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花儿--河白情色小说系列

楼主:河白 时间:2005-12-03 09:26:02 点击:8618 回复:8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朵:两生花
  
  
  陆天鸣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那种感觉让他浑身轻松,连千万个毛孔都舒张开来.
  也难怪,辛苦了大半年,这笔单子终于敲定了,虽然对于陆天鸣来说,成功早就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事情,但这单总价值达到七千万的业务做成,意味着他将终于一步跨入富豪阶层,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富豪,再也不用担心市场风险,只需要坐在家里打几个电话就能维持奢华的生活,最重要的是,再也不会因为工作担惊受怕,拼命维持那基础薄弱的小企业.
  他赔笑着和宁副市长走出饭店大门,身边簇拥着相关人员,几辆豪华轿车无声地滑动过来,宁副市长微微皱了下眉头,他知道这位在谈判中起到关键作用的官员一向低调,于是挥手让其他人走到一边,自己却跟着宁副上了政府专用黑牌的小奥迪.
  “您看,现在还早,是不是再去V.T坐坐?“
  宁副市长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转而告诫他千万不要出什么问题,然而司机从倒视镜里向后座瞄了一眼后,径直将车子驰向了城东的方向.
  V.T是这座城市最大的私人会所,属于精英俱乐部性质,消费且不说,能够去到那里是必须要能跨过门槛的,陆天鸣也只是在两年前才知道原来有这种地方的存在,他惊诧于俱乐部的神秘和低调,后来才知道,在这个城市,当你混到一定程度,或者权大,或者钱多,终究是会知晓这个所在,它的会员证,如同一张名片,用来证明这城市里每一个地位高尚的身份价值.
  渐渐地形成惯例,这座城市,每每发生一件或惊天动地或不为人知的大事件,许多被影响到命运的人们并不知道,掌握者必然会到V.T去庆祝一番,副市长自然是常客,陆天鸣却来的少,这两年来,值得他安排到这里来的人不超过十个,而平时,工作狂的他,却甚少涉足娱乐场所.
  车熟门熟路地滑进大门,外表并不起眼的院落里稀稀拉拉停了几台车,大家一看便心知肚明谁是谁,然而并不说破,这正是潜规则之一.美丽到异乎寻常的妙龄女子为他们拉开车门,陆天鸣递上会员证,那女子笑了笑,并不接过,却轻声为他们带路.
  传说这些女孩子早已练就一眼就可以把全部客户认出来的本事,而她们的高薪水,足以让她们成熟到不会为客户带来任何麻烦,都是素质极高的女孩子啊.
  “宁市长,您玩好,明天上午我还到你办公室去.“陆天鸣轻声说了句,满面卑谦.
  宁副市长微微点头,随那女孩子走进电梯.
  陆天鸣走到门口掏出电话,准备让司机过来接他,转念一想,又将电话收起来.
  一旁另一个女子已经微笑着候在旁边,他点了点头,说:“安排个好点的房间.“
  确实,他也累了.
  泡在宽大豪华的浴池里,他舒服地呻吟一声,闭上了眼睛,门锁“喀“地一声轻响,他知道是服务项目,并不睁眼,只是翻了个身.
  果然,一双柔软的手开始轻轻推拿他的后背.
  为了这个项目,他几乎是一个星期没睡好觉了,迷迷糊糊地竟然睡了过去,然而水声“哗“地轻响,一种重量让他惊醒.
  那女子全身涂了泡沫分水滑上他的身体.
  他感觉到那女子轻轻而努力地摩擦,皮肤极有弹性,模糊里他伸手捏了下那女子,那女子吃吃地笑了,他开始有兴趣地睁开眼睛,翻身过来.
  果然是极青春极美丽的女孩子,他微笑着将双手枕到脑后,挪了挪身体让自己更舒服.
  那女孩知道他注视着自己,苹果一样的脸庞微微红了,却并不停止动作,将着力点放在自己双手双脚上,而身体,却用最舒缓最温柔的节奏摩擦着他的身体.
  他感觉自己的乳头发麻,女孩胸前两点嫣红若即若离,充满挑逗地碰撞着彼此身体,热雾散发着令人麻痹的触感,仿佛脑中枢开始昏昏欲睡,而肉体,却越发敏感了.
  他的欲火“轰“地一声就着了,竟似无边无际.没有人会相信,这具健康的,还并不算老的,成功人士的身体,接近半年没有做过爱.然而他自己知道,自从两年前亡妻病逝,他便把所有的雄性荷尔蒙发泄到工作中去,宛如一个得不到欲望满足的斗士,他在商场上战无不胜,却任由感情地一片荒芜.间或有美女送上门,更多的便是眼前这样的娱乐场所里,他却经常努力控制,并非他是卫道士,更让人不敢相信的是,他年轻时候无穷无尽的情欲,似乎随着爱妻的病故,一同消失在天堂.
  此刻他的感觉很完美,久违的冲动爬进他的大脑,那女孩自然读懂了他的身体,象一尾鱼一样滑了下去,坚硬如铁的躯体某部分,立刻被裹入温暖的挤压之中.
  似乎只是短短的几秒钟,他就差一点就释放了自己的欲望,但他及时制止了那女孩,他扭开一旁金色的喷头开关,那女孩十分懂事地站了起来,取下毛巾开始为他擦拭身体.
  一直小心翼翼的温柔女孩此刻有些疯狂地扭动着跨坐在他上面的身体,他紧咬着牙关,嘴里也迸发出单字,他甚至懒得去关注那女孩的表情,一心享受着属于自己的快乐,他终于忍不住有些粗暴地拉下那女孩,翻身压了上去,再次狠狠地进入.
  然而和之前许多次欢爱一样,就在他拼命冲刺的时候,他的脑海里毫无先兆闪出了亡妻的面容.那美丽,温暖,苍白,柔顺的天使般面容,虔诚冲击着他的大脑,所有的欲望,似乎转眼间便消解融化,一种从云端下坠的痛苦和惊慌感,从思想迅速蔓延到身体,他甚至来不及感觉挫败感,身体的某部分便极其可笑地萎缩下来.那一刻,他甚至想哭出来.
  那女孩有些惊讶地望着他,他有些恼怒地翻身趴在旁边,觉得自己丧失了说话的力气.
  女孩又开始象蛇一样蠕动,试图钻到他身下,然而温暖柔嫩的丁香小舌,此刻于他却如蛇信般厌恶害怕.
  他动了动身体,却低声喝道:“你先走!“
  那女孩怔了怔,飞快的反应过来,一声不发地迅速收拾好自己的衣物物品,转眼便消失在门口.
  他茫然望着豪华房间的天花板,如同身在一个梦噩里,迟迟不能醒来.
  那天夜里,他睡在曾属于自己和爱人的小房间里,昏暗的台灯下他对着妻子的照片,一边呼喊着爱人的名字,一边狠狠的手淫.
  最后的欲望释放那一瞬间,黑暗里他泪流满面.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河白 时间:2005-12-03 09:36:00
  先预告下
  第二朵:梅花帕 (婚外情)
  第三朵:黑兰祭 (轻度SM)
  第四朵:帝女花 (畸恋类)
  
