下比较安全。

  据说当时的幼儿园的老师的领导,因为找不到我,非常着急已经电话通知我家里的老爸老妈,说你家的孩纸不见了。

  这还得了?家里的大人的也来到幼儿园来。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我看见刚才熙熙攘攘的人群,突然没有了。寝室是安静的可怕,俺就决定出去看看,刚刚钻出来没有多久,就被一个老师看见了。

  老师没有骂我也没有打我,就是把我找到一边说:娃娃你到哪里去了?我说我躲在床底下。老师子自言自语说:怪说不得到处找不到人哟。

  老师又问:你为啥子要躲到床底下去呢?我只好扭扭捏捏的说:我怕吃肥肉。老师一听哈哈大笑,说晚餐莫得肥肉。

  俺后来觉得亏了,躲在脏不拉几的床底下,饿了整整一天,原来并没有吃肥肉。当然后来老师给我装了一大碗饭。没有肥肉哈。这成为当时成都星期制幼儿园的一个重大事件。要注意小朋友躲在床底下。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2 09:42:02

  哈哈,昨天是六一儿童节,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2 09:46:18


  8、我要上学了。

  1960年的我已经7岁了,经过幼儿园的钻床底下的锻炼,我已经成长很多了。已经到了启蒙的时候,人家都是六岁就上学,大概是应为在幼儿园钻床底的结果,我到7岁的还开始准备上学。

  四川省地质局所在的人民北路,当时的还是比较偏的。我记得对面就是四川省林业厅。地质局傍边就是当时有名的自由市场金花街。

  估计当时的上学要走很远的路,所以四川省地质局决定自己的孩子自己来教育。地质局决定成立子弟小学。我那个时候正好赶上,就成了四川省地质局子弟小学的第一批的学生,哈哈,好像是黄埔军校第一期的学生一样。

  办学校就应该有校舍和教师啊?我的印象好像当年四川省地质局子弟小学没有校舍啊,就在我们七栋傍边找了一个地方,大概有一到二个教室,有没有活动的地方都不记得了。

  我们的班主任是一个女老师,刚刚师范大学的毕业的老师,非常漂亮。我们的老师姓李,我的印象就是李老师会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这在当时的成都学校当中可是不多见,我83年到成都的出差的时候,好像成都说普通话的人都不多。

  李老师的教给我们的普通话,是我受益匪浅,我后来很老爸老妈到了新都,一口普通话使得新都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们大为惊讶,你不是成都的莎?咋个会说普通话啊?

  后来到了湖北普通话也给我很大的帮助。
我要评论
作者:查理布朗先生 时间:2019-06-02 10:23:38
  写得非常好,喜欢看!!
我要评论
作者:张小川ZJH 时间:2019-06-02 12:41:17
  聊斋小说吗?还是要说明什么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2 16:37:22



  8(2)、我要上学了。

  当时的我们的班的同学有多少?我都忘记了,不过我清清楚楚还记得二个同学,不过都是女生哈。俺这个人没有办法,从小就是这样,男同学一个不记得,女同学记得清清楚楚。

  我的同学一个叫常小行,一个叫李莉。常小行的父母亲都是省地质局的干部,李莉的老爸就是当时地质局的局长李亚明。虽然我们老爷子不怎么对付,但是不影响我们的同学关系。60年的过去了,我的老师,我的同学的名字还得清清楚楚。

  75年的时候,我在武钢工作,这个时候有一个原四川省地质局子弟叫康玉莲的来武汉冶金医专读大学,找到我们家里来玩,康玉莲自我介绍说她也是我们的班,我们四川省地质局子弟小学的同学。

  我怎么压根儿没有一点印象?不过我问他你认识常小行和李莉吗?她们两个是我的同学同学,康玉莲说知道啊,认识啊。这样我才以为她也是我们四川省地质局子弟小学的同学。

  不要说四川省地质局子弟小学不怎么样喔。我这里有一张照片,是1965年的当时地质部部长何长工,来四川视察工作,专门和四川省地质局子弟学校的同学和老师合影。

  何长工部长对地质系统办学是相当支持的,当年北京的地质部,组就就有地质部子弟小学,不光有小学,还有初中。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2 17:19:59

  9、三年自然灾害来了

  这一个时段日子,凡是四川人,凡是成都人都知道的,都懂的。我这里买了四川口述史丛书一二辑。里面有很多的当时的四川、成都的负责人,都有详细的描述。

  四川省地质局地处人民北路,这个靠近成都火车北站。当时的火车站非常拥挤和混乱。因为大量的饥民都拥挤到火车站外出,气氛很不正常。

  当时还传说什么有坏人拐娃娃,一时间风声鹤西。所以老师和大人们都反复跟我们强调,现在外面的乱的很,千万不要出去。要玩就在地质局院子里面玩。连我们小娃娃都感受的这样的紧张的气氛。

  有一天果然出事情了,出大事情了。某天四川省地质局大院放映电影,不知道为什么消息传开了,当天晚上院子大门口黑压压的站了一大片人,要到四川省地质局看电影。

  大门值班人员当然不会同意将外来大批人员放进大院。结果大门口的人开始拥挤地质局大门,转而冲击四川省地质局的围墙,当时的地质局的宿舍的围墙不是很结实,一下子就把围墙挤到了,结果坍塌的围墙将一名小孩压倒身亡,造成了严重的事件。

  那天晚上冲击围墙的呐喊声震耳欲聋,我们准备看电影的小孩子都吓到了,家里的大人赶紧要自己的小孩回家。

  四川省地质局的大院还紧靠梁家巷和金花街,现在的梁家巷倒是没有什么。但是在59年到62年,这时候的梁家巷和金花街是一个巨大的自由市场。

  当时因为自然灾害的事情,开放了一些自由市场。这个自由市场也是泥沙俱下,往来复杂。

  我们老师和家长当时教导我们注意事项就是:千万不能到梁家巷去。千万不能到金花街去。火车站和梁家巷和金花街把四川省地质局包围起来,在那三年我门小屁孩总是有一种不安全的感觉。
  • nhqf: 举报  2019-06-03 15:14:12  评论

    写的好,继续哈
  • 夜总会打手1: 举报  2019-06-04 16:07:53  评论

    对,看电影,部队放电影,不许我们外面的娃进去,我们照样冲击部队,翻墙都要进去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3 16:04:01


  10、牛皮菜吃的要吐

  随着粮食供应的日益紧张,地质局大院里面好像是给每家都分一块自留地,种什么呢?四川人叫的牛皮菜,以弥补粮食供应的不足。

  我家里也分到了一块地,都是我老爸来负责种菜。幸好是我父亲在1942年时候,在晋绥根据地,晋绥日报工作期间也是负责自己小单位的大生产。

  种田应该是老行当了。所以我家的种的牛皮菜,那是长得相当的好。牛皮菜这个东东,偶尔吃一点还是可以的,但是天天吃,顿顿吃,当饭吃。就有一点受不了了。那个时候我看见牛皮菜心里就打鼓鼓。什么时候能不吃这个牛皮菜啊?

