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记忆-百里长河青堤

楼主:Marcding 时间:2020-11-24 16:12:42 点击:23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斜阳欲下,微风拂面,一泓清流自远方蜿蜒而来。
  金光荡漾中,水鸟被河中嬉戏扑腾的小伢们惊得展翅而起,划出一道水痕,快速逃离,又在不远处停下,引脖伸颈,张惶四顾,急促的叫声此起彼伏。
  稍远处,两条木船交叉而过。船身有棚的那条,一老爹爹端坐船尾,正顺流而下将渔网置入水中;船头则站一老婆婆,佝偻着背,在小心收取早先布下去的网,拉网取鱼而手脚不乱。一收一放间,两者配合默契娴熟,不见撑篙摇桨,船身却始终保持笔直。
  而另外一条,则是双桨平底渡船,船尾有棚,船舷两边各有几个要过河之人,端坐不动,船夫隐于棚中,只见船桨有节奏的荡起落下,缓缓而行。
  再远处,却是青烟袅袅,薄纱铺陈。浓淡之间河流变得模糊不可见,只剩两岸青青长堤,半隐半现于茂密葱翠的树林之中。

  这便是我的故乡,记忆中儿时的画面。
  这里是江汉平原腹地,古之云梦泽一处。其无丘陵之起伏,也无高山之阻挡,乃是千里平川,河湖星云密布,良田无数。
  这条河就是东荆河,为天然河道,也称襄河(小时候以为是“香河”)。其无黄河之奔涌狂野,也无长江之宽阔雄壮,却是当地万千人情之所寄,生之所托。
  江汉平原位于鄂东南,南临长江。而东荆河源起汉江,自西向东,终于长江,蜿蜒曲折三百余里。河宽不一,窄处一、两百米,宽处达五、六百米。水流平缓,平时清而汛期浊。两岸大堤屈卧,犹如两条巨龙,保护沿河民物免受洪水侵害。
  大堤由土筑成,高约十米。堤上是平路,可走人,可行车。堤身两侧覆有青草,堤下有小道和护堤林。林子以水杉居多,间有白杨、柳树;林中多灌木杂草,偶有浅沟、土坟,及农户放置的秸秆堆;植被茂盛,蚁虫众多,间或有野兔、黄鼠狼、刺猬等小兽出没。
  堤内遍布滩地,大部分为当地村子所垦荒利用,或为林,或为田,穿插有排水之人工沟渠。堤外则分布有村镇房舍,田地塘池。
  村子多为自然村,沿大堤呈一字型排开。其名字多与当地河流地势有关,冠以当地大族之姓,组合而成,如张家台、万家坝、王家湾、刘家沟、蒋家口、丁家岭、许家湖、杜家桥、金家渡、宋家脑、施家港,还有像宋新场、朱王垸等。彼此风俗相近,言语相通。
  房舍则基本是南北朝向,除必要通道外,多是户户挨连。其造型,以前多单层“人”字顶瓦房,两至三间宽,现以两层楼房居多。房子前后建有单独厨屋,兼做杂物间,另有牲畜棚舍及厕所。
  田地有水田和旱田之分,多连片,以往以种植传统经济作物为主,现已多样化。水田种植早晚两季或两季半稻,现因稻贱,部分已改为鱼塘,养殖鱼、鳝、虾、蟹、鳖等,余下则改种一季稻。旱田也叫白田,冬春以油菜、小麦为主,夏秋则以棉花、大豆为主,为农户重要收入来源,也有种些蔬菜、花木、瓜果、芝麻、花生之类的,辅助生计。
  放眼整个江汉平原,因土地肥沃,湖渠众多,水陆交通便利,故民智开放,经济尚可,属省内较为富庶之地,是有名的“鱼米之乡”。
  我出生于此,自小便以堤为游园,以河为泳池,在嬉戏中成长,在懵懂中明事。

  好些奇怪,人能记住的事情好像幼时的总比成年后的多。不论童年时有多么烦恼,多么艰辛,长大后,总会不经意的想起来,仿佛历历在目。也许很多场景都会变得模糊,但有些人、有些物、有些事反而会变得越来越清晰,好想找人讲讲这些故事,好想能够再来一遍,却无奈已是晨起一梦,无可触摸。
  童年时的我,算是幸运的。虽出生农家,长辈忙于耕作,对子女无特殊照看,不过家风良好,文化之气犹存,加上父慈母勤,因此未曾受过衣单食匮之苦,也未曾受歪门邪道侵蚀。除自己读书学习外,同一帮子发小,一起摸鱼偷瓜,一起滚堤游河,一起打鸟爬树,一起踏埂就学。
  没闯大祸事,也绝少挨追骂痛打,总体平安少虑。反正记忆中,一年四季都有的玩。