  
  要赵姐姐帮忙编辑好看点,特别是文字里的小标题.
  
  呵呵,试试自己能不能找到那条线,游走在十八禁边缘的线,大家不要鄙视我.我不素标题党.
  身心不健全及不喜者勿入.
  
我要评论
作者:田田小叶 时间:2005-12-03 10:04:00
  疯子又出新作了,怎的不继续写老姑娘啦^-^,果然是坑王
作者:驴拉多纳 时间:2005-12-03 10:05:00
  果然没看走眼
  的确是实力派
  
  河白,我更新江湖了,关于实力派和偶像派的斗争开始鸟
作者:赵愉 时间:2005-12-03 10:37:00
  
  小河,我要的不是小说啊,
  想要的是:
  河白记实 之我生命中的那些花儿。。
楼主河白 时间:2005-12-03 10:46:00
  汗,偶不素坑王,最多慢产.
  驴驴偶们一起加油吧.
  赵姐姐,非要强求谁是谁么?未免太着相了.
  爱人人都有,哦,不.....情色人人都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你也可以把河白看做是陆天鸣们啊.
作者:驴拉多纳 时间:2005-12-03 10:59:00
  恩
  争取要做到无相,更进一步还要无码
  
  实力派的作风,偶现在正式宣布组建实力派,河白就是实力派的代言人!
  