  据说我家的阿姨刘嬢嬢,经常偷偷多给我这个男孩子多吃一点米饭,被我的两个妹妹发现之后,在家里引发了很大的吃饭风波。妹妹坚决要求一视同仁,坚决反对刘嬢嬢的利用职权。搞不正之风。
我要评论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4 09:17:47


  14、我的大舅舅

  我的大舅舅因为家里是地主成分,所以被赶到农村去了,从原来的绵阳市下放到了安县界牌镇当农民,那个时候的我大舅舅大概只有十五岁不到。

  后来有一个参加工作的机会,本着可以教育好子女的政策,到了成都市铁路局,当了一名护路工人。终于有一个吃商品粮的机会了。

  58到59年的那个时候,因为很多工程下马。铁路部门就号召一些工人回家,可能也是先将哪一些成分不好的赶回去。这样我大舅舅又从一名光荣的铁路工人,成为一个农民了。

  我的大舅舅比较喜欢我,那个时候经常到成都我们家里来玩,顺便背一背篼的农村土特产,或者是一个小兔子。

  所以我们都喜欢大舅舅来玩。有一次大舅舅来成都,我们家正好到温江地委党校我姨妈家里去,大舅舅就跟我们一起去了。

  温江地委党校旁边有一条小河,我们和姨妈的几个小娃娃在浅浅的河水里面玩的不亦乐乎。没有想到的是我的大舅舅会抓鱼,他从河岸边的草丛一会一条鱼,把我们几个小娃娃看的瓜兮兮。在哪里疯了一整天。

  三年困难的时期,大舅舅也遇到了及其严重的困难,以前的说的一旦葱子就低工人一个月的工资,根本就是一个童话。

  我妈妈和他们几个姐妹拿出节约的粮票支援大舅舅,让他度过了最艰难的日子。75年的时候,我闷家里已经搬家到湖北武汉市去了,听说在安县界牌镇的大舅舅又有问题了,揭不开锅了。那个时候武汉市生活已经相当稳定了,我妈妈听说还是赶紧邮寄了一百斤全国粮票,帮助大舅舅解决了燃眉之急。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4 17:40:38


  13 红照壁

  在成都的几年,特别是有一段时间红照壁是我们小孩出现比较多的名词。那个时候可能是四川省人大的有一个礼堂在哪里吧,当时每周这个礼堂都有一些电影和戏剧演出。

  四川省地质局机关周六也是组织去看。我妈妈和爸爸年轻的时候,也是非常喜欢参加这些文化活动,就也把我们这一些小娃娃也带上到红照壁。

  小娃娃最喜欢什么?当然是喜欢动画片。每当红照壁有动画片,那我们小娃娃就看的非常开心,眼睛都不眨一下。

  但是那个时候哪里有那么多的动画片呢?多数的时候都是戏剧片,或者电影。这个时候的我们小娃娃就一个个瞌睡连天。走也不能走,看又不想看。脑壳都是大的。我的红照壁的印象非常的不好。小娃对电影还可以马马虎虎看一样,但是对戏剧片感觉到非常不爽,怎么老是在哪里唱啊唱的。

  九十年代我到成都出差,想到当年的在红照壁瘦的罪,决定到这个啥子红照壁去看看,究竟是什么来头,结果啥子都没有。红照壁 据史载,明代皇城有城墙,御河围绕城墙。皇城正南门御河上有金水桥三座(现人民南路百货大楼、新华书店处)。桥前的空地,是文武百官到皇城朝拜藩王的停轿驻马之处。这里立有赭红照壁,是皇族的标志,每年都要漆上赭泥以示吉庆,街名因此照壁得名。红照壁于1927年拆除,街名保留至今。因红照壁而得名的红照壁街,是老成都餐饮文化的发源地,著名的成都皇城文化就汇集在那里。






我要评论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4 22:32:06

  猛追湾


  成都在五十年代就有游泳池了,应该是叫猛追湾游泳池。有一年的夏天,我爸爸妈妈带我们全家到猛追湾游泳池来游泳。

  我当时只有六岁,到了游泳池俺这个娃娃不会游泳,瓜兮兮的嗮太阳,我觉得没有意思。就跟妈妈说我想回家,不想游泳。

  妈妈说要回你自己回去。我们大家还要耍。俺人小志气大,自己回就自己回,拔起屁股我就走在回人民北路地质局的路上了。

  但是问题来了,我们来的时候是坐公交车的来的,我这回去的要徒步,怎么才不会迷路呢?我想到跟着公交车的走,就不会迷路。

  就这样的我在大太阳日光的强烈照射下,不敢走近路,老老实实跟来的公交车线路,终于胜利的回到了地质局七栋的家里。

  我现在用百度地图看了,猛追湾到人民北路步行的里程是3.4公里,59年那个时候的路线可能还不止这个里程,俺这个6岁的小崽儿一个人就敢走回家,还是以前从来的没有走过的。

  回到家里的因为又累又怕,所以很快就在家里睡觉了。妈妈回家一看,窝火,这个小娃娃真的回来的。那个时候的大人也不怕哈。现在6岁的小孩你敢让他一个人走4公里以前从来没有走过的路吗?
我要评论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5 11:37:59



  15 我们家又要搬家了。

  1963年的,四川的国民经济慢慢在恢复当中。这个时候我们又要搬家了。当时为了帮助四川各县尽快的实行:调整、巩固、提高的方针。四川省委派出了一批地市厅级干部到各县单位县委第一书记。我父亲当时被省委派往新都县担任中共新都县委第一书记。

