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汪铺河,乡村记事(三)

楼主:玉桥一砖一宗印 时间:2020-05-26 07:28:51 点击:31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作者 王宗印

  阳历五月中,是大别山地区农民较忙的季节,英山作为全国闻名产茶大县,虽然清明谷雨茶釆摘季节以过,但随着高温与春雨的轮番洗礼,每天早上,茶笼上的嫩芽层出不穷,必须每天根据茶厂收购行情及时采摘,错过了,长成三皮叶的小枝,茶厂就不收购了,更废事的是,到此程度,又要重新修剪成型,才能确保下一批茶叶鲜叶的釆集,所以,茶农是没法偷懒的。
  不务农时是乡村的基本要求,大部分青壮劳力都外出打工去了,这些人是乡村经济改善的主力军,留在家中的除村干部外,多半是老弱妇儒,这批人既要照顾家中生活,又要种好田地作物,当前,一方面要摘茶叶,另一方面还要抢收油菜,为抢插中稻作准备,还要兼顾自留菜地春播,同样很辛苦,每当我早晚走在乡间小道上,碰到忙忙碌碌的人们,与之交流,感动他们勤劳,生命不息,战斗不止,乐于奉献,体会到老一辈平凡中的伟大。

  老一辈至力于田园生活,小车不倒只管推。

  在河东组碰到两位老人,一位是前文提到的叶世忠,今年57岁,老两口在家除种好口粮田,几亩茶叶外,老叶就是本地农付产品的经纪人,什么季节成熟收购什么,从茶叶,到板栗到粮食,走街串户几十年,有的贩子以改行了,但老叶不改初心,一手托农户,一手接商家,信息灵通,服务到位,在农副产品行销中,起到了桥梁的作用。
  连续几天早晚,都见到老叶都要来检查中稻秧田着床与长势,放水,看水,调温。

  老叶儿子叶习锋与媳妇王玲一直在无锡同创公司作空调安装及售后服务,媳妇在工厂上班,一对双胞胎孙女今年小学毕业,儿子一家在无锡买了车,买了房,在城市站住脚,为孙女读书成材,提供了较好的环境,老叶老两口身体尚好,还可奋斗十几年,前景一片光明,好日子只管往前奔。

  河西组铁匠大哥郑伦民夫妇,年近八十,儿子都有作为,在省级,县级部门当领导,也有孝心,为了老人安度晚年,在四季花海景区旁买了房,就是让二位老人去享福,可老俩口就是不习惯那种吃了玩,玩了吃的闲情雅致,仍然券恋自已的那一亩三分地,种粮,育茶,种油菜,宁愿头顶蓝天,披星戴月地修″地球"。笔者与之交流,称动贯了,不干不舒服,再说,只要自己做得动?就小车不倒往前推,尽量不增加下一辈的负担,多么扑素又高尚的老人,他们是传统思想的代表。

  铁匠大哥在收锤油菜籽。


  此为原雷源河河道,改成大寨田后,分属河西,河东,棕树湾三个小组,铁匠大哥的油菜田,叶世忠,周继国的秧田均在此三角区域。



  此图为八十多岁的周继国大哥,儿子周新潮是棕树湾村的专业养牛户,每年存栏不少于60头,年收入十分可观,大哥与桂莲大嫂身体均不好,完全可在家享清福,但大哥过去当过大队干部,又是种荘稼老把式,对土地有感情,自已的田流转给合作社后,自已又租用别人田地来种水稻油菜,亲力亲为,由于内行,对稻田浸泡,翻晒,抄犁平整,洒谷种,着床成苗,防烏偷吃谷种,放水调温,要求极严格规范,与之交流,身体不好,干不动了,没必要这认真,继国大哥回复我:别人把田租我种,是看得起我,不认真对不起人,种田为自已不认真,也不是我的风格。





  此图为河西小组饶盛志,今年57岁,女儿饶美玲本科毕业,在武汉一保险公司带团队做保险,女婿胡炎坤都是保险公司骨干,白领,在武汉发展,虽然辛苦,但环境不错,盛志本可不必辛劳,但同样清晨就在河边劳作,称过去十多年在外建筑打模板,虽然赚钱可以,但把身体搞垮了,多亏女儿女婿是做保险的,去年前年在武汉协和医院两次住院,花费全部由保险公司承担了,否则,我们那能承担起那样高的住院费用,说实在话,就是享女儿,女婿的福。
  今年疫情经济不景气,过一段把田地搞清楚后,还是要出去打模板,趁现在还能动,搞点收入防备以后,人就是这样,要想长远点。