  --------------------
  坚决与走纯情路线的偶像派划清界线
楼主河白 时间:2005-12-03 11:19:00
  心中无码,文字自然无码.小驴,不如成立无码派....哈哈.
  支持小驴立山头,要把偶像派的MM都抢来做压寨夫人!
作者:李泽辉 时间:2005-12-03 11:23:00
  期待下面的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

天涯城市河北保定http://www.tianya.cn/index.asp?vitem=263

我的博客http://lizehui.tianyablog.com

作者:purect 时间:2005-12-03 11:27:00
  
  PG17级
  
作者:驴拉多纳 时间:2005-12-03 11:31:00
  SY强身,YY强国
  
  实力派的口号!~
作者:赵愉 时间:2005-12-03 11:39:00
  
  我不便发言
  
  :目
作者:coffeedou 时间:2005-12-03 13:44:00
  我这几天也不方便发言
楼主河白 时间:2005-12-03 15:24:00
  理解楼上的两位,是人总会有那么几天.
作者:天使小妖 时间:2005-12-03 16:23:00
  k.你先把我那边的写乐再来挖坑
作者:恋夏草 时间:2005-12-03 16:37:00
  ...
作者:泡沫咖啡ff 时间:2005-12-03 21:40:00
  河伯,俺要聪白嫩!
作者:猪之哥 时间:2005-12-03 22:36:00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楼主河白 时间:2005-12-03 23:11:00
  汗,猪哥哥笑地好YD
作者:没文化农民 时间:2005-12-03 23:30:00
  坚硬如铁的躯体某部分,立刻被裹如温暖的挤压之中.
  
  
  整文最大的败笔
楼主河白 时间:2005-12-04 00:06:00
  坚硬如铁的躯体某部分,立刻被裹如温暖的挤压之中.
  汗,裹入.
  斑竹能改错别字不?
  
  败笔甚多,胜笔甚少,惭愧啊惭愧.
作者:石头阿丁 时间:2005-12-04 01:27:00
  实力派坑王的贴,等打上了“END”后我再来看~
楼主河白 时间:2005-12-04 09:11:00
  偶要当偶像派,实力派都没MM泡的说.
作者:coffeedou 时间:2005-12-04 10:03:00
  实力派都是被MM泡
作者:驴拉多纳 时间:2005-12-04 11:02:00
  偶像派是方便面泡的人多,而且速食,一泡就开
  
  实力派是陈年老酒,非常人可品尝,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作者:谁看到鱼的泪 时间:2005-12-04 11:43:00
  河疯:
  “最后的欲望释放那一瞬间,黑暗里他泪流满面.”
  
  
  仅此句入耳,意味深远...8错...

懒的去管,去想,

去写。。。。。。。。。

作者:尘落指尖 时间:2005-12-04 13:49:00
  终于,看了篇猛料。
  填补了我一直引以为耻的空白。

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殇。

楼主河白 时间:2005-12-04 14:54:00
  可是偶加入实力派有个很大的障碍,听说实力派都要长的丑,偶是帅哥怎么办?
作者:云木清香 时间:2005-12-04 15:19:00
  整与毁之间,选择一种,绝对可以达到你想要的偶像或者实力~
作者:谁看到鱼的泪 时间:2005-12-04 15:34:00
  河疯:
  
  合理利用天生丽智,整合资源,相信你一定可以大踏步迈入实力派的行列捏!
  偶期待中......
天空又来了一片云彩,带着微笑。宝贝,不哭!
作者:驴拉多纳 时间:2005-12-04 16:25:00
  做实力派最关键的是要低调:
   比如我,虽然长得帅,可是我从来都不给别人说~
作者:纵容你在心底 时间:2005-12-04 17:01:00
  很精彩呢 :)


作者:赵愉 时间:2005-12-04 19:54:00
  
  裹入? 裹字....
  很少看到这字,在众多情色文字里...
作者:漂洋过海来爱你 时间:2005-12-04 20:22:00
  白痴
  你挖了多少坑了??
  