  我那个时候已经在四川省地质局子弟学校读书到三年记了。子弟小学的教学工作已经逐步的走上正轨。

  家里大人的工作调动,我们小孩有什么办法呢?只能是跟大人一起走。地质战线的子弟都是这样的,经常随着工作地方的改变而改变。

  我在四川省子弟小学的里面,学习成绩中等偏上,也只好跟我们的李老师,还有的我的好同学常小行、李莉告别。跟爸爸妈妈到一个新的地方去,一个新的学校去。

  当时的房子和家具都是公家的,搬家拾掇拾掇很快就可以拜拜了。成都到新都县当时有火车,还有一个川陕公路的汽车,我们家里是坐汽车到新都县去的。地质局安排一个大卡车,就这样我的离开了生活了5年的成都市啦。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5 11:39:49

  

  这就是老爸和老妈在调动工作的时候,在四川省地质局办公大楼后面的花圃拍的照片,左二就是我的同学常小行的妈妈。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5 15:42:45

  16 新都住房

  到新都我都已经三年级的学生,已经明白一些事情,有相当的好的记忆力了。
  我们家经过二小时的颠簸之后,就到了当时的新都县,现在的新都区了。

  因为父亲在新都县委工作。所以家里就住在新都县委的大院里面。我的印象当时的县委大院里面好像没有什么宿舍。最起码就是不像在四川省地质局,有那么多的宿舍,一栋二栋到七栋,还有很多的小朋友。我住在新都县委大院的时候,就没有一个小朋友,跟地质局比起来。这个颜值是要大大的扣分的。

  但是新都县委的大院其他的方面,那是要超过四川地质局N倍都不止的。当时的新都县委大院坐落在民国时期一个军阀的公馆里面,里面有高大的树木,鸟语花香,流水潺潺,假山郁郁葱葱,鱼池游鱼娓娓,典型的中国园林结构。县委大院里面也很大,我们小孩子在里面可以到处疯跑。

  我在成都看见的都是钢筋结构的房子,到新都看见这样的木结构房子,雕龙起风,大院深深,闻所未闻,所以只要有空就满院子的探险,到处疯跑。

  公馆的建筑也是很有特色的,进门就是一个大厅,一家两用,我父母亲住在一边,再进大门以后就是一个小客厅,大理石太师椅古色古香,文房四宝样样俱全,真是一个读书写字的好地方。楼上有一个阁楼,打开窗门就是桂湖,秋季桂花盛开风起,那就是夕阳低照桂花园,晚风吹来阵阵香。

  我和二个妹妹另外住在县委机关的一个大杂院里面,这里的房子就比较陈旧了,晚上老鼠吱吱直叫唤。小孩子心里也挺担心的,生怕地板下面还有什么奇怪的动物爬出来。父母亲当时工作忙,我妹妹当时只有七岁,为了照顾三个小娃娃,给我们在新都县请了一个阿姨,我记得我们叫她王嬢嬢。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5 15:49:46

  

  这是成都猛追湾游泳池的老照片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6 09:06:09

  

  当年的新都县委地方还是不错的,但是现在拆毁了。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6 09:13:39

  

  这是54年的时候老爸和304地质队的工程技术员在野外。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6 09:50:01


  新都县委的后门紧靠在桂湖公园最顶端,没有事情的时候,找通讯员叔叔可以打开大门就可以到桂湖公园看风景,这让我们这一些的城里来的小孩眼睛都看不过来了。

  在成都要到公园去耍,要是要坐公交车,走上整整走上一天。这里打开门就是公园。小孩子不知道有多高兴了。

  我依稀记得桂湖覌稼台城墙后面就是一片青青的小河,河水清澈见底,学校还组织我们学生到河里去游泳。哪是一个高兴啊。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6 12:24:57


  17、上学


  我当时读小学三年级,妹妹也是小学二年级。我们随大人到了一个新地方,首要的事情就是要上学。

  我记得我到新都之后,家里面找的学校叫:新都县横南街小学,现在叫:新都西关小学。距离很近,上学横方便,小朋友一跳一碰的几分钟就到学校了。

  但是到了横南街小学以后,立马把我雷翻了。当时这个西关小学不是成都那种标准化的学校坐骑和桌子,而是那种藤条的小板凳和小桌子。做到里面立马矮了一大截。

  学校吧我分配到了三年级一个班,我们的班主任我现在都记得,叶老师全名是叶灵钧老师。当时的叶老师估计就是三十岁的不到吧。

  叶老师对学生是相当的负责。我离开新都二十年以后,还专门到新都县西关小学见过叶老师。叶老师对我在万里迢迢之外还能来看她这个老师,也是相当的激动。专门叫当时的教导主任和我一起合影。

  当时的新都横南街小学的老师和同学都不会说普通话,都是说新都话啊。俺当时上课读课文的时候已经是比较标准的普通话了,所以还引起同学们的诧异,这个成都的崽儿啷个会说普通话哟?

作者:冉恩泽 时间:2019-06-06 13:02:46
  作者年龄应该与我父亲相仿 很有回忆感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6 16:03:54

  

  这就是新都县西关小学的叶老师 拍摄时间是83年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6 16:06:01

  

  左一是当年的新都县西关小学(横南街小学)的教导主任,姓名忘记了,右一是63年读书的班主任 叶老师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6 16:08:26

  

  这是当年的新都县委大院里面的楼房,据说是民国时期一位军阀的公馆,全木结构的房子,83年的时候还在。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6 16:09:06

  
  • whcbedu: 举报  2019-06-07 16:43:17  评论

    斜红线的所指的是当时的新都县广播局。直红线就是当时的新都县委别墅小楼,一户住两家。小孩不能住的。
我要评论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6 16:13:08




  17(2)上学

  因为我属于比较捣蛋的学生,爸爸妈妈专门的在家里开过一个家长会,请新都县横南街小学的老师来家里,听听老师对学生的意见,另外一个就是征求老师们对教育工作的一些意见。

  我记得学校的教导主任和叶老师都应邀参加了,学校的老师和领导还是比较高兴的,气氛热烈融洽。

  我的同班同学我还记得谁呢?这一次和四川省地质局子弟小学就不一样了。当时我就记得我们班里的女同学,特别是漂亮的女同学,例如:常小行和李莉。(66年来,我虽然去过成都,但是再也没有见过我的小学同学常小行和李莉了。她们现在应该也是60多岁的老人了。)