  春季万物复苏,草清水绿,鸟鸣蛙叫。穿行屋后林间,不知名野花点缀各处,香气丝丝可闻;跑在堤上,远处油菜花与青麦苗交相呼应,一块黄,一块绿,随风起伏,如片片巨毯覆盖大地,温暖春风裹着浓郁的菜花香,扑面而来。
  小孩子欣赏不来如此美景,也不觉得菜花好闻,但玩耍的兴奋之情却始终高涨。折野花、滚草地、逐蜂蝶、放风筝,不亦乐乎。特别是晚上,三五相邀,各自拿上木夹篓子,举个煤油火把,分好区域,跑到田间河边去抓黄鳝泥鳅。也不怕夜黑道失,也不怕地滑草绊,也不怕蛇虫蚊蚁,也不怕妖魔鬼怪,胆子突然大了很多。待到归来时,满脸熏得漆黑,没准头发眉毛也被燎掉一块,但回头瞅见自己辛劳半宿的收获,顿时不觉疲惫,高兴地咧起嘴巴,自己都能吓自己一跳。

  夏季也叫“热水天”,日烈雨勤,风微燥闷,防热解暑是关键,此时玩水与吃瓜无疑成了众伢子之最爱。
  每到傍晚,日头未落,正是大人们趁凉快点在田间忙作的时候,小伢们却早已集结一块,光脚加赤身,争先恐后,齐奔河边。不管地热烫脚,不顾草利刮身,看见清清河水,如久旱逢甘霖,一个猛扎子,跃入其中。扑腾一番后,先来个水仗,再来场泳赛,然后摸摸河蚌鱼虾,各项活动之下,父母之嘱托早已抛到九霄云外。
  有眼尖者,见对岸无人,便吆喝着要过去,看能不能偷些西瓜花生。众小子自然是不反对的,赶紧推举几个技高胆大者,带上轮胎做成的游泳圈,奋勇划过去。余下几人屏住呼吸,紧张盯住,暗中铆足了劲,加足了油,生怕英雄们不能得手。眼见他们登岸成功,大伙齐声叫好,如远处来人,便挥动双臂拍打水面,死命大叫,以示警戒。
  待到英雄们凯旋时,留守者已是按捺不住,于是便打起赌来,看谁能猜中本次出征收获了几个西瓜、几捧花生。还没等英雄游回河中间,大伙便争相去迎接,等到团团围住,一边欢叫,一边踩水,一边砸瓜,迫不及待地狼吞虎咽起来。
  好香!好甜!伴着日落余晖,阵阵欢声笑语,在长河两岸回荡不息。

  秋季稻黄棉白,是大人们的收获季节,但对孩子们来说,恐怕就不那么“友好”了。
  一者农事繁忙,大人们难免会要求孩子去帮手,搂稻草、打谷子,拾棉桃、剥棉花,还有晾晒、打风箱、装袋、搬运等等。虽说大人爱惜,不会安排肩挑背扛的力气活,几小时干下来,却也是累的气喘吁吁,酸痛疲惫,加上食无定时,蚊虫叮咬,全身臭气哄哄,可谓是苦不堪言。二者暑假已过,需收心上学了。而天凉不能游泳,河冷不好摸鱼,且老师教骂不断,作业连绵不绝,绝对不是什么愉快的事。三者瓜收果售而年货还早,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过去那阵猛吃海喝的潇洒劲,已是荡然无存。
  虽说困难是现实的,但玩耍的火热之心岂能轻易被扑灭。
  永远不要低估小孩子的创造力,为了玩,那可是费尽心思,可谓奇招连连,戏法多多。比如摔撇撇、掷弹珠、捉迷藏、跳皮筋、玩斗鸡、翻花绳。还会想法设法制作各式玩具,有箭弹弓、木刀火枪、皮球棋子、风铃玩偶等等,款式众多,花样不少。
  不过放风筝和纸飞机这两样游戏,有奔跑,有高呼,格外受那时的我们喜欢些。
  风筝比的是样式、大小和飞的高低,纸飞机则比的是飞行长短。秋日时分,和风习习,大家自发集结于堤上,分好队伍,定好规则, 一场惊心动魄的飞行大赛正式开幕。
  一时间,堤坡上到处都是奔跑的身影,天上满是飞着的大小纸器,孩子们争高比远,乐在其中,却吓得牛羊呆住而鸡鸭乱窜,小狗蹦跳而惊鸟乱飞。