作者:驴拉多纳 时间:2005-12-04 20:38:00
  挖坑是一种美德
  给大家讲一个故事:
  
  从前有个太监..........................................................................................................................................................................................................................................................................................................................................................................................................................................................................................................................................................................................................................................................................................................................................................................................................................................................................................................................................................................................................................................................................................................................................................................................................................................................................................................
  
  
  
  
  下面没有了

看帖不回帖,木有小JJ

作者:石头阿丁 时间:2005-12-04 20:43:00
  看帖不回帖,木有小JJ
  ——————————————————————
  楼上的在痛诉自己的亲身经历以警示众生?
作者:不是花开 时间:2005-12-04 21:05:00
  哈哈哈哈
  
  
  
  
作者:不是花开 时间:2005-12-04 21:06:00
  支持小驴立山头,要把偶像派的MM都抢来做压寨夫人!
  
  那厮有几个老婆啊。。。。
作者:驴拉多纳 时间:2005-12-04 22:00:00
  报告楼上的,还在想,明天应该能回答你....
  
  
  
作者:阿朱1314 时间:2005-12-04 22:20:00
  河疯与老驴结盟?
  偶送个金匾吧,上书三个大字:疯驴派
楼主河白 时间:2005-12-04 22:52:00
  汗,你们在情色小说下面谈老婆,太丢偶的脸了.
作者:妖行桥下 时间:2005-12-05 13:32:00
  白痴只会挖坑~!
楼主河白 时间:2005-12-05 18:23:00
  5555......偶的妖妖又骂上门了...
作者:纵容你在心底 时间:2005-12-07 12:11:00
  呵呵~~~~很喜欢的文字,等着看继续.
作者:锁轻寒 时间:2005-12-07 13:21:00
  :)
  两生花,该是那些花儿里最值惦念的一朵。
  最爱终归是最爱。无法违心。
楼主河白 时间:2005-12-07 17:19:00
  汗,向各位姐姐告个罪.
  在恶搞和情色之间转换,实在太难.
  等偶先把隔壁版的恶搞完成,再杀回来情色.
作者:依楼听风听雨 时间:2005-12-07 19:22:00
  咔咔
作者:阿朱1314 时间:2005-12-07 23:47:00
  一人分饰两角
  疯子不要求量不求质的说……
作者:石头阿丁 时间:2005-12-08 21:45:00
  河白又去恶搞男女关系了~
作者:橘子不见了 时间:2005-12-09 22:51:00
  河白滴主业似乎就是这个~所以不能算不务正业啦
作者:依楼听风听雨 时间:2005-12-11 13:37:00
  超级河坑
作者:照照镜子 时间:2005-12-19 20:02:00
  坑么?
作者:lily0502 时间:2006-01-15 22:42:00
  好像还不错,等我忙完这段时间再细看,排个队先,呵呵
作者:乐不起来了 时间:2006-01-15 23:21:00
  突然发现我还没有踩过这个帖子,正式跺一脚,免得被说道貌岸然。
  
  其实我还是觉得“道貌岸然”好像也不是坏话。
作者:猪之哥 时间:2006-01-16 18:28:00
  河疯子…………………………
作者:z_w 时间:2006-01-16 20:22:00
  也不是很情色亚,小case了。
  俺看过的日本的<<同级生>>,狂 YY + 情色,老河只是打擦边球而已。
作者:恋风恋歌 时间:2006-01-16 21:35:00
  写得一点诱惑之力都没有
作者:灰砖 时间:2006-01-17 00:07:00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作者:灰砖 时间:2006-01-17 00:09:00
  小楼一夜听春雨...
楼主河白 时间:2006-01-17 14:57:00
  写给女人看的,青蛙和恋风两个大白痴。
  真要看H书,我贴这里马上被封ID了。
  苯死。
作者:tmlkmlkm 时间:2006-01-20 06:48:00
  没说的..................
作者:哇哇特土 时间:2006-01-20 15:46:00
  啧啧。。。情色小说耶!等!
楼主河白 时间:2006-03-09 23:49:00
  第二朵 肆叶草
  
  每年一到三月,整个S市上浅浅铺着那一层茸茸的薄雪尚未化完全消融,便已有着极清新的暖风拂过各式各样的街道和房间。无数呆在家里或单位懒过整个冬天的人们,有一种被春天闹钟吵嚷过的苏醒,纷纷懒洋洋地发芽,活动,面带微笑。
  