  我在新都西关小学(横南街小学)唯一的记得同学就是男同学,这回是重男轻女了,同学的名字叫:陈华章,陈华章同学当时长的胖胖的。
  • whcbedu: 举报  2022-04-19 18:15:52  评论

    横南街小学现在应该是新都区第一小学。不是西街小学。更正一下。
我要评论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6 22:36:11


  17、城隍庙和县衙。

  我因为从成都过来的小孩,看见当时新都完全不一样的面貌印象深刻。首先就是当时新都县还有城隍庙,就在县委大院的对面,里面吃的玩的什么都有。

  另外一个印象就是当时新都县还有一个县衙,县政府就住在这个县衙里面,当时的县长是马县长,我记得我老爸带我去过县政府的。我对里面的还有肃静和回避等等字眼,这一类县衙的建筑,简直惊呆了。

  很可惜后来的发展将这一些的建筑完全拆毁了。否则新都作为旅游的城市估计要甩现在的平遥几条街。还好新都的桂湖和宝光寺保留下来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7 08:41:30


  18、第一台手扶拖拉机和吉普车

  63年的新都县里面的也很热闹的,县委大院对面就是城隍庙,古色古香里面各种玩耍应有尽有,我经常放学以后就跑到城隍庙里面去发呆。

  63年的时候,好像是有第一台的手扶拖拉机在县城巡游,我这个小学生也组织出看了,哎呀全城倾巢出动,观看者如潮。

  我的印象当时拖拉机应该是图片中苏联的康拜因,是很大很大的,这个拖拉机怎么这么小,一个人就可以开走了。可能当时全新都县城的人都是这么想的。

  当时新都县委有一辆二战时候的美军的吉普车,这个就有一点恼火了。在四川省地质局的时候,好歹还是苏式嘎斯六九。

  二战的时候的吉普那就太老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巧,吉普车的驾驶员就是原来304地质大队的小车驾驶员,名字已经记不住了,只知道姓楼。我们叫他楼伯伯。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7 16:51:22




  19一颗大树

  新都县委的院子里面植被非常好,还有几个苍天大树。一到天色黄昏,成千的乌鸦就丫丫落在树头,黑压压的一片。

  新都县委里面都有通讯员,时任通讯员有一个一个姓张的小哥哥,我看年级大概只有十六七岁,脸上红彤彤的,身体非常好,精明强干。

  这几个大树每天晚上都有成百上千的乌鸦在上面歇息。当时的县委机关的通讯员不知道哪里弄了一把小口径体育比赛枪,看看也不看对着大树啪啪两声,就有乌鸦落下来。

  我在这个小孩子当然都是通许员叔叔的跟屁虫,看见通讯员张叔叔打乌鸦,就一天到晚央求张叔叔给我打一下子嘛。

  一天张通讯员终于同意给我放一枪,哪里知道我小朋友嘴巴不严,回家就给老爸吹嘘一翻,我父亲知道后找到通讯员好一顿训,从此张通讯员叔叔打枪再也不带我玩了。后来听说张通讯员在八十年代是新都县广播事业局的局长。

  后来的县委的大院被拆迁了,这几颗参天大树应该不会被拆除吧。2003年的时候,我到新都去玩,经过反复测量,我发现当年的新都县委的几个大树,现在还竖立在新都区桂湖旁边的黄桷树广场上。没错,就是它。

  几十年的风风雨雨过去了,那几个大树依然竖立在哪里。
我要评论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8 09:29:40



  19、(2)我看了宝葫芦秘密以后,疑心很大。

  新都县委大院里面宽大,房子多,真的是一个适合小孩们躲猫猫和玩游戏的地方。但是也有一个最大的不好的地方,就是没有小朋友。一个也没有,就我们三个小娃娃。我妹妹二个人正好可以玩到一起去。我跟谁玩去?

  新都县委对面就是城隍庙,有的时候我也进去看热闹,但是不敢玩久了。县委大院门口有一个值班的老人家,工作十分负责。

  非大院的工作人员和相关人员一律禁止入内。那个时候学校的教育还是很正常的,作业也不多。作业做完了干什么呢?只能是自己找乐子玩,自己跟自己玩。

  那个时候正好流行一本儿童读物,《宝葫芦的秘密》我看完这本书以后,就有一点走火入魔了,玩全入戏了。

  以为宝葫芦就是真的了。新都县委的房子都是老房子,年代深渊。有的时候我在父母亲的书房里面写作业,走在木板上嘎吱嘎吱的响,我老以为这地下是不是有什么秘密?因为这是解放前的一个军阀的公馆啊。

  我们小朋友和王嬢嬢住的那个房子,就更有一点问题了,甚至可以说年久失修,晚上老鼠公开跑来跑去的,吓得我都不敢做声。我这个多疑的、孤单的小朋友有一天终于发现问题了。

  1963年中印自卫反击战的英模报告团来到新都县作巡回报告,新都县委高度重视,县委第一书记负责接待,在当时生活还没有全面恢复的情况下,给予了英模报告团很高的待遇,

  县委设宴食堂专门做了高规格的伙食,我这小朋友当然是很崇拜英雄人物啦,晚上开饭的时候,我就趴在食堂的门缝缝外面,看英模们吃饭哪一个口水啊留了一尺多长。


  等到英模们吃饭走了以后,天上渐渐黑了下来,正当我准备走的时候,扎个图然看见还有一帮人溜了进去,然后在哪里进去继续吃起来了?