  以上是偶遇而交流的几位老人,他们也算是本地的老人代表,其共同特点是只要小车不倒,一直往前推,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乡村也存在″拼爹和拚二代,拚三代"现象。

  脱贫致富过程中的乡村,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乡村发展虽没有城市及周边,平原或交通要道那样日新月异,但也发生了质的变化,绝大交数人都解决了温饱问题,正在向小康迈进之中,时至今日,说得直白一点仍处于拼爹和拼二代拚三代现象并存。

  前三十年绝对是拼爹的时代,有眼光的家长当年怎么艰苦,都要让孩子读书,一步一步地坚持,首先拼的是教育,在上世纪未期,乡村存在乱摊派,乱收费,乱罚款现象,学校也不另外,老师待遇低,工资不能按时发放,学校经费紧张,很多学校无奈就向学生收费,增加学生负担,有的学生由于家庭困难,拖欠学杂费是常事,再加上临时收费,学生面临两难,一方面明知道家中没钱,不敢回家要,另一方面也不敢面对老师不交钱,心中忐忑,坐立不安,老师也在火中煎熬,学校把创收,派款收款跟老师收入掛钩,收不到学生钱,完不成任务,就意味着没有工资及附加补贴,回去无法面对老婆孩子,校领导也有难处,学校日常运转没钱就很难,学生被逼急了,只好不读了,但实行义务教育,考核指标与学校挂钩,为避免考核不过关,保持入学率只好又去求学生回校复读,尢其是那些学习潜质好的学生,由于贫困读不起书,老师为惜材,垫资助学,终使一些人受益匪浅。因此,我真的佩服那些吃近千般苦,立志让孩子读书的家长,他们是当年拼爹的曲范。

  拼爹的第二种形式是拼环境,谁的环境好,谁家就会捷报频传,家庭环境好,有实力,自然就有人上门说媳妇,凤求鳳,倒贴上门,谁家的楼房做得漂亮,马上就有人效仿。
  到本世纪二十年代,拼爹又发生质的变化,第二代第三代都要到城里买房,所养的孩子要到城里幼儿园,城里学校读书。逼得当爹的继续作奉献。若这个爹仅会搞农业生产,苦力支撑,那可能就没什么戏唱了,现实残酷得很。

  当然,进入上世纪末期,不仅仅拼爹,还开始表现拼二代拼三代了,二代,三代有作为,反哺父母,反哺家乡,体现新型二代,三代的实力。

  当年在英山偏辟的父子岭地区,前十年参加高考的人,如今最小也有五十左右了,这一批人受教改的阳光雨露滋养,再加上自已的拼博,现在大多数都站在人生的最高舞台上,当中学,大学老师,教授副教授,县处级中层干部,企事业骨干估计已是上百人了,副厅级以上有七人,全国人大代表一人,这部分人,反哺家庭,带动弟妹等亲戚六眷读书打拼,已是最先富起来的代表,他们对家乡人的观念转变,经济引领作用是无形的,巨大的。

  后来在几十年的社会进步中,还是谁拥有知识,有技能,会结算就能改变命运,读个本科首先进入党政机关体制内,再就是向沿海发达地区去放飞,即箅是个小学初中毕业,甚至大专毕业,只要勤奋好学,当个白领或蓝领,当个主管,当个小老板,打工,搞建筑打模板,年收入在5万~20万之间,不差似城里人,他们回来再反哺父母,令人渼漠,如棕树垸组的汪盛权两个女儿,大女儿汪金华本科毕业在温州教高中毕业班,事业有成,二女儿汪金莲家中搞运输,小富即安,父母做楼房包括装修,出钱的出钱,出力的出力,这样的二代所奉献的爱心,不值得鸿扬吗?
  又比如河西的郑保平在北京开公司当老板,河东郑伦武大哥的老大在无锡,常州开公司当老板,他们又带动本地人在他们那里打拚创业,或者打工,同样是反哺家乡,带动村民致畗,均是拼二代的带路人,连身体状况不好的河东组郑新民,郑树生等在几乎失去生活能力的情况下,靠他们的好儿女孝敬,脱离了贫困线。这样的例子,在那个村,那个小组都有典型代表,真的值得好好总结,发扬。



  二0二0五月十五日写于汪铺河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