  林离趴在方而硬的黑色办公桌前,眼睛盯着墙上的时钟数秒。还有两分钟,自己便可以拎起小坤包走人了。办公室墙上的钟,和打卡机上的电子时针,相差的刚好是自己坐电梯下楼的时间,这一点无庸质疑,算是得到实践检验过的真理。
  “小林子,下班后去那里潇洒?”
  门被冒失地推开,吓的林离一哆嗦,秃头行长老喜欢在快下班的时候四处走动,打着关心下属的名义检阅自己队伍的士气,只有在他巡视整个领地后依然心满意足的情况下,他才会打着哈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收拾东西走人。林离每次刚到下班的时间便如离弦之箭一样第一个打卡闪人,这让她成为行长的重点巡视对象,有好几次林离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背影被不满的目光紧紧盯住,当然,她并不在乎----她本来就是个随性的女人。
  这一次进来的并不是秃头行长,而是隔壁办公室的石言。那是个阳光健康的小伙子,对任何人都见面熟,象个大孩子一样活泼好动,在古板陈腐的银行企业里,算是一个异类。
  “晚上去皇亭啊,一起去不?”林离也算另外一个异类吧,总之居然和这小子有几分投缘,每每有年青人的活动,便邀了一起,俨然一对小情侣,其实心里都彼此明白,不过是逢场作戏,免得有时候落了单,徒然尴尬。
  
  林离并不是个疯狂的女孩子,甚至相反,她平日里十分沉静温和,只有在一种情况下,她才把骨子里的疯狂劲头全部发泄出来,那就是在这样的夜晚尽情蹦跳。
  她爱这朦胧的暧昧,强劲的节奏,疯狂的扭动,带醉的旋转。
  “我去喝一杯!”她大声的喊叫。
  “什么?”石言大声回答。这样的环境他们甚至听不清彼此的言语。
  她懒得多说,直接做了个喝水的动作,滑溜地挤出舞池。
  坐在吧台前,她开始一杯接一杯的喝酒,突然间她觉得自己离眼前的一切十分遥远,连震耳欲聋的音乐,都变的模糊不清。
  她傻笑着伸出手,试图抓住眼前绽开的花朵。五颜六色的虚幻在眼前不断漂浮,却永远抓不住,就象她渴望的幸福。
  她觉得自己的泪水不受控制地滑落,这样的一个夜晚,当往事突兀地浮上心头,她却毫无准备,一直在拼命回避的寂寞和苦楚,如同子弹准确而残忍地击穿她的心脏,周围热度如沸,人群如此拥挤,她却象被遗弃在空旷荒野的小女孩,害怕地拼命哭叫。
  她仅存的意识让自己拼命站了起来,她知道自己喝多了,于是她跄跄踉踉地勉强站立起来,拼命推动着眼前拦在面前的男男女女,试图冲出这个陌生闷热的地方,到门外去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
  脚下一软,她跌了下去,她的思维缓慢,根本来不及思考发生了什么,就跌入一个强有力而温暖臂弯之中。
  “小姐,小姐,你怎么样了?”陌生的声音仿佛远在天边,又象附耳低语。
  她实在没有力气挣扎,只好顺势让那男人搀扶着他,拼命地指向外面。
  
  那男人半拽半拉,总算把她弄到酒吧外面,一阵清凉的风灌进她的身体,她终于缓了过来,才有机会站直了打量那个搀扶她的男人。
  那是个斯文的男人,皮肤居然很白,笑起来很好看,那味道,很象。。。。。。
  很象另外一个男人。
  她微红了脸,低头说声谢谢,慌慌张张只想赶快离开。
  那男人却抢先扶了她一把,温言开口说:“小姐,你住在那里?我反正要回家的,送你好了。”
  她警惕地摇了摇头,回头看了一眼那男人,却发现这样让女孩子戒备的话,从他口里说出来,居然很有安全感。
  那男人轻轻放开手,却用关怀的口气小声追问了一句:“你。。。。能行么?”
  她的心一酸,却又想起另外一个男子,不想再多说,摇了摇头,奋力转身,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没走几步,被风一吹的大脑突然头疼如裂,她呻吟一声,慢慢地扶着墙,蹲了下去。
  男人快步走过来,竟是用不容拒绝的口气说了声:“让我来吧。”随即扶起她,慢慢一步一挨的走向停车场。
  