  我在睁大眼睛一看,这不就是县委机关的几个叔叔吗?其中就有几个通讯员的身影。其实那个时候时候三年困难时期刚刚过去,人们的生活还十分困难,为了不浪费,这个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们小娃儿觉得这是吃英雄的剩囧囧不光彩。

  回到家里我向我老爸反映了这个问题,我发现有人吃英雌的剩囧囧。我老爸听见以后马上严加制止。要我不准出去乱说。哎!这都是好奇心害的。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09 10:08:19




  20 桂湖和宝光寺

  新都最大的风景点就是一个桂湖,一个宝光寺。当年的新都县委和桂湖是一墙之隔。通讯员叔叔那里有大门的钥匙。所以的我们小娃娃也经常从这里跑到桂湖去玩。

  当年的桂湖的覌稼台是一个小城墙,城墙外面是一片绿油油的稻田,2003年的时候,我再去桂湖的时候,发现这个覌稼台外面,已经是一大片的建筑了。

  另外的桂湖在最面有一个亭子叫绿漪亭,这个亭子的靠墙有一门小门,小门后面的就是新都县委,63年的时候,我们也就是经常跑到这个绿漪亭来耍。

  四十年以后的03年,我到桂湖来玩,专门的跑到了这个绿漪亭来看,漪亭依旧是当年的情景。那一扇小门还是依然在哪里。只不过当年的小娃娃已经面目全非了。江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宝光寺我是春节跟我爸爸去的,宝光寺当年周边全部是稻田,03年我再去的时候,周边已经全部是房地产了。

  宝光寺我也去过的,好像是春节团拜会上,我跟父亲一起去的,我的印象就是宝光寺周边全部是稻田,一派田园风光。还有就是宝光寺的茶叶怎么跟别的不一样,是一片片悬立在茶杯里面。小朋友觉得太神奇了。
我要评论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10 09:13:34




  20、新都二个蛋,现在开始煲鸡。

  我父亲到新都以后,当时的国民经济迅速的好转。他当时对县委的机关的工作也是抓的很严格。首先就是县委机关食堂一个星期必须搞一次大扫除。

  县委所有的工作人员,包括他自己都要参加。我那个时候不是没有小朋友玩吗?所以作为小学生的我也经常参加。

  县委机关的工作人员当时也经常参加农村的麦收活动,放暑假的时候我也参加,参加劳动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有伙食特别好,还有防暑的绿豆汤。

  当时新都县广播局就在县委的傍边,有一次在劳动的时候,县委的机关的通讯员说:你们广播局扎个不说普通话呢?新都话播音太难听了。

  当时新都县有线广播的第一句话就是:“新都广播站,现在开始播音。”通讯员开玩笑你们这是说:新都二个蛋,现在开始钵鸡。话没有说完,大家都笑翻了。

  我这个小朋友刚从成都过来,也觉得新都话和成都话还是有一些区别的。在有线广播里面说新都话,镇的不好听。
作者:我莫测你高深 时间:2019-06-10 09:59:21
  难得少时忆,依稀见故人,很有味道。
作者:燕尾蝶儿 时间:2019-06-10 14:52:00
  叔叔写的这些都是珍贵的历史记忆,希望你多写一些,让我们对过往的年代有个了解。
我要评论
作者:一路坷拌 时间:2019-06-10 15:19:35
  比较记实
我要评论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10 16:25:32



  21、我又犯错误了。

  父亲到新都县委以后,不知道为什么相关部门又给他配备了三支qiang支,这在四川省地质局是没有过的事情。

  配备就配备吧,我老爸看都不看,就放到柜子里面。当时治安已经非常好了,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奇怪的是,配备就配备吧,还配备一只喀宾,做啥子这么夸张哟?不理解。

  小孩子特别是男小孩是比较捣蛋的。家里就那么大,有的时候俺就偷偷跑到父亲住的房间去学习的时候,也偷偷把这个玩具拿出来玩玩。玩就偷偷的玩吧。有一次就玩出事情了,玩大了。

  有一天有几个房屋检修的师傅到家里来,检修房子,有一个师傅的小朋友来了。都是小孩子玩心差不多。我们两就玩到一起来了。

  有一天俺突发奇在柜子里面拿出玩具,对着小朋友喊道一句当时标准的电影台词到:不准动,举起手来。哪里知道小朋友吓哭了,马上告状到我父亲哪里。结果就是我被狠狠挨了一顿打,做了检讨道歉,东西都被没收了。

  我自己还写了检讨书做检查,我犯错误了。其实挨打这是值得的,后来想想,这个动作其实还是很危险的。万一呢?
作者:陽光丶小樹潴 时间:2019-06-10 22:55:34
  很有意思哎。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11 11:22:36



  21(2)新都桂湖的一扇门

  63年的时候县委大院有一扇门通往绿漪亭。新都桂湖里面到最里面,湖边有一个小亭子叫绿漪亭。这里已经靠近桂湖的终点了。

  新都县委大院,原来在民国时期是一个大人物的公馆,到底是谁的公馆的不知道呢?但是在民国时期,公馆就应该有一扇门直接通往桂湖。我们63年来的时候,这是有一扇门,们的钥匙在通讯员的叔叔手里,平常都是关闭的状态。

  有的时候我们几个小孩子会找通讯员小张叔叔开门,如果小张通讯员心情的好的时候,就会给我们看门,但是会嘱咐我们不要跑远哈,就在亭子这里玩。

  所以我们到桂湖以后,一般都是在绿漪亭这里玩。亭子里面有什么玩的呢?也就是坐在那里看湖的小鱼。2000年的元旦,我到成都的出差,事情办完之后,我想干脆到新都去玩玩。

  买了门票进去之后,我就想我们当时从县委大院那一扇门进去之后,就是到门旁边的小亭子里面玩。我再去看看还在不在?

  哦走过一点路,按照当年的回忆,在围墙边果然找到了一扇门,正对着的亭子叫绿漪亭。这就是四十年前,我们应该玩的地方。当时真的心情很激动。

  整个下午都是桂湖的绿漪亭里面,哪里有一扇门,一到时光门,我的少年的就在哪一扇门后面。看叶飞叶落,望云聚云散。一直到天色已黄昏,日落月升后,才返回成都。依旧在当年的情景啊!
  • 夜总会打手1: 举报  2019-06-12 09:40:12  评论

    咱小时候,邻武侯祠,门票是5分,出来不走大门的,翻墙进去,也是1玩就半天,兴趣大大,不像现在,人暮气沉沉
我要评论
作者:大家狼 时间:2019-06-12 10:52:54
  岁月无痕,记忆犹新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12 16:21:49



  22、又要搬家了

  六四年的元旦节过了没有几天,爸爸妈妈告诉我们我们又要搬家了,这次搬家到哪里去呢?这次要出国了。要出天府之国了。这次搬家到宜昌去。

  我很奇怪啊,刚刚在这里的学校的同学和老师熟悉了,也有了几个好朋友,又要搬家了。这次搬家还要搬到湖北去,听说湖北人把我们四川话的什么叫么事?