  冬季寒风凛冽,草枯叶败,本是休息停养之季,而大人们忙完冬耕,却闲不下来,又来修修屋舍,做做器具,另外再抽些时间就去附近城镇打打零工,跑跑买卖,挣些灵活钱。
  孩子们一样停不下来,刚度过秋季暂时的“饥荒”,即将迎来又一个玩乐的高峰。
  特别是寒假一到,此时离春节不远,大人们都开始忙着准备年货。熬麦芽糖做麻叶子,蒸糯米做糍粑玉兰片,磨黄豆做豆腐豆渣粑,和面粉炸麻花翻饺,还有诸如炒米、炒花生、焙瓜子、金果、麻枣、苕果子等,及甜米酒、各种卤菜和腊鱼腊肉。
  不消说,到了如此美食季,小伢们自然是开心至极,乐不合嘴。除此之外,还有两件事也是格外值得期待的。
  其一是干塘。在当地,每家每户除承包的责任田、责任林、鱼塘等外,多半会有些自留地和池塘,这部分一般不属于国家基本农田范畴,在农业税未取消之前,也是无需缴纳“任务”的。自留地一般用作副业,种些用于丰富生活的农产品,如芝麻、洋姜、黍子、向日葵等,另外就是自用菜地。
  而自留池塘则用来养鳙鲢青草鲤鲶等家鱼,一般留作过年或红白喜事用。其大多位于房前屋后,面积不大,一家一个或几家共用一个,也会种些莲藕、菱角、茭白等。
  因自留地和池塘的收成属农户完全自有,平时并不太费心思去打理,如有收成,就是额外之财,又无纳税压力,因此跟责任地感觉大不一样。因此,每到收获时节,大人们跟中彩票一样,满心期待与愉悦,小伢们受此感染,也是欢天喜地,精神十足。
  为获得池塘鱼虾,一般会用水车或抽水机将其抽干,故叫“干塘”,每年腊月二十左右进行。每当机器一响,塘内鱼群便开始翻腾跳跃,岸边围观人群也逐渐兴奋起来,自家小伢更是上蹿下跳,都不用吩咐,此时责任担当,自觉卖力干活。
  待到将池塘搜捡完毕,看到满筐鱼获,想到能吃上红烧鱼、清蒸鱼、豆腐鱼汤、鱼丸子、油炸鱼、小鱼干、腊鱼块及鳖、蚌等,一家上下老小,皆是笑容满面,幸福爆棚!
  其二是玩雪。江汉平原冬季虽不似北方寒冷,但每年也会下几场雪,偶尔积雪能达尺厚。而玩雪是小孩子之天性,如逢此大雪,更成为他们的天堂。雪还没停,大家都迫不及待跑到堤上,堆雪人、打雪仗、滚雪球。嘻嘻哈哈彼此追打,玩作一团,冷不丁再把雪塞到他人脖子里,看对方急得跳脚,自己一边开心大笑,一边飞奔逃开,以免被报复。
  除此外,大家最爱玩的就是滑雪了。没有专业用具,只能找块木板,有些干脆用块塑料布,人或坐或躺于其上,待裁判官一声令下,两三人一齐从堤上滑下,争先恐后,以最先到底者为胜。
  便在此时,只看到雪沫横飞,人仰坐翻;只听得惊呼不断,尖叫连连。昏暗天空刹那增色不少。
  雪非滑而不乐,然则,胜利者其实都是滚下去的。

  不过管他呢,快乐就好,哪计较是滚还是滑,是个人还是集体,是自寻还是天降,只要能自己不停歇,从而忘却烦恼,足矣!
  所谓烦恼,随着年岁的增长而增长,随着见识的增长而增长,虽无可避免,却不想多数是自己寻来的。而快乐其实一直都在,不过是被烦恼遮住了,一时寻觅而不得。
  嗟乎,我亦如此!
  粗略算来,离开那片生养之地已二十余年,年岁已长,而见识未必有增,烦恼却是无时不有,经常梦里找寻儿时的快乐,终不可得。
  家乡也非儿时的家乡了,如今偶探亲再回去时,那片林,已是残缺不齐,那座堤,已是面目全非。还有那条河,也是清不如过往,此“襄”非彼“香”了。
  也许她根本没变,还是那样威武雄壮,还是那样通达天边,只是我变了,变得不再洁净,变得杂垢满身,再也已容不下她的美!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