  “你住那里?”那男人一边从后视镜里瞟她一眼,一边漫不经意地问道。
  她低声告诉那男人自己的住址,然后车内便陷入一阵沉默。
  她的住所并不远,那是她单独购买的一套一居室,她摸索着打开楼下的铁门,犹豫了一下,转头用探询的眼光看了看那男人。
  她其实是希望那男人说声再见的。
  那男人笑了笑,却用力帮她推开铁门。
  她微微有点不快,却并没说什么,慢慢地上了三楼,在包里翻出钥匙开门。
  “今天真谢谢你了。。。。进来坐坐吧。。。。”
  那男人显然犹豫了一下,却没有拒绝。
  她一阵慌乱,顺手关上铁门,那男人一直温文有礼,似乎并没有什么不轨之意。然而她内心深处,还是战栗不已,她害怕的,是自己一直极力逃避的那种诱惑。
  他们实在是太象了,不是指外貌,而是指气质。
  “今天真是谢谢您了。。。。请喝茶。。。您贵姓?”
  “不用谢啊,我叫席白。”
  
  。。。。。。。。。。。。。。。。。
  
  
  
楼主河白 时间:2006-03-09 23:50:00
  林离和席白保持男女关系已经近三个月了,这种关系很难定义,他们绝说不上是恋人,却也不是情人,每周固定发生两次性关系,每次缠绵一夜,第二天默契地分手各自上班,等待下一次的见面,他们几乎不在一起逛街,看电影,吃饭什么的,只是短信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有时在他家,有时在她家,便是舍不得离不开的腻在一起。这种奇特而暧昧的关系让他们彼此放松,完。没有俗世的困扰,倒象一对鸳鸯了。
  林离总是避免自己多想未来,那天晚上后,她开始贪恋和席白做爱的感觉,那是一种美妙的,难以抗拒的食髓思味。没有亲身体验过的非当事人,绝无法想象那样的完美感觉。每当席白温柔地进入她的身体,那种她对某类男人天生依赖的感情,和身体上动人的温暖,交织成一种感动,这种感动并不是完全的性刺激,而是深深地冲击着她的内心,如海潮拂过礁石,浮云掠过天空,她认为那该叫灵肉交融。
  这种奇妙的关系,甚至几乎使她忘记了王梓。几乎。
  那个她曾经以为自己会被他永远伤害的男人。
  可惜命运始终不会放过她。每当她以为自己可以忘记王梓的时候,总是会出现莫名其妙的事情,让她无法逃避。这一次,她差一点就成功了,可是接到王梓电话的那一刹那,她绝望地发现,这是她的宿命,一个永远无法打破的魔咒。
  那天她正和席白在一起,这个男人依然温和地微笑着,轻轻给她讲一个小笑话,他总是能用平淡的笑容讲出笑话,逗的林离乐不可支,自己却依旧平和如故。电话铃突兀的响起来,如利剑尖锐地劈开原本安静的夜,让林离微微打了个寒战。
  “喂,喂?我林离,谁啊?”
  “。。。。。。离离,我是王梓”
  “。。。。。。。。”
  长时间的沉默,电话那头的男人并没有说话,他一贯如此,优雅冷酷地象置身事外。
  “。。。你在那里?你不是去了深圳么?”
  “离,我回来了,想见你。。。。现在有空么?”
  林离下意识地望了席白一眼,有些慌乱地回答着:”不。。。现在。。太晚了,我睡了,明天吧,明天你再电话我。”
  那边的男人沉默了几秒钟。
  “嘟。。。。。。”
  电话传来盲音,显然那头挂了电话。
  她想和往常一样,装做没有任何事发生,可事实上那是不可能的。
  席白停止了动作,在黑暗里望着她,她感觉他的手指慢慢地划过她的脸庞。她知道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连隐瞒,都做不到。
  席白微微叹了口气,轻轻地搂抱起她,小心翼翼地,用手指一点一点蘸去她脸颊上的泪水。
  他在黑暗里犹豫了片刻,轻轻地把她放在枕头上,盖好被子,自己伸手去取衣服。
  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却依然狠狠地盯着那个男人。
  席白轻轻走到门口,依然悄没声息,停顿了片刻,“喀”地一声,打开门锁。
  “你不想知道他是谁么?”林离冷冷地问。
  席白似乎叹了口气,却没有回答她。
  林离突然崩溃了,她哭了出声,歇斯底里地大喊道:“你们全都一样!!你们究竟有没有真正关心我?你们。。。。都不爱我吗?”
  她的哭声在一片黑暗里听起来惊心动魄,持续着回荡在小房间的四处,如狂暴的野兽,找不到出路。
  她几乎被自己的哭声吓坏了,终于,慢慢地,变成呜呜地抽泣声。。。。
  “哒”地一声,席白慢慢拉开了门,门外的感应灯光亮了起来,他的背影狭长而冷酷,滑行出去。
  门悄无声息关上,林离瞪大眼睛望着面前的一片黑暗,继而,更深更无法抗拒的绝望感包围了她,将她陷于无底的深渊之中。。。。
  