  这大人工作要调动我们小娃娃有什么办法呢?我们只有跟着走。到湖北宜昌去,就不想成都到新都这么简单了,所有的东西破破烂烂都要装箱,我记得我们在我们小孩住的大杂院里面,自己钉箱子都整了好多天。

  就这样在一九六四年的冬天里,我家又一次的搬家,这次就是出四川啦。我们从新都到成都搭乘成渝线的火车到了重庆。在重庆等了几天以后,又坐船沿长江下到了宜昌。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12 16:52:28



  23、梦回新都

  我在新都县仅仅上过一年的小学,就随同父母亲工作调动到湖北宜昌去了。几十年转瞬过去,我也经历了很多的事情。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新都县的老师和同学,新都县的县委机关大院,新都县的桂湖那山那水就是一样挥之不去,经常出现在梦中。梦里想起几多事,满满都是新都情。

  1983年我机会来了,当年年底我出差到北京、西安、成都。到成都以后,我放下手里的工作,要同行的同事先去重庆去,我自己在成都找到公交车,直接往新都县来了。

  到了新都之后,要找一辆三轮车直接跑到了新都县委大院,当时新都县委的大院还在那里,河山依旧,物是人非啊。

  到了新都县委以后,我直接就溜进去在里面东游西逛。这个时候有一位时任新都县委的办公室主任钟忠秀,警惕性比较高,看见我在里面鬼鬼祟祟的游逛,就出来问我:你找哪一个?我说我不找哪一个就是进来看看?钟主任说:这是机关,没有事情请你出去。

  我一看这个阿姨好面熟啊,就说我以前在这里住过的。钟主任继续追问:你在这里住过的?那你家长叫什么名字?我说我父亲叫某某,当年我就住在这里面。

  钟主任一听我父亲叫某某,又问了几个问题,确认我是当年的小捣蛋以后,也显得非常高兴,带着我参观了当年的我父母亲住过的公馆,参观了我魂系梦绕的小花园、大树、假山,依旧是当年的情景啊。最后钟主任还安排我在机关里面吃饭,住宿一晚。(照片就是当年我父母亲住过的房子)

  钟主任告诉我当年我的偶像,当年的通讯员张叔叔已经是县广播局局长。还有照顾我们的王嬢嬢也在新都。你们走后王嬢嬢也参加工作。

  第二天,告别钟主任以后,我又来到当年的上学的地方,原来的横南街小学已经改名西关小学。进到学校问叶老师在不在?学校的值班的人说:你在这里等,我们给你喊。

  看见叶老师以后,叶老师已经不认识我了,问我是谁?我说我就是63年您的学生,叶老师这才辨别出来,我能够来见叶老师,叶老师非常高兴,师生在一起合影留念以后,

  叶老师问过现在做什么工作?我说在武钢,任技术工作,目前是助理工程师。我说我能够取得一点成绩,都是老师当年的教导的结果。(照片就是我的老师叶老师)。


  当然了见过当年的老师之后,自己又跑到宝光寺转了一圈。因为时间有限匆匆离开了新都县。

  2000年,2012年我又带着转到到新都来旅游,来看看我的少年时代,看看我的心灵的之地。这个时候新都已经是和63年的新都大相径庭。已经是一个大城市了。

我要评论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13 10:33:21



  24 出川

  64年元月,我们一家自己钉了几个大箱子托运。然后我老爸就带着我们三个小孩正式离开了他工作了15年的四川。

  老爸在四川担任过三个县的县委书记,第一任县委书记就是在四川省安县,本来在绵阳军管会办公室当副主任,因为当时的土匪攻进了安县的县城,这还得了。中共川西区党委李政委点名空降他去。

  然后就是到了金堂县当县委书记,最后就是在新都县。据说离开四川的原因是老爸当时因为和温江地委的宋文斌书记不大对付。

  原来1954年的时候,彭县铜矿党委棣属温江地委,老爸有一次看见有一个到中央党校学习的名额,就给地委写了报告,时任地委书记宋文斌没有批准,还说是老爸是个人主义要求检讨。

  到中央党校学习还是个人主义了?当时彭县铜矿部分移交给重工业部。棣属关系没有了,检讨也就没有了。但是从此梁子就这样结下了。

  63年四川省委在重庆召开三级干部会议,温江地委宋文斌书记会上发言:说新都县委有一个书记搞特殊,属于四不清行为。

  当时在场的西南局第一书记李井泉同龄人宋文斌发炎以后说:这个人我知道,以前很好的啊,可能是工业战线的干部,不适应吧。既然在你这里搞不好那就回地质局去吧。

  李井泉为什么知道我老爸,应该是1940年中共晋绥分局下属的中共沿黄河工委派他到闫督军的模范县隰县潜伏三年,最后在接头关系被捕叛变后,全晋绥情报部门都认为这个潜伏者肯定挂了,哪里知道半年以后老爸全身而返。

  当时在当地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中央晋绥分局李井泉书记是主管管情报的。应该知道一点。1950年空降到安县县委当书记,也是当时的川西区党委指点要求的。

  官场上有的领导心机是很深的。俺也不明白既然当初和这个地委书记宋文斌有一点不愉快,为什么老爸还要到新都县这个宋书记的治下去呢?四川的县不是多了去了?估计是以为十年了领导的事情多早就忘记了。

  如果不是西南局第一书记发话,估计难得过。省委组织部后来准备安排老爸回地质局,当然省委组织部也是在中间搞了一些刁难,拽的要死,吃回头饭的干部,都要过那一关的。

  但是他后来对省委组织部说:我又不是没有人要。调动期间,自费到北京找到冶金部干部局和时任冶金部部长的吕东,要求回冶金地质战线,

  部长三天以后给了二个地方他选择:一个就是天津地质研究所党委书记,一个就是原来川鄂地质分局。现在宜昌改号是:中南冶金地质勘探公司行政一把手。

  也就是回原来的店。看来老爸还是很干一些活的,否则冶金部会要他?冶金部又不傻?



