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汪铺河:三代悬壶正当时口述实录

楼主:玉桥一砖一宗印 时间:2020-05-26 23:16:27 点击:413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王宗印:编后记

  这篇口述实录釆访汪,金两位前后有两年了,今天利用武汉庚子年封城抗击新冠肺炎病毒,宅在家中整理出来,试图记录这个家族百余年来的生活历程,特别成为行医世家五十多年来的收获与困绕,顺便疏理一下父孑岭地区医疗卫生事业的变化规律,试图通过比较研究,为乡村医生队伍稳定鼓与呼,为农民的健康吶喊,明知自已微不足道,作用有限。也在所不惜。

  与汪医生,金医生结缘是缘于我八十六岁老妈依赖两位医生的日常医护,这个年龄的老人各种老年性疾病随身,有个三病两痛的,找家门囗的医生要比去大医院更合适些,有时难受不能动,一个电话,不是汪医生,就是金医生上门出诊,打针服药,边治边聊,医患之间,情融意切,对病人来说,三句安慰,也是一剂良药,让人好三分,况且都是本乡本土的,长期定点求医,那个人有什么问题,都了如指掌,对症下药,药到病除或缓解症状,减轻痛苦,所以,老妈信认他们,我们家人也十分感谢两位医生的关照。
  我的邻居,九十岁的郑伯华老人对我研究父子岭及汪铺河历史帮助很大,当他听说我拜访汪医生,特地告诉我:汪医生也帮他治愈了胃病,做了好事,他才能活到今天,记得是在2004年,他当时七十三岁害了一场大病,卧床好多天,肚子痛,不能吃,感觉象是生命倒记时一样,他兄弟郑其伦找汪医生来,他说若病太严重,如过不去就不用打针吃药了,免得浪费钱,准备放弃治疗,兄弟当时就跟汪医生说,病还是要治,请汪医生尽力调养,没钱应由他的儿子负责,如儿子不管我来管,汪医生说你的病还没有你老伴严重,还是可以治的,主要是小病拖长了成大病,治疗周期要长些,后在汪的精心治疗下,慢慢好了,还活到九十岁了,因此,还是要感谢他们,没有他们的坚持,包括我在内,好多人活不到今天。

  在汪铺河,世世代代的求医之路是依托传统中医及中草药,还有流传在民间的江湖郎中,偏方,甚至求神拜佛,打时,叫黑等多种方式,积累了很多人类求生存,抗疾病,与天斗,与地斗的有效方法与经验,源远流长,口口相传,成为经典。且万密斋在罗田大河岸,与汪铺河仅一山之隔,他的医疗技术对我们这个地区的辐射作用,影响力是很大的。

  进入近代,汪铺河医药卫生事业发展,大体上经历了四个历史发展阶段。
  一是建国前那一阶段。在汪铺河主要中医成主流,比较正规的药铺有郑立江,郑畅怀等几家,中医郎中有南孟华,李孝先,金鸿谷,郑在达,年青一点的有熊皖清,南少华,金锡姣(女,妇科),这种药与医分开,以个体为主的模式一直延续到解放后的1955年。

  二是从1956年开始的公私合营集体所有制形式的卫生所,一直延续到文革期间的合作医疗体制,公私合营前,土改时将郑立江划为地主,将他财产全部没收(郑立江是汪铺人,解放前是国民党孔新乡经济委员,跟郑楚雄混的人,家底富有,又有田地出租,开药铺,开油坊),合营时在父子岭乡分别开设父子岭,汪家铺两个卫生所,郑畅怀,金锡姣,南少华作为合营股东一并合到汪铺卫生所,先后又从金铺调来,尹老,付老两位加入汪铺卫生所,此时与建国前最大区別是卫生所虽然是公私合营,但已是官办体制,由县卫生局进行行业管理,药统一进貨,统一定价,收支分离,员工发工资,医生半坐诊半游医状态,一切比较正规了,不过,这种公私合营体制暗藏了一个尾巴,影响着一些人的命运,如郑畅怀,金锡姣夫妇在八十年代初退休时,正逄乡镇卫生所最困难,靠自收自支维持,国家拨款很少,头头们就借口控制进人来减少人头费用,就以郑金二人是公私合营集体职工的身份退休,不能安排子女接班,让两位老医务工作者很是郁闷了一段时间,自己是两个卫生所成立时的创始人,搞了几十年的医疗,指望子女来接班,前面退休人能接班,怎么到了我们头上就不能接班呢?后来进来的,跟我们学的徒弟都是国营成份,怎么我们还是大集体成份呢?况且金锡姣医生当过劳动模范参加1964年湖北省卫生战线先进人物表彰大会。想不通是很正常的,政策有时不公平,落到具体个人身上,就是一种伤害。

  三是合作医疗时间,直到1985年国家卫生部宣布停用赤脚医生称谓,停用合作医疗模式为止,期间,父子岭公社下面各大队成立土药室,后改成卫生室,配备一名赤脚医生,将汪铺卫生所撤消,人员和物资合并到父子岭公社卫生所,后又改称卫生院(官方体制)。

  四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至今的乡村诊所体制,这个时期,随着国改革开放,卫生医疗体制改革从一统天下到逐步放开,国营民营一起上,国家职工身份治病费用一包到底,变为按比例分摊,非国有身份几乎完全自费到交纳保险纳入社会统筹分摊,或者新农合分摊费用,到扶贫定向扶助。医疗资源市场化,向城市集中,城乡居民看病难,看病贵,看不起病的矛盾更加突出,大多数人对医疗改革过份市场化持否定态度。