  
  ”小林子,今天去那里玩啊?记得带上我!”石言依然大咧咧地打着招呼。这个乐观健康的男孩子,甚至连上一次她的不告而别都没多问一句。
  林离恢复了每天下班到处疯狂的劲头,她花了整整半年时间,才让自己不至于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突然伤心欲绝。
  “梓,我们不可能继续任何事,不然只会彼此伤害地更深,只到堕入地狱。”
  “席白,和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样,我要谢谢你,但你我彼此都明白,替代品的幸福,永远是虚幻而脆弱的肥皂泡,那怕是轻轻的触碰,也会彻底破碎。”
  奇怪的是,当她决绝地道了再见,她开始感觉轻松。
  也许所谓的爱,不过是自己用来折磨自己的无形工具
  也许没这么简单。。。。。
  
  
  “八点,老地方,我先回家去换衣服了。“她做了个鬼脸,悄悄回答那个男孩,笑厣如花。
  
  
  
  
  〈完〉
作者:一帘风月闲 时间:2006-03-10 10:13:00
  就那么没了?
平生水云心,春花秋月语
作者:乐不起来了 时间:2006-03-10 10:19:00
  同上
楼主河白 时间:2006-03-10 14:40:00
  二位还想怎么着?
  4P?
作者:赵愉 时间:2006-03-10 16:23:00
  亲爱的小河,我们想你了。
作者:云木清香 时间:2006-03-10 17:03:00
  开始填坑了?
  也太久了点..差点都忘了..
楼主河白 时间:2006-03-10 18:19:00
  哼.
作者:橘子不见了 时间:2006-03-10 18:42:00
  发现要让河白填坑,最好的办法是大家都不理睬他~无聊了他就只好填坑去了~~~~~~~~~
  大家可以来试试
作者:赵愉 时间:2006-03-12 09:18:00
  小河哼哼什么?
楼主河白 时间:2006-03-12 10:36:00
  不爽就哼.
作者:赵愉 时间:2006-03-12 16:53:00
  怎么了?
  
  唉。我不会陪秋秋去某地的。
  没时间也走不开。如我能有几天的自由,要跑的地方那可是太多了~~
作者:阿朱1314 时间:2006-03-12 18:44:00
  作者:橘子不见了 回复日期:2006-3-10 18:42:00
  
    发现要让河白填坑,最好的办法是大家都不理睬他~无聊了他就只好填坑去了~~~~~~~~~
    大家可以来试试
  ----------------------------------------------------
  此脉把得准,考拉可以当医生了。
作者:赵愉 时间:2006-03-12 20:31:00
  嘘。。。
  
  阿朱小声点~小河会冷哼哼的~
作者:苏图 时间:2006-03-13 09:08:00
  是爽哼哼...
作者:喜欢风中的感觉 时间:2006-03-14 10:02:00
  情色,抑或色情
  
  
作者:赵愉 时间:2006-03-17 09:14:00
  上一分钟的不可抑制的狂喜,马上变成下一分钟的沮丧与悲哀,人世间的恶梦,莫过于此。
  
  突然被某段文字弄糟了心情。
作者:白蓝帝 时间:2006-04-02 16:39:00
  =======
作者:小兔点点 时间:2006-04-18 12:24:00
  居然偷偷填坑了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