作者:weq22 时间:2019-06-13 13:32:35
  真实的历史。
作者:welder 时间:2019-06-13 15:22:11
  @whcbedu 2019-05-29 12:54:30
  2 成了重庆崽儿
  记得我大概是3岁的时候,就开始到幼儿园上学了。55年重工业部改名冶金部。冶金部304地质大队和几个单位合并成立了冶金部地质局川鄂分局。
  我父亲由原来的党委书记,转任为:川鄂地质分局副局长,党委副书记。主管单位的生产。
  地质部位对领导的干部基本要求就是要求能够到现场,到地质队去,主管生产的副局长,更是要到野外队。
  当时的冶金部川鄂地质分局的工作地域,分布在湖北、四川......
  -----------------------------
  巴蜀幼儿园很有名的,但不在上清寺。
我要评论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14 09:31:04




  我们小孩子对于留在四川还是到湖北去,根本就没有自己的主见,反正跟着大人走,一路上还是非常高兴的。特别是坐火车很嗨啊。

  成渝线是当时有名的线路。到了重庆之后家长还要求我们写作文。题目就是《我的火车》。

  到了重庆之后,小朋友们更加高兴了,因为马上就要做大轮船了。要知道在成都看到的都是一些小米米河水,哪里有长江的这样大的气派。哇塞,还有大轮船。这当时在成都是看不见的。

  但是作为一个读三年级四年级的小学生,我还是不愿意离开熟悉的老师和同学的。一个小学生的成长环境与他的老师和同学们是分不开的。

  你看看,我刚刚在四川省地质局上了三年小学了,老师和同学都非常熟悉了。这一杠子扯到新都去,环境都要重新的熟悉。

  这刚刚在新都和老师同学熟悉了,同学之间的关系都十分融洽了,这一杠子又要扯到湖北宜昌去。宜昌就是和四川截然不同的生活习惯和语言环境。

  我离开新都的时候,老爸老妈还专门到地质局去了看望了一些同事,我也顺便去看了敬爱的李老师,和我从一年级就开始同学的同学们。

  在重庆等轮船的时候,我老爸老妈还专门跑到小龙坎去看看,据说当时有一个面馆,号称矮子面非常好吃,但是六年之后他们再去的时候面馆已经荡然无存了。

  我虽然在重庆上过幼儿园,有那么一点点的印象。但是当时重庆正在举办一个游行还是跟我留下很深的印象。重庆话和成都怎么不太一样哈?当时游行的队伍喊的口号是:“要巴拿马,不要美国佬”。我觉得重庆话和我们的成都话不太一样。
我要评论
作者:看书911911 时间:2019-06-14 23:13:39
  关注中!很真实的历史!谢谢叔叔!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15 09:58:50


  其实我老爸因为的工作的基础和人脉都在四川,离开四川也是有得有失的。看看哪一些人脉吧:

  四川省民委主任贾生彩,不要小看贾主任喔,贾主任曾经担任延安自然科学院的一个学员的班主任,知道当时的这个学员班都有什么人物吗?有很多的大人物啊。名字就不说了,大家可以去了解。

  四川公安系统负责:王三武,王三耀。四川省总工会 曹廷明,四川计委主任:辛文。重钢党委书记王孝才等等。虽然山西人大家平时不怎么来往,万一有一个求人的事情呢?还有一些比较远的熟人,中共成都市委第一书记廖井丹,抗战时期廖井丹时任晋绥日报社长兼党委书记。

  从某种意义上说离开自己的熟悉的四川省还是有一些遗憾的。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15 10:01:12



  25、宜昌九码头沿江一带满是吊脚楼的城市。

  重庆到宜昌的轮船是下水,三天的时间很快到到了。中南冶金地质勘探公司当时就在宜昌九码头。是一个四层楼的建筑。

  这个中南冶金地质勘探公司就是原来的冶金部川鄂质分局。当年一半的人到四川地质局,一半的人到湖北宜昌,开始取名是:武钢鄂西矿务局。后来又叫湖北冶金地质勘探公司。最后还是叫冶金部中南冶金地质勘探公司。算是在宜昌的不多的央企吧。

  我们这几个成都的小娃娃,到了宜昌最大的感受是什么?是长江,到了宜昌新家距离长江边只有几百米,所以当时还没有安顿好上学的事后,俺就经常跑到江边看长江,心里很多的嘀咕。为什么长江这么大啊?一连在江边发呆了一个星期。

  当时的宜昌那是完全不能和重庆、成都这一些的大城市相比,九码头到大公桥一带全部是居民的吊脚楼,逶迤成片十分壮观。

  除了长江和轮船,我那个时候觉得宜昌真没有啥子好的。当然宜昌的当时的中心地带在解放路一带,还有不少的建筑。

  宜昌当时有一个很有名的餐厅叫江峡饭店,记得刚到宜昌的时候,全家在哪里吃了一会饭,宜昌比较有名的菜就是江鱼了,饭后结账共计人民币5元。貌似宜昌的当时的生活比四川要好一些。
我要评论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6-16 10:47:40


  中南冶金地质勘探公司也算是我父亲母亲的老单位了。里面职工大多数都是当年304地质大队和冶金部川鄂地质分局的熟人。

  他们从58年出川到宜昌,已经整整6年了,当时一起过来的小孩都从四川娃儿边成了湖北仔仔。

  所以我们的到来,很多的父母亲的朋友过来看望,看见我们三个小孩说的一口的成都话,禁不住一片夸奖,好好听的成都话啊。

  企业和地方就是不一样,当时的在宜昌的中南冶金地质勘探公司,从重庆的冶金部川鄂地质分局搬家以后,到宜昌几经改名,偏居一隅从武钢鄂西矿务局,到湖北冶金地质勘探公司。貌似都没有当年的冶金部川鄂分局的辉煌。

  我估计这也是为什么冶金部同意我父亲的调动,并把他直接派来任第一把手,要知道他当年在重庆川鄂地质分局的时候还是一个二把手。这也说明了冶金部对当时的宜昌的冶金地质勘探公司的工作是不满意的。

  地质行业的领导,最主要的要求就是要到野外去,到地质队去?60年代有公路的地方很少,大多数要徒步。地质队的生活相对比较艰苦。冶金部川鄂分局到宜昌的这一部分,六年了可能没有什么作为,有几个领导身体当时就不太好,基本上都是在机关里面。所以企业也没有什么发展,偏居一隅。