  从汪铺河地域层面上看,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改革使基层服务大众的机构被边缘化,供销社垮台,官办的乡钟卫生院免强维持,约九零年前后,英山县撤乡并社机构改革,将父子岭乡与孔坊乡合并,原父子岭卫生院撤消并入孔坊乡卫生院,从此,父子岭地区一个官办的卫生机机也没有,村民们要作个透视,化验等检查要跑二十里才能做,本地的原先卫生室,包括退下来或卫生所下岗的医生与原先的赤脚医生各自办私人诊所,来维持村民就医局面,但好景不长,一是老医生年龄大退出江湖(如南少华,熊皖清,金锡姣等),二是刚学出来不久因赚钱不多,又受外界影响而外生闯世界了。三是政府强化医疗资格检查,药剂进货渠道检查,今天下个文要你考乡村医生,职业医生,明天后天来检查说你这不规范,那不规范,总而言之一句话,就是把你搞媳为止,这样多方折腾,现在在父子岭地区只有三家诊所,除了我这一家是专职外,另外两家也是兼职的,都是免强维持,现实是住在本地的老弱病残一天也离不开医护人员的救助,而医护人员连养家糊口难保证,随时都有撤退的风险存在,这类矛盾涉及农民生存质量,还须国家政策扶持而化解。

  从上述主流渠道的四个阶段分析,可以看出乡村医疗卫生变化脉络,除此以外还有两个辅助模式让我记忆忧新,在这里不得把他(她)们的历史功迹呈献出来。

  笫一类是活跃在民间的具有治病能力的高手,他们作用不可埋没。
  如有些读老书又肯钻研的知识分子,他们古文基础好,爱读医书,或者与从医者有过一段合作共事经历,有一定的治病功底,所以,这些人往往能自已开药方,自已配药帮人治病,如我的叔爷王汉甲在学校教书时,被胃病困绕,严重时不能上课,后被一同教书的王老师开了一个药方,用三十棵莉特灵治胃病,我买了一百棵,服药一周后真好了,老师告诉我,他用莉特灵为人治胃病,治一个好一个,你说是不是高人,后来上面不要他教书去当医生,发挥他这一方面特长。
  如扬坪村吴高先,吴高应的妈高大嬸擅长用中草药看小孩的病,这位长辈个子高高的,小时记事时,她应有四十五岁样子,人也很齐整,说话和气,我要是病了,母亲总找她看,有时路过到家来坐坐,顺便看一下我,摸摸头是否发烧,看看夭台颜色,看一下眼睛,就纷付母亲去釆那几味药,多大量煎水喝,一般十拿九稳,我记得有一次看后她就出门不远的路边上踩一把紫苏,送到家中连籽带叶煮水喝去病,至今印象很深,回乡见到三大队的老人总问一下吴氏兄弟近况。
  还有我们棕树垸的十八老太婆,她是汪志元的母亲,有一手扭脚的手艺,那个走路歪了脚,手筑了气,只要找她帮扭一下,恢复得很快。
  在五六十年代,高大嬸,十八老,老师等活跃在民间,热心快肠,治病不收费,用药几乎不花钱,受到百姓的爱戴,他(她)们的历史作用不能遗忘。

  另外活跃在民间的导士,风水先生,算命的,打时的这部分人,延用古老技法技巧,为村民们防病避邪,各出高招,在信和不信之间,在机缘巧合过程中,传递某种心理能量,有时还真取点作用,所以,至今仍有市场,而且掌握这门手艺的人,赚钱来得快,真是应了一滴露水养一方人的寓言。
  如在五六十年代,红山贺家桥有一个袁吓子,在父子岭及汪铺河,很有威信,他跟人算命打时能说得八九不离十,比如作协 郑能新曾在他的散文中说到,袁说他″生的地方不养他,养他地方不生他",事实真的是这样,袁预测我汉甲三爷″早子不戴",也言中了,正是这些偶然的言中,就获得了对他的信认,而且袁大师还有一个特点,每年都要定期到父子岭地区走几趟,走到那家供吃管喝,没有一家有怨言,有时总是陪伴着白岩寨说鼓书的方贡生老先生一路,方走那里,他跟到那里,听书前,为这个打时,为那个算命,一个哦呵,两个笑,气氛起来了,赚钱不在话下。
  还有一个很有趣的例子,有一位饶姓导士,在改革开放后旧业重操,那一家有病难治,那一家有人病逝找他做法事,恰巧他有一个儿子学医,卫校中专毕业,分配到父子岭卫生院工作,参加工作时间不长,经验不足,再加上卫生院设备简陋,遇到常见病还能应付,遇见复杂病症就应付不了,有的家属着急,就白天找他儿子看,若没效果,就晚到他家找父亲看,天长日久,难免议论纷纷,父子之间产生隔阂,成为笑谈。
  在科学已相当发达的今天,人们还在求助这类职业的先生,不是没有原因的,所以庙里与导士做法事,香火不断,风水先生用罗盘定个向,打时的人帮你支个去除犯杀的招,都是社会运转中的一个小环节,只要能减轻患者痛苦,又何乐而不为呢?应当承认,存在就是合理的。

  说到最后,留守的乡村医生与乡村诊所是乡村百姓健康的守护神,对于那些沒钱去大医院,没有能力,没有陪伴的患者也去不了大医院,只有依靠土生土长,知根知底的乡村医生扶危救困,延续生命,改善生存质量,这是关系几亿农民的大事。
  因此,党和国家,尤其是主管机关要了解乡村医生的现状,找出解决留守诊所的对策,通过一系列的政策抉持,使农民,乡村诊所,乡村医生各得其所,相得溢彰,才是基层百姓的福音。


  二0二0年三月九日写于武汉封城时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