  地质系统就是这样的,地质勘探钻探都是深山老林里面,生活条件十分艰苦,这就要求领导们要能到到现场,了解地质钻探的进度情况,还要为地质队解决困难,解决生活的问题。这就对领导的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要能走,当时很多的地方没有什么球公路,按照现在的时髦的话说就是要徒步,要能够走。要爬山。

  我们到了宜昌之后,住在什么地方呢?住在一个棚户房子里面,全家的搬家的大木箱很久没有打开。这好像跟新都县完全是完全不一样。但是我们小孩很开心,房子虽然是棚户房,好玩。
作者:zhs110 时间:2019-06-27 11:42:28
  中国,正以龙的姿态腾飞,愿您越飞越高,与日月同辉,像恒星一样永存,像星星一样闪亮。
作者:weq22 时间:2019-06-30 17:50:51
  不更新了吗?
楼主whcbedu 时间:2019-07-02 11:50:45



  26、又要上学了。

  就在宜昌市的九码头的,当时的中南冶金地质勘探公司里面,虽然没有住房,但是小孩子的上学还是不能耽误的。所有首要的任务就是安排上学。最后家里面安排了一个宜昌张家店小学。

  张家店的小学应该是这一带比较完善的小学了。距离也不是很远,学校当时跟成都的学校来说还是有一些差别的。

  但是小孩子就是来读书的,有一个地方坐,有一个课桌,还有老师上课就不错了。当时老师讲课也是使用一场本地话,虽然宜昌话就是四川语系。准确说就是川东一代的口音,但是要想完全听懂老师的讲话,还是要花时间的。

  这个张家店小学我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一个同学都没有记住,一个老师的名字也没有记住。白白耽误了半年的时光。

  宜昌话比较喜欢说:儿,称呼小孩子一般常说:这个儿,那个儿。这在四川就有一点问题了,我们小时候玩的时候,一般说这个儿,就是有一点贬义词有一点骂人的意思。

  有一天我在张家店的小学,有一个同学过来跟我说:这个儿,我们出去玩玩?我一听顺手就给了这个同学一个耳光,说他骂人。

  同学不干了,找来老师调解,我说在成都这么说就是骂人的。后来老师有做了同学的工作,我也做了检讨,这样的事情才算过去了。两地的方言不同,会出现一些问题的。例如湖北人说:锤子,就是榔头。四川话说锤子,那就是有骂人的嫌疑了。
作者:wadnn123 时间:2019-07-03 10:47:29
  作者对生养自己的故土有很真实的情感。赞一个!
作者:昆仑玉2011 时间:2019-07-15 16:26:27
  @whcbedu 2019-06-03 16:04:01
  10、牛皮菜吃的要吐
  随着粮食供应的日益紧张,地质局大院里面好像是给每家都分一块自留地,种什么呢?四川人叫的牛皮菜,以弥补粮食供应的不足。
  我家里也分到了一块地,都是我老爸来负责种菜。幸好是我父亲在1942年时候,在晋绥根据地,晋绥日报工作期间也是负责自己小单位的大生产。
  种田应该是老行当了。所以我家的种的牛皮菜,那是长得相当的好。牛皮菜这个东东,偶尔吃一点还是可以的,但是天天吃,顿......
  -----------------------------
  想吃牛皮菜,现在好像没有了!
我要评论
作者:成都教育培训 时间:2019-07-15 16:30:13
  关注中
作者:昆仑玉2011 时间:2019-07-15 17:17:15
  还没完呢!楼主快回来!
作者:封仁院 时间:2019-08-20 12:29:13
作者:chenandy3 时间:2019-08-20 22:13:13
  居然是地矿局的啊,叔叔,我从小也是地矿局长大的。
我要评论
作者:失足文艺青年 时间:2019-08-26 17:55:01
  写的细腻而且感人
我要评论
作者:失足文艺青年 时间:2019-08-26 17:55:45
  看哭了
作者:1283290823 时间:2019-09-18 09:03:48
  @whcbedu 2019-05-30 16:43:08
  
  中间的小宝宝就是我,大概是成都拍摄的,时间55年
  -----------------------------
  哈哈,优秀、
作者:1283290823 时间:2019-09-18 10:03:17
  楼主,更贴啊,好久都没看过这样好的贴了。
我要评论
作者:nxp17240 时间:2019-09-19 22:36:55
  叔叔写得很好哦,我都看得入了神,文笔不错,让我们这些后辈对那个特殊年代有一些大概的认知,期待更新.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蜀山茉莉 时间:2019-10-12 00:13:10
  好文章。我姨夫是地质局测绘队工程师,50年代大学生,广东梅县人,大学毕业分配到成都的,家住成都地质宾格后面大院里
我要评论
作者:wangchaodede 时间:2019-10-12 14:46:38
  继续啊!!!持续关注
作者:打鬼炒来吃 时间:2019-11-02 17:16:40
  史料翔实,用心之作。如果有地质局大院的子女看到,一定会把楼主这篇文章转到地质局子弟群里。我想认识和记得楼主的同学也会看到,也会祝福远方的的同学一切安好!
我要评论
作者:四川喇叭花开 时间:2019-11-27 15:58:59
  写得非常真实感人,楼主继续
我要评论
楼主whcbedu 时间:2020-08-14 10:30:33
  @看书911911 2019-06-14 23:13:39
  关注中!很真实的历史!谢谢叔叔!
  -----------------------------
  客气
作者:DDY19682018 时间:2020-08-22 15:10:08
  我的嬢嬢一家也在彭县地质局工作许多年,我还去过.
作者:远行666 时间:2020-08-22 16:00:41
  好贴,谢谢叔叔.
我要评论
作者:利美医疗 时间:2022-01-06 17:39:33
  不错持续关注!
作者:蓉宜 时间:2022-02-11 01:00:26
  @whcbedu 2019-07-02 11:50:45
  26、又要上学了。
  就在宜昌市的九码头的,当时的中南冶金地质勘探公司里面,虽然没有住房,但是小孩子的上学还是不能耽误的。所有首要的任务就是安排上学。最后家里面安排了一个宜昌张家店小学。
  张家店的小学应该是这一带比较完善的小学了。距离也不是很远,学校当时跟成都的学校来说还是有一些差别的。
  但是小孩子就是来读书的,有一个地方坐,有一个课桌,还有老师上课就不错了。当时老师讲课也是使用......
  -----------------------------
  我是长办505